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跃龙门便化龙!
    陈子扬三人躲在一旁,正等待着雷鸣能够凯旋归来。

    “雷爆,你觉得你二哥会用什么办法教训那个金莲?”

    赵暮等的有些心急,于是便好奇的看向最了解雷鸣的雷爆开口问道,可雷爆却只是摇了摇头,对于头脑简单的雷爆来讲,二哥的心思总是那么天马行空。

    “哎,来了来了!”

    陈子扬看着远处极速行来的轿车,十分惊喜的笑着说道,因为他也非常好奇,雷鸣究竟会使用什么办法。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雷鸣的车还未驶来,便已经提前打开车窗,然后探出脑袋大声叫道,三人虽然疑惑,但也不敢犹豫,待轿车停在三人身边后,三人便立即打开车门迅速的坐上轿车。

    “雷鸣,这到底怎么回事?学斌的二娘怎么样了?”

    赵暮还未上车,开门的瞬间便已经急切的开口问道。

    雷鸣双手颤抖的捏了捏方向盘,仿佛刚刚经历的是一场腥风血雨。

    “走吧!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我已经原谅她了!”

    赵暮听完微微皱眉,然后一脸心有不甘的继续说道。

    “停车!”

    雷鸣微微一愣,但最终还是停下了轿车,赵暮一边推开车门,一边继续说道。

    “你原谅她了,我还没有原谅,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雷鸣听完叹了口气,陈子扬本来想陪同赵暮一起前去,但却被雷鸣出口拦截了下来。

    “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去,不用怕,我赌他马上就会回来的!”

    果不其然,数分钟不到的时间,赵暮打开车门,浑身颤抖的坐在了副驾驶旁。

    “开车吧,我现在也已经原谅她了!”

    陈子扬还是第一次看到赵暮如此恐惧的样子,于是便探头拍了拍赵暮的肩膀,然后一脸好奇的开口问道。

    “赵暮大哥,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赵暮听完陈子扬的话,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急忙闭上双眼不停的默默念到。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

    今日家中有客人,王大纲掏出了自己仅剩两百块钱,跑去村头张寡妇饭店换来了一些酒菜。

    待陈子扬四人回来的时候,院子内便已经摆上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雷爆和雷鸣来到这宁静的小山村后,似乎心情也变得舒畅了许多,早已经忘记了回家。

    陈子

    扬和王学斌两人不用吃饭,准备好晚餐后,王学斌便带着陈子扬看向众人打了声招呼。

    “我和老大不饿,你们先吃吧,我们两人去找村长聊聊。”

    在这个村内,唯一敢跟王学斌说话的人,就只剩下了村长,在王学斌的眼中,村长是最为博学的人,只要是遇到什么难解的问题,询问村长是最快的解决方式。

    村长至今还是一个光棍,常年未能娶妻生子,为此村里人众说风云,有人说村长那方面不行,但也有人说村长是个世外高人,至今未娶,是因为村长在年轻时,修炼的是少林童子功。

    村长家在一个小山坡上,王学斌二人赶来的时候,村长正坐在门口抽着旱烟,似乎早就料到今日会有人来拜访。

    陈子扬一眼望去,发现村长并无任何奇特之处,只不过那锃光瓦亮的头顶,不知是因为年事已高这才导致,还是村长自己故意为之。

    “刘爷爷,近日身体可好。”

    快要走到门口时,王学斌微笑着看向村长寒暄说道。

    村长发现来的人是王学斌后,立即微笑着磕了磕烟杆,然后将烟杆小心翼翼的收入了自己怀中。

    “原来是大斌回来了,还带着你的朋友来了吗?”

    “刘爷爷好,我叫陈子扬!”

    陈子扬发现村长的目光扫向自己,于是立即礼貌性的点点头,然后简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村长仔细打量着陈子扬笑着点了点头。

    “好好好,都坐吧,现在这个村,也就大斌能够想起我这个糟老头子。”

    听村长说完话后,陈子扬发现周围并没有供人乘坐的凳子,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却看到王学斌已经席地而坐,一本正经的坐在了村长身边。

    经历这么多事情,陈子扬也早就不拘小节,于是紧随其后,同样一屁股坐在了村长的身边。

    “大斌,你这次来,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王学斌听完村长的话没有犹豫,随即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佩,然后小心翼翼的放置在来村长手中。

    村长见状,急忙非常熟练,便将玉佩收入自己怀中。

    “来就来嘛,送什么礼物,你将刘爷爷当成什么人了!呸,庸俗!这次我收下了,不过切记,下不为例!”

    村长说出这番话时面不改色,王学斌听完后,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再将玉佩收回,但这枚玉佩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所以只好轻咳了一声,然后一脸尴尬的笑着说道。

    “那个.......刘爷爷,那块玉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今天我们来就是想问问您,是否知晓这块玉的来

    历!”

    听完王学斌的话,村长同样臊的脸红,随即便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重新掏出那枚玉佩仔细端详了起来。

    “好玉!好玉啊!”

    村长一边赞叹,一边轻柔的抚摸着手中玉佩,王学斌听到后,则是一脸焦急的开口问道。

    “刘爷爷,从这块玉上,您看出什么了吗?”

    听完王学斌的疑问,村长这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题,随即便扭头看向王学斌,意味深长的开口问道。

    “大斌,这真是你娘的遗物?”

    王学斌第一次见到村长用这种眼神看向自己,身体竟然有些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村长能够看出王学斌并为撒谎,于是将玉佩重新归还于王学斌的手中。

    “收好它吧!这并不是寻常人家能够拥有的物件,哎,人老了,天未黑人先困,时间不早了,你们两个就请回吧,糟老头现在要睡觉喽!”

    村长说完后,便立即站起身来,然后推开自家的大门,就这样撇下一脸茫然的王学斌二人,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就是你一直跟我提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村长?”

    等村长完全进入房间,陈子扬这才敢小声开口问道。

    王学斌此时仍然心存疑惑,所以并没有在意陈子扬方才口中的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便立即站起身来。

    “走吧老大!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们下一步应该去哪里,等我们安顿好后,我想将我爹也接过去。”

    听完王学斌的话,陈子扬也立即沉思了起来,魏桦他们迟早也会回来,现在他的那间小工作室,恐怕已经容不下他们这么多人。

    陈子扬抬头看着远处即将下落的夕阳,随后口中轻叹,闭上眼睛微微一笑,然后略微带着嘲弄的语气笑着开口说道。

    “哎!大不了向老爸伸手要点零花钱,然后在态州随便买栋写字楼,上面用来住人,下面用来办公!”

    陈子扬说话的语气虽然凸显的有些无可奈何,但至少听起来却丝毫不缺底气。

    “学斌,这次我们回去,你就将叔叔也带回去吧!你跟着我这一年苦没少吃,但工资却一分未拿。

    等回去后无论是态州还是意州,你让叔叔随便挑个地方,我送他老人家一栋房子,每天收收租金便可度日......!”

    待陈子扬和王学斌两人离开后,村长这才孤独的依靠在自己床头,然后猛吸了口旱烟,这才意味深长的继续说道。

    “鲤鱼终有出头日,一跃龙门便化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