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一百零八章、事了拂衣去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事了拂衣去
    时光匆匆而过,恒山之上已经开始张灯结彩。回关中过春节的口号,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实现。

    在魔教势微的大背景之下,山西魔教分舵自然不能例外。面对五岳剑派的持续打压,他们很快就沦为了过街的老鼠。

    如果还是原来的魔教苦哈哈,打压到了现在这一步,没准华山派现在就要收手了。

    可惜财帛动人心,劫掠四方的魔教教众,终于做了一朝翻身农奴,遗憾的是来不及唱歌就被盯上了。

    田产土地不好和皇帝抢,但是一些浮财、房产和商铺,那就不气了。

    江湖中人煞气重,何况还是专业的道门出身,凶宅不凶宅李牧真心不在乎。

    就算是卖不掉,还不能够自用么?

    无论是充当商铺货站,都是价值的体现。

    实在是用不上,就扔在那里放着好了。过上几十年,谁还记得那是凶宅呢?

    或许是恒山派跑太快,以至于各方来不及反应,这一波山西武林着实有些凄惨。

    三晋仅有的两家一流大派,恒山派元气大伤,有五岳联盟在总算可以维系;另一家五台山清凉寺直接惨遭灭门,残存的几个和尚现在还在为重建山门而努力。

    剩下的二三流势力就更不用说了。即便是侥幸逃过一劫,也没有胆子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抢夺战利品。

    眼下的局势非常明显,五岳剑派开始主导三晋武林的走向。想要在三晋之地栖身,就必须要先拜码头。

    李牧不是吃独食的人,何况就华山派那点儿人手,哪怕是加上残存的恒山派,也照顾不到整个三晋大地。

    按照江湖最通俗的做法,自然是收小弟了。小弟管理地方,老大直接向小弟收取保护费。

    万一遇到了正邪大战这种大型武林公益活动,还可以将小弟推出去挡刀。

    只是小弟也不是谁都能够当的。

    太强容易反噬自身,肯定的不行;太弱的镇不住场子,什么事情都要找老大解决,纯粹就是一负担。

    野心太大的控制起来麻烦,李牧没有功夫和他们斗智斗勇,直接排除掉;没有野心的驾驭不住地方,还是不行。

    穷凶极恶、声名狼藉的会有损自家的声誉,显然是不能用;名声太好的在地方上威望太高,更不能用……

    一连串的限制条件下来,附和条件的武林势力就不多了。现在李牧终于明白为什么少林寺喜欢招收俗家弟子了。

    除了可以收取一笔费用之外,自家培养出来的弟子多少总有几分感情,扶持品性好的管理地方,总比用什么都不了解的陌生人强。

    可惜这些华山派学习不了。除非全员出家,否则搞个俗家弟子出来,只能不伦不类,徒惹江湖中人笑话。

    换一个说法,比如说:外门弟子、记名弟子?

    仔细琢磨、权衡利弊之后,李牧还是打消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最核心的原因还是资源。

    少林寺敢那么玩儿,那是他们手中的资源太丰富了。至少普通修炼资源供应,他们是绰绰有余。

    华山派不行,就算是立即扩大药材种植面积,最快也要十年之后才能够看到成果,实际时间可能会更长。

    药田需要培养,专业的药农同样需要时间培养。在这个敝帚自珍的年代,这种记忆传承大都是父子相传,肯带徒弟的都不多,想要学到真本事就更难了。

    按照当代的培养习惯,没有二三十年甭想出师。想快也快不了,不经历几波从头到尾的种植、管理学习,谁也不敢放心。

    手中没有足够的资源,收了徒弟也没有办法系统性培养。总不能像普通江湖帮派一样,只顾年轻时爽快,一旦上了年纪就是满身伤痛。

    这也是名门大派和普通江湖帮派的最大区别。

    名门大派弟子从练武开始,就注重身体根基,从小养护身体、经脉的药物就没有断过。

    普通江湖帮派没有那么优越的条件,基本上都是小伤靠自愈,最多配点儿金疮药,重伤才找医生。

    年轻时代影响不大,一旦上了年纪,这些日积月累的小毛病,就变得非常致命了。

    除非有过奇遇,否则普通的江湖中人,甭管年轻时代多么风光,晚年都免不了在病床上走一遭。

    江湖中从来都不缺聪明人,若非受限于资源,大家又岂能让少林一家专美于前?

