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五章 故伎重演,伏羲反杀,娲皇行动(补欠)
    “诶嘿嘿……”女娲尴尬而不失礼仪的笑着,对于伏羲的反话评价故作不知,全然当成是诚挚诚恳的赞美,照单全收。

    “我能有这么‘优秀’,还是兄长你教导的好嘛!”她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耳濡目染,近朱者赤……才造就出这般独一无二的、品性卓然的我啊!”

    “当然啦!我虽然很优秀,可跟兄长相比起来,还是要相差太远。”女娲伸手比划了一下,“在腹黑的道路上,我还有得学呢!”

    “……”

    伏羲眼角抽搐、抽搐、再抽搐,好不容易才压制住又沸腾燃烧的心火,冰封下去。

    “你啊……”

    一声莫名的叹息,伏羲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回顾上一个纪元的种种,跳出当事人的身份去观看,猛然间发现一个令之无奈的情况。

    第一纪元,最大的胜利者……究竟是谁?

    是他么?

    还是……眼前这个开始一个劲冒坏水的某人?

    伏羲,他证就了盘古道果,做到超出诸神想象极限的至高伟业

    开天辟地,化身万物,哺育万灵,洪荒永恒……一桩又一桩的伟业,是最璀璨的勋章!

    反观女娲……虽然不能说一点贡献都没有,最起码在伏羲崛起、战胜敌人的道路上,贡献了无可忽视的力量。

    甚至于,属于兄妹之间的默契,无形中带了一波节奏,让永恒神庭的先天神圣们,朝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中一头栽了过去,摔的头破血流,半身不遂。

    可在这之后?在天庭建成之后?

    她却是真正放飞了自我,怎么开心怎么来。

    吃遍了洪荒山河,踏过了星空九幽,乾坤鼎中肉香经久不灭……快活得不可思议。

    不用劳心劳力治理山河,不用费尽心思图谋洪荒永恒……最终一战里,她甚至都不用被盘古斧“照顾”,全程躺赢大结局!

    伏羲深思、沉吟,最终只是化作无奈叹息。

    恍惚间,他像是听到了一些话,为这一切盖棺定论。

    “或许,我没有你强大……”

    “但,我一定比你快乐!”

    “有的人,摘取下至高的桂冠,却输掉了人生。”

    “而有的人,虽然在竞争中落败,却心满意足,发自心灵最深处的喜悦和畅快。”

    伏羲,他背负了太多太多……最终,即使赢了盘“古”的比赛,也输了人生,心殇心痛。

    女娲?

    她的心没有那么大,想要追求的没有那么多,可到结局时,竟没有丝毫的遗憾!

    往昔压在身上的、名为“残暴”兄长的山头,被亲手掀翻。

    自己的财产,经过一系列操作,成为了洪荒天地的首富。

    三千大罗全军覆灭,她成为唯一的意外,得以存活下来,免去感受那锋利而沉重的开天神斧。

    神生圆满,至此无憾!

    一时间,伏羲的心情复杂到极点,愣愣看着天边的浮云,感觉自己的人生好无趣、好灰暗。

    许久之后,他悠悠一声轻语。

    “我……太难了啊!”

    女娲听着,不明所以,只能用茫然的双眼看着伏羲。

    半晌,伏羲收拾好纷乱的情绪,看向女娲,嘴角有崩坏笑容一闪即逝,眼底有恶意光芒隐现瞬间,让女娲蓦然感觉背后有冷汗冒出,紧张的左张右望起来。

    ‘认真想想,我为了这个家,操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汗?甚至还放了血……某个人就这么吃吃喝喝躺赢,收尾之时还叫嚣着揭竿而起,而且关键竟然还成功了?!’

    ‘天理何在?公道何存?’

    ‘我羡慕嫉妒恨啊!’

    ‘那熊熊燃烧的嫉妒之火,都要能点燃整个洪荒山河了……’

    ‘说不得,我得让她重新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不可亵渎的兄长威严!’

    ‘这,权当是这一纪元的最大乐趣罢!’

