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一百零二章、正大光明的栽赃陷害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正大光明的栽赃陷害
    望着化为灰烬的大相国寺,饶是好涵养的圆聪方丈也变成了怒目金刚,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煞气。

    魔教这次做得实在是太绝了。如果不是来这里做过几次佛学交流,圆聪万万也不敢相信眼前这是大相国寺。

    夕日富富丽堂皇、气势恢宏的亭楼阁院,现在尽数化做灰烬。

    熟悉的汉白玉走廊,被撬得凹凸不平。就连他最喜欢的壁画《文殊维摩菩萨像》,也被人给挪走了。

    最令他无法忍受的是:为了获得一些金和铜,魔教中人居然融化了数千尊佛像。

    如此亵渎佛祖,这让圆聪方丈如何能够忍受。要是不让他们得到报应,岂不是天天人人效仿?

    据目击者称,大相国寺被灭门之后,魔教中人光战利品就拉走了数百车。

    多年的佛学修为也不是白费的,经过短暂的迷失之后,圆聪方丈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开封府怎么说?”

    大相国寺可不是普通寺庙,曾获得过朝廷多次册封,并且还被御赐为“崇法寺”。

    这样一座在朝廷、佛门地位都非同一般的寺庙,衙门居然坐视他们被人灭了门,明显说不过去。

    下方一名中年僧人情绪有些激动的回答道:“禀方丈,弟子没有见到开封知府。

    衙门的人给出的答复是:大相国寺畜养武僧,参与武林纷争,已经是一家江湖门派。

    根据太祖皇帝召令,江湖事江湖了,衙门没有介入的义务。”

    听到这个解释,圆聪方丈的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到了现在这一步,要是还不明白咋回事,他就白活了这一把年纪。

    事实摆在眼前,这次正邪大战佛门多遭劫难,幕后的最大黑手就是朝廷。

    原因不必深究,反正都是老一套。因为同样的原因,历朝历代佛门挨得打多得去了。

    区别只在于手段上。不同的皇帝,有不同的玩法。

    粗暴点儿的,直接派军队上门开干;温和一点儿的一面对佛教名寺进行册封以示亲近,一面又不断制定政策进行打压。

    大明王朝就是相对温和的,老朱一面对佛门下着黑手,一面又进行册封安抚。

    比如说:将僧道度牒制度发扬光大,又设置了僧录司、道录司,甚至还干涉寺庙主持任免等等。

    不用怀疑,基本上都是冲着他们去的。道门那帮死宅,皇帝才没有功夫管。

    当然也有跟着一起倒霉的,比如说:道门中传教能力最强的全真教,就被老朱以勾结元廷对抗王师为由勒令取消掌教。

    早就分裂的全真各脉,也不愿意头上多个婆婆,非常爽快的就接受了这个结果。

    至于勒令不得参与任何政事,限制传教活动等措施,也没有让死宅们为难。

    全真沉寂了下去,下面的各个支脉隐遁的隐遁,换马甲的换马甲,现在就剩下佛门独自和朝廷斗智斗勇。

    习惯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玩法,突然遇到一个借刀杀人、肉体消灭的主,圆聪非常的不适应。

    不同于以往可以讨价还价,这次动手的都是“魔教妖人”,官府拿着太祖皇帝的召令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让他们无话可说。

    总不能为了保住寺庙的安全,就废除江湖和朝廷的约定,允许官府插手江湖纷争吧?

    真要是敢这么干,少林寺就不用在江湖中混了。

    妥协不行,同朝廷翻脸也不行。现在想要破局,唯一的办法是:干掉朝廷推出来的“打手”。

    “方正,立即传讯密律宗、三论宗、天台宗、法相宗、华严宗、真言宗、净土宗祖庭,告诉他们:紫禁城那位已经出招了,独孤青云必须死!”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少林一家的麻烦,而是整个中土佛门的危机。

    魔教中人已经尝到了甜头,要是不能拿独孤青云的人头立威,今后佛门就永无宁日了。

    要是朝廷继续推波助澜,以各地寺庙积累的庞大财富,恐怕就连正道大派也会忍不住动心。

    ……

    洛阳,刚刚安顿下来的除魔联盟,立即就迎来了一名不速之。

    “谷公公,你这是在开玩笑吧?白马寺的产业,你问那帮和尚要去,与我除魔联盟何干。”

    李牧毫不气的拒绝道。

    不要说白马寺的产业还没有拿到,就算是全部在他手中,在众目睽睽之下,李牧也不可能买一名太监的账。

    哪怕这名太监是西厂厂公也一样!

    朝廷和江湖本就是两条线,江湖中人最鄙视的就是勾结官府,何况是声名狼藉的太监。

    谷大用笑眯眯的说道:“咱家可从来不开玩笑,何况是这种要命的玩笑。

    据我西厂搜集到的情报,魔教在撤离洛阳时,有几箱子契约文书落到了你们手中,里面就包括了白马寺的大量产业。”

    消息暴露了,李牧丝毫不感到奇怪。以厂卫的力量,要是这都打探不到那才有问题。

    “谷公公,莫忘了太祖玉律。我们从魔教手中夺取的战利品,和朝廷可没有任何关系。

    想要强取豪夺,公公怕是找错人了。公公真要是缺钱花,大可去问洛阳府要,想必他们是不敢拒绝的。”

    厂卫的名声确实很响,但那点儿名声吓吓文官自然是一个顶俩,但是对武林中大门派来说,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西厂的人要是敢出来搞事情,李牧就敢将他们料理掉。事情闹大了,最先倒霉的绝对是谷大用。

    文官们早就视厂卫为洪水猛兽,一旦抓住了把柄,不往死里整才怪。

    “李盟主过了,咱家可不是贪财之人,更不可能敲诈到诸位头上。

    只是咱家这次出京,接到了皇上圣旨,要整肃各地皇庄。

    在查验以往的资料之时,居然发现了原本属于皇庄的土地,竟然落到了白马寺手中。

    江湖事咱家可以不管,但涉及到了皇家产业,咱家却不能让人给侵吞了去。”

    听到了“皇家产业”,原本还不屑一顾的众人,神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和太监抢产业,大家都不怂;可是和皇帝抢产业,那就要三思而后行了。

    李牧暗自想到:果然还是来了。原本他还以为跳出来的是朝中权贵、宗室勋贵,没想到直接就是皇帝。

    和众人对视了一眼,李牧缓缓说道:“皇家产业,我等自然不敢贪图。

    不过白马寺胆敢侵吞皇家产业,如此罪大恶极,不知公公准备如何进行惩罚?”

    屁股决定脑袋,作为道门的世俗代表,既然机会送上门来了,自然要打压一下竞争对手。

    侵吞皇家产业是重罪,只要坐实了这个罪名,洛阳佛门都别想好过。

    能够成为“八虎”之一,谷大用自然不是等闲之辈,立即就意识到自己被“将了军”。

    “此等罪大恶极之事,自然是要严惩不贷。不过那帮涉案的和尚都死光了,咱家也不能和死人计较。

    白马寺已成大凶之地,日后怕是会生出凶灵。咱家做主:将白马寺的地皮交给你们华山派,建一道观镇压凶灵。”

    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李牧果断拒绝道:“公公,道门之人尚清修,不喜闹市之喧嚣,我看还是建一座书院。

    不仅可以利用儒家之正气整压凶灵,还可以行教化之事,造福洛阳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