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八十五章、狠人任我行免费阅读
第八十五章、狠人任我行
    :..>..

    旭日东升,柔和的阳光洒满大地。此刻李牧正静静的观察着天边的云霞,寻觅大自然的规律。

    作为一个谨慎的人,李牧自然不会拿起秘籍就练。哪怕是华山派的至高绝学,他也没有放松警惕。

    倒不是担心秘籍有问题,反正在柔和华山派多种内功心法,重新推演之后秘籍已经改得面目全非。

    之所以还叫紫霞神功,那是因为修改后的功法还是有别于其它内功心法,需要采集天地霞光修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牧总感觉同样是霞光,也存在细微的区别。

    比如说:朝霞中生机气息更浓;而晚霞则带有一丝黄昏的气息;雨后的霞光蕴含着万物更新的意境。

    如果他的猜测正确的话,那么华山派的历代掌门都将路走偏了,包括紫霞神功的创始人也不例外。

    乱七八糟的霞光都往身体里吸收,短时间还看不出什么,等到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就要付出代价。

    貌似现在考虑这个问题有些多余,在这个先天绝迹的时代,根本就触及不到那一层。

    即便是霞光混杂,紫霞神功的内力都比江湖中九成九的武功精纯。不光爆发力强,就连疗伤的能力也不弱。

    看看宁清羽就知道了,五脏六腑一起出现问题,要是搁普通武者身上,早就领了盒饭。

    如果李牧没有猜错的话,宁清羽能够坚持到现在,就是因为吸收了朝霞中的生机之力。

    只是这种能量太过微弱,弱到平时根本就察觉不到。若是长期吸收,有延年益寿的作用。

    至于晚霞,对修为不够的武者来说或许就是负能量。想要融合生死之力,明显不是一个先天都未踏入的武者该考虑的。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晚霞中的黄昏之力、或者说死亡之力,附带的杀伤力可不小。

    要不然区区一道紫霞内劲,宁清羽凭什么有信心阴死绝顶高手?

    作为华山派掌门人,早上没有多少事可以修炼,白天要处理门中事务,下午修炼的时间更少,正负抵消之后还是偏向养生。

    无论是宁清羽,还是岳不群都比同龄人年轻得多,紫霞神功显然是功不可没。

    猜测归猜测,一时半会儿李牧也不敢下结论。现在他只感觉:书到用时方恨少。

    好像读书多也不行,这方面的知识恐怕是一个盲区,要不然华山派传承了这么多代,也不至于无一人发现。

    除了亲身验证外,李牧也没有别的办法。

    好在这个实验没有什么风险。专门吸收朝霞,就算是判断错了,也最多修炼速度慢一点。

    验证也是未来的事情了。大战在即,他需要保持巅峰战斗力,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搞幺蛾子。

    ……

    洛阳府

    正道联军止步潼关,洛阳武林的地头蛇们就悲剧了。负责监视正道联军的魔教中人,在闲暇之余也搞起了副业。

    靠着一路征战的步步高升,任我行已经开始平步青云,成为了日月神教最年轻的堂主。

    为了争夺空出来的长老之位,任我行接下了监视关中正道联军的重任。

    “向兄弟、刘兄弟,洛阳这些武林势力,做出选择了没有?”

    正邪大战少不了炮灰,哪怕是日月神教也必须要尽可能的摇人。作为最佳炮灰的地头蛇,自然是正邪两道争夺的重心。

    只不过洛阳武林不怎么走运,一直都是跟着少林混的,前两年还跟着老大挡了华山派的路。

    虽说后来揭过去了,近两年大家也没少往关中走动,可这也只能保证华山派不寻他们的晦气。

    现在大战爆发,少林老大自顾不暇,号召小弟们齐聚少室山抗击魔教。

    嫡系小弟都过去了,旁系担心沦为炮灰,只是派人应付了一下。

    可惜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还是要来。魔教终归是找上门了,寄予厚望的正道联军却在关内看热闹。

    华山派明显是不愿意向他们提供庇护。要不然就算是看热闹,也可以在洛阳看,何必要呆在关中呢?

    向问天爽朗的回答道:“禀堂主,只有新崛起的洛阳帮、铁枪会、青竹帮和几个小家族肯加入我们。

    剩下的长枪会、金刀门、快活门等老牌势力,全部躲进了伏牛山之中。”

    打得赢打,打不赢躲,本就是这个江湖的常态。要是明知道自身实力不济,还要留下来死磕,那就是脑子真进水了。

    再大的利益,也比不上自己的命大。活着才有希望,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夹在少林和华山两个大佬之间,能够生存下来,洛阳的武林势力显然不是铁憨憨。

    “组织人手搜山。告诉新投奔过来的帮派,现在该他们表现了。

    让他们先给进山的武林势力捎个话,少林已经自顾不暇了,现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任我行狠狠的说道。

    想要做出成绩来,不努力是不行的。直接同除魔联盟硬碰,不是他这一支偏师的能够做到的,那就只能捏软柿子了。

    向问天有些迟疑的说道:“搜山倒是没有问题。只是堂主,洛阳武林这帮家伙都是墙头草,最擅长左右逢源。要是他们跳转门户,华山派很有可能会介入。”

    任我行眉头一皱,五年前他从一处遗迹中得到一门残缺的神功,经过五年时间的修补刚刚完成雏形。现在正需要人练功。

    作为日月神教的后起之秀,任我行现在可没有原著中那么嚣张。吸人内力都是悄悄进行,生怕走漏风声引来杀身之祸。

    眼下正邪大战,正是他最好的机会。甭管死了多少人,这个时候都不会有人追究。

    “不用担心,华山派现在主事的只是一个毛孩子。再怎么厉害,碰上一帮老狐狸也够他受得了。

    派一个可靠的兄弟给华山派传信,我们只拿洛阳这帮地头蛇的浮财。土地、商铺、房产都留给他们。

    告诉他们,洛阳府大大小小几十家武林势力,光田产就不下五千顷。

    只要正道联军半个月内不出关,这些都是华山派的,神教会替他们将麻烦都处理掉。”

    一旁的刘成龙惊呼道:“堂主,这么多东西都给他们,要是教内追究起来,岂不是……”

    任我行打断道:“没有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土地、房产我们又带不走。洛阳夹在少林和华山之间,神教根本就不可能长期占据这里。

    这些产业,最后不是落入少林手中,就是落入华山手中。

    现在无非是一个顺水人情,能为神教争取半个月时间围攻少林,我们已经赚大了。

    何况,就算我们不给。他们也可以自己动手取,了不起再让朝廷那帮贪官进来分一杯羹。

    接下来的大战还有得打,提前埋下一条暗线,对我等兄弟也有好处。

    让弟兄们动手的时候干脆一些,房产、地契都尽可能保留,记得把少林的产业也给混杂进去,事后让他们慢慢扯皮吧!”

    “堂主,神教这次不是要灭掉少林么,怎么还有……”

    不等刘成龙把话说完,任我行就冷笑道:“少林寺若是这么容易被灭门,凭什么历经风雨千年不衰?

    这次只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等他们反应过来了,你就知道什么是天下第一大派。

    神教若是能够攻下嵩山,这次大战还有几分胜算。否则,接下来就轮到正道反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