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公,请多指教, 第7章免费阅读
第7章
    昔时横波目

    今作流泪泉。

    不信妾肠断

    归来看取名镜前——

    李白.长相思

    未若独秀者峨峨郛邑间。

    位于靖江王府内的独秀峰孤峰拔起介然独立于南天气势雄伟端庄俊秀有「南天一柱」之称。而与独秀峰相对的正是孤峰雄峙半枕6地半插江潭有遏阻徊流之势的伏波山。

    就在伏波山下漓江滨有一片连绵十数栋精致小楼的小小庄院此刻那两对已下马的男女正仰头呆望着庄门上的匾额愣。

    藏珍楼?﹗

    这庄院围墙内的确有一半以上是小楼没错可这明明是庄院啊﹗

    藏珍?

    难不成这里头是买卖骨董珍玩的大商家?

    四人面面相觑。

    他们没找错地方吧?或者……施若梅在这庄院里做婢女甚至嫁给了里头什么人也说不定?

    「总之先敲门再说!」全身上下耐性因子加起来都没有一根小指头多的水仙先不耐烦地上前大敲其门。

    倒是很快的门便咿呀一声打开了当门而立的是一位仆人打扮的男人他一看见水仙!便很不客气地问:「何事?」

    「找人!」见他问得很不客气水仙也回得很不客气。

    男仆再度打量水仙几眼又瞧了瞧后头的红凤这才大开方便之门。

    「进来吧!」

    咦?怪了怎幺不先问问找谁?

    越来越启人疑窦了水仙下意识朝左林瞄去一眼左林立刻会意地点个头随即跟在阳雁儒身后小心戒备红凤也默默地紧随在水仙背后。

    不一会儿他们便被引入一间雅致的厅堂坐下!又过了片刻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进来了。她先是拿那种令人很不愉快的评判眼光把水仙和红凤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审视个够然后才端坐到主位上开门见山地对阳雁儒说:「六千两。」

    耶?六千两?﹗什么六千两?难不成……难不成他们连找个人而已都要先付费六千两?﹗

    这里是强盗窝吗?

    不过阳雁儒倒挺镇定的。「对不起这位夫人!我们不是来买古玩我们是来找人的。」

    哦!原来如此她以为他们是来买古玩的……~~也不对!买古玩至少要先看到东西才出价吧?

    果然——

    「什么古玩?」

    「夫人妳不是要我们付六千两?」

    「谁说的?」中年美妇立刻否认。「是我要付你们六千两。」

    阳雁儒呆了呆。「夫人!我没有古玩要卖。」

    「我也不买古玩。」

    咦?等等、等等现在到底在说什么呀?

    「妳……妳这儿不是古玩店吗?」

    中年美妇也跟着皱眉。「当然不是!而你你不是带女人来卖的吗?」

    耶?鸡同鸭讲?﹗

    阳雁儒有点无措。「可是这里……这里不是藏珍楼吗?」

    中年美妇怔愣了一会儿后眼底逐渐出现恍然之色。

    「没错这儿的确是藏珍楼。」

    阳雁儒也似乎有所颖悟了。「那个珍……不是珍玩奇宝?」

    中年美妇有趣地笑了。「不我们的珍宝是女人。」

    「嘎?女人?」

    中年美妇略一端详阳雁儒后始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提供女人让有钱的大爷来挑选您若是中意了哪位姑娘或是您自己带姑娘来也行只要每个月付出固定的银两我们便会为您提供金屋藏娇的安全所在!既不必担心您的女人另养小白脸也毋需顾虑夫人来闹事。这就是我们名为藏珍楼的意义。」

    原来……原来此珍非彼珍!

    既尴尬又不自在地挪了一下坐姿阳雁儒才吶吶道:「我们……我们只是来找人……呃、请不要误会是纯粹找人而不是挑女人所以不知夫人是否可以行个方便?」

    中年美妇深深地凝视他一眼而后轻轻颔。

    「你是个少见的好男人我就帮你这个忙吧!你要找谁呢?」

    阳雁儒露出感激的笑容。「谢谢夫人我找施若梅施姑娘。」

    「是她?」中年美妇端秀的眉宇微微蹙了起来。「你们找她做什么?」

    「这……」阳雁儒小心翼翼地选择着措词。「我们是旧识打小就认识却已多年未见所以……」

    眉尾轻轻一挑。「你没有什么额外意图吧?」

    微微一愣「额外意图?什么额外意图?」阳雁儒不解地反问。

    「譬如说……」中年美妇忽地停住继而朝水仙那儿瞥过眼去。」这位是?」

    阳雁儒尚未及回答水仙便抢着说:「我是他的未婚妻那又如何?」

    「未婚妻?」中年美妇微笑了。「女人我见多了所以我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妳是哪种女孩子。我想妳应该会看好妳的『东西』吧姑娘?」她意有所指地瞄向阳雁儒。

