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场大台风

幻听网凡人修仙传大灰狼https://www.idzs.cc/f706b/5e7b542c7f5151e14eba4fee4ed94f205927707072fc/1635156152.html

    哗啦啦啦……

    连绵的雨滴落在铁皮的雨棚上,大清早的,就仿佛将整片世界都砸得叮咚乱响。

    清晨六点半,江森被窗外越来越大的雨势吵醒,睁眼一看,发现昨晚上窗户没关,雨水已经顺着墙沿淋进来不少。他急忙掀开被子爬下床,走到窗边,随意低头往楼下一瞥,屋外天色发暗,地上的积水目测至少已经超过五公分。大风呼啸着刮过,发出哨子一样的声音。

    他急忙把窗户关上,房间里面,瞬间安静下来不少。

    “台风来了吗?”邵敏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

    江森嗯了一声,转身走回床边,也就很干脆地不睡了,抓紧穿上衣服裤子,拿上脸盆出了寝室。九月中旬,台风比往常稍微迟到了些许,大的台风没有,小的台风却接二连三。不过瓯城区市中心受影响不算太大,主要受灾的,还是瓯岛县和瓯南县沿海,以及瓯顺县的山区地带。刚刚调任瓯岛县的胡部长,也算是刚上任就遇上了大考,很不容易。

    由于市区受台风影响不大,所以瓯城区各中小学的上课并没受影响,每天还是该几点上课就几点上课,完全没有要放假的意思。江森他们高三就更不用说,别说区区台风,就是天上刮刀子,那也根本不可能停课的。尤其是邓月娥,每天还触景生情,天体内都要强调一遍热带低压气旋和我国的东南沿海季风气候,简直是实景教学,效果好得不得了。

    半个月下来,就算是班上最傻的傻逼,也都能明明白白地把台风的成因和各种自然与社会影响讲得清清楚楚,东瓯市每年这几百亿损失,总算是换回了一些东西。

    江森麻利地在水房洗漱完毕,然后回到寝室换上橡胶雨鞋,拿上伞就朝楼下走去。楼底下,大水已经漫到一楼的门口,看雨势,可能马上就要漫过门槛,说不定要淹到一楼屋子里去。江森为防万一,忙又走进兔子窝,把熟睡中的宾宾扔进笼子,提着笼子重新回了楼上。

    走回202,这时邵敏和胡启也都起了,邵敏正推开半扇窗,探头探脑地往楼下看。见江森去而复返,还带了宾宾上楼,邵敏不由惊声问道:“淹到楼里了?”

    “差不多了。”江森看着屋外的倾盆大雨,“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次台风了吧。”

    “应该是吧。”邵敏嘀咕道,“上个星期一直说台风,就下了两场雨,今天这个是真厉害啊。妈的,刚好又是星期五,星期六多好,还能窝在寝室里不用出门。”

    “星期六也要出门吃饭的。”胡启眯着眼睛,笑嘻嘻地从上铺爬下来。

    江森说道:“上个星期我们这里是两场下雨,别的地方肯定就厉害了。”

    “也是。”邵敏点点头。

    江森就又再次拿起雨伞,转身出了门。

    走出宿舍小院,蹚着积水走进食堂,食堂里头的大妈和大叔们,也都各个抱怨雨这么大,烦死个人。江森走上前,从兜里拿出一叠钱来,让大妈充上。

    大妈接过钱来,满脸笑容道:“充这么多钱,吃不吃得完啊?”

    江森微笑回答:“吃不完就当还债嘛,以前吃了食堂那么久的免费饭!”

    “哎哟,你这个话说得……”阿姨把那一千块钱数清楚,麻利地帮江森充了钱,“阿姨要是知道你那时候生活那么困难,哪里舍得让你那么饿肚子啊,你自己也不吭声!来来来,今天多送你一个大包子。”她拿把钱往台底下一放,过江森手里的餐盘,按平时的分量,给江森拿了六个大肉包和两个鸡蛋,滴的一声,刷掉八块钱。