    伏羲心头有灵光闪烁,脸上表情却遮掩得很好,屏蔽心中恶意,让女娲身上的冷汗不再冒出,只能一个人疑神疑鬼,怀疑有人想害她。

    而不等其开口,道出异常,最后醒过味来,找到元凶,伏羲先发制人。

    “你要我的认证要求?”

    “没说的……我给了!”伏羲一副“好兄长宠溺妹妹”的表情,“我们兄妹什么关系?这点小要求算得上什么?”

    “呀?”女娲很惊喜,一时都将心头担忧置之脑后,“你同意了?”

    “对!”伏羲单手一翻,一枚玄奥的印记便结成……这印记始一出现,整个洪荒天地若有若无间都在悸动着。

    这是伏羲第一纪盘古的印痕显现!

    事实上,若非这一纪太特殊,人道在抵制伏羲的功绩……单凭这一枚印记,甚至都可以驱动洪荒天地人道的道果,为之倾力作战,征伐四方!

    第一纪的盘古,其实是最特殊的。

    因为,他不止是有自己的那一颗太易圆满的道果,还能催动洪荒的永恒道果……

    所以任何存在与之对上,那都等同于是与两尊盘古同时开战!

    这,有谁能遭得住?

    然而可惜的是……这一纪元,这两颗盘古道果,却是自相攻伐,让天帝很想吐血。

    这一枚印记,也因此失去了绝大多数的功效。

    仅剩下的,也就是用来盖盖章,证明一下这是盘古正统,被开天辟地盘古所承认的!

    也就是面子上好看罢了,说出去唬一下没见识的小家伙。

    毕竟整个洪荒都是盘古所化,无论东方西方,无论星空九幽,都属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谁还不能跟盘古扯一下关系呢?

    当然女娲需要的,也就是这一个名义而已,要这一份大义在身,为其之后的谋划做铺垫。

    “谢谢老哥!”女娲喜滋滋的笑着,从伏羲手中接过那印记,脸上快笑开了花。

    不过很快,她皱了皱眉头,有些狐疑,有些不确定,“等等……这次老哥你怎么给的这么痛快?连要求都不提了?”

    少女嘀咕着,“以前不是说要培养我,让我不要养成不劳而获的品性,明白有付出才有回报的道理?”

    “每一次给我东西,都或多或少的提出些要求……可能很简单,不过是去倒一杯茶,却也一定会提的……”

    “说是要养成良好三观,知晓是非,明辨权责……现在怎么会这么干脆?”

    “那是因为你已经长大了嘛!”伏羲笑眯眯的,很和善,也宠溺,“有了自己的三观,非常优秀……所以,我自然不会在用那些曾经的规则来要求你。”

    “去吧!”他轻描淡写的转移话题,“现在,印记已经给了你……想要怎么使用,那就是你的事了。”

    “我会在背后默默祝福你,给你加油鼓气的哦?”

    被这么一打岔,兼之关键的东西到手,女娲心情甚好,也不计较那些旁枝末节了。

    她脸上挂着灿烂笑容,向伏羲摆手告别之后,便一蹦一跳的从这里离开。

    那离去的速度,简直是飞快她要在伏羲重新开始即兴演奏的时候,彻底逃出凤栖山!

    因为,那由于人道变故而心中郁郁的伏羲,像是有报复天地的仇恨之火在心底燃烧。

    明明是洪荒最优秀的乐者,可以奏出最美妙的仙音神曲。

    然而伏羲,却做着最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像是找回了当初第一次制琴演奏时的手感,并且在这基础上疯狂的提升加点。

    由此,洪荒之中,便有一位盖世的“琴魔”新星,冉冉升起!

    “终有一日,我要琴音遍洪荒,让整个洪荒、整个人道,都在我的弹奏下,陪我一起发癫发狂!”

    “我不开心了,谁都别想开心!”