    水仙立刻明白她的暗示。「那还用妳说!」

    中年美妇颔。「那就好总之让你们见面是可以但是仅止于交谈因为她是靖江王府内某位大人的禁脔这位公子最好不要有非分之想。」

    靖江王府?

    怎么又扯上靖江王府了?

    中年美妇离去后不久一位婢女即奉上香茶四盅又过了片刻终于有人出现在厅堂口了一个宫装打扮的美女在八只眼睛四双视线的凝注下娉娉婷婷地步入厅堂内神态优雅自如感觉得出来她很习惯受人瞩目也很喜欢受人瞩目。

    阳雁儒满脸错愕水仙和左林更是惊讶不已。

    好象!

    这个施若梅和姬香凝好象!

    但是并非五官容貌上的相似事实上这个女人虽然很美可若是和姬香凝一比马上就被比下去了。

    然而她们的气质确实非常近似同样拥有那种雍容高贵、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度同样总在眉梢眼角间飘扬着一份冷漠傲然还有那副孤高自赏的神情更是毫无二致甚至更添几分;而且以二十来岁的年纪却宛如中年人那般沉稳成熟。

    这个女人和尚未与饶逸风相互倾心之前姬香凝好象!

    至于从未见过姬香凝的阳雁儒所错愕的却是——施若梅改变了许多成长前后的差异几乎是天壤之别。

    犹记得年幼时的施若梅是个有点儿狡诈、有点儿刁钻又爱捣蛋的顽皮小妹妹而且她特别爱捉弄他成天缠着生性木讷的他到处胡闹怎么甩都甩不开。直到得知双方的父母开始谈论到彼此的婚事之后她才突然消失在他面前。

    可这会儿看过去当年的调皮小丫头却已变得端庄娴静又高雅脱俗!宛如画中仙女似的教人惊叹不已。

    他原以为会见到一个似水仙那样活泼外向的顽皮姑娘没想到却是如此这般高贵娴雅的女人若非五官依稀可以找出当年的痕迹他几乎不敢上前相认了。

    「小……小梅?」乍见故人他有着一份不知所措的兴奋。

    施若梅双眸微睁。「阳……阳三哥?」看得出来她也同样惊讶。

    「老天!真的是妳小梅!」阳雁儒急急上前两步搓着手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模样。

    而施若梅同样也略显激动地迎上前「三哥没……没想到你还活着我……我……」凝望着那张与回忆中相差无几的脸庞她双眼润湿一时之间不禁有种回到童年时光的错觉恍恍惚惚地便想如幼年时那样攀住他的手臂倾诉她多年来的苦楚。

    就在这当儿一道人影忽闪而至很不识相地硬是插进两人之间。

    「运气真好施姑娘我们一到桂林就找到妳了!」

    施若梅顿时错愕地愣了愣随即神情一沉恢复原先冷漠且睥睨一切的模样连眼中的水光也在瞬间消失了。

    「这位姑娘是?」她冷冷地注视着水仙冷冷地问。

    大拇指往后比了一下贴在她身后的阳雁儒「他的未婚妻。」水仙声调平板地告诉面前的女人。

    施若梅再次失态地惊咦一声明眸电闪过一丝哀怨旋即又恢复原状。

    「原来如此」她的脸色越加冷漠了「那就得恭喜三哥了。」语气更是寒冽。

    可是阳雁儒却完全没注意到「谢谢。」他只注意到水仙已是第二次自称是他的未婚妻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在耳里他不由得窃自暗喜。

