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章 你们到底是谁?!
    华峰城外!

    经过杨峦众人的连夜赶路,两天左右的时间,总算是回到了华峰城内。

    城门口,杨峦母亲早已经在城外等待着杨峦归来。

    “杨峦,你总算是回来了!”

    “娘,您怎么会在城外站着!”

    杨峦看到母亲后,立即欣喜若狂的翻身下马。

    看着眼前的儿子安然无恙,杨峦母亲总算是能够安心,随即微笑着拍了拍杨峦肩膀。

    “娘可算是将你给盼回来了,回来就好!快回府吧,你的朋友昨日就已经来了!”

    “朋友?!”

    杨峦有些惊讶的皱了皱没眉,杨峦母亲看到儿子的表情后,便立即有些担心的开口问道。

    “怎么?难道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坏了!你爹还在府中!”

    杨峦听完母亲的话,立即翻身上马,然后扬鞭重击,拼命的朝向府中前行。

    “难道是杨宁那家伙派人来害我父亲!”

    杨峦不敢将自己的猜测告知于母亲,于是只能快马加鞭的赶回王府!

    可是杨峦越是这样,杨峦母亲便也是担心,随即吩咐家仆赶紧抬轿将自己送回王府。

    “少年,您总算回来了!”

    王府门子看到杨峦的瞬间,立即卑躬屈膝的笑脸相迎,谁知杨峦却并未理会,反而直接骑马冲入了府内。

    “爹!”

    杨峦一边冲刺一边呐喊,可是当他来到父亲的门前时,杨峦瞬间愣在了原地。

    “齐兄,燕兄?”

    此时门外站着的人正是齐柏与燕鸿,看到二人的身影,杨峦这才总算是放下心来。

    齐柏看向一脸焦急的杨峦做了一个禁声手势。

    “嘘!队长与学斌正在帮你父亲治病,一定要安静,别让他们分心!”

    杨峦连忙点了点头,随即一脸好奇的凑上前去,然后低声细语的小声问道。

    “我们先行,你们为何要比我们还快!”

    齐柏掏出手中的车票,然后一脸微笑的开口说道。

    “我们坐车来的!”

    王府门口!

    韩黎双手拎着两捆药材,来到了王府门口,而在他的身后,此时正贴身跟着一位药店伙计。

    韩黎买药时未带银两,伙计是贴身前来寻找王府要钱。

    两人正好碰上在八抬大轿上坐着的杨峦母亲,伙计为了尽快交差,于是便冲上前去,想要通过对杨峦母亲的示好,从中讨要一些彩头。

    “夫人您好,

    老爷的药小的已经备好,可是这位公子却说未带银两,所以小的这才前来叨扰王府。”

    杨峦母亲听完撩开帘子,随即探出脑袋瞅了伙计与韩黎一眼。

    “小子你过来!”

    杨峦母亲并未理会伙计,而是朝向韩黎的方向够了勾手指。

    韩黎有些不知所措的走上前去,就在他即将接近杨峦母亲时,只见杨峦的母亲迅速冲出轿外,然后整个人凌空跃起,右手如同鹰爪一般,迅速朝向韩黎的脖颈抓了过去。

    “你们到底是谁!?”

    原来杨峦母亲听完儿子的话后,开始怀疑韩黎几人的真正目的,发现韩黎双手提着药材,便以为这是准备要下毒药死自己的夫君。

    韩黎又岂敢动手,只能双手护住药材,然后整个人轻轻向后掠去,从而躲避了杨峦母亲的攻击。

    “我们只是来救人而已!”

    韩黎用心解释,杨峦母亲却已然不能相信,随即便右脚轻踏地板,然后再次朝向韩黎冲了过去。

    “胡说!”

    门子看到后哪敢上前阻拦,只能急忙冲入府内,然后前去寻找杨峦求助。

    “少爷不好了!夫人在门外又跟人打起来了!”