    江森端着满满一盘子的早饭,走到就近的座位坐下来,又起身去打了一碗免费的豆浆。升到高三,从这个学期开始,他的一切贫困生补贴就全都取消了。

    每天光是吃饭,就得自掏腰包将近30块钱。

    这倒不是学校的东西贵,主要是他吃得多。

    要是一般的走读生,其实每天中午在学校吃一顿,五六块钱就能吃得很舒服了。一星期按30块钱计算,一个月最多最多,也就120块左右。一个学期,撑死了超不过650元。

    但是江森不一样。首先他是住校生,每天在食堂吃三顿。其次再说饭量,他早饭吃得就比别人午饭都多。中午和晚上,各种肉蛋鱼,更是能翻一番,每天的伙食费这么算下来,最起码也得奔着30块去。所以哪怕不算周末食堂不开张的那几天,他每个月在食堂的消费,差不多也能赶上别人一整个学期。一个学期下来,更是顶别人两年的程度。

    所以“二哥是饭桶”这件事,在十八中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甚至早几个月之前,在贴吧里就已经广为流传,在跟圆寒对战的时候,还被人拿出来当所谓的黑料说过。

    因为吃得多,卡里的钱花得快,江森嫌经常充值太麻烦,这两天就干脆分作几次,连续充了几笔大额的。算上今天的,总共充了6000块。算下来,刚好应该能吃到高三毕业。

    听着屋外哗啦啦的雨声,江森胃口丝毫不受影响地大口吃着包子,一边吹吹滚烫的豆浆,小口小口地抿上一点。以两分钟一个的速度,迅速地解决掉餐盘里的早饭,等包子吃完,鸡蛋下了肚子,被喝得只剩下半碗的豆浆,也稍微放凉了。江森端起来,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抬手一擦嘴,端起空空的盘子,连同筷子一拿,就走到食堂门口,把餐具扔进了还空无一物的塑料桶里。然后撑起伞,又没入了滂沱大雨之中。

    食堂里的大妈们看着江森这麻溜儿的动作,纷纷议论。

    “真是能吃。”

    “这么能吃,家里还没钱,幸好自己争气啊……”

    “最近是不是又有点长高了?”

    “每天吃这么多,当然要长高的!”

    “我儿子要是能有他一半,我真是这辈子就知足了……”

    在大妈们的一片嘀咕中,江森趟过已经变得跟小溪似的半个校园,走进了高中部的教学楼。从教学楼的门口进去左拐,一楼入夜后要反锁的铁拉门,已经被传达室老伯打开。他沿着楼梯,一路往上。走过四楼后,又继续朝楼上走过两段楼梯,最后走到了高中部教学楼最顶层的那个阁楼似的大教室前,大教室的门外,挂着高三七班的牌子。

    经过刚刚那个暑假两个月的装修,江森他们班的教室,又换了地方。四楼六个教室,加上五楼的这个小阁楼,刚好塞下整个高三年级段。新入学的高一,则跟高二的学生们共享楼下三层。因为高三缺了班级,只有五间教室的一楼,还能腾出一间来,继续当住校生的自习教室。

    江森拿出钥匙,打开了教室房门。

    七点不到,教室里安安静静的,光线还略有点暗。

    这个教室什么都好,就是晒不到太阳……

    教室的南北向前后两面墙,墙都是砌死的,靠外楼外一侧的墙壁,也同样如此,只有朝着楼梯口的那一边,像正常的教室那样开了几扇窗。上楼后的阁楼另一边,还有一扇很小的窗户,能让阳光照射进阁楼的玄关。还有就是,教室的后门旁边,就是教学楼的天台小铁门。不过小铁门被上了锁,站在铁门后头,天台的全貌一览无余。

    所以教室虽然无法直接晒到太阳,不平时的光线却又还不错。

    就是那种阳光就在外面,但就是永远够不着的格局。

    所以有一说一,江森就感觉这间阁楼教室的风水,略有点怪异。有一种光让人看不让人摸的不真实感,就和公司上市之前,老板疯狂给员工们画大饼的味道是一样的。

    对高三学生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情。

    但是……也无所谓了……

    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怎么能搞这种封建迷信的路子。

    “我命由我不由天啊!”江森日常中二地喊了声,打开教室里的日光灯,开了窗户。外头的雨声还是哗哗不断,不过幸好楼顶排水通畅,雨水都顺着四周的好多水管倾泄下去了,一点都没漏进阁楼的玄关里。不然的话,高三教学楼的西侧楼梯,可就要从楼上一直贯通到楼下,整个儿水漫金山了。