    施若梅退开了她缓缓走到另一边侧对着他们娇躯显得有些僵硬。

    「娟姨说三哥是特地来找我的那么三哥找我很久了吗?」

    听到她问话很自然地阳雁儒移动身子欲靠近她回答「也没有我是……呃?」不意水仙脚步一侧便又挡在他前头了。

    「没忘记吧!公子爷男女授受不亲哪!」这会儿!水仙的嗓门似乎比往常任何时刻都要来得大。「以前你们年纪小由得你们亲近胡闹可现在双方都长大了好歹得避着点嫌吧?什么拉衣牵手或是小梅三哥的这可不成哪!公子爷要是人家闲来无事说几句无聊话中伤施姑娘这可就是你的罪过了!」

    「啊﹗」一语惊醒梦中人阳雁儒一听立时涌上满脸的惭惶并急忙退开两步。「对对我差点忘了多亏玉姑娘提醒否则……」

    「喂!叫我的名字啦!」眼神依然盯着施若梅的侧脸水仙突然这么说。都可以叫那个女人小梅了为什么对她还是姑娘左姑娘右的?

    「嘎?」阳雁儒又换上了一脸茫然。

    「我是你的未婚妻不是吗?难道成亲以后你还是要叫我玉姑娘吗?」瞪着施若梅的眼隐含得意之色她还故意加重了「成亲」这两个字的音而且很满意地瞧见施若梅的双颊果然微微抽搐了一下。

    成亲?

    这会儿连成亲这种敏感的名词都出现了是不是表示她不但不会再提起退婚之事而且……

    愿意和他成亲了?

    「唔、唔……说、说得也是那……咳咳……」在这一刻阳雁儒居然感到相当腼腼。「嗯、唔……仙……仙娘。」

    仙娘?﹗

    天哪!哪个名字不好叫偏生叫她仙娘!

    水仙脸孔一板正待提出严正抗议可一转眼她又耸耸肩放弃了。

    暂时由着他吧!要不这书呆子肯定又要跟她争上大半天了她可不想在这女人面前吵给她看!

    「哪!公子爷刚刚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方便还是让我来跟她谈吧﹗」

    「那么就麻烦妳了玉……呃、仙娘。」

    于是水仙走向施若梅!而施若梅也徐徐转过身来两个女人面对面互凝许久左林和红凤都可以感受到她们暗中较劲的激烈火花阳雁儒却一无所觉只纳闷她们两人为何老不说话。

    半晌后终于——

    「施姑娘我简单说吧!我们是前些日子才知道施家还有人活着之后便立刻赶过来找妳了。主要是想看看妳过得好不好?若是需要帮忙的话我们也会竭尽所能的达成妳的愿望的。」

    「过得好不好?」施若梅轻蔑地冷笑。「妳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分吗?」

    水仙颔。「知道。」

    「那样妳还会认为我过得很好吗?」

    水仙沉默了一会儿。

    「那么妳想脱离这种生活吗?或者妳有其它期望?」

    深沉莫测的目光在阳雁儒身上逗留了好一会儿施若梅才收回视线停在水仙脸上片刻。

    「妳或许不知道当年如果不是生那件事我和他早就定下亲事了。」

    「我知道。」

    「咦?」施若梅似乎有点意外。「妳知道?」

    水仙不禁翻了翻白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妳该知道公子爷那个人他的脑袋里根本没几个弯哪会懂得什么事最好瞒着我或者该骗一骗我之类的。我一问他跟妳是什么关系他就老老实实地全盘托出来了!」

    施若梅静默半晌。「是的!他就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个性那么耿(小——说网)直又那么老实。」她感慨地低喃。

    「所以说啦!你们也许是差点定亲了没错可是结果没有啊!但我可是和他堂堂正正地交换了定帖、下了定聘因此在他的认定里我才是和他有婚约的未婚妻懂了吧施姑娘?」水仙重重地说。

    「可是……你们尚未成亲……」

    「那又如何?妳也该知道公子爷是个重信尚义之人除非我先提出要求否则他是万万不敢违背信诺和我解除婚约的。」

    这是事实施若梅又无语了片刻后她才又提出最「有力」的筹码。

    「但若不是阳家连累了施家施家会有如此凄惨的下场吗?我不敢说是阳家亏欠了施家可如今施家只剩下我一人而阳家也只余下他一人因此我只希望能……」

    「少来这一套我跟妳讲!」水仙语气不耐地打断她的话。「妳明明就在说是阳家害了施家所以咬定阳家亏欠了施家因此要公子爷代表阳家偿还妳还讲得那么好听什么不敢说是阳家亏欠了施家没想到妳看起来那么冷漠傲然说起话来却如此狡猾看来妳的冷效也只是做给人家看的表象而已!」

