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二十二章、五岳困境免费阅读
第二十二章、五岳困境
    ()  赢得了比斗,李牧对失魂落魄的左冷禅行了一个拱手礼,轻描淡写的说道:“左师兄,承让了。”

    坦率的说,这场比斗令他非常失望。在同辈之中,左冷禅确实算优秀了,但也仅仅只是优秀。

    现在的左冷禅只是一名嵩山派的天才弟子,还不是笑傲中的五岳盟主,无论是武功、还是心性,都远远不及格。

    遇到李牧算他倒霉,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这位未来的五岳盟主怕是要夭折了。

    坦率的说,左冷禅同样是一个苦逼货。有少林寺那样的邻居,想睡个安稳觉都难。

    原著中不知道是哪根神经错乱,居然幻想着五岳并派以对抗少林、武当。

    稍微神智正常点儿的都知道,五岳剑派分隔在天南地北,结盟相互守望还行,并派就是一个笑话。

    一个五岳派的名头,就想要大家跟着卖命?

    纵使你嵩山派再牛逼,人家也可以玩儿阳奉阴违,天高皇帝远的能耐之何?

    万一有外敌上门,这些被逼迫的四派弟子,就是最好的带路党,分分钟倒戈给你看。

    仿佛在进行心里斗争,沉默了半晌功夫后,脸色阴沉的左冷禅才缓缓说道:“师弟武艺超群,左某学艺不精,当有此败!”

    比不了“蔡、姚”两人就算了,毕竟两人都是华山派倾力培养出来的,享受的资源待遇不是自己能够比的。

    可是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华山弟子,这就有些令左冷禅难以接受了。能够控制住情绪不爆发出来,已经算不错了。

    扫视了一眼全场,李牧发现众人都很淡定,仿佛这个结果都在大家的预料之中。

    就算是失败的嵩山派,也只是略微的失望,并没有感到惊奇,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这一刻李牧总算明白了华山派在五岳中的影响力,四派都已经习惯了依附在华山之下。毕竟野心也是需要实力支撑的,各方面都差距甚远,哪里敢有太多的想法。

    “莫师兄,请赐教!”

    赢了一场,李牧也没有下台休息,反而再次发出了邀战。

    并非是李牧狂妄,实在是之前交手的时间太短,根本就没有消耗多少内力,现在仍然处于巅峰状态。

    本来这次比斗,就是华山对四派的例行敲打,提醒他们明白谁才是老大,自然是赢得越漂亮越好。

    ……

    比斗还在继续,但是五派掌门的注意力已经不再擂台上,一开始就注定的结果根本大家不值得关注。

    五岳盟主宁清羽:“最近这些年,我五岳剑派越发的兴盛,可是遇到的麻烦也越来越多,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

    提到“麻烦”,众人就像是打开了闸门,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泰山掌门玉虚子率先倒起了苦水:“魔教最近几年又开始蠢蠢欲动,偏偏山东的武林势力也不安分,四处给我们制造麻烦。

    根据门下搜集到的情报,千佛寺、蒙山派、天河帮最近有结盟的迹象,我泰山派的压力非常大!”

    山东没有武林霸主,正邪两道交织在了一起,泰山派虽然是山东正道第一大派,却没有威压群雄的实力。

    有魔教压力的时候,泰山派还能勉强联合各派共抗压力,魔教一退又是各自为政。

    最近一些年因为泰山实力增长过快,引发了山东各派的强烈不安,纷纷扯起了他们的后腿。

    听了玉虚子的诉苦,恒山掌门灵清师太苦笑道:“玉虚师兄,你们的情况还算好的了,我们恒山派才惨。

    山西是没有多少武林势力,可魔教在山西势大,听说独孤青云已经掌握大权,这轮内斗怕是快要结束了。

    不瞒你们说,最近这些日子我睡觉都不踏实,生怕魔教结束内斗后,拿我恒山派立威!”

    恒山派的苦,那是天下皆知。作为距离魔教老巢最近的江湖大派,恒山派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几乎每一次正邪大战,恒山派都会血流成河。很多时候,都要舍弃山门避入山中。

    幸好恒山派只是一个尼姑门派,不受魔教的重视,否则早就被灭门了。

    衡山掌门周长龙:“师太的压力确实最大,不过我们也好不了多少。湖广虽是鱼米之乡,可有武当派那尊大神。

    现在的湖广,武当独占七分。我衡山派和丐帮、岳麓派、莲花派等数十个江湖势力共分剩下的三分。”

    这是和霸主做邻居的代价,只要存在利益冲突,就免不了受打压。若非压力太大,衡山派也不会加入五岳联盟抱团取暖。

    “哎!”

    嵩山掌门左冀高叹息道。

    “我嵩山派的局势还要恶劣一些,和少林寺同处一山,一举一动都要看少林寺的眼色。

    就连招收弟子,我们都是让少林寺先挑,宗门产业更是不敢同少林争锋。”

    承受着最严重的制约,嵩山派的实力还能够不断增长,左冀高的能力可见一斑。笑傲中嵩山派的兴盛,实际上也是左冀高一手奠定的。

    小弟们齐刷刷的诉苦,宁清羽也很无奈。五岳联盟看似威风八面,实则确实五个倒霉孩子在抱团取暖。

    “你们承受的压力我都清楚,实际上华山派的局势也好不了多少。虽然坐拥关中武林,可是关中地区早已疲敝。

    西北地区更穷,又是胡汉交混局势错综复杂,进去得不偿失:中原的路被少林寺给堵住了;北上直隶又面临着魔教的威胁;西进巴蜀又遭到峨眉、青城、唐门等蜀地武林势力的堵截。

    我五岳剑派现在就像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牢笼中,被敌人困得死死的,根本就动弹不得。

    这次召集大家过来,除了加强交流沟通之外,也是为了共商对策,寻求破局之路。”

    破局看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就麻烦了。敌人不是傻子,同样会合纵连横,一旦动起来,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事实上,这也不是华山派第一次想要突围了。可惜华山派每一次行动,魔教就跳出来搞事情,加上背后还有少林寺扯后腿,最后不得不偃旗息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