    坐到自己第教室倒数第二排的座位,身后就是胡启的位置——前几天刚量过身高,这个暑假没少长个,已经长到177多了,180赫然在望。

    江森拿出语文课本,悠然自在,开始默默地翻,默默地念。

    语文这门课,该读的还是得读,该背的还是要背,光刷题也不行。

    毕竟卷子里背诵部分,都是零散提出的句子,如果一直“以考代背”的话,很容易遗漏一些课内文章的小角落的内容。到时候万一考到了,就这么丢掉一分两分,乃至四五分的,他好不容易慢慢从能阅读理解里捞回来的分数,那也就白费了。

    拿着课本,翻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班上尽职尽责的卫生委员朱楚楚第一个来到教室。她穿着雨衣进门,摘下雨衣的帽子,很是笑容灿烂地朝江森喊了声:“江老师!早啊!”

    “嗯,早。”江森对她微微一笑,顺便看了眼挂在黑板上放的时钟,才7点10分。

    “今天这个雨下得好大啊。”朱楚楚放下书包,走回讲台上,拿起粉笔开始写今天的值日生名字,用撒娇一样的语气,跟江森聊着天。

    时隔两年多,班上不多的几个江森的高一同班同学,像是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刚入学时的模样,现在何止是拿江森当正常人,简直是真的拿他当“江老师”。

    “嗯,早上六点左右就开始下了吧。”江森道,“下了一个多钟头了,等这阵台风过去,天气应该就稍微要凉下去了,今年国庆节,应该会比较凉快。”

    “唉,快别说国庆节了,我们就放假四天!”朱楚楚转头朝跺了下脚。

    江森笑道:“有得休息就不错了,人家东瓯中学估计最多就两天。”

    “你能跟他们比,我们不行啊,我们又不差这几天的。”

    “什么差几天?”

    朱楚楚说着,邵敏、胡启,还有黄敏捷这几个住校生,从楼梯下走了上来。邵敏拿着雨伞,站在教室外面甩一甩、抖一抖,随口问道。

    胡启和黄敏捷也有样学样,抖得教室门口分分钟满地湿答答的。

    “说国庆节呢,才放假四天。”朱楚楚写完名字,拍了拍手。

    “嗨,早得很呢,说这个干嘛!”邵敏笑嘻嘻的,新学期过了半个月,状态就回来了。不过可能也能暑假不是太长有关系。所以说,该补的课,还是得必须补。

    高考之前,谁脑子里那根线要是提前松了,都是要吃大亏的。

    住校的几个人进来后,没几分钟,班上的人就很快变多了。

    “我草草草!这个雨居然不放假一天。”郑小斌进门就骂,“阿伦和小南还在家里睡觉,我怀疑他们两个起不来了!”

    “咦~”教室里响起几个嘘声。

    朱杰伦和南湘如同居一年多,这事儿连程展鹏都知道了。叫了双方家长,结果两边特么的居然还看对眼,女方家里看中朱杰伦家的两个工厂,朱杰伦家里看上南湘如家里两个居然是两个事业单位的职工,这种家庭组合,可以说再特么般配不过。趁着朱杰伦和南湘如结婚之前,两边就可以官商勾结操作好几年各种业务了——所以这俩货,估计是没办法分手了。

    因为牵扯到的两家人的利益,肯定绝对已经不止是裤裆里的那点小事情。

    可怜阿伦年纪轻轻,就进了婚姻的坟墓。

    江森真的是感觉——

    好特么的羡慕。

    “别说了好吧,那对狗男女……”邵敏何止是羡慕,简直是羡慕嫉妒恨。

    不过班上的这群小孩,显然是不可能往比裤裆更深处的地方去想的。这个年龄段的小孩,他们的荷尔蒙,只够支持他们关注裤裆里的事情。

    不然娱乐圈每天那么多男男女女你睡我、我睡你的新闻,你们以为是演给谁看的呢?有正经工作的人,谁特么会在乎娱乐圈里的狗男女啊,也就是这群小屁孩,才会因为无所事事又向往裤裆里的内容,才能整天盯着那些男女明星。所以从社会学的角度上讲,那哪里是什么明星,充其量就是满足年轻群体某些精神方面需求的共享鸡鸭。

    “来啦!”郑依恬走过江森身边,先日常骚扰到揉一下江森的头。

    江森怒目而视。

    陈超颖跟着走过来,也摸一把:“来啦!”