    她不屑地冷哼。「可妳最好先给我搞清楚当初阳家要退婚是施家不肯还催促阳家要赶紧成亲明明是你们施家自己作的决定现在却又怪起别人来了请妳告诉我这道理在哪里?」

    似乎没料到对方的态度居然如此强硬又自信施若梅好似有点急了。

    「不当年是由于爹娘的愚昧大哥的自私才会作下那种自掘坟墓的决定他们是自作自受但我却是无辜的。」她辩驳。「我根本没做什么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我也要分担他们的罪?」

    竟然讲这种话?﹗

    这女人看起来越来越不对了!难道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柳眉一挑「妳的意思是说即使他们是妳亲生的爹娘是妳至亲的家人临到紧急关头时妳不但不想和他们同心合力甚至为了妳自己妳也可以丢开他们撇清关系吗?」水仙忿忿道。

    僵了僵施若梅这才察觉自己一时的情急失言「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急忙冷静下来想补救。「我的意思是说……」面前的女人怎么想无所谓可绝对不能让阳雁儒「误会」她。

    「不必解释了!」水仙已经一肚子火了。「公说公有理、婆说(电脑小说网更新最快)婆有理这种事是怎么讲也讲不清的。不过公子爷说了无论如何他都想帮帮妳所以妳说吧!除了跟我抢男人之外什么事我们都会尽量帮妳的。」她说得很白白到令阳雁儒听了不由得大皱其眉。

    而施若梅闻言!却是眼神古怪地盯住水仙好一会儿之后才慢吞吞地问:「真的什么事都可以吗?」

    「是、是都可以妳说吧!」

    双眸终于又恢复了冷漠的颜色施若梅淡淡地瞄一眼阳雁儒!而后徐徐转向厅外望着守在厅门口的两个男仆。

    「既是如此那我就直说了。我是靖江王爷二公子的禁脔不是妻子!也不是妾侍而是根本不受靖江王府承认毫无身分地位的禁脔。」

    「所以妳想让他放了妳吗?」水仙猜测道。

    「不我要他娶我做妻子﹗」施若梅却马上否决了。「我要他正正式式地用八人大轿把我娶进靖江王府两头大也无所谓!总之我一定要做靖江王爷二公子的妻室!」说着她轻蔑地瞥过眼来。「这样妳也敢说什么事都可以吗?」

    水仙刚一皱眉阳雁儒就为难地喃喃道:「那怎么可能!」

    可下一刻当水仙瞧见施若梅唇边那抹不屑的冷笑时她就忍不住冲口而出道:「没问题!」

    阳雁儒顿时大吃一惊。「仙娘?﹗」

    施若梅同样惊讶地睁大了秋水也似的明眸。「妳说什么?」

    「我说没问题……」

    「仙娘!」阳雁儒忍不住气急败坏地冲过来抓住水仙的手臂想跟她讲理。「妳不要胡来啊!这个……」

    可是水仙根本不理会他兀自往下说。「……不过我听说靖江王爷这会儿不在桂林所以妳要给我几天的时间……」

    「仙娘」阳雁儒拚命摇晃着她。「妳不要乱下承诺啊!」

    「….我必须先把他给找回来……」

    「该死仙娘!」阳雁儒又急又气。「人无信不立妳不能随便许下无法实现的诺言呀!」

    「……只要他一回来……」

    「仙娘妳再这样我要生气啰?」

    「….妳的愿望就可以达成了!」

    「仙娘妳……」瞧阳雁儒铁青的脸色不用猜有八成他是要当场飙了可是他才刚起了个头便被左林从旁拉开了。「啊!左兄?」

    「阳公子你放心没问题的。」左林忙悄悄地在他耳边低语。「四小姐说得出自然就做得到请您相信她吧!」

    「呃?」阳雁儒愣住了。

    她做得到?﹗

    怎么可能!

