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朝堂与江湖

凡人修仙传百度云盘txt下载https://www.idzs.cc/f706b/51e14eba4fee4ed94f20767e5ea64e9176d8l74l78l744e0b8f7d/1635177834.html

    奉天殿

    朱厚照生无可恋的坐在龙椅上,懒洋洋的听着大臣们奏报“朝中大事”。

    事实上,能够拿到朝堂来讨论的大事,实际上已经不能算大事了。

    真正的国之大事,从来都是内阁关起门来讨论,然后交司礼监批红,最后奏报给皇帝。

    不过司礼监的权力主要看皇帝。若是皇帝勤政,什么都要过目的话,这个批红权就变得可有可无。

    反之,皇帝若是想要偷懒,那么司礼监就是“无宰相之名,却行宰相之权。”

    毫无疑问,眼前这位小皇帝,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勤政的主。如果不是受不了内阁的叨叨,估摸着连大朝会他都不会参加。

    通篇都是没有营养的废话,或者是一些根本就无法解决的顽疾,要不就是劝诫皇帝怎么当明君。

    尤其是最后一点,最令人无语。或许文官们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这究竟是在干什么。

    一方面要求皇帝勤政,最好是二十四小时都工作;另一方面又希望皇帝垂拱而治,将治理天下的大事都交给他们这些贤人君子。

    自相矛盾的奏书,还能够将语言组织通顺,不让人发现问题,也真难为他们了。

    直到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出列,朱厚照才提起了一丢丢兴趣:“启奏陛下,真定府百户所急报,近日有数万武林人士向平定州方向聚集,恐危急京城安稳,请朝廷发兵驱逐。”

    平定州可不是普通地方,在军事上号称“九州咽喉地,神京扼要区”。

    数万武林人士出现在了这么敏感的地方,想不引起朝廷的注意都不行。

    只见朱厚照一跃从龙椅上蹦了起来,拍手叫道:

    “太好了!”

    “传令下去整军备战,朕要御驾亲征!”

    完全没有跟上皇帝思路的文武百官,一个大眼瞪小眼,显然是被雷了一个半死。

    左都御史硬着头皮上前劝说道:“陛下。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在正德一朝,御史绝对是一项高危工作。看看御史台就知道了,现在就剩下孤零零的三人。

    剩下的不是告假在家,就是被告假在家。仅剩的三人都是比较识时务的,哪怕是劝诫也带点儿逻辑,而不是无脑乱喷。

    当然,作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御史喷子团,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屈服,他们还是在坚持战斗。

    只不过上朝也是有品级限制的,不是芝麻绿豆点儿的官都能上。通常身居高位的人,胆子都比较小。

    最关键的还是立身不正,被皇帝揪住了把柄。比如说那帮告假养病的,就是有罪证落到了皇帝手中,不得不选择妥协。

    留着他们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朱厚照心慈手软。主要是让他们霸着位置,免得换新人上来给自己添堵。

    同这帮怕死的老喷子相比,年轻一代喷子的战斗力明显更强。毕竟,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越是没有黑点就越难对付。

    作为一名有志向的皇帝,也不好天天出去打人闷棍,更不能无缘无故的打人闷棍。

    胡闹归胡闹,在把握分寸上,朱厚照还是做得非常不错的。

    在让大臣们痛不欲生的同时,也恰好卡在了大家的承受底线之上,不至于直接掀翻桌子。

    “知道了,啰嗦那么多干嘛,朕不就是要去察么。由朕亲自率领大军,你们怕什么?”

    面对一个随时可以装糊涂的皇帝,百官也是欲哭无泪。

    每次开口大家就要三思而后行,生怕被皇帝抓到了漏洞,然后套用上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歪理邪说。

    刘健上前提醒道:“陛下,太祖玉律:江湖事,江湖了。这帮武林中人是冲着黑木崖去的,按照约定朝廷是不能干涉江湖纷争的。”

    太祖玉律吓不倒朱厚照,但是朝廷掺合江湖纷争的后果,却由不得他不三思而后行。

    作为一名好武的皇帝,朱厚照对江湖的关注度比以往任何一名皇帝都高。正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他反而不敢肆意妄为。

    沉思了一会儿功夫后,朱厚照拿出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解释:“江湖事,自然是江湖了。

    可那帮秃驴一声不响,就跑带人到朕的家门口耀武扬威,连江湖规矩中最通俗的拜码头都不知道,分明就是不给朕的面子。

    他们先不给朕面子的,那么朕带人教训一下他们,也不算过分吧?”