    ……

    女娲逃离凤栖山,躲避着可能的魔音肆虐。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

    在她离去之后,伏羲却没有抚琴。

    他一脸深沉的起身,在庭院中踱步,眸光深邃,像是在思考什么。

    许久,他一顿足,一拍掌,“我这么单纯的看戏,也着实没有意思了些。”

    “况且,我这个小号,纪元之末恐有禁言之危……终究是需要自保。”

    “我得想个办法……必须想个破局的手段……”

    伏羲转动脑筋,顷刻间便是坏水汹涌,在心中激荡不止。

    “有了……”

    脸上浮现一抹古怪笑意,他开始了行动。

    一道强大得能惊悚诸天的神念,却无声无形的蔓延而出,跨越了无穷无尽的物质元气,超拔了时间空间的束缚,指向了岁月长河。

    “喂喂喂?烛阴在吗?”

    “这里是伏羲!”

    他在与烛阴联络。

    “在在在……”两道意志成功对接,一场不被外人所知的交谈在进行,“天帝有何吩咐?”

    “我有一个互惠互利的计划,你……要不要听一听?”

    “哦?”

    “你是时间一道上的顶尖强者,动辄能截众生一息,止天地一瞬,更改历史,修正时光,比相同层次身具无尽时空永恒自在的大能还要胜出半筹。”

    “所以,我希望你……”伏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烛阴听完,头皮发麻,嘴里有些苦涩,“是不是太疯狂了一些?”

    “做下这种事,一旦失败……反噬之下,我怕是会死的很惨!”

    “虽然大罗不会失位,但也会失我……因果颠倒,我会尘封本性,难以归来……”

    “就是要疯狂啊!”伏羲呵呵笑着,“不足够疯狂,又怎么能有足够的收获?”

    “当然,考虑风险问题……我可以承诺,最终失败的话,我会出手,转嫁因果,相助你从失我中归来。”

    “怎么样?干不干?”

    “……”烛阴沉默,很久之后,他才挣扎着道,“这……这……容我思索两天。”

    “好,我等你的回讯。”伏羲嘴角微微上划,带着微妙的笑意,切断了两者的通信。

    他有自信最终,烛阴会同意的。

    这人呐……当有了不死的底气后,就越有作死的心思。

    况且,还是有一条通往巅峰的道路摆在面前!

    “单有这个……还是有些不足。”伏羲思忖着,盘算揣摩女娲的想法和计划,一些歪点子开始不断冒出。

    最后,他又接通了一尊古老神圣的通讯。

    “喂……老朋友!”

    “你的号,借我两天使使!”

    “对对对……就是顶号!”

    “让我披上你的马甲,来秀一波操作……”

    “放心放心,不会玩坏的……”

    “什么?你怕我秀过头了?到时候你被人圈踢,平白挨上一堆蒙面大能、巨头的联合毒打?”

    “诶!”

    “我是那样的神吗!”

    “放十万个心,我一定会给处理好的……总不会让你吃亏滴!”

    “好好好……就这样说定了哈!”

    ……

    伏羲挂断了通信。

    相比烛阴那边的犹犹豫豫,这一次干脆的不可思议。

    这让他不得不感叹。

    “终归还是曾经一起从零开始打拼的朋友可靠啊!”

    “说把号给我,就把号给我,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他满意的叹息着,一边拉扯出一张名单。

    如果女娲在这里,看到这一幕尤其是那张名单,只怕会不安。

    这名单,是女娲之前曾经意向中的合作目标,是可以谈判拉拢的大能。

    不过现在,名单上大能尊号的旁边,被伏羲或是圈起,或是划上一条线。

    而在一旁的空白处,还写着一些名字。

    烛九阴。

    帝江。

    祝融。

    共工。

    句芒。

    后土。

    玄冥。

    ……

    这是十二祖巫!

    这十二祖巫,名讳之上,有的是在一旁打上了三角,有的是小小的画一个叉。

    像是后土,就是被画上了一个叉。

    那意味着,是伏羲不能去串联的对象。

    毕竟,没有一个想要干大事的贼,跑到官府事主那里自首的道理……对不对?

    “我天真的妹妹啊……”

    “你难道没有详细了解过吗?”

    “当初,你元凰姐姐是怎么栽的吗?”

    “本来,身为最初始的号召者,拥有最大的话语权,能帮着自己牟取最大利益。”

    “可惜的是……撞上了我。”

    “然后,她就被架空了。”

    “从此,在领袖兼吉祥物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此刻的伏羲,似笑非笑,“巫……巫族……你的棋子是吧?”

