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一百零六章、奇葩皇帝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奇葩皇帝
    就在五岳剑派忙着想法子恢复实力的时候,中原武林又发生了一件大事,搞得江湖大乱的独孤大魔头死了。

    没人见到独孤青云的尸首,消息的真假还有待进一步核实,但是武林中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结合魔教阵营最近发生的混乱,李牧觉得这个消息多半是真的。独孤青云就算没有死,现在也无法主事,否则魔教根本就乱不起来。

    不得不佩服武林中人的八卦能力,真假尚未定论,谁干了这件令正道武林大快人心的事,江湖中都传得有鼻子有眼。

    主流的说法有四种,分别是:

    第一种说法是少林寺干的。为了报围攻少室山之仇,少林请出了隐世高僧出手,伺机劫杀了独孤青云。

    第二种说法是武当派干的。理由是有人看到武当二仙现身中原。正邪不两立,见面自然就是干。据说为了除魔,武当二仙还受了伤。

    第三种说法是华山派干的。这可以直接略过,华山派吃饱了撑着,才会在这个时候冒险劫杀独孤青云。

    第四种说法是江湖隐士高人干的。就高人的样子都被描述了出来,有说是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也有说是返璞归真……

    非主流的更多了,什么魔教内斗,什么练功走火入魔,什么情敌偷袭……

    总之,所有能想到的可能,都被编排了一遍。

    排除自认为一些不靠谱的,李牧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少林、武当。

    独孤青云有多厉害,李牧可是亲身感受过的。想要劫杀这样的大魔头,绝不是一件易事。

    若是出动普通的一流好手劫杀,就算是人数再多也无能为力。人家就算是打不赢,还能够跑不掉么?

    若想要建功,除非有数名绝顶高手联手围攻。能拿出这样阵容的,江湖中也唯有少林、武当。

    就算是他们本部没有那么多高手,也有足够的人脉请出隐士高人出手。泰山北斗的底蕴,李牧从来不敢低估。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李牧慎重的说道:“杨师伯,派人盯着少林寺,看看他们近期有什么动作,尤其是重点留心圆聪方丈是否受伤。”

    虽然两家都是嫌疑犯,但少林寺的动机明显更大一些。毕竟,这波他们被折腾的着实有些惨。

    何况,华山派刚和武当派订立了盟约。就算是是他们干的,人家既然不愿意暴露,作为盟友也不好去拆台。

    劫杀魔教教主,这种事情威风是威风了,但是后遗症严重啊!

    甭管是哪一家大势力,自家老大被人给劫杀了,都不可能没有反应。

    除非能够一波将日月神教打死,否则那就是后患无穷。

    无论是谁继任教主,想要坐稳位置,都必须要搞点儿事情出来,替老教主报仇。

    右侧的杨长老笑道:“放心吧,师侄。敢做不敢当,这种事情最像那帮秃驴的手笔。刚收到消息,我安排好了。

    只是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先返回关中,还是直接收复山西?”

    不待任何犹豫,李牧斩钉截铁道:“机会都送上门来了,当然是先收复山西。

    甭管独孤青云是真死还是假死,魔教陷入混乱总是真的。没有了独孤青云压着,魔教现在是各自为战。

    仅仅只是一个实力不全的山西分舵,根本就废不了多少力气。只要速度快点儿,没准我们还能够赶回关中过年。”

    ……

    江湖大乱,朝堂也不太平。不知道是太监们的战斗力太强,还是文官们的反应能力太弱。

    等他们动起来的时候,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无数毁于正邪大战的僧庙寺产,都被充入了皇庄之中,成为了皇帝的私产。

    隐匿田地,乃世家大族发家致富的无上瑰宝,万万不能够放弃。

    现在皇帝能借魔教的手,从佛门手中拿回被隐匿的田地,谁知道这把刀未来会不会砍到自家身上?

    “江湖事,江湖了。”

    原本是文官们用来糊弄皇帝的拿手好戏,但凡是破不了的案件、或者说不敢破的案件,大家都会默契的定性为江湖仇杀。

    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招被皇帝给学去了,率先就在佛门身上进行尝试。

    没得说,这肯定是阉党的锅。皇帝少不知事,肯定是被阉党给蛊惑了。弹劾,必须要进行弹劾。

    一时间弹劾宦官肆意妄为,怒骂皇帝与民争利的奏折,如同雪花般的飞向了紫禁城。

    然后,然后就出现了火炉旁的这一幕。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正不断的将奏折往火炉中丢,气得几个文官大佬暴躁如雷。

    犹豫了半天,实在是忍不住的刘阁老,终于还是爆了粗口:“陛下,这实在是有辱斯文!”

