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1章 她怎么会埋在土里 难道被践…
    “老神仙——快出来呀——我们并不是要找你的麻烦!只要带我们去看一眼就算完事!”姊姊对着山谷喊;一会传来同样的声音。

    “肯定有问题;如果没问题,老神仙绝不会这么鬼鬼祟祟!”纯艳艳盯着大山喊:“老神仙——出来吧——把话说清楚——我们不会为难你!”

    挽尊飞来飞去,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心里异常烦闷!面对大山,重重打出两拳;火球出来了,落在岩石上“轰轰“两声;山石纷飞,尘土飘荡,火光闪一下,消失……

    等待烟尘飘过后,露出一个洞;挽尊站在火热的洞口喊:“老色狼——再不出来,我要炸山了!”

    姊姊、纯艳艳一起对着洞喊:“老神仙——有事别害怕!说清楚就行!我们不会找你的麻烦——”

    洞里没有回应;还有一些残烟冒出来。花龙女一个人怒气冲冲飞进去,好半天也没出来;挽尊着急了,紧紧追,没想到这个洞和地下空间相连;姊姊、纯艳艳等人,自然而然也来到这里。

    “花龙姐姐——你在哪?”纯艳艳随便喊一声;洞内传来回音,跟自己的声音一样。

    挽尊盯着姊姊头上戴的帽子说:“这地图你不是说可以随环境变化吗?”

    姊姊嘴里不知念叨什么,从头上拿下来,放在空间中悬着,“哗”一声,变大五倍;挽尊、纯艳艳围着看:帽子上的山变大了,没有洞里所需要的东西,扔出一句:“这玩意没用!”

    姊姊考虑很长时间,用仙法把帽子翻过来,里面的山完全变成一个个尖尖的坑坑,什么东西都可以隐藏:“如果尖尖的坑里有洞呢?”

    纯艳艳用手伸进去摸一摸;惊奇的叫:“有洞,到处都是!”

    挽尊不相信,用手摸一摸,里面果然有洞,并且到处都是……

    姊姊不以为然,问:“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可以顺藤摸瓜呀?所有地下空间有洞的地方,都进去看一看?”纯艳艳显得极为兴奋;就要出发了……

    “快过来呀!干什么呢?这里发现东西!”远远传来花龙女的声音。

    姊姊把地图缩小,扣在头上往前飞,停在花龙女身边;挽尊、纯艳艳也赶到。

    这里是一个小洞,里面有几许绿光闪亮,好像住着人;花龙女一人不敢进去;现在人多了;挽尊对着洞口喊:“里面有人吗?”

    才一声,绿光消失,漆黑一片。仙眼依然看得清清楚楚;里面有很大的空间;绿光是从侧面闪出来的;一个推一个进;挽尊是男子汉,被推到前面……

    一个个蹑手蹑脚、悄悄往里进;出现在眼前的是个大洞,从下往上全部扫一眼,还有几个侧洞,里面不知通向何方?

    “呼呼呼!”挽尊伸长鼻尖嗅来嗅去,嗅到了许多种气味:有霉味,腐尸臭味,还有女人气息……

    姊姊、花龙女、纯艳艳像挽尊那样,伸着长长的鼻尖嗅;姊姊叫出声来:“这不是……”

    花龙女也嗅出来了——天真活泼的性格,也不会转弯;嗅到什么,就说什么:“姊姊;这不是白美女姐姐的气息吗?”

    纯艳艳死劲嗅;想要的气息没嗅到,问:“你们嗅到洪妹妹的气息没有?”

    “没有!”姊姊摇摇头,说:“如果有她的气息,就有老神仙的气味了;他们肯定在一起。”

    “不一定!老神仙不是说洪妹妹死了吗?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什么老神仙?就是他娘的老色狼!洪妹妹是我的妾;贼眼只盯着别人的女人,救人会有这么大方?还不是想沾腥!老子真想一火拳结束他的狗命!活这么大岁数干什么?早死早超生!”

    “人家还活着,超什么生呀?究竟怎么回事?必须找到百岁老头才能弄清!”

    挽尊心里憋闷:“一直以来,姊姊总是跟自己对着干;你说东,她说西;意见不统一;怎么会有共同的想法呢?”

    “呼呼呼!”一呼一吸的声音,愈来愈大。挽尊猝然嗅到女人气息,吸来吸去,终于停在侧洞口说:“气息从这儿出来的。”

    姊姊心里打着小算盘;如果此女人救出来,只会对自己不利;故意咋唬:“应该在那边;我嗅到一股女人味……”

    支持者有纯艳艳,才嗅几步又退回来;依然站在侧洞口,转来转去。

    花龙女钻进土墙附着,吸一吸惊叫:“真的是白美姐的气息呀?”

    挽尊着急了,钻进土里看;发现挖了一个坑,白美女躺在里面,双目紧闭,像死人一般。只是脸色没那么僵白;伸手晃一晃,喊:“白妾!你怎么了?为何跑到这里来了?”

    白美女的眼睛没睁开,身体也不会动;挽尊慌慌张张喊:“姊姊:伸手把她拽出去!”

    “死就死了,埋在地下,不知拽出来干什么?”

    “没死!你进来看一眼,不就明白了?”

    姊姊迟疑了,磨蹭半天,才钻进去,故意大叫一声:“身体都臭了,还说没死吗?”

