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吐蕃军神陨落
    日月山隐秘山坳。

    薛仁贵微皱着眉宇,看着手中的地形图,手指在青海湖附近重重画了三个叉,脑海中浮现周边的地形,对应这三个叉的地理位置,脸色有着小小的吃重。

    在此战前,李元瑷不止一次强调不可小觑论钦陵。

    苏定方是听进去了,薛仁贵心底却有小小不服。

    毕竟年青,没有经历大风大浪,也没受到社会毒打,心底想着蛮夷小国的将军,再强能如何?

    但通过这些日子的探查,薛仁贵渐渐改变了看法。

    尤其是见青海湖畔上千兵士在搭建石堡,薛仁贵心底涌现不祥的预感。

    这青海湖畔的石堡位于青海湖中段,南向大非川,西至伏罗川,由此往西可至于阗,东北至赤岭,西北至伏俟城,挽扼青海湖的四方要地。

    论钦陵在这里建造石堡,这其中大有文章。

    如此兵家必争之地,理当花费时间建造一座军镇或者一处要塞,用来护卫青海湖的安危,且支援四方。

    论钦陵以速成之法建造石堡,显然是为了与唐军决战而事先做的准备。

    薛仁贵心底清楚,论钦陵未必就能猜出唐军的设伏布局,只是他出色的战略目光看出了这里的关键,为自己留了一计后手。

    唐军真要出乎他们的意料,大军袭来,这里就是论钦陵预设的战场。

    “以论钦陵之才,既然事先看出了此地关键。此役受到重创,必然选择于此重振旗鼓与我军决战。那时,尽管他们新败疲乏,可我军不适应高原气候。久战之下,体力消耗难以估算,未必就能占到便宜。”

    薛仁贵低声自语,随即豁然决定道:“是时候了,弟兄们,先随我去踹了敌人的石堡。”

    苏定方拨给薛仁贵的都上劲卒,兼之这些天藏匿山中,渐渐的习惯了这里的气候。

    他们在薛仁贵的率领下,便如一道洪流一举将论钦陵的后手摧毁了。

    **********

    论钦陵越想越不是滋味,心底直发怵。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了这一战,装了二十年的孙子,年年进贡,卑躬屈膝。

    早些年的王玄策,给天竺劫了,找他们借兵。

    他们二话没说,直接出兵一万。王玄策孤零零的一人,军饷粮草都是他们自备。

    一个唐朝小官吏都能向他们借一万兵,在天竺耀武扬威,谦卑至此,为何唐军还防着他们?

    莫不是唐廷真有决胜千里之外的神人?

    想不懂,论钦陵不打算去想,可心底的那股恐惧却难以消除。

    青海湖是石堡已经是最后的依仗,如果再让唐军抢得先机,他们便再无挽回的余地。

    便在他往石堡撤退的路上,石堡为唐军摧毁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耳中。

    论钦陵身躯摇了摇,险些栽下马背。

    “玛本!”

    周边的亲卫惊骇大叫。

    论钦陵用力拍了怕脸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看着周边的千余兵士,咬牙道:“走,我们从大非川绕过青海湖退回逻些……”

    到了这一步,论钦陵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也知道再不认输,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知进晓退,不为了求胜意气去打必败之战,也是名将应有的气度。

    可就在他转到大非川的时候,苏定方已经率领轻骑先一步穿过了大非川攻陷了乌海,堵住了吐蕃军的去路。

    料事如神的苏定方见论钦陵逃跑的方向不对,已然看出了论钦陵困兽犹斗的心思,惊叹之余,心中大喜。

    论钦陵真要一味的逃跑,他反而不易操作。

    生擒主帅,绝非轻易之事。

    论钦陵另有他图,给了他堵截的时间。

    苏定方选择相信薛仁贵,果断的放弃对论钦陵的追击,直接率军攻陷了乌海,一方面抵挡住了吐蕃军的归途,另一方面防止高原上的吐蕃兵派兵下乌海支援,力求将论钦陵部全数歼灭。

    论钦陵看着面前已经给苏定方击溃的吐蕃败卒,一股叫乏力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自觉此番出战,没有多余纰漏,可对方每一步都走在自己前面,那种无力回天的挫败令他几欲晕阙,强忍着心头不适,叫道:“撤,往青海湖撤。”

    除了大非川,他们还有一条上山的路。

    尽管那边也有唐军,可他相信那只摧毁石堡的唐军,数量一定有限。

    就算无法取胜,突破重围应无问题。

    至少比强行攻打乌海几率更大。

    薛仁贵理所当然的探知了论钦陵的动向,先一步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此刻的薛仁贵还没有资格穿明光铠,只是一袭亮银甲,披着纯白的斗篷,手中硕大无朋的方天画戟指向了远处出现的敌军,下达了突击的命令。

    这种野外对决,勇力气势高于一切。

    薛仁贵毫不犹豫的一骑在前,目光锁定为亲卫包围的论钦陵。

    薛仁贵、论钦陵谁强谁弱,后世人多有争辩。

    尽管论钦陵生擒了薛仁贵,将他打的全军覆没,但不乏喜欢他的人给他做各种辩解。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以武力而论,薛仁贵能甩论钦陵十条街。

    薛仁贵的武勇,在这个时代那是最顶尖的存在。

    白袍画戟直接单骑突入吐蕃军阵,仅凭一人之力撕裂出一道裂口,丈余长的方天画戟左右盘旋,径直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杀出了一片真空地带,人马所到之处,凡入他攻击范围之内的吐蕃兵便如土鸡瓦狗,一击毙命。

    训练有素的唐军从薛仁贵杀出的缺口中鱼贯而入,将主将造成的裂口强行撑开。

    只是一记冲杀,论钦陵便发现自己的先头亲卫军已经给杀的不成建制。

    面对薛仁贵这样的盖世武将,面对唐兵这样的劲卒,论钦陵忽然发现自己所学的兵法在这一刻全无用武之地。

    他想不出有什么人能够抵挡的住薛仁贵,想不出面对这样的唐军有什么战术能够帮助自己反败为胜……

    眼看薛仁贵如虎入羊群般杀到自己的面前,论钦陵亦豁出去了,想不出就不去想了,舞着长矛毫无畏惧的迎向了薛仁贵!

    当!

    戟矛相交!

    论钦陵顿觉排山倒海的力量涌来,整个人如遭电击,全身都给巨力震麻,长矛脱手而出。

    薛仁贵的长戟直接透胸而过,将他整个人都挑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