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一百零九章、刀刀刀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刀刀刀
    五岳剑派横扫山西只是一个小插曲,少林寺反攻中原,武当派反攻江南才是江湖中的大事件。

    原本不可一世的魔教,在正道霸主们的合力打压之下,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唯一的亮点,大概是独孤青云请来的援兵在中原打响了名头。让江湖中人知道魔道除了日月神教之外,还有西方魔教、血刀门、魔师宫、天邪教等隐世门派。

    不过这些人再怎么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扭转不了魔道衰微的事实。

    一鼓作气再而衰。连续几次大败之后,魔教中人已然士气全无。无数的投机者跳转门墙倒戈相向,给衰微的魔教来了最后一击。

    趁着道长魔消的机会,李牧率领的五岳剑派也杀入山东,会同齐鲁各地的武林门派发起了战略大反攻。

    看着手中的书信,李牧忍不住吐槽道:“少林寺疯了么,居然要围攻黑木崖?”

    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黑木崖距离京城太近了。

    虽然李牧搞不懂为什么原著中,五岳剑派凭什么能够围攻黑木崖,但是现在他真心不敢。

    作为魔教老巢,黑木崖可是凶险异常,没有内线配合,直接从外界强攻不赔上几千条人命,几乎没有可能成功。

    率领上万人马,跑到皇帝眼皮子底下去晃悠,想想就觉得刺激。

    要是搁在王朝末年,比如说崇祯时期,李牧自然不介意去寻刺激,现在还是算了吧!

    虽然武侠世界和历史截然不同,但也有几分相通之处,比如说:正德皇帝都很皮。

    万一这哥们儿和历史上那位威武大将军,一门心思的想要打仗,正道联军跑过去不是送菜么?

    乌合之众毕竟是乌合之众,要是摆开了阵型直接对垒,武林中人对军队并没有多少优势。

    真要是和精锐军队遇上了,想都不要想直接撒丫子跑就对了。只有当战场规模弱小到了百八十人,武林中人才能够发挥出自己的单兵优势。

    李牧冷漠的说道:“给少林回信,我们忙于清缴魔教余孽,没空参与这次行动。

    知会四派一声,凡我五岳门下,谁也不准派人参加这次行动。至于其它武林门派,爱去就去和我们没有关系。”

    不管少林寺的底气来源于哪里,李牧都不准备去凑这个热闹。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仇深似海不假,可仇恨不是生活的全部。

    ……

    黑木崖

    此刻议事大厅已经挤满了人。除了最上方的教主宝座空缺外,左右使和十大长老、四方堂主、五行旗主、各分舵舵主,能够赶来的神教高层,均已全部到场。

    如果将这帮人一网打尽,那么牛逼哄哄的日月神教,就真的要走向没落了。

    见迟迟无人说话,作为新任长老的任我行率先打破了沉默:“蛇无头不行,现在正道来势汹汹,就是因为神教群龙无首、各自为战。

    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先选出一名教主,率领大家击败正道联军,保住神教总舵。”

    不同于正道流行谦让,魔教从来都是行得霸道,除非优势十足,否则谦让就等于放弃。

    历任教主都是靠拳头打出来的,众望所归只是因为拳头够强,德高望重那是手段足够狠辣、强势。

    对面一名紫衣男子冷笑道:“谁来当教主?是你任我行,还是左右使?又或者是其他那位教众高层?”

    教主空缺的最大原因就是谁也不服谁。想要靠拳头打吧,大家的修为境界又差不多。

    击败一人努努力还有希望,可一旦同时对上两三人,谁也没有把握。

    在这种节骨眼儿上,没有必胜的把握,大家都不敢动手。唯恐自己受了伤,被其他人捡了便宜。

    只见任我行笑而不语,内心深处他已经开始骂娘了,哪里来的这个憨货,分明就是将他架在火上烤。

    哪怕练成了吸星大法,他也没有压服众人的把握。若是表现的过分强势,还会引发众人的联手反弹。

    即便是前任教主独孤青云,继位之后都被十大长老牵制了七八年,直到最后还是借风清扬的手,才清除了异己。

    他自己更不用说了,虽然对自家的武功有信心,可是十大长老、左右护使、各堂堂主、分舵舵主等教中高层,就没一个是他的自己人。

    这个时候就算是做了教主,也要陷入疯狂的内部斗争中。莫说是击败正道联军,不被自己人搞死都算是运气不错了。

    提出选教主,他任我行真的没有私心。反正现在的教主,要负责和正道联军拼命,生还的概率太低,他还年轻,完全可以等第二次。

    自己放弃是一回事,被别人逼着放弃又是另外一回事。在内心深处任我行已经下定了决心,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炮制那家伙。