    杨峦听完后,顾不着同齐柏二人招呼,便立即转身朝向王府门外跑去。

    到了王府门外,杨峦这才发现竟然是母亲与韩黎打了起来。

    “娘,你们不要再打了!那是我的朋友!”

    听完杨峦的话,杨峦母亲立即愣在原地,药铺伙计则是立即凑到杨峦身边,然后小心谨慎的开口说道。

    “殿下,您朋友方才在小的药店中拿了几副药材,这钱......!”

    药铺伙计欲言又止,杨峦心领神会,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定银子,然后塞入了药铺伙计手中。

    “给,这个应该够了吧!记住,今天你什么都没有看到!不过我需要你替我去办件事情!”

    药铺伙计看着手中白花花的银子欣喜若狂,随即放入口中轻轻咬下鉴定真伪。

    发现银子是真的后,药铺伙计立即将银子揣入怀中,然后满脸堆笑的开口问道。

    “有什么事情您说便是,小的定当全力以赴!”

    杨峦并未理会这种随口承诺,随即付下身来冲着药铺伙计低声耳语。

    “啊!这......!”

    药铺伙计显然有些不太情愿,杨峦伸了伸手,试图要将送出去的银子重新收回。

    “没问题,您放心好了,小的照办便是!”

    踹入怀中的银子,便已然是自己的银子,药铺伙计又岂能会轻易舍

    得归还。

    于是伙计便捂住怀中的银子,然后笑着点头答应了杨峦的条件。

    杨峦点了点头,药铺伙计鞠躬行了一礼,然后迅速退出王府,默默从怀中掏出银两来仔细端详。

    待药铺伙计走后,杨峦看向站在一旁有些尴尬的母亲,立即上前笑着圆场。

    “娘,这位是孩儿的朋友韩黎兄弟,他们都是孩儿请来帮助父亲看病的!

    韩兄,这是我娘,方才多有得罪,还请韩兄不要放在心上!”

    韩黎听完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而韩黎的大度,却让杨峦母亲更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是我误会了!”

    “没事!”

    府上门子看到这一幕后,立即上前接过韩黎手中药材,然后俯下身来笑着看向杨峦母亲,继续说道。

    “夫人,您刚才请来为客人接风的厨子已经到了,此时正等着您去确认食谱呢!”

    杨峦母亲自知这是在帮助自己寻找台阶,于是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着继续说道。

    “哎,我差点都忘了,杨峦,我去后厨看看,你赶紧带着朋友回府歇着!”

    杨峦母亲说完,便立即转身随着门子进入了王府。

    听母亲提到朋友,杨峦这才想到楚鹤与魏桦二人仍在军中。

    “韩黎兄弟,你若无事的话,不如一同前去将楚鹤兄弟与魏桦兄弟接入府中?”

    韩黎听完点了点头,于是两人便并肩而行朝向城外的方向缓缓前去。

    王府屋内!

    杨峦父亲缓缓睁开双眼,然后看向面前专心致志的王学斌小声开口说道。

    “谢谢你们!我感觉身体现在好多了!”

    王学斌看到杨峦父亲预要坐起,于是便伸手将其从床上扶了起来。

    “没事,我们欠了您儿子的人情,如今只是前来报恩而已!”

    提到自己的儿子,杨峦父亲率先想到的便是杨峦。

    “哪里的话,峦儿能够认识你们是他的福分!”

    王学斌与秦渡二人听完相视一笑,不过二人却并未将杨华的事情说出。

    由于时间仓促,王学斌直接掏出怀中的玉佩,然后将玉佩递到了杨峦父亲的手中。

    “老爷子,请问您认识这枚玉佩吗?!”

    杨峦父亲接过玉佩,然后眯起双眼仔细端详。

    当他看清楚玉佩时吓了一跳,随即便扭过头来看向学斌小声问道。

    “这玉佩你是从哪来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