    没法子,皇帝始终都是皇帝。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就只能来这么一句有辱斯文。

    至于痛骂皇帝昏君的,那只存在于戏文里。现实中那么干的铁憨憨,一个个都死得渣都不剩。

    君臣有别,就算是要喷也必须要讲究技巧,最起码不能带一个脏字。

    否则,就算是皇帝大度不计较,政敌也会利用君前失仪的罪名,让你万劫不复。

    “刘阁老的意思,这么烧不对,要撕开了烧,才附和斯文么?”

    说话间,正德皇帝已经将手中的奏折撕成两半,扔进火炉里。

    “嗯,确实要撕开了烧。现在火旺了不少,刘公果然好见识。

    要不你们也来点儿,这么多的奏折,光让朕一个人撕,要撕到什么时候?”

    看着装糊涂的小皇帝,刘健已然没了脾气。

    除了刚登基的那几天外,正德就从来没有让他们省心过。

    尤其朝廷斗争受挫之后,小皇帝的报复心一下子升了上来,拿出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手段折腾。

    劝诫,没有问题。随便你怎么说,但凡是听进去了一句,就算皇帝输了。

    若是揪住了皇帝的把柄,正德可以立马认错,然后接下来还是该干嘛干嘛。

    反正人家是皇帝,只要脸皮足够厚,大臣们也拿他没折。

    惹急了眼,这位皇帝还可以带人打大臣的闷棍。据不完全统计,自正德继位以来,已经有两位数的御史惨遭毒手。

    好在皇帝知道轻重,揍得都是一帮无关紧要的御史,没有对朝中要员下手,否则局势还会更加脑子收拾。

    赫赫有名的“八虎”太监,就是皇帝的帮凶,在朝堂作威作福。

    最有意思的是,皇帝如此瞎折腾,朝政还能够正常运转,甚至还运转的不错,颇有几分国泰民安的错觉。

    一旁的李东阳跟着劝说道:“陛下,这么闹下去也不是办法。朝中百官都罢朝了,现在都在向你讨说法。”

    或许觉得一个人烧着没意思,丢掉了手中的奏折之后,正德躺在太师椅上若无其事的说道:“罢朝,就罢朝好了。

    大家天天上朝也挺辛苦的,传旨下去,朕体恤文武百官的辛苦,先放他们三个月的假。

    后面等到时候看具体情况,再说吧!反正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也不少。”

    这样的话要是传了出去,估摸着文武百官非得炸锅不可,尤其是跪在外面讨说法的,估摸着要忍不住骂暴君了。

    “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也不少”。这样的话,是一名皇帝该说的么?

    虽然基本上也是事实,大明王朝有两套运营班子,除了京城这一套班子,南京还有一套替补的。

    真要是把皇帝逼急了,直接让他们下岗,让另一套班子上马,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在文官集团做大之前,皇都拥有掀翻桌子的底气。反正天下什么都缺,就是不会缺想做官的。

    谢迁搜了搜额头道:“陛下,大家每天上朝只是本份,做了这个官就要履行相应的职责,哪里有什么辛苦不幸苦的。

    我看放假就不必了。要不你出去露一面,先安抚大家回家。这大冷的天,万一冻坏了几个,传出去也有损您的……”

    突然间,谢迁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恭维也得有点儿根据才行,跟眼前这位小皇帝谈声誉,那纯粹就是在讽刺。

    正德抢先说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只是去露一面,你们就负责把他们给打发了。”

    不等几位阁老开口,他又继续补充道:“你们也来评评理,天天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朕只是收拢了一些无主之地,户部都没有过记录,怎么就算是与民争利了?

    谁要是不服,大可以去查。朕圈的地,要是有一亩登记在册,我把脑袋砍下来给他们当球……”

    不等正德把话说完,几人立即脸色大变。要是再让小皇帝胡说八道下去,他们就要成乱臣贼子了。

    几人急忙跪了下去,诚惶诚恐的说道:“陛下,切勿这么说!切勿如此啊!”

    拿皇帝的脑袋当球踢,古之乱臣贼子都不敢干的事情,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柔弱书生。

    就算文官中有胆大包天的敢弄死皇帝,但这里面也绝对不包括他们。

    看了众人一眼,正道嘴角得意的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没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