    而在他犹是怔愣不解之际水仙却已径自向施若梅告辞了并一把牵着阳雁儒往厅外扯去。

    「走啦!走啦!」

    「可是仙娘妳到底在搞什么鬼呀?」

    「别问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仙娘……」

    「公子爷我可曾误过你的事吗?」

    「那……倒没有。」

    「这不就得了?」

    「但是仙娘啊!刚刚……」

    直到他们身影消失了!施若梅依然满怀疑惑地伫立在厅口愣。

    那个女人做得到?

    不!绝不可能!

    *****

    「妳为什么要答应她那种事?」一进客栈房里阳雁儒就语气责备地质问。

    水仙颇觉有趣地斜睨着他。「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还想娶她做小不成?」怎么这回他就不再以孤男寡女不宜同处一室为由拒进她房里了?是他急得忘了?或者是……

    「妳别胡扯我哪会有那种心思!」阳雁儒断然否认。「在我眼里她不过是个小妹妹罢了。何况阳家的规矩不得娶妾侍因此我绝不可能有此妄念的。」

    双眸一亮「当真?」水仙顿时眉开眼笑地嘻咧了嘴。「原来阳家还有这种规矩啊﹗果然是世家名门!好规矩!好规矩!」

    「请别顾左右而言他仙娘妳……」

    「等等」水仙忽地抬手一阻。「请叫我水仙别叫我那个名字!」

    「妳改名了吗?」啊!对这个问题他老早就想问了。

    「哪可能?」水仙嗤道。「我师父要是知道了非宰了我不可!」

    「哦!那水仙是妳的字(注)?」

    「我的字更难听﹗」

    「那为什么要叫妳水仙?」

    「因为我不喜欢仙娘这个名字。」

    「可是仙娘……很好听啊!」

    「俗气!」

    「不会吧?」

    「我喜欢水仙请叫我水仙!」

    「但是仙娘才是妳的名。」

    「管你我就是不喜欢!」

    「仙娘身体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哦!拜托不要这种事也来之乎也者好不好?」

    「……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名亦受之于父母故尔……」

    「饶了我吧!」

    就这样水仙很「成功」地把话题转开了只是苦了她的耳朵阳雁儒足足念了半个多时辰直到她举双手投降答应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叫她仙娘之后才放她走。

    她誓下次再听到他之乎也者她就要先缝住他的嘴巴!

    然后两天后的深夜里人不知鬼不觉地没有惊动半个人一抹红影悄无声息地飞入靖江王府内一炷香后又静悄悄地掠出府去。

    王府内的侍卫大概都是摆着好看的。

    翌日当水仙再一次伴同阳雁儒来到藏珍楼时同时见到大批王府侍卫护着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以及一位五十多岁的瘦削老头儿先他们一步进入藏珍楼内。

    未几王府那些人便离开了阳雁儒等人随后进入却见到藏珍楼内一片嘈杂好不热闹。在待客大厅里一大堆美丽的女人围着依然冷若冰霜的施若梅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看样子是有什么大事生了。

    果不其然藏珍楼老板——娟姨一见到阳雁儒就兴奋地叫道:「若梅要嫁了!若梅要嫁了!而且是嫁到靖江王府内做二公子的正室听说是两头大这可真是不得了呀!」

    阳雁儒不觉愕然水仙嫣然左林欣然红凤依旧冷然。

    这回娟姨允许施若梅在自己的小楼内接待阳雁儒四人待闲杂人等一离开之后!施若梅便面无表情地盯住水仙。

    「妳是怎么做到的?」

    耸耸肩「就说我跟靖江王爷有点交情吧!」水仙随口说。

    「交情?」施若梅双眼倏瞇。「难道是妳的长辈与靖江王熟识?」

    淡淡地笑而不语水仙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施若梅贝齿轻咬下唇瞳眸内掠过一丝不甘心冷冷地又盯着水仙好一会儿后她突然转过身去背对他们。

    「我不要了!」

    水仙一怔。「不要了?什么不要了?」

    「我不要嫁给二公子了!」

    「耶?」

    水仙顿时傻眼阳雁儒更是两眼暴睁瞳内溢满惊讶之色。

    「妳刚刚也有瞧见那位二公子吧?」施若梅若无其事地说。「嫁给那种人妳以为我能得到幸福吗?」

    是不能但那是妳自己要求的呀!

    水仙斜睨着阳雁儒目光里传达着她的强烈不满:瞧这女人才叫真正的言而无信吧?