    皇帝谈江湖规矩,文武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似乎想到了什么,左兵部侍郎马保恒突然上前说道:“陛下,江湖中人虽然该死,但是他们的那一身武功却不可小嘘。

    陛下,您也是练武之人,应该知道武林高手的厉害。普通京营士兵怕是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到。

    想要给他们点儿教训,除非是派出厂卫中的高手,要不然让东厂和西厂的人一起走一遭?”

    调厂卫出京,听到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刘瑾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别看厂卫威风八面,真要是派他们出去和武林高手对垒,还真不一定能够占据优势。

    尤其是这个提议,还是文官们弄出来的。谁知道后面还准备了什么后手,在等着他们。

    万一这是一个陷阱,那帮目无王法的武林中人直接将东厂和西厂给团灭了,他的权力根基就直接完蛋了。

    “东厂和西厂要监察百官,保卫京城安宁。马保恒,你要调厂卫出京,究竟是何居心?”

    不着痕迹之间,刘瑾顺带还给锦衣卫指挥使牟斌上了一波眼药。东厂和西厂都被提到了,唯独少了锦衣卫,由不得皇帝不多想。

    作为特务机关,锦衣卫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监察百官。如果和文官存在勾连,那么锦衣卫的价值就不存在了。

    这些小动作,自然瞒不过正德的眼睛。只不过看手下人斗气,也是他皇帝生涯的乐趣之一。若是大家都和和睦睦,那他才要真的睡不着觉。

    很快围绕着是否调厂卫出京的话题,文官一系和阉党一系,展开了唇枪舌战。

    没有理会百官们的争吵,脑回路奇葩的朱厚照示意刘瑾靠过来,压低了声音询问道:“能打赢么?”

    刘瑾硬着头皮回答道:“少林寺号称是天下第一大派,在江湖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仅凭东边和西厂的力量怕是有点儿悬!”

    这是真心话,若是靠特务机关就能够镇压武林。武林各派早就作古了,根本就不可能存活到现在。

    朱厚照不死心的追问道:“若是再加上朕亲自出马,连同京营和锦衣卫一起出动呢?”

    犹豫了一会儿,见朱厚照有些不耐烦了,刘瑾才颤颤巍巍的回答道:“还是有点儿悬!”

    这已经不是悬不悬的问题了。在刘瑾看来,自家这位主子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若是没有皇帝亲自带队,以朝廷的力量,要驱逐这帮武林中人的问题不大。

    可是加上了眼前这位,那就真的说不准了。

    虽然朱厚照的武功不低,同龄人能够与之相比的寥寥无几,但仍然弥补不了脑回路神奇带来的风险。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大明王朝可是吃过皇帝亲征的苦,赫赫有名的大太监王振都因此丧了命。

    刘瑾才刚刚到达人生的巅峰,还没有活够,不想跟着皇帝出去找刺激。

    见正德仍旧不满意,刘瑾咬了咬牙,狠了狠心说道:“陛下,主要问题出在了京营上。

    京营看似有二十万兵马,可那都是纸面数字,实际数字可能连一半都不到,可战之兵更是十不存一。”

    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自家的地位不受影响,刘瑾果断的决定将京营给推出去吸引皇帝都怒火。

    ……

    朝堂还在吵吵吵,黑木崖保卫战已经打响。在少林寺的指挥下,正道联军正在有条不紊的展开攻势。

    不得不承认少林底蕴深厚,就连军事人才都有。

    面对险峻的黑木崖,联军并没有按照武林中的通俗做法——派轻功高手往上冲,而是直接玩起了堆土作业。

    不知道是自家私藏的,还是文官集团给弄来的,就连强弩、投石机、火炮……这些攻城器械都给搞来了。

    这么大的阵仗,早就超出了武林争斗的范畴,就算说他们这是在准备造反,估计都不会有人怀疑。

    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从侧面表明了立场,不弄死日月神教誓不罢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