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四十一章、气宗也不安稳免费阅读
第四十一章、气宗也不安稳
    因为李牧的横空出世,剑宗有了更好的选择,直接导致剑宗内部意见迟迟无法统一。

    剑宗内部出现分化,气宗的压力自然大减。外部压力不够,气宗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意见。

    凡事都怕对比,原本只是蔡、姚两人竞争,大家觉得姚不周还凑合。可是多了李牧加入之后,不少气宗长老就看姚不周不顺眼了。

    不同于剑宗的蔡不离,姚不周可没有一个好祖宗。大家想支持就支持,不想支持就拉倒,可没有一条道走到黑的理由。

    不是谁都有一副好眼力。虽然练武之人大都懂点儿医术,可也仅限于皮毛阶段,

    在很多人看来,宁清羽正直青春鼎盛之龄,再干二三十年都没问题,继承人的问题根本就不用着急。

    既然姚不周不够优秀,那就从门人弟子中再挑选人培养就行了。反正最近这些年,气宗也涌现了不少有潜力的好苗子。

    纵使比不上风清扬、李不牧那么变态,但是赶超姚不周还是有希望的。

    华山派掌门的位置,对综合能力要求可是很高的。不光要有一身无与伦比的武艺,同时还必须要具备超人一等的权谋、管理能力。

    眼下姚不周无论是自身武功修为,还是其他方面的综合能力,都只能算是一般。

    作为守成之主,大概是够用了。可惜华山派现在仍处于打江山的阶段,无论是东出函谷,还是西进汉中,都是需要争斗的。

    武功不够高,脑子又不够用,如何能够令大家满意?

    ……

    宁清羽闭关疗伤,气宗的小会照常进行。老大不在,作为二号人物的岳清林当仁不让的主持会议。

    “诸位,这次东出计划失败,门中又遭遇魔教偷袭损失惨重,剑宗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掌门推出李不牧,也只能够暂时转移气宗的注意力。等他们反应过来了,就不会就不会这么安分了。

    眼下我们只能快刀斩乱麻,趁宗意见分化的时候,抢先确定宗门继承人。”

    一旁的姚不周也激动了起来。作为宁清羽门下的大弟子,他一直都被视作门派继承人培养,只是没有对外公开。

    现在终于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努力了这么多年,眼下是他距离掌门继承人之位最近的时候。能够控制情绪不笑出来,已经算是沉得住气了。

    按照惯例,华山掌门之位一直都是气宗一脉把持,理论上只要获得在场师叔、师伯们的支持,他就胜券在握了。

    可惜结果令他失望了,岳清林发起提议之后,场面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室内的气氛变得格外诡异。

    默认归默认,真要是马上确立掌门继承人,大家又犹豫了。

    年龄最长的杨长老劝解道:“岳师弟,你太过急躁了。眼下掌门在闭关疗伤,门中的情况是一动不如一静。

    好不容易才转移了剑宗的视线,这个时候提出宗门继承人的问题,不是自寻烦恼么。

    万一因此惹出麻烦,耽搁了掌门疗伤,谁能够担当得起?

    何况,作为我华山派的掌门,要求可是非常高的。不光要有一身过人的武艺,同时也要有令门人信服的气度与威望。

    不周师侄尚且年轻,缺乏足够的历练和生活阅历,我们也不能揠苗助长。

    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如果不周师侄如果能够将宗门内奸揪出来,定能够在门人弟子中竖立威望。

    有了这份功绩,等姚师侄突破绝顶之后,我们再推他做掌门继承人,纵使剑宗也无话可说。”

    看似是老成持重之言,明眼人都知道杨长老的意思就是说——要做华山派的继承人,姚不周还不够格。

    岳清林有心帮忙辩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眼下姚不周的修为不够,在门中的威望又不足,功绩也不能令人信服。

    连气宗内部意见都这么大,更不用说剑宗了。

    毕竟,宗门继承人的地位还在普通长老之上。没有能够令大家信服的家伙事儿,就想要爬到大家头上,凭什么?

    就算是要确立继承人,那也是等掌门快要退位的时候。从年龄上来看,宁清羽退下来的时候,他们也到了该归隐的时候。

    时间上对接的刚刚好,既不影响门中权力更替,也不会出现一个小辈压在自己头上的窘迫。

    ……

    作为一个大门派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很多的,大家不可能天天围绕着继承人的问题转。现在剑气两宗都没有下定决心,门中反都是安静了下来。

    山门遇袭这么大的事情,华山派不可能没有反应。对魔教的报复行动已经展开,内部隐患也要拔出。

    魔教这次偷袭,可不光是关中分舵的那群老鼠,主要还是外来的魔教精锐。

    近百人的魔教精锐,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华阴,并且摸上华山,除了山门中有叛徒外,山门外肯定也是有人配合、掩护的。

    对视关中为大本营的华山派来说,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容忍的。一场针对勾结魔教势力的大清洗,已然在暗中拉开了序幕。

    不过这些都和李牧没有关系。主力都回来了,华山派也不差他一个战斗力。

    尤其是对姚、蔡两派的人来说,更恨不得这个半路杀出的“陈咬金”立即消失,自然不会通知李牧出来刷存在感。

    不让参与,正好如了李牧的意。自从发现宁清羽的伤势情况后,他就意识到留给自己时间不多了。

    若是消息泄露出去,恐怕矛盾重重的剑气两宗,连明面上的和谐都维系不下去了。

    事实上,这还是李牧蝴蝶效应的结果。若非他力挽狂澜保住了山门元气,大家还能够保持理性,怕是早就闹开了。

    修炼、修炼……除了修炼,还是修炼,李牧彻底过上了没日没夜的苦修生活。

    可以说两世为人,他都没有这么努力过。要是前世学习有这劲儿头,就算上不了清华北大,起码也能够混上一所一流院校。

    “李师兄,师父回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