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钓鱼老者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钓鱼老者

    下界南极之地,有一片翠绿苍松的森林。

    整体面积并不大,只有方圆百里。

    而且这里没有任何凶猛的野兽,只有普通的蚊虫。

    在森林之中有一片小竹林,竹林里有一排竹屋,建立在一片小湖之上。

    湖水荡漾着白色雾气,这些白色雾气如同仙气一样,飘散在竹林之中,将这片竹林衬托的如同仙境。

    在一排木屋的尽头,有一处凉亭,一位带着斗笠之人,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鱼竿,在湖中钓鱼。

    “既然来了,为何躲在暗处?”

    语气苍老且沙哑,单凭声音,就能听出对方的年纪。

    “不想打扰你的闲情雅致。”

    钓鱼老者身边出现一个中年武者。

    此武者面容方正,浓眉大眼,面庞带有淡淡的黑色胡须,配合身上黑色金边衣衫,威严不可触犯,同时不失尊贵感。

    “不想打扰我,就不该来找我。其实你来,也不会从我这里得到结果,我说了,上界与下界之争,我不掺和其中。”

    钓鱼老者没有去看身边之人,一心观察自己的鱼钩。

    “你这个老顽固,我可以随时杀了你。”

    来者听到钓鱼老者的话,语气虽没有表现出怒意,却真是有杀意散发。

    “我没有算到我的死期是现在。”

    钓鱼老者让中年黑衣男子没有任何脾气。

    他想杀对方,但真不敢动手。

    钓鱼老者是一位神王,但并不是已修炼三大体系,或者说是其他力量体系而成为神王之位。

    而是自创一种体系,叫做推演体系。

    秦莫如果在这里,肯定觉得这种体系很熟悉,他就接触过这种。

    其实无论是先知,还是半仙一脉,这些占卜之术,都是人皇参照这位钓鱼老者创造出来的。

    说回推演体系,修炼这个体系,并没有强大的战斗能力。

    但他们无人敢招惹。

    就以钓鱼老者来说,如果黑衣中年人敢对他下杀手,老者躲是躲不掉,但他可以推演到对方想要杀他,从而提前布局。

    这个布局,可以是以借助外界力量对抗对方,也可以通过改变一些事情,让这个黑衣中年人陷入绝境,最终为他陪葬。

    更加简单来讲,钓鱼老者做出一个动作,很可能会影响到黑衣中年人的生命。

    总之是非常可怕的,如果钓鱼老者想要算计一位神王,这位神王绝对不会有活路,甚至可以威胁到神主。

    只是说,这世间威胁到神主的力量不多,所以他无法精准的算计到神主。

    而毫不夸张的说,当初大战,无论是上界还是下界,只要有一方能够得到钓鱼老者的帮助,那必然如虎添翼。

    皇朝能够得到钓鱼老者的助力,情况可能并不会这般惨烈。

    当然,如果真的让他肆无忌惮使用这种能力,这方世界,都将是他的掌中玩物。

    也因此,他使用推演之力,受到限制的。

    规则会给他计算,他改变的事情越多,所受到的反噬也就越大。

    如果他真的影响上下两界的战局,他肯定活不了。

    甚至不会等到最终胜败的那一刻。

    因为这影响的实在是太大了,四位神主,将近上百位神王。

    所以钓鱼老者选择两不相帮,自己开辟出一片独居之地,不问世事。

    而他的中立,上界和皇朝都没有为难,甚至还希望他中立。

    毕竟这样的人物出山,一旦帮助对手,影响力确实很大。

    甚至上界最后胜利后也没有给他清洗掉,钓鱼老者是能够算到自己的生死,有谁威胁到他,他可以提前布局。

    这也就以至于没人敢招惹他。

    “并非神级,我只是想让你推算一位古圣的踪迹,我也会给予你补偿。”中年人淡淡道。

    杀意早已被他收起。

    “我遭受的反噬,是以最终结果来论定,别说一位古圣,更弱小的武者给我带来的后果,也有可能比神王更强。你觉得我把他的踪迹给你,这件事情的后果,会是一位神王的生死可以相比的吗?”钓鱼老者一直盯着自己的鱼线,“不过,我可以教给你推演之法,你自己学会之后,可以自己寻找。”

    黑衣中年当然不会学。

    不说能不能学会,能不能达到很高深的境界。

    就算他可以推演到秦莫的行踪,也不会这么做的,到时候规则给他的降下的惩罚,他也很难承受。

    有些修炼之法虽然很管用,但并不适合自己修炼。

    尤其是对于大神王这种有鲜明立场的最强神王来说。

    虽然玄黄宇宙是人皇根据这个世界创建的。

    但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世界,而且由于后期玄黄宇宙的发展不是人皇能够控制的,因此多少也出现一些偏差。