    “任某才疏学浅,自知难当此大任。所以任某推荐左使出任教主,以挽留神教的百年基业。”

    教中威望不够,武功又不能压服所有人,任我行果断的决定放弃。

    只听到“哼”的一声冷喝,从右使那边传出,室内的气氛变得越发紧张了起来。

    教众们纷纷紧张了起来,生恐双方谈不拢,直接爆发一场火拼,那就彻底凉凉了。

    ……

    魔教内部争论不休,少林内部也是犹豫不决。没有五岳剑派顶雷,现在要他们自己上场,实在是让他们这帮玩惯了幕后的不习惯。

    可是现在不出头又不行。佛门这次损失如此惨重,没有一个说法怎么行呢?

    加上一帮危机意识强烈的世家大族幕后推手,直接将少林逼到了悬崖边上。

    “诸位师兄弟,武当和华山都拒绝参加这次行动,南方武林和西北武林都是看他们两派脸色的,想必也不会参加。

    现在五岳剑派还在山东围剿魔教余孽,齐鲁各派也有可能距离参加这次行动。”

    如果有人留心的话,就会发现圆聪方丈在说话的时候,气息略微有些不稳。对一名绝顶高手来说,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他受伤了。

    信任达摩堂首座圆慎说道:“圆聪师兄,魔教现在元气大伤,已经龟缩回了黑木崖,就算是没有各派参与,我们同样能够将他们剿灭。

    何况我们现在也汇聚了不少江湖同道,虽然缺乏一流大派加入,可实力依旧不容小觑。

    加上打入魔教的内线,拿下黑木崖根本就不在话下,犯不着太过担心。”

    少林寺的影响力真不是吹的,自从他们打出剿灭魔教都旗帜后,陆陆续续汇聚而来的武林中人足有数万之多,比之前的除魔联盟规模还要庞大。

    不要说日月神教已经日薄西山,就算是对上全盛时期的日月神教,他们也有几分胜算。

    圆聪方丈摇了摇头:“师弟,切莫大意。日月神教不足为据,但是他们背后的力量,我们却不可得不考虑进去。

    虽然那些人承诺朝廷的力量不会参与,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是出了事,恐怕那些人就躲得没影了。”

    显然,圆聪方丈非常了解“那些人”。正是因为相互之间太过熟悉,他才知道“那些人”的底线有多低。

    魔教就算了,名门正派行事多少总有几分讲究。即便是藏污纳垢,那也只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有底线的。

    即便是被很多人认为没有节操的少林寺,同样有着自己的底线。只不过因为势力太过庞大,有些鱼龙混杂,看上去藏污纳垢更厉害一些。

    同朝堂那帮官员相比,武林各派都可以算得上道德完人。至少做出了承诺,大家基本上都会兑现。

    欠下了人情,也会找机会还上。恩将仇报的,始终都是少数。

    就算是因为利益对上,大家也会留几分香火情。江湖看似杀伐不断,但是比起朝堂来说还是要干净得多。

    对那帮文官世家、士林大族,圆聪方丈完全没有信心。若非逼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和那帮人搅和到一起。

    右下首的老僧笑道:“方丈多虑了,那些人的信誉确实不足为信。但我们不需要他们成事,只要发挥他们拖后腿的能力就行了。

    就算是真的发生了意外,大不了我们白跑一趟,有他们在后面折腾,难道朝廷还有能力调集大军来围剿我们不成?”

    大明自开国以来,文官集团的道德修养就急剧下降。靖难之役之后,成祖就对文官们给出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评价。

    发展到了现在,已经成为了天下人的共识。纵使是文官集团内部,大部分人也认可这个评价。

    让他们办成一件事,或许非常困难;但是让他们坏掉一件事,一个个都是其中的精英。

    眼下小皇帝的做法,让世家大族、文武百官感受到了威胁。

    厂卫就已经够大家受了,可这些家伙好歹还要受体制约束,多少要遵守一些规矩,不敢玩儿得太过分。

    魔教就不一样了,本身就是无法无天的主,最关键的是这些家伙杀人,皇帝还不需要负责,想喷都喷不了。

    为了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文官集团一致决定要弄断皇帝手中的这把刀,少林寺就是大家选定的执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