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三十七章、有一种支持叫:不反对免费阅读
第三十七章、有一种支持叫:不反对
    ()  洛阳风波结束了,不知情的吃瓜群众除了感叹魔教阴险外,丝毫没有觉擦背后大佬们的博弈。

    只有参与其中的江湖大势力,才知道其中的凶险。正道两大势力差点儿火拼,想想都觉得刺激。

    真要是打了起来,整个江湖都会被迫卷入,谁也甭想独善其身。

    好在事情总算圆满解决了。至于少林和华山的博弈细节,大家就不关心了。好奇心害死猫,这个道理大家还是知道的。

    作为失败者,这种影响自家声誉的黑历史,华山派自然不会往外说。

    成为赢家的少林寺,赢得也不轻松,泄露出去固然能够打击华山派的声望,可同样也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万一让人发现自家镇派基石折损了寿元,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起码现在的很多布置,都会大受影响。

    ……

    华山

    得知师门长辈返回的消息,李牧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最近这段日子,山中的大事小事都压在他的身上。若不是李牧的管理才能还过得去,早就乱套了。

    如果只是管理山中事务,也没啥大不了的;问题是他能力虽然不差,可是架不住权力有限啊!

    不管在门中声望多高,他都只是一名普通华山弟子,权力源于门中宿老的临时任命。

    按部就班、遵循旧例的执行还可以,却无权做出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至于东出计划的失败,李牧丝毫不感到奇怪。真要是成功了,华山派忙着梳理新地盘都来不及,哪里有功夫搞什么剑气之争。

    “周师兄吩咐下去,让大家做好准备迎接掌门归来。记得搞朴素一些,热孝期间不适合搞得太热闹。”

    明知道东出计划失败,门中高层正憋着一肚子火,李牧可不想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

    这次山门中死了这么多人,还包括六位宗门长辈,现在正处于热孝中,不搞庆典完全说得过去。

    “知道了,李师弟。我这就下去安排。”

    ……

    抬头望了一眼天边的云彩,李牧知道自己该去拜访一下门中硕果仅存的那位宿老了。

    无论是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还是忙里忙外的善后,这些功绩都是需要落实的。

    到了现在,李牧已经成了门中风云人物,很多事情注定是避不开的。

    既然躲不过去,那就干脆主动站到前台好了。凭借这次的功绩,只要运作的好,在门中的声望反超“蔡、姚“两人都有可能。

    这段时间他的努力可不是白费的,魔教偷袭山中权力出现真空,给他创造了最好的机会。

    利用这个机会,李牧不光将华山派的势力分布、人脉关系网摸得七七八八,还在山门中大肆收买人心。

    利用遇袭后,师弟、师妹们内心恐慌、彷徨的机会,李牧成功将“好师兄”的角色扮演到底,成为了众人心目中的主心骨。

    虽然短时间内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可师弟、师妹们总是会长大的,未来前景可期。

    最关键的是这种影响力,同时横跨了剑气两宗。对争夺掌门之位来说,这一点绝对是最大的加分项。

    如果不发生意外,就这么按部就班的走下去,李牧大概率能够击败蔡、姚二人,拿到掌门继承人之位。

    ……

    沿着曲折的青石小道,李牧来到了一座幽静的小院。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荷花池,池中还有一方两丈高的天然巨石,上面刻着李白的《侠行》。

    “弟子李不牧,拜见刘师叔祖。”

    白发老者微微点头,精神有些不佳的说道:“起来吧!我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就不用多礼了。”

    看得出来,当日一战对刘师祖的伤害很大。身体上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可精神上的创伤却永远都无法弥补。

    饶是见惯了生死,可眼睁睁的看着门中同辈一个个倒下,留下他一个人独活着想必也是一种煎熬。

    这种事情,除非他自己想通走出来,其他人谁有帮不上忙。

    李牧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谢,师祖!”

    经历过魔教袭击一战,见识到了门中的几位宿老风采,李牧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仿佛是看出了李牧的小心思,刘师祖笑骂道:“山门中大小事务都要你小子操心,怎么有闲工夫来找我这个糟老头子。”

    “瞒不过师祖慧眼。刚刚洛阳传来书信,掌门们已经启程,不日将抵达华山。

    山中的烂摊子,马上就有人回来收拾了,不需要弟子继续操心。”

    李牧实话实说道。

    刘师祖摸了摸苍白的胡须笑道:“算你小子老实。放心好了,我华山派向来赏罚分明,你的功绩没有人可以抹去,更不可能让你背黑锅。

    如果你是我气宗弟子,凭借这份功绩,老头子就是拼着老脸不要,也会让宁清羽立你为少掌门。”

    言外之意,李牧算是听出来了。功绩有保障,想要借机谋取掌门继承人的位置就甭想了。

    沉思了一会儿后,李牧故意试探道:“师祖,剑宗、气宗不都是我华山弟子么,你老人家怎么和那帮俗人一样?”

    令李牧诧异的一幕出现了,刘师祖居然认同的点了点头。

    “你小子说得不错,剑宗、气宗都是我华山弟子。对比蔡、姚两个不成器的家伙,你小子确实更优秀。

    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气宗一脉继承掌门之位,这是先辈们留下的传统。

    老头子年纪大了,好不容易才摆脱了纷争,可不想再陷进去。

    你小子要是有本事,就自己想办法去争取大家的支持。我最多只能让名下的弟子,不反对。

    要我说,你小子也别瞎折腾了。尽快将山门中事务移交之后,领取完奖励,就赶紧去闭关苦修。

    若是能够突破绝顶,到时候的情况又会大不相当。就连清羽都是因为先突破绝顶,才能众望所归上位的。”

    “多谢师祖指点!”

    李牧感激道。

    这个结果着实令有些他惊喜,本来只是试探一下口风,没想到居然得到了刘师祖的支持。

    出身决定立场,有时候“不反对”就是支持。想要气宗一系的长老背叛自家的派系,站出来支持他本来就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