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四十章、剑宗内部纷争免费阅读
第四十章、剑宗内部纷争
    ()  议事进行的很快,或许是因为宁清羽受伤的缘故,大家都默契的保持了克制,难得没有爆发争执。

    然而,李牧清楚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宁清羽的身体状态根本就不允许长期主持宗门事务,接下来是必要闭关疗伤。

    一旦掌门闭关,门中大权必然落到长老团手中。没有了约束的剑气两宗会闹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

    刚离开剑气冲霄堂,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熟悉声音。

    “李师侄,请留步!”

    听到这个声音,李牧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宁清风出招了,剑宗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眼下周清云和风清扬都未归山,恰好是支持自己这一系力量最薄弱的时候,如果想要发难现在是最佳时机。

    比如说:挟大义逼迫自己退出竞争。

    自己人微言轻,在山门中的支持者又少,若是遭遇逼宫还真不好处理。

    灵光一闪,李牧突然说道:“王师叔,门中大事自有师叔、师伯们主持,弟子才疏学浅就不多参合了。

    恰巧弟子刚才偶有所悟,触碰到了修为瓶颈,现在要回去闭关突破,就不多留了。“

    说完,也不给王师叔开口挽留的机会,李牧当即运转轻功飞跃而出。

    同宗门长辈正面冲突绝对是大忌,尤其是涉及权力纷争的时候,很容易被扣上“贪念权力,不顾大局”的帽子。

    为了避免尴尬的一幕发生,李牧当即决定祭出——拖字诀。

    突破修为是练武中人的头等大事,江湖中素来都有“阻人成道,不死不休”的说法。

    只要自己一闭关,不管他们有多少算计,都没有施展的余地。

    反正自己的修炼速度足够快,苦修个一年半载又是一个台阶,下次见面也不会尴尬。

    “滑头!”

    暗骂一声后,王清远只能无奈的转身的离去。

    对李牧他倒是没有什么恶感,只不过蔡不离是他师祖是蔡子峰的孙子,亲疏远近决定了他的立场。

    作为偷盗葵花宝典的主角之一,蔡子峰最先提出“剑宗理论”,可以说是剑宗一系的祖师爷。

    现在蔡不离的主要支持者,大部分也都是蔡子峰的徒子徒孙。正是因为有这层关系,哪怕是李牧横空出世,大家也没有放弃蔡不离。

    ……

    见王清远独自一人返回,主位上的封清山询问道:

    “王师弟,不牧师侄怎么没来?”

    打量了一眼众人,王清远实话实说道:“不牧师侄刚才观看“剑气冲霄”牌匾,突然有了感悟,现在去闭关突破了。

    涉及到个人修为,师弟也不好多言。临走之际,不牧师侄也说了,宗门大事由大家做主便是。”

    观看宗门牌匾有所感悟,这样的憋足借口,谁都不会相信。

    不过大家也不能否认,毕竟那几个大字可是门中一位突破先天的祖师爷留下来的,据说融汇了祖师爷的剑法精髓。

    真的假的不重要,牛皮都吹出去了,作为一名好弟子自然不能说宗门长辈撒谎。没有体悟出来,那只能说明自己太笨。

    见气氛有些不对,一旁的余长老果断打圆场道:“不牧师侄天资卓绝,能够从祖师留下的字中有所感悟,实在是可喜可贺。

    既然不牧师侄要闭关突破修为,那么我们就直接开始吧!封师兄,你这么急着召集我们过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听到“所为何事”,封清山就只感觉头皮发麻。本来都设计好了,可惜关键时刻正主缺席了。

    如果李牧自己放弃争夺掌门继承人,就算是周清云、风清扬等人回来,也不能说什么。

    可若是自己等人替他做主放弃,到时候那就乐子大了。要是周清云、风清扬等人不服,封清山可兜不住场子。

    说白了他也只是华山派长老,并非华山派掌门。就算是平常在门中话语权更重,可大家明面上的地位仍然是平等的。

    真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剑宗的人心也就散了。可是现在箭已经上了弦,不发也不行。

    剑宗一系共有二十三名长老,明确表态支持蔡不离的只有十一人,剩余的十二名长老中有五人是倾向李牧的,另外七人暂且中立。

    看似蔡不离占据优势,实际上则不然。宗门会议结束后,封清山明显感受到中立七人组的立场变化。

    这还是周清云等人没有回山,要不然情况还会更加严重。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他必须要让蔡不离尽快在剑宗内部确立优势。

    想了想之后,封清山神色凝重的说道:“掌门这次同少林三绝神僧交手,虽然大涨我华山声威,可是也付出了惨痛代价。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不过从当日交手的情况来看,掌门这次恐怕是伤到了元气,接下来肯定要闭关疗伤。

    在这种背景下,很有可能立下少掌门,主持门中事务。

    为了避免被打得措手不及,眼下我们必须尽快统一立场,推出一名继承者同气宗竞争下一任掌门之位。

    不牧师侄和不离师侄表现的都很优秀,皆是我华山派不可多得的人才。

    尤其是不牧师侄的武学天赋,更是直追风师弟,但是他太过年轻了,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担此重任。”

    余长老反对道:“封师兄,掌门的武功高强,一身紫霞神功已经出神入化,就算是受伤也会很快恢复过来。

    确立继承人是一件大事,就算是掌门有所想法,也不可能一言而决。我看此事还是从长计议,等风师弟等人回山再说。

    毕竟,风师弟是我剑宗唯一的绝顶高手,这种大事断没有绕过他的道理。”

    武林之中强者为尊,作为剑宗第一高手,哪怕是不喜欢管事,风清扬在门中都有很高的话语权。

    一旁中立的方长老附和道:“余师弟所言甚是,这种决定我剑宗未来数十年运数的大事,最好还是等我剑宗长老都在场的时候讨论。

    同时也必须要考虑门下弟子们的意见,若是推出一位大家都反对的继承人,又如何能够服众?

    要是连我剑宗弟子都折服不了,又如何令气宗心服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