    「小……呃、施姑娘既是如此」阳雁儒语气里满含责备。「一开始妳就不该提出那种要求啊!」

    施若梅立刻回过身来模样竟也变了!恍似换了场景角色也跟着变了似的。

    「三哥」她神情哀伤双目幽怨地瞅着他。「因为爹娘与大哥的错误决定!因为阳家的牵累从十年前那一天开始我度过多少悲惨的日子挨过多少绝望的夜晚我又何辜?如今再见到你好不容易有点希望难道不能奢求一点未来的幸福吗?」

    「这……」一提到当年事阳雁儒满怀的愧疚不觉油然而生心中一软脸色便缓和下来。但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与水仙解释因为理亏在他然而他的男性本能告诉他有些时候一点点小动做便可胜过万言千语了。

    于是他悄悄握住水仙的柔荑眼带央求地凝视着她。「仙娘?」

    其实也不用做多少当他一握住水仙的小手时剎那间一种连心连意的感觉便在他们之间悄然而生了!他那有力的手劲彷佛在告诉她:他们才是「一伙」的于是水仙心中的不快在眨眼间便一扫而空了。

    虽然她依然冷着一张俏脸眼角却偷觑着他握住她的手险些掩不住欣喜羞赧之情。

    这可是头一次她让男人握着她的手呢!

    「好吧!看在公子爷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她故意粗声粗气地说:「说吧!妳又改什么主意了?可这回说了就不能再更改了喔!」

    如闪电般施若梅脸上飞过一丝狡诈之色。「那当然不过……」她迟疑了一下。「真的什么事都可以吗?」

    「没错!不过别叫我摘天上的星星给妳我又不是神仙!」

    「好那我要做当今皇上的妃子!」

    「什么?﹗」

    阳雁儒失声惊叫左林也变了脸色。可就在这一刻水仙蓦然惊觉施若梅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了。

    她要的依然是阳雁儒!

    唯有像阳雁儒这般老实又自觉亏欠于她的男人才能带给她幸福也唯有像阳雁儒这般忠厚的男人才能不介意她过去的污点。

    但是想得到阳雁儒并不容易所以她要逼逼得水仙不得不认输不得不投降不得不接纳她、容忍她。虽然阳家不允许娶妾然而就如同她先前所说的她「不在意」两头大。

    这女人好奸诈!

    「施姑娘那是不可能的!」阳雁儒大声道。

    「是吗?」这回掠过施若梅脸上的是一抹得意之色。「那就……」

    「等等﹗」水仙面无表情地举手喊停。「妃子就够了吗?妳不想做皇后吗?」

    「不我没那么贪心我想……」施若梅煞有其事地想了想。「一品贵妃就够了。」

    「一品……咦?」阳雁儒又沉不住气地欲待惊呼可如同上回一般又被左林阻止了。「左兄?」

    左林摇摇头。「不必担心阳公子四小姐知道她在做什么。」

    「可是……」

    「请务必相信她公子。」

    犹豫了一下「好吧!」阳雁儒这才勉强按捺下焦急的情绪。

    而另一边水仙倏地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两眼却状若天真地眨呀眨的。

    「一品贵妃是吗?那也不难不过妳要明白这一回可是没有让妳反悔的机会了喔!一旦皇上下了旨意就算妳想改变主意也不成了哟!」

    即使施若梅再有信心水仙绝对办不到这种要求可听她这么一说也不禁踌躇了起来。既然水仙和靖江王有关系难保她不会和皇上也有关系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她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那……我要做公主﹗」

    「施姑娘公主的亲事一向是由皇上指配的哟!」

    神情微微一变「那我要嫁一个年轻、富有、英俊又专情的丈夫。」施若梅又改口了。

    这个女人的冷傲表象似乎又开始出现裂痕而不自觉了。

    水仙装模作样地长叹一声。「施姑娘妳的条件很难认定啊!要多年轻、多富有、多英俊又多专情呢?」

    施若梅窒了窒「那……」她蹙眉抿唇考虑了片刻后却忽地转开了话题。「离开这儿之后你们要到哪里去呢?」

    大家听了都不由得愣住了可水仙却在一笑之下胸有成竹似地立即给予回答。

    「我们有其它要事必须去处理。」

    「那就让我跟你们一块儿去等我想到了答案再告诉妳。」

    水仙又笑了那种「果然如我所料」的笑容。

    「好啊﹗不过有两件事我必须先警告妳。」

    没想到水仙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这回换施若梅惊讶地直愣了。

    「什……什么事?」

    「先」水仙微侧过脸去朝阳雁儒嫣然一笑并回握了一下他的手。「锦衣卫正在追杀我们所以妳必须觉悟到会碰上许多妳意想不到的危险。」

    「锦衣卫?为什么?」施若梅脱口问。

    轻轻一眨眼「妳说呢?」水仙反问。

    是啊!她问得真多余因为当年的罪魁祸龙懋德如今已是锦衣卫的副头头了嘛!

