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四十五章、不字辈第一人免费阅读
第四十五章、不字辈第一人
    魔教一动恒山派必定遭殃,这差不多已经成为了江湖中固有的定律,这次也不能例外。

    望着手中的求援信,宁清羽的心情异常的烦躁。只是这次的倒霉蛋不光恒山派,泰山派也没能跑掉。

    魔教左右使率领的人马欲从河东入中原,风雷四堂却准备从山东下江南,很不幸泰山派的势力范围恰好挡了人家的前面。

    以五岳剑派同魔教之间的关系,这种情况通常都只能靠武力解决。若是不打一架,就放他们过去,魔教的人也不放心啊!

    看似魔教主力尽出,可神秘的独孤教主,却没有露面。这就意味着魔教的主攻方向,暂时还不能确定。

    两个小弟同时倒霉,先救谁就是一个大问题。分兵是不可能的,华山派还没有那么雄厚的家底儿。

    何况经历了一次山门遇袭,宁清羽已经怕了,华山派根本就不可能倾巢而出。

    尤其是魔教十长老又团灭在了华山派手中,谁敢保证魔教现在是不是虚晃一枪,真正的目标是找华山派报仇?

    ……

    剑气冲霄堂

    再次踏入这里,李牧的感受已经截然不同。最大的变化就是座次,在主座的右侧多了一把椅子,同其他人拉开了距离。

    江湖是最现实的,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为风清扬准备的。凭借击杀魔教十长老的战绩,华山派其他长老已经没有办法和他并列了。

    最令李牧感到惊讶的还是自己的位置,从倒数第一变成了倒数第四,后面分别是姚不周、蔡不离、王不尧。

    单纯从实力上来看,这样的排列自然没有问题。可是座次不光代表着实力,同时还象征着身份地位。

    排在了“不字辈”最前列,也意味着门中认可了他是“不字辈”中第一人。对接下来的掌门继承人争夺来说,无疑是占据了有利地位。

    李牧有自知之明,他可不认为蔡、姚两系会轻易罢手。虽然风清扬回山,支持自己的力量大增,可要压倒两派仍然不现实。

    这背后绝对有故事,要不然不会这么顺利。毕竟,最终决定座次变更的是掌门宁清羽,其他人只有发言权。

    长辈们还没来,四个一流境界的不字辈弟子,先坐在了一起大眼瞪小眼,气氛格外的诡异。

    从三人惊讶的眼神中,李牧可以看出来他们对座次的变化同样不知情。

    这就意味着做出决定前,宁清羽并没有事先知会气宗,甚至有可能是他主动搞出来。

    “那么目的何在呢?”

    虽然自己有些份量,但李牧还是不认为,值得宁清羽拉下身段亲自来算计。

    “枪打出头鸟”,引起另外三人的联手针对?

    不是李牧自傲,三人真要是能够联手,他反倒是高看他们一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经过一番查探,蔡、姚两人之间的矛盾,李牧也算是搞清楚了。

    最初两人虽然对立,但也谈不上你死我活。真正让两人彻底翻脸,还是因为一名叫“赵嫣然”的女子。

    不知道此女有什么魔力,在参加河北第一枪赵富全的寿宴上,遇到此女之后两人都自己遇到了“真爱”。

    当然,一同陷入爱河的不光他们俩,参加寿宴的很多江湖才俊,都沉沦了进去。

    据李牧所知,这位“赵嫣然”可不简单。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同时游走在众多青年才俊中,还能够游刃有余。

    虽然大家是混江湖的,但同样要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要把心爱的女人娶回去,肯定少不了师门长辈出面。

    别的竞争对手也就罢了,大家可以公平竞争,让人家自己选,但是蔡、姚可都是华山弟子,断没有为两名弟子向同一女子提亲的道理。

    江湖中强者为尊,在女人的问题同样适用。两人相约比武,以胜负决定美人的归属。

    没有任何意外,年龄更长的姚不周获得胜利。接下来按部就班的三媒六聘,最后送入洞房。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是狗血的剧情,往往充满了意外。

    就在大婚当日,这位女主突然自尽身亡了。查验尸体,已然不是完璧。身旁还有一份写给蔡不离的遗书。

    凭借多年看狗血剧的经历,李牧可以断定这里面绝对有问题。可是对恋爱中的人,脑子通常都不怎么灵光。

    姚不周将“妻子亡故”的原因归结到了蔡不离身上,怀疑两人之间有苟连;蔡不离则认为姚不周采取卑鄙手段,逼迫心爱的人下嫁。

    这样的变故,自然引起了门中长辈们的怀疑。可惜一番查证下来,摆在眼前的证据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更加的尴尬。

    老江湖都知道,很多时候证据越多,往往距离真相越远。

    门中长辈一致认定这是有人设计好的,可惜不等他们继续查探,赵家就被人灭了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真相无法解开,门中长辈们判断,并不能令两人释怀。或者说他们潜意识里不能接受,自己喜欢的人是别人用来算计他们的棋子。

    事情就发生在上一次大比前,所以才有两人在擂台上暴虐的一幕。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虽然慢慢恢复了理智,但是心中的隔阂却永远都解不开了。

    派系争夺夹杂着夺妻之恨,注定是一笔糊涂账,就算是找到幕后黑手,也改变不了结局。

    相比复杂的蔡姚矛盾,王不尧和姚不周之间的纷争,那就纯粹是李牧从背后推手的结果。

    手段确实卑鄙了一点儿,但是效果确实很好。直接从内部分化了气宗,瓦解了姚不周作为掌门大弟子的优势。

    或许这次座次的变化,也是宁清羽对自家弟子的一次警告。如果不是气宗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姚不周恐怕就要被放弃了。

    略加思索之后,李牧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王师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王不尧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李牧会向他打招呼,随即回答:“拖师弟的鸿福,为兄总算是没有丢脸。

    我等命苦,什么都需要自己去争取。不像有些人什么都不需要干,缺什么向长辈伸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