    江森就特么不想说话。这群货,越搭理越疯狂。

    等到七点半,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分分钟就坐满了大半个屋子。

    下这么大的雨,学渣们还是很懂事地都来上课了。

    “江森,季仙西,出来一下。”

    七点半刚出头,教室外面,走进来一个两鬓花白的矮胖子,朝着江森和季仙西喊了一声。这胖子是高三七班新来的数学老师,名叫李兴贵。张嘉佳因为过分逗逼和无能,被程展鹏留在高二教书了。这位老兄则是鹏鹏花重金从外地请来的名师,多年来专门从事文科班的数学教学工作,听说具有一年之内至少能让学生的分数往上拉十分的能耐。

    而且是不分分段的那种——也就是说,像江森这种数学成绩一直在136分前后跳来跳去的,很有可能在一年之后,也就是高考的时候,就可以在146分前后跳来跳去。

    这样的能耐,张嘉佳绝对不可能有。不过至于这位李老师到底能不能真的做到,江森目前也觉得还是不太好说。因为数学教材到现在都还没学完,江森他们连真正意义上的总复习都还没开始,李兴贵的教学水平究竟如何,完全没办法判断。眼下通过这半个月的磨合情况来看,江森顶多只是觉得,老李上课的方式,属于稳健型。

    “来,说一下你们两个昨天考试的情况。”李兴贵带着江森和季仙西走到楼下,四楼楼梯口的教室,教室里头,已经坐满了高三各个班级的老师。

    因为初来乍到,李兴贵不知道季仙西的过往,对他不存在什么态度上的区别,可以说相当有教无类,“季仙西,一百十六分,你这几道题啊,说白了,就是还没搞懂,你看这条辅助线,是不是就没看出来?还有这题,这就是对这个定理的概念还没吃透,这个学期,基础还是要从头打起,咱们争取在这个学期期末,先稳定到一百二十分以上,卷子你先拿回去……”

    “谢谢老师。”季仙西满脸乖巧,拿了卷子就跑。

    李兴贵又望向江森,露出笑脸道:“又是一百三十四,不是选择题错一个,就是填空题错一个,要么就是后面的简答题步骤稍微错一点点。你这个分数,丢得很可惜的啊,干嘛要做那么快?再验算一下不行吗?”

    “验算了。”江森道,“扣着时间做的,验算的时候容易思维定势,有些地方,大脑就自动漏过去了。”

    “啧,这样也不好。”李兴贵道,“你现在的水平,应该来讲,其实已经比较高了,在我教过的学生当中,可以说,最起码算是第二档的。”

    “嗯?”满屋子的老师,手里拿着包子、饭团的,全都望向了李兴贵。

    好久没听过有人敢这么跟森哥逼逼,李老师你真是好大的勇气。

    可江森却很同意地点了点头,“差不多,我觉得应该就是第二档。”

    李兴贵自顾自地说道:“这半个月,我算是对你的水平,初步摸了一下底。你跟第一档的同学,差距在哪里呢?首先,稳定性上,人家第一档的学生,除了最后一题,前面的题目,绝不出错。他们做题也是很快的,但是他们的快,是为了保证有再算一次的时间。就是数学考试两个小时,他们能把一张卷子,最起码做上两遍。

    然后第二个,就是你对数学课本上的东西啊,掌握的水平和程度,还不如他们。你不要以为,只有文科的内容,是要回归课本的,数学也是一样的。

    你做题做到最后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它其实很多时候,考的是你对定理和定义的理解,从高一到高三,我们这五册课本里,一共七个……现在是六个了,六个系统的内容,每个内容板块里,都涉及到很多的基础定理和定义,就是那些画黑线的,当然,有些没画黑线的话,也一样重要。

    就像昨天这张卷子,你看这个最后一题的第一小问,求实数根,简不简单?其实很简单,就是它题干看起来复杂,所以你就想多了。我是不是从开学第一天就告诉你,第一问不要想太多?你就按照课本里告诉你的方法来做,你别管他式子写出来有多复杂,等写完后,换元、裂项,很简单地变化一下,答案基本口算都能出来。