    比如,在玄黄宇宙占卜,所受到的惩罚,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先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是他们的力量和推演之术又有些不同。

    不过,在这种世界遭受的惩罚,也并没有达到特别严重的地步,不可能说将一位神王算计身死之后,自己本身也会跟着陨落。

    如果是这样的话,修炼这种能力,一点用处也没有。

    只能说将一位神王算计死后,将会受到很严重的影响。

    大神王只想修自己的炼体力量,以此让实力不断增强。

    如果他修炼这种推演之力,首先一点就是需要消耗他大量时间,再者说,如果单纯为自己获得好处,譬如说收获一些灵物,那倒还好说,因为收获的肯定要比他付出的要多,但如果单纯用这样的力量去算计别人,那或许他本身并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同时还会付出代价。

    所以大神王并不想修炼这种力量。

    其他神王也都是如此。

    甚至这种推演之力,也只有眼前这位钓鱼老者,一人修炼。

    主要是入门的门槛太高了。

    没有一定的悟性,很容易让自己陷入疯魔。

    就算灵魂力强大,也只是比其他武者的底子好一些,并不代表他们修炼推演之力可以事半功倍。

    不然,上界三族的强者们早就培养一位这样的武者了,让对方给他们服务。

    “好,希望你能一直在这些安稳的活下去。”大神王冷哼一声,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凉亭之内。

    在大神王离开之后,钓鱼老者草帽下的面容,出现一抹不平静。

    “臭小子,我这把老骨头非得栽在你身上不可啊!”

    钓鱼老者一声叹息。

    随后恢复寻常时的平静,专心看着自己的鱼线,及水平面。

    ......

    秦莫现在并不会待在固定的一个地点,在某一处躲藏一两个月,就会换一个地方。

    换地方躲起来,并不是随机寻找。

    而是时时关注各大神王的情况之,选择一个地点,尽量避开与那些强大的神王相撞。

    甚至还要避开普通武者。

    因为现在的情况是,如果看见自己不认识的武者之后,直接询问对方的身份以及来历,无法给出明确的信息,或者说是独身一人,没有家族成员,都会被列为可疑人员,然后接受调查。

    如果有家族,有家庭,有宗门势力等等,那就以此去调查,看情报是否属实。

    以秦莫的实力,当然可以伪造一个身份。

    但是遇到每一个武者都要汇报自己的行踪,甚至配合对方调查,需要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所以他不得不躲避。

    当然,也有一些武者为了省事,基本上就不会去求证什么,只是做做样子,只是万一真遇到那些较真的,还真是很麻烦。

    尤其是上界神王还颁布了奖励制度,只要发现可疑人员,不管是不是秦莫,都会获得奖励。

    很多武者还都是很积极的。

    当然,如果几个武者之间相互配合骗取奖励,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毕竟这是神王联合制定的制度。

    几乎没谁会触犯。

    其实秦莫来回移动倒不打紧。

    修炼的时候,一直待在一个地点,才比较危险。

    因为,现在是在冲击神级境界,必须要全身心的感悟自己的力量,向神级迈进,没有办法分心观察外界。

    而若是突然来一个武者,肯定危险,所以需要警戒之人。

    神王和神王之间比较容易感触到,所以这些个警戒之人肯定不能是秦莫身边的几位神王。

    秦小武达到神王境界应该要比老婆婆更早,并且他达到神王之后,战力要比老婆婆更高。

    所以这个境界的人就成了老婆婆。

    但老婆婆的隐藏能力绝对不如秦莫。

    所以要比秦莫留意外界,被发现的可能性更大。

    只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在这般压力之下,时间一晃,便过去十年。

    这十年间,秦莫他们当然没有被发现,不过秦莫也没有达到神级境界。

    虽然他感觉自己很快就会达到,但真的要迈出最后这一步,还是非常困难的。

    如果真能这么快就达到神王境界,那才是真的怪了。

    “天魂神的封印已经解除,但现在这个关头让他回去,必然会引起警惕。”

    经过不懈的努力,不灭神王彻底将天魂神解封。

    同时他们也给对方找了一具身体。

    只不过,天浑身实力下降严重,虽然还是神级,但相较于其巅峰的时候,相差太远。

    而且,让天魂神回到神魂族,也需要找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先前秦莫没有暴露的时候,天魂神随便找个理由,神魂族就会相信。

    但现在上界的强者,都认为是秦莫把血剑神王的法宝带走。

    其中,大神王和石神王,还知道法宝中封印有神魂。

    虽然他们不一定知道上面的封印是出自天魂神之手。

    但如果他们将此事说出来,神魂族必然会有一些想法。

    尤其是封魂神王,对方很可能会拿此事做些文章。

    这可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不得不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