    “你所倚仗,用来碾压了我小号,最终盘古的关键是吧?”

    “看在兄妹的关系,我不会给你盘古路上添堵。”

    “不过……当你摘取了最后胜利果实,站在人生巅峰就像是上一纪元盘古成功的我一样时!”

    “可要小心,来自背后的背刺哦?”

    “我栽在了人道上,被你趁着那个一闪而逝的时机,吊打和禁言……”

    “你……又为何不会栽在巫族还有人族之上?”

    “哈!”

    “当你镇压我元神灵光、当你最得意畅快的时候,我……可是有机会翻盘的!”

    “神生的大起大落……足够用来教育你,让你知道”

    “这个家里,谁说了算!”

    ……

    伏羲的行动,女娲一无所知。

    她还在筹备着,要搞一个大新闻。

    “嗡!”

    一口玄奥古朴的大鼎,此刻虚虚悬浮,其中有一滩晶莹的血水,鲜艳的刺目,闪烁着慑人心魂的威能。

    这是血,无上强者的血!

    而这尊强者,名为盘古!

    第一纪的盘古伏羲!

    的确。

    很多大罗的想法,理论上没问题。

    这苍茫洪荒,谁能给伏羲放血呢?怕不是头都要给打爆!

    不过,总有特殊的情况,是论外。

    特殊的情况,配合特殊的时间点,是一场奇迹

    早已被安排好的奇迹!

    第一纪结束时,女娲代人道与伏羲清算,却是有这最特殊的时机。

    在那一个时间点,诸神寂灭。

    唯一可能的知情者鸿钧,更是被女娲的盘古身亲手敲了闷棍!

    尽管,伏羲的魔神身“太”,曾经天帝人生轨迹的背负者,因为要身化天地,圆满因果,不可能放太多的血。

    但是,女娲的要求也不高。

    随随便便弄个十几滴精血,凑活着用就行了。

    精血在鼎中烹煮,女娲还不时的加一些天材地宝,熔炼在其中。

    最后,将伏羲给她的盘古印记往里一丢

    “大功告成!”

    女娲看着乾坤鼎中,那变得奇奇怪怪的液体,心满意足的拍拍手。

    “材料添加完成,剩下的就是火候问题……”

    “还要煅烧个三五元会……圆满之后,便能以之造就至尊种族,屹立天地之间!”

    “不过……高端战力还是缺乏,需要人手加入。”

    女娲突然叹起气来,“对抗天道,任重道远啊!”

    “可是……”

    “现在的鸿钧,大势已成,裹挟诸多大罗意志……”

    “更是以圣位为诱饵,收买大能,成为无法阻挡的波澜……我又能怎么办呢?”

    罕有的,少女迷茫起来。

    她不是没有想过,找其兄长出谋划策。

    可毕竟,伏羲先前才因人道而心殇难过……让其再为人道对抗天道出谋划策,岂不是揭开伤疤?

    更何况,真要是让伏羲出手相助……

    “到时候,我还好意思出手揍他吗?”

    这是一个问题……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女娲现在能靠的,只有她自己。

    “我该如何战胜有优势的强大敌人?”

    “一个无论在个体势力、还是总体势力方面,都有莫大优势的对手……”

    女娲深思无果后,最终她开始寻求帮助。

    不是找人,亦非借物,而是参照历史!

    她很郑重的翻出一本书册,封面洁净,唯有一个“羲”字烙印。

    这是属于伏羲的东西,是他当年参与诸多博弈对抗方面的心得随笔,蕴藏了他的智慧思想,是坑人方面的集大成典籍!

    当年天庭破产,大罗天被人道清算崩溃,很多事物都失落了……事后,伏羲也没有去找寻回来的意思,任其随缘而去。

    像是天帝权柄一图一书,又像是这治政心得,记仇小本本……哦,小本本被特意找了回来。

    毕竟,总不能让人知晓伏羲这样圣德无双的天帝,竟然有拉清单的习惯嘛!

    图、书下落不明,不过这治政心得,却被女娲特意寻到了。

    很庄重的收藏起来,片刻都不离身,时不时就掏出来看看,了解当年的一些内幕往事。

    此刻,女娲认真的翻到了最前面的页面。

    “凤凰心意难测,又有主场之势,何去何从?”