    所以这么这个学期,我要纠正你两个毛病。第一,我们前面的分数,一分都不能掉,半分都不能掉,不仅要快,更要稳。第二最后的大题第一问,我一定想一切办法,让你能稳定地拿下来。所以你这个学期的任务,就是把数学稳定在一百四十分以上,最后的十分,我们下个学期再来拿下它。实在考不到一百五十分的话,我尽量让你冲一冲一百四十四、一百四十五。

    这个最后的大题啊,第一问,四分,考基础,第二问,四分,考技巧运用的能力,第三问,六分,这六分,就是纯粹的数学感觉和天赋了。你的数学感觉……不是太好,但如果有针对性地锻炼一年,我想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变好。”

    大清早的,李兴贵对江森的数学水平,做了个提纲挈领的分析。

    江森听得听赞同,微微点头,李兴贵把卷子交给他,说道:“等下第一节课,我们从后面的大题开始讲,你先看一下,有没有思路。等大题讲完了,你就自己做卷子把,我讲我的,你做你的,要是嫌吵,回寝室自习也可以。”

    “李老师,你这也太……”夏晓琳立马大喊起来。

    李兴贵直接打断:“不同的学生就该用不同的办法,而且我主要就是奔着江森来的,程校长给我的任务,也主要就是帮江森稳定和提高成绩。”

    夏晓琳就没话说了。

    前几天程展鹏才找她谈话过,说差点想把她换了,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毕竟高二七班和另外两个文科班的语文成绩都很稳定,而且江森的语文成绩实际上并不差。

    但这么一敲打,还是让她惊出了半身汗。

    江森拿了卷子,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刚走出门,就看到朱杰伦和南湘如这两小口嘿嘿笑着跑上来,见到江森,朱杰伦马上抱怨:“妈的,雨这么大,我们打车过来路上还淹了,绕了老远的路绕回来!没迟到吧?”

    江森道:“没呢,早操都不做了,迟到个屁啊。”

    三人一起往楼上走,朱杰伦又指着江森手里的卷子问:“昨天的数学考卷吗?”

    “嗯。”

    “几分?”

    “一百三十四。”

    南湘如立马大喊大叫,“哇!江老师!你太聪明了啊!”听得身后办公室里的一群老师,满脸都是无语。她们这一群人里除了夏晓琳有男朋友,其他几个年轻老师都特么还是单身狗呢!

    江森回到教室,距离冬时令八点钟上课,只剩不到十分钟。

    就刚才听李兴贵说话的工夫,教室里已经座无虚席。

    熊波也到了。

    “森哥,有个高一的想送你生日礼物,问我你哪天生日?”

    “过个屁的生日,妈的都是城市小资产阶级的无聊趣味,我特么平均每三年就要忘掉两次生日,过个瘠薄,忙都忙死了!”江森很无情地回答。

    熊波嘿嘿嘿地笑道:“那个女的长得很漂亮诶~”

    “有陈超颖漂亮吗?”

    “嗯……稍微差点。”

    “那特么漂亮个瘠薄啊!”

    “……”

    这边正说着,教室楼下,楼梯口忽然传来说话的声音。

    “这边。”

    “最顶楼啊,不错,安静。”

    说话间,程展鹏和青民乡派出所的牛所长,就从底下走了上来。

    “江森!”人还没走到教室里,程展鹏就大喊了一声。

    江森连刚摊开卷子还没来得及看,在抬头见到牛所长的瞬间,立马就站了起来。牛所长亲自跑到市区来,难道江阿豹死在牢里了?他急匆匆跑出教室,立马问道:“我爸出什么事了?”

    “不是你爸。”牛所长摇了摇头,沉声回答,“但我们怀疑,可能是你妈妈。”

    “我妈?”江森眼睛一瞪。

    牛所长问道:“你家,就是老牛头山山后小寨,边上是不是有一口很小的水井?”

    “嗯……”江森稍稍回忆了一下,“是,就在那个小平台的下面。”

    牛所长道:“这几天刮台风,那口井被泥石流冲塌了,前几天收拾的时候,有人在井底下找到一副女性人骨骨架,我们怀疑……”

    这话没说完,江森不由得微微挺直了腰杆。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需要你几根头发,我们要做一下dna的对比。”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