    挑选小弟、划分地盘、确定供奉额度,李牧忙得是脚不离地,就连去寻人论道的时间都没有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失踪的恒山派众人,终于回到了恒山。虽然没有剩下多少人,可掌门灵清师太却安然无恙。

    总算是打破了五岳剑派掌门即将团灭的结局,让李牧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不等灵清师太喘口气,李牧就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地图找了上门,直接从中间画了一条不规则的线,然后缓缓说道:

    “师太,按照事先的约定。包括太原府在内,东边归你们,西边归我们,现在恒山派可以派人接管地方了。”

    最精华的地区,留给了恒山派。这是事先约定好的,李牧没有异议。

    同为五岳联盟之一,华山派也不能吃相太难看。纵使是恒山派已然没落,约定还是必须要遵守的。

    看着地图,灵清师太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暗自叹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五岳剑派虽然号称同气连枝,那也不能指望人家一直白白帮忙。

    收复山西,不光华山派出了大力,衡山派和嵩山派同样是出了力的。

    补偿是必须的,可惜恒山派现在拿不出来。刚刚经历了一波大战,恒山派同样亏空的厉害,现在只能欠下一笔人情债。

    “人情债”虽然难还,那也是未来的事情。眼下最大的问题还是怎么将地盘转化为实力。

    现在是五岳剑派代管着,地方上的世家大族、武林豪强,一个个就像是温顺的小猫一样,乖得不能再乖了。

    就连桀骜不驯将门世家,不可一世的皇室宗亲,都没有出来搞事情。

    一旦五岳剑派撤离,换了恒山派接管地方,还能有这份统治力么?

    灵清师太完全没有信心。

    可这种事情,别人帮不上忙。真要有热心人士上门提供帮助,她也不敢接受。

    犹豫了再三之后,灵清师太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师侄,我恒山派遭逢大难,分散在四方的门人弟子尚未全部回归,地方移交的事情先押后吧!”

    能拖一天是一天,让五岳剑派这条过江龙多压一会儿,正好让地头蛇们明白她恒山派不是没有倚仗的。

    至于面子,在利益面前还是可以牺牲的。即便是灵清师太不擅长这些算计,可是推到了这个位置上,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谋划。

    “可以。不过师太有一点必须要重视起来。魔教中人在肆掠三晋大地的时候,没有少打药材的注意。

    根据从各地传来的情报,恒山派的药田损失应该非常惨重。

    事关宗门未来,我建议你们先恢复药田生产。至于其它的问题,押后一点儿也没有关系。”

    李牧语重心长的说道。

    见证了恒山派付出的代价,他总算明白很多武林势力,明知道不敌也要和魔教死磕的原因了。

    退让确实简单,可是这一退不光是自家的声望和产业受损,就连门派的根基也会受到动摇。

    恒山派本来就根基不深,再被魔教这么一折腾,后面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不过某种意义上说,也印证了女人的狠,哪怕是出家人也有狠辣的一面。

    在做出撤离恒山的决定前,她们不可能没有预料到这一切,但她们还是干了。

    短期来看,恒山派固然是损失惨重。可现在将魔教驱逐出了三晋大地,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下一次正邪大战爆发,恒山派就不会是主角,最多也就面对一支魔教偏师。

    毕竟,三晋大地即便是肥得流油的沃土,也不是武林中的必争之地,恒山派也没有什么神功秘典受人窥视。

    “多谢师侄提醒,我们会尽量组织人手进行搭理,但愿能够抢救回来一些,否则我恒山派……”

    没有心思听灵清师太诉苦,最近这段日子,在他面前诉苦的人太多了。

    李牧承认自己这波蝴蝶效应,着实坑惨了不少人,可恒山派的惨状可怪不得到他头上。

    以恒山派的糟糕地理位置,要是不能将魔教驱逐出三晋大地,哪次正邪大战她们不是凄凄惨惨戚戚。

    诺大的三晋大地都没有几家一流大派,不是山西武林不给力,实在是距离黑木崖太近。

    隔三差五的受到骚扰,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哪里有精力安心发展。

    哪怕是现在,李牧也觉得就保险了。魔教有两类人,一类是混不下去的江湖中人,另一类则是性子偏激,又修炼魔功的精神病患者。

    前者还是正常人,做事知道权衡利弊。后者就不一样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疯。

    正常人掌权,魔教的行事还可以揣摩一下。要是换了疯子上台,那就什么都不想了,全看上天是否保佑。

    若非华山派的势力范围延伸了过来,魔教来袭大家一损俱损,他才懒得去提醒。

    看看泰山派就知道了,同为五岳之一,李牧就从来去没有关心过。

    有这闲功夫,跑去找人论道不香么?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在提问,可那也是论道不是么。

    财富权势都有可能成为过往云烟,唯独知识是永恒的财富。

    尽管这笔财富,在大多数时间都无法折现。可一旦变了现,那份回报也是相当的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