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残阳如血
    血滴子滴溜溜直转,在空中划过了一条诡异的弧线,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插王生的脖颈!

    而,路途,更是一阵血雨腥风。

    血滴子到达之处,无论是王生这边,还是曹正淳一方,都是非死即伤!

    “……这血滴子本来就是杀人器,再加上我动用了最锋利的铁精,自然不是一般人手中的刀剑所能抵挡。”

    李治坐在一个很远处的茶馆里,和小三子一边喝茶,一边拿着望远镜,一边愉快的看着远方的狗咬狗。

    李治吃了几口酱驴肉,却是看着满脸紧张的小三子,开口笑道。

    “愣着干什么,喝茶啊。”

    “小三子,本少爷可以告诉你,这里的大碗茶,很是有名,你不喝,那可真是再浪费不过。”

    小三子脸色则不是那么好看,他看着远处的打斗,却是说道。

    “少爷,那曹正淳已经下令封城,我不知道你怎么笑得出来,一会我们怎么走?”

    小三子声音微微颤抖。

    “你就不怕他走投无路之下,屠了这天方城?”

    “不怕!”

    出乎小三子的预料,李治的回答,像极了前世咀嚼的薯片所发出的声音。

    望远镜下,李治微微眯起了眼,却是喃喃道。

    “从他出手的那刻起,他……已经没有了屠城的能力了。”

    “这位公子,这里空出几个座位,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一个白色衣裳的书生,挤到李治几人面前,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

    “小三,让位!”

    李治开口,小三子连忙让位,随后那白衫书生立刻鞠躬感谢,李治笑称不用。

    “敢问阁下姓甚名谁?”

    “区区在下,不值一名,姓张名九龄而已……”

    “张九龄?”

    李治一阵惊愕,随后微微摇头笑道。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

    “敢问九龄兄,是否有考取功名,为国效力的打算呢?”

    李治笑着一问,却是让小三子递上了一个望远镜。

    张九龄拿着望远镜,看了一眼,却是吓了一大跳!

    “这是望远镜,这就是传说,我大唐第一天才太子殿下李治制造的望远镜。”

    “如假包换。”李治面容温和。

    “这个,请问这位老兄如何得来?”

    李治微微一笑。

    “可能是我家里比较有钱吧。”

    张九龄:“……”

    ……

    而当三人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时,场面却发生了出乎意料的逆转!

    血滴子滴溜溜转动,几乎成了神挡杀神,佛挡屠佛的杀手锏,不出片刻,王家家丁,就几乎死伤殆尽!

    就连王生也被血滴子碰了一下左臂,狰狞的伤口清晰可见!

    曹正淳,和一众衙役,都一步步走向孤家寡人一般的王生。

    可是,王生此时,却非但没有半点羞恼害怕之色,反而淡定无比,就好像去泰山上游玩一趟时,那种见到美妙景色的悠然自得。

    又或者,曹正淳这些人,在他王生看来,都是死人?

    曹正淳则是冷笑连连,据他所知,王生此时已然没有了后手,唯一等待着他的,就是做自己这些年出卖大唐的替罪羊。

    至于什么审判……免了,天高皇帝远嘛!

    “嗖!”

    而就在此时,一只凌厉的羽箭突然从王宅射出,速度之快,几乎是肉眼难见!

    “啊!”

    割裂的风声中,这一箭直接就射穿了一个衙役的胸膛!

    曹正淳不禁后退了几步,他不知想起了什么,面色大变!

    随后他神色簌簌发抖,良久,他看着王生,却是强堆出笑意。

    “王兄,这其中怕是有误……会……”

    王生则神色淡淡,在这如血的夕阳下,周围由于水汽氤氲而淡紫的空气里,却是咬牙字字开口。

    “好一个误会,杀死我王家从上到下七十三口人!”

    话音未落,又是一箭!

    王生面露冷笑,而就在此时,千钧一发,血滴子以诡异的角度袭来,却是正好斩断了这枚羽箭!

    而断了的箭头不变前路,而是一路飞驰,最终定在了曹正淳左耳处不过数寸的木头上!

    “滴答……”

    曹正淳额头滴下一滴冷汗。

    王生看向手持着血滴子,一脸杀气的申坤,却是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突厥十二骑,你们出来吧!”

    “……九龄兄,你说这箭是谁射的呢?”

    李治叹了口气,又开始吃起了冰镇荔枝。

    荔枝还是荔枝,只不过吃出了不同的味道。

    “突厥人……”

    出乎李治的想象,李治的第一问,就被这唐朝有名的贤相张九龄回答而出!

    张九龄神色微微迷离。

    “我曾经听堂哥说过突厥人的箭,是簇羽斜长三寸,锋利无比,据说融合过少许的铁精……这箭……怎么会是突厥的箭呢?”

    李治微微点头,却是看向远处紫雾浅浅弥漫,却是笑着开口道。

    “九龄兄,我看此情此景,到可以以景抒情,作诗一首啊!”

    张九龄抹着冷汗,他身为后世大唐贤相,大唐赫赫有名的第一进士,自然知道突厥的箭出现在大唐意味着什么!

    那是,凡是看到的人,无人可以避免的……屠杀!

    无一人可逃!

    屠城!

    可是眼前这位李姓子弟,却如此淡定,危急时刻,还吃着荔枝,居然还有心情吟诗……这……

    心也太大了吧!

    谁知道,就在此关键时刻,李治却居然真的吟诵起来!

    “万丈红尘落,迢迢半紫氛。”

    “奔流下杂树,洒落出重云。”

    “日照虹霓似,天清风雨闻。”

    “灵城多秀色,空水共氤氲。”

    张九龄这首“湖口望庐山瀑布泉”。经过李治这一头一尾的改,配合这残阳如血的情景,倒也多了几分金戈铁马,少了几分恬淡。

    即使是处在如今的形势下,张九龄听到这首诗仍然觉得心神摇曳,不可自拔。

    他,不禁看着李治拿着望远镜,智珠在握的样子,心中更是惊奇的很。

    这个能拿出“望远镜”,举手投足皆是不凡,更是出口成章的李姓之人,究竟是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