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二十八章、暗度陈仓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暗度陈仓
    ()  清晨,太阳从东边洒出了一抹阳光,配上弥漫的紫霞,华山显得格外秀丽。

    望着眼前的美景,李牧不由的想起了紫霞神功。不知道这部华山九功之首,和眼前的景秀的紫霞有没有关系。

    可惜他翻遍了藏经阁,和紫霞神功相关的记载都是怎么怎么厉害,却没有具体的内容。

    果然小说都是骗人的,前辈们没有和开这个玩笑,在夹缝中放置神功秘典留待有缘人。

    当然,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藏经阁中的绝世神功着实不少,只不过都存在着各种问题,真要头铁去修炼,多半还是能够做到“绝世”。

    相比那些毛病多多,练了就“绝世”的神功,烂大街的普通功法,才是李牧真正的收获。

    能够烂大街,则证明这些功法普适性高,有无数人验证过,证明里面没有坑。

    修炼大可不必,但是其中的武学理念、奇思妙想,相关的修炼知识,都是宝贵的财富。

    除了监督师弟、师妹练功,就是泡在藏经阁里看书,几个月下来李牧整个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气质在变化,修为进步的更快。得益于门中奖励的资源,李牧也体会到了飞一般的感觉,顺风顺水的突破到了一流。

    然后……然后就停了下来。并非药材消耗光了,主要是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走捷径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牧相信自己的直觉,加上门中的典籍中也有强调——武者不能过度依赖外物。

    反正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只要小心一点儿也足以自保,修炼速度略微慢点儿也无妨,总好过伤到根基、影响未来的潜力。

    ……

    华阴城内

    一家奢华的丝绸铺内,一名小厮模样的青年兴奋说道:“舵主,内线已经确认华山派主力尽出,现在山上只有一帮刚入门不久的弟子。

    教内援军正在赶来,如果这个消息传递过去,圣教必定……”

    不待青年男子把话说完,就被一群不速之打断了。

    “不必了,我们已经来了。”

    看清了来人,掌柜模样的老者瞬间气质大变,恭恭敬敬的跪拜道:

    “关中分舵刘长青,见过贾长老、周长老。”

    为首的中年紫衣男子微微点头,随即追问道:“刚才说的消息可属实,华山派真的倾巢而出了?”

    青年小厮急忙回道:“禀长老,弟子不敢欺瞒。这个消息是我们再三确认过,华阴有很多人看到华山派大队人马离开。

    就算是有所遗漏,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出入。等圣教大队人马抵达,我们定能拿下华山!”

    紫衣男子摇了摇头“来不及了,华山派的援军已经出发,并且是由风清扬亲自带队,准备在渭南拦截我圣教人马。

    现在正道内斗,我们可没必要替少林火中取栗,跑去和华山派硬拼。

    大长老派我等先行过来,就是为了探明情况,看是否有机可趁。刘堂主关中分舵能够集结多少人马?”

    听到问话,刘长青脸色一变,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惶恐的说道:“禀长老,弟子有负圣教大重托。

    关中武林对圣教极端仇视,教中弟子一旦暴露身份立即会招致华山派的追杀,我们只能隐藏身份暗中行事。

    这些年除了秘密控制了几个小帮派外,我们几乎一无所获。

    刨除没有战斗力的混混外,我们现在最多只能集结两百余人,其中三流好手只有十七人,二流好手三人。”

    作为日月神教的一省负责人,放在外界那也是一方大人物,牛逼的分舵甚至能够赶上一家一流门派。

    可惜刘长青是个倒霉蛋,被派到了华山派的老巢,只能提心吊胆的躲在暗地里谋划,连露个头都不敢。

    紫衣男子点了点头:“起来吧!关中的形式特殊,你们没有打开局面也情有可原。

    现在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秘密集结关中分舵的人马随时待命,同时派人再核实一便消息的真假。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一路赶来我们也累了,先给我们安排一个隐秘的住所。”

    “弟子遵命。”

    随即刘长青带着扮作护送货物镖师的众人,来到一座日常供商队居住的僻静小院。

    “委屈两位长老了,为了安全起见……”

    不等刘长青把话说完,紫衣男子就不耐烦的打断道:“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在华山脚下,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万一不小心走了漏风声,身家性命都得交代在这里,自然讲究不起来。

    打发了众人,灰衣老者突然开口说道:“贾兄,你莫非想要偷袭华山,这也太冒险了!”

    紫衣男子微微一笑道:“周贤弟不用担心,为兄又不傻,没有把握的事情自然不会干。

    现在华山派正在洛阳和少林对峙,又分兵去拦截我圣教的大队人马,就算山上还有高手,又能有几个?

    我又不是要灭掉华山派。以我们带的这一队精锐,再加上关中分舵的乌合之众,在华山大闹一场总没问题吧?

    再不济,你我两人也能够全身而退。只有能够重创华山派的新生代,把他们全部赔上也是值得的。

    现在教内的局势你又不是不清楚,独孤教主早就看我等不爽了,这些年不断的提拔新人,排挤我等。

    这次任务我们就是被挤兑出来的,若是无功而返,恐怕接下来我们在教中的地位还会更加尴尬。

    搞不好我们的行进路线,都被人泄露给了华山派。大长老让我们甩开大部队先行,就是为了出其不意。”

    相比正道各派,日月神教的内部权力斗争无疑是更加残酷。失败往往也意味着死亡,全身而退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一朝天子一朝臣,位高权重魔教十长老自然成为了新教主的眼中钉,尤其是在独孤青云即位前,这帮长老支持的还是另一位候选人,双方一开始就势如水火。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灰衣男子狠狠说道:“罢了,既然贾兄已经胸有成竹,那么周某就不再多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