    「三哥一定要报仇吗?」以深不以为然的眼神与口气施若梅问。

    阳雁儒颔不语。

    「可是既然好不容易逃过一劫了三哥何必再自寻死路?」

    「大仇不报何以为人!」

    「三哥请别忘了阳家就只剩下三哥一条根了。」

    「所以雁儒更需负起复仇之大任。」

    「锦衣卫是皇上的亲信你又如何报仇?」

    「尽其在我无愧于心。」

    「但:….」施若梅还待再说。

    「够了!」水仙实在没那耐心听她长篇大论。「他已经准备了十年没那么容易放弃的。而且请别忘了现在我们在谈的是妳的问题喔!」

    施若梅咬了咬牙。「好我愿意冒那种险再来呢?」

    「再来啊?」水仙蓦地露齿一笑。「很简单这一路上所有的一切全都要听我的!」

    「为什么?」施若梅不服气地问。

    水仙哼了哼。「妳以为公子爷是如何安全的活到今天的?」

    微微一呆「是妳在保护他?﹗」施若梅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握住水仙的手紧了紧阳雁儒深深地凝视着水仙。「施姑娘如果不是仙娘!我就没有今天了﹗」

    施若梅愣了半晌终于还是咬紧牙关说了一句「好我都听妳的!」

    「很好。」水仙满意地瞟她一眼。「不过妳要记住在途中妳若是又像今天这样出尔反尔、任性而为我会立刻把妳送回来嫁给那个靖江王二公子。另外要是我们回京三个月后妳还无法作出任何决定那么就乖乖去做公主吧!反正皇上为妳许的婚事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语毕她回眸瞥着阳雁儒。「公子爷这样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他蓦地压低了声音。「妳真有办法让皇上赐封她为公主?」

    水仙吐了吐香舌。「我可没那么大本事!」阳雁儒刚一瞪眼她忙扯下阳雁儒的脑袋悄声道:「但是大师兄有。」阳雁儒正待惊呼她又嘘了一声。「小声点这事可不适宜大声嚷嚷!」

    阳雁儒会意地啊一声!旋即眨了眨眼表示他了解了。

    「好既然大家都没异议了那么……」水仙转向红凤。「红凤去告诉靖江王施姑娘不嫁他儿子了而且要跟我们一块儿走叫他跟这儿的老板讲一下不要叽叽歪歪的一大堆啰哩叭唆明白吧?」

    红凤恭身。「明白了小姐。」

    「那就快去快回我等妳。」

    「是属下这就去!」语罢红凤便飕一下飞出小楼外。

    施若梅看得目瞪口呆。

    「还有左林。」

    「属下在。」

    「待会儿上路后公子爷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他要是少一根寒毛我就唯你是问听懂了?」

    「懂了四小姐属下会舍命相护!」

    「至于施姑娘嘛……」水仙斜睨着施若梅。「就交给红凤好了。」

    「那妳呢四小姐?」

    「我?嘿嘿嘿姑娘我好久没有大展身手了!这下子可给我逮着机会好好玩玩啰!他们要是来一双我就打一双;他们要是来两对我就揍两对;要是来个一打我就杀一打!哼哼哼让他们知道我玉罗煞可不是好相与的!」

    可要是来的一打全都是武林高手呢?

    注:古时传统是既要有「名」又要有「字」。古人先有名!后有字。旧说婴

    儿出生三月由父亲命名。男子二十岁成年举行冠礼时取字;女子十五岁举行

    笄礼时取字谓之成*人。《颜氏家训.风操》篇说:「古者名以正体字以表

    德。」男女到成年时取「字」后他的晚辈或后辈就不能直呼其「名」而要称其

    「字」以示尊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