    “欲离,恐暗中杀手……”

    “苦思之后,明悟……唯有加入,打入敌内,暗中串联,联手架空……”

    “收买诸神,发动自下而上的颠覆行动……”

    “……”

    女娲很仔细的看着,不时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采。

    “如今我的情况,跟当初的他颇有些相似的地方。”

    “大可借鉴一二……”

    “看来面对鸿钧,只有不断合纵连横,将之孤立,才能最后一锤定音,将之彻底击败!”

    “圣人……圣位……”女娲踱步,眉头紧蹙,“这是一个关键!”

    “如果,我能让所有的圣人,都跟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不过,收买圣人……好像很难啊!”

    女娲又发愁起来。

    直到很久后,她双眼猛的一亮。

    “对了!”

    “我收买不了已经执掌圣位的目标,但我却可以收买登圣之前的大能!”

    “襄助愿意与我合作的对象成功登圣……不愿意的,那就打压,淘汰出局!”

    “打入天道的管理系统内部,合七圣之力,自下而上的牵制住鸿钧!”

    “与此同时,再有巫族为筹码,从外至内的围杀天道走狗,清洗人道被污染和压制的地方!”

    “如此,双管齐下……我有机会赢的!”

    女娲紧绷俏脸,开始快速盘算起来。

    “至于扶持谁登圣……”

    “先天神圣的派系……这里面的水太浑了!”

    “我保我自己,不成问题,可是别人……可不见得听我号令。”

    “扶持和操盘的代价,也太大了一些。”

    “倒是玄门……大有可为!”

    她敏锐把握到一些破绽与细节,看到了机会。

    这本是鸿钧意图平衡股权太大先天神圣集团的对策,此刻却让女娲找到了借力的空间。

    “我这里,玄门大罗先天灵光最多!”

    “这本身便是投票时的诸多选票来源。”

    “不过,这还有一些前提……得让我筛选的那目标,通过政绩考核的录取线。”

    若是连第一关都没过,手里的票再多,那又有何用?

    “但这方面,我最不怕啊!”

    “政绩、宣传,这些靠功德砸,难道还怕砸不出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道众生,最好收买了!”

    “只要给他们甜头尝尝,多半就会无节操的跳转阵营哪怕他们明知道,脚踏实地去做实事,才是长久之计!”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要支持谁?”

    “让哪些人,成为我的棋子?”

    女娲抬首望天,目光闪烁间,逐渐有了成算。

    最后,她抬脚、迈步,踏破了时间空间,走向了一处非凡的造化福地。

    ……

    “娲皇来访,恕未能提前相迎接待。”

    昆仑山中,道德天尊肃穆行礼,表示歉意。

    女娲回礼,“无需如此……此行是我来得太急,如何能怪罪道友?”

    “呵……”道德笑笑,单手一伸,“娲皇是有要事?那还请入殿堂一叙。”

    “善!”

    两尊大能并肩而行,走入三清的道场中。

    在这里,有仙鹤瑶草,有仙珍灵脉……无数的造化精粹,尽情随意的生长。

    “不愧是盘古丹田,气脉源头,果是非凡。”女娲赞赏。

    “道友过誉了……”道德连连摇头,“再不凡,又如何比得上道友出身的不周神山?”

    “内蕴盘古道果,是至高之地!”

    “那都是过去了……”女娲摆手,“盘古道果已离去,虽还有钟灵神秀,却总让人觉得空心遗憾。”

    “这倒的确……可惜可惜。”

    道德感叹。

    不一会儿,闭关清修中的元始、灵宝二位天尊,联袂而出,与道德一起,摆下宴席,共同招待娲皇。

    等到酒过三巡,女娲的脸色凝重起来,三清彼此相视,若有明悟。

    真正的重头戏,现在开始了。

    “你们……想不想成圣?”

    “如果想的话,从政绩到选票,我可以一手包揽哦?”

    “机会难得,可千万不要错过?!”