    挽尊伸长鼻尖,对着死劲嗅来嗅去说:“没有?谁嗅到腐臭味了?”

    纯艳艳、花龙女又重新仔细对着身体嗅,还是没有腐臭味;花龙女问:“姊姊;你的鼻子是不是有毛病?这么多人都没嗅出来?”

    姊姊火从心来,难受极了,把气压在食指上,在白美女身上射出蓝光;心想:“这下,不死也得死!”

    蓝光将白美女变成蓝色的人,身体一伸一缩,蓝光被吸收;白美女款款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姊姊;还絮絮叨叨说:“感谢你救了我!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此语把姊姊弄得哭笑不得;尴尴尬尬说:“好了就起来吧!别躺在这里?是谁把你埋在这里的?”

    “我被黑手抓住了,十几双手紧紧扼住我的脖子,上不来气;脑瓜晕乎乎的,就不知道了。”

    挽尊最为积极,伸出双手把白美女抱起来,从土中直接飞出,停在侧洞门口,匆匆忙忙往外钻……

    姊姊对着纯艳艳的耳朵悄悄,问:“那些黑手为什么要把她埋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造的搂阁本无黑手,这玩意应该是地下空间的。”

    “人不死?没人会傻乎乎,把一个有用的女人,埋下土的。”

    “你的意思?”

    “那些黑手都是公的,怎么会轻而易举放过她呢?肯定是践踏到死,才埋在这里来的!”

    花龙女听到半句,慌慌张张跑出大洞外喊:“良人——你等等!”

    挽尊抱着白美女,找不到放的地方,停下来,问:“怎么了?”

    花龙女飞过去,扒在良人耳边悄悄说:“姊姊发现一个极为尴尬的问题;白美女姐姐被黑手践踏死后,才埋在侧洞口的土中。”

    “嗡嗡嗡”挽尊闻语;脑瓜快要崩了;气愤到了极点!这么好的女人!怎么会出这种事?当时自己也在场;白美女的消失清清楚楚,盯着她的脸看好一会,感觉人很脏;双手一放,就不想要了!”

    白美女没坠落,下去一点,弾飞上来,说:“花龙女的话,我听见了!纯粹胡说八道;黑手是手,怎么可以干那种事?”

    花龙女指着白美女的鼻尖哼哼:“你就是鬼!身体里肯定有鬼胎!”

    “你才是鬼?这种屁也能放?我怎么了?连自己都不知道;你比我清楚吗?”

    “埋在土里,死了是不是事实?还狡辩什么?”

    “说得好呀!花龙女真看得透彻!白美女的情况不言而喻,纸终究包不住火!如果有了鬼胎,不出半年可能就会生产。”姊姊的声音先从大洞里出来,人才现身……

    挽尊郁闷极了!心里黑压压的,不能接受,一句话也不想说。

    纯艳艳就在姊姊身边,一同来到白美女面前,指着她的鼻尖哼哼:“你才是最脏的女人,跟魔鬼染上了,还想像妖精一样缠着良人吗?”不信好好问问:“良人能不能接受一个被魔鬼玷污过的妾;你为何不自杀呢?还觍着一张脸活着?”

    “胡说!没有!哪有魔鬼?你们看见了吗?”

    “黑手就是魔鬼变的,还能骗谁?占了便宜,不敢吱声对吗?”

    “说什么呢?黑手就是黑手,哪能当魔鬼呢?具体情况连我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可能明白?这分明是在诬陷人!”

    “别说了!还不嫌乱吗?吵吵什么?我的心里有数,不许再啰嗦了!”

    “良人!我没有;真的没有!不要听她们胡说八道!”

    姊姊瞪着双眼怒吼:“胡说八道?找郎中把一下脉,不就明白了?”

    “把就把!心中无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去找!”

    “等等,谁有宝物?”姊姊看看纯艳艳,又看看花龙女。

    不用说得那么清楚;花龙女抠出左眼放在空中,增大十倍,用右眼对着白美女的身体看一会,不说话……

    姊姊把花龙女挤开,对着龙眼仔细观察那地方,也不吱声。到纯艳艳了,用仙眼透过龙眼仔细看,依然无语。

    挽尊看完后,松了一口气说:“没有受孕;你们就是大作文章!我一直再想;黑手不一定是魔鬼;也不一定是人,究竟是什么?我不愿意想下去;既然没事,就不要啰嗦了!姐妹们要搞好团结;万一敌人来了,我们才能一心一意歼灭!”

    花龙女把龙眼缩小,镶在左眼眶里说:“跟魔鬼刚染上,不可能看出问题,一月过去,自然会体现出来!”

    “好了!不让说,就别说!啰嗦什么?”

    “呜呜呜”白美女悄悄的哭,声音越来越大;嘴里念叨:“她们都容不下我;你们走吧!我自己找地方!不要再管我了!”

    挽尊紧紧搂着她劝慰:“别说傻话了;你嫁给我,就是我的人;我要对你负责;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这就是做妾的义务!”

    “你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我吗?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多么幸福呀?心里时时刻刻惦着对方!”

    “我也有这种感觉;你的温馨是多么的令人着迷!让我不时不刻的想着——既然没事了,就不要挂在心上,把不愉快的事忘了吧!”

    姊姊、纯艳艳、花龙女看傻了眼;良人怎么了?难道真的接受了一个被黑手玷污的人吗?”

    “嗖”一声,从眼前擦过,转眼即逝。

    《仙道圣尊》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