    这一瞬间,三清怔住了。

    唯有双眼瞳孔的微微放大,才真实的显现出他们心情的悸动。

    “我们需要付出什么?”<>  左张右望了一下,最为老成、也是最老谋深算的道德,代表了三清这个集体开口。

    “我需要的,是你们成圣之后,对我意志不遗余力的支持!”

    “毕竟天道七圣,我要拥有一半以上的话语权!”

    听着这番话,三清顿时沉默了。

    若有若无的,他们从这番话中嗅到了一种血雨腥风的气味。

    一半以上的话语权,成为天道集团的最大股东,左右着整个天道董事会的决策……这是想做什么?

    ‘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剑指鸿钧?!’

    三位天尊心灵共通,此刻联想到了一些很让人惊悚的想法。

    不过……

    鸿钧处境的好坏,与他们何关呢?

    唯一需要忧虑的,是这样站队之后,可能遭遇的风险问题。

    “干不干?”道德问着他的俩个兄弟,倾听他们的意见。

    “这个嘛……”元始犹豫。

    但有人不犹豫。

    “干!”

    灵宝天尊的身上,有锋芒隐现。

    他目露精芒,跃跃欲试像是要与谁开战,“我看鸿钧胡乱折腾……什么三尸锁人道,早就不爽了!”

    “有人想跟他做对,我为什么不掺上一手?”

    道德无言,元始失语他们才想起,这个小弟修行道路的思想。

    那是在争!在截!

    “小弟,你……唉!”

    元始传音低叹,“这样的选择,可是很有风险的!”

    “有风险又如何?”灵宝天尊微微摇头,反驳道,“没有风险,哪来的大利?”

    “这是一个大争之世……诸强并起,我们也要力争上游!”

    “况且,我们现在的处境,真的很好吗?”

    “三清……三圣!”

    “不知道是哪些家伙流传出去的说法……如今的我们很被动啊!”

    “一些大能,总是额外的将目光投注过来,多看我们一眼……”

    “我们必须要主动出击,打开新的局面!”

    灵宝,自有他的一番道理。

    “小弟,你说的倒也没错。”道德天尊颔首,眼神清亮,“无为而无不为……如今,身不由己,时不我待,当行非常之策!”

    他也投了赞同合作的一票。

    最后,元始一个人孤孤单单,左看看、右看看,轻轻一叹,与兄长和小弟统一了战线。

    “我等若能登圣……娲皇有令,自当遵从。”道德天尊做代表,与女娲商谈协议,“不过,说实话,我们执掌圣位的可能虽有,却又不是很大。”

    “毕竟玄门之中,我们虽然是台面人物……但当初定位,就是保驾护航的打手。”道德皱着眉,“论及道统扩散,在玄门中的影响力度,不见得有多么出众。”

    “这些……都不是问题。”女娲很淡定的喝了口清茶,“宣传?教化?我都可以帮你们搞定。”

    “不就是资源的投入吗!”

    女娲摆出不差钱的样子,“只要砸钱砸的够多,分分钟让你们的道统,成为名满洪荒的大教!”

    “任何生灵,只要来听道,并且听完之后去帮助宣传,我们都给他奖励。”

    “比如说,拉一个没踏上修行的凡境生灵,奖励一块灵石。”

    “拉一尊仙境的生灵,奖励一点功德点。”

    “如此扩散,还怕不能家喻户晓?”女娲淡笑,“当年神殿入主周天星海,差不离就是这么干的!”

    “才用多少时间,造就星神宗这无上宗门?”

    “至于说,除了这教化宣传之外,别的功绩?”

    “也一样!”

    “拿功德砸就好了!”

    “这里有穷山恶水,是强者交战余波打出来的死地,常年有恐怖法则沉淀,需要治理?”

    “砸功德!”

    “让比曾经交战修士更强大的生灵,主动去清理修缮!”

    “用功德买政绩……呵!”此刻的女娲,身上有一种光辉在闪耀,那是名为“壕”的光辉,太过璀璨与刺眼,闪耀得三清一愣一愣的,“只要肯砸,全方面的砸,还怕出不了政绩、不能让众生万灵交口赞叹,称圣称贤?”

    ps:这是八千字的一章……拆开的话,便是两章四千字的,用来补本月更新的欠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