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花缕缕香 安排身份
    人间,美林学院,办公室。

    “我请求,让她和我住在一起,我会照顾她。”

    办公桌前,十七八岁的少年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理直气壮。

    办公桌后的老师一脸迷惑,看看靠墙放空状态站着的身着朴素长裙的少女,又看看面前躬身的男学生,皱紧了眉:“且不论她怎么进来学校的……她是女生,怎么可能住进男生宿舍?你和她是认识的吧?赶紧通知她家长把人领走!”

    男生直起身,一脸无辜样:“她是我表妹,是来找我的,不知道怎么的就上了天台……您也知道了,她差点跳下去,还好我及时赶到拦住了。实不相瞒,她的……精神不太正常,只认得我,她的父母最近也都不幸过世了,我实在放心不下她,不能放她一个人待着。所以老师……”

    老师又看向墙角的少女,相当稚嫩的脸庞,可能只有十四五岁,眼神空洞,气质乖张,一双纤足还**着,有些不安地踱着步,却是谁也不看,脚底触碰地面,啪嗒啪嗒地响。

    似乎,是有异于常人的模样。

    如果按照男生所说,远道而来是为了投奔这唯一还能依靠的哥哥,未免也太可怜了。

    不管怎么说,不能放任她乱跑,在这里惹出事来。

    下定了决心,老师看向这少年:“她可以由你看着,但是让她一个女孩子住男生宿舍也不合规矩。我和宿管那边问问还有没有女生宿舍的空位,让同住的女生照顾她,都是女生也比较方便。”

    少年还是摇头,坚持道:“那些女生与她非亲非故,没有义务和责任照顾她,不会上心的,还是让我自己来吧。我有一间空的屋子,之前没打算住,现在安置她,正好,我也会搬进去。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我保证。”

    老师有些犹豫:“你们毕竟男女有别……”

    少年眼眸很亮,眼神纯净:“我是她表哥,不会做出不合规矩的事,放心吧老师。”

    有责任担当的良好少年形象一下子树立起来了。

    老师也不好再否决,只好点点头:“只是这个情况,还是要上报……你也只是学生,顾不了太多。目前就先交给你,之后商讨出更合适的方法,你就不能再任性妄为了。”

    老师也正纳闷呢,怎么忽然就冒出个准备跳楼的陌生女孩,怎么突然一向好好学生的少年就领着她要求住一块儿,很多信息都还没核实,但是把人晾着也不是个办法,主事人又不在。少年愿意担责,最好不过。但是这抛卸责任之嫌还是令人头大。

    少年的为人,他看了几年了,也能信得过,只是事发突然,有些莫名其妙。

    心烦意乱地挥挥手准备打发两人离开,头疼怎么组织词汇向领导汇报,墙角的少女被牵起手拉走,却是不经意间回头,望了他一眼,他不知道怎的,身体打了个寒战,觉得那女孩的眼神虽然空,但是凉得让人心慌,似乎不是看向人的眼神。

    或许是真的只认少年,对其他人都不在意吧。

    办公桌后,老师擦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呼了口气。

    走出办公室,少女还是一副神游的模样,轻飘飘地被少年拉着一直走,走过走廊、楼梯、校道、花圃,兜兜转转,然后停在了一道木质门前,少年一只手仍然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找出钥匙开门。

    丁零当啷的钥匙碰撞声似乎让少女回了神,目光聚焦于眼前的时候,已经被少年拉着进了门,带到沙发上坐下,视线由水平徐徐往上,落在少年的面庞。

    少年看她坐好了,把她放开,转身去把门带上关好,然后回到少女面前,注意到她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看,毫不掩饰的直白眼神,却是什么意味都没有,不禁有些头疼,耸了耸肩,琢磨着开口:“从现在开始,你就住在这,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我去买。你……”

    他表情微变,似乎在斟酌着如何称呼。

    好在少女回神了,虽然还是直勾勾地看着他,但是眼眸中明显有了一丝活力,声音清脆婉转:“我饿。”

    很难想象她能把两个简单的字发得如此勾人心弦,似乎百般娇媚融入其中,又不会令人感觉做作。

    少年愣了愣,点头,转身进了厨房:“我去给你做。”

    等进了厨房,看着积了灰的空荡荡,他才想起来这个屋子之前一直闲置,几乎什么都没有,不免有些尴尬地抿抿唇,转身又跑了出去,不忘锁上门,只留一声:“我去买饭。”

    他害怕她跑了,或者又做出什么事来。他刚答应过会照顾好她,以表哥的名义。

    不过少女并没有要离开的行动,她百无聊赖地向四周扫视,稍微扬一扬手,空气中的灰尘就翩翩起舞,屋子里能看见光,是窗外的阳光。

    她把手收回来,看了看掌心的纹路,然后站起来,摸索着把窗打开。很久没有人住的屋子,空气也是沉闷污浊的,只是少年来的匆忙,焦虑着如何面对她,没注意到环境。

    户外稍微清新的空气涌进来,她披散的头发被微微带动,搭在肩膀上,肩膀显得相当纤细薄弱。

    视线望向窗外,一片光亮,却什么也看不清。少女嘴唇微张,终究又闭起来。

    没有意义。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为什么在这里呢?

    好饿。

    刚才谁在说话?

    少女眼帘缓缓开合,眼神依旧空洞着,灰暗着。所见到的一切都没有意义,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分别?

    听到的声音也是,触摸的感觉也是,她的躯体存在于这片空间,但是毫无意义,这片空间也毫无意义。

    “在看什么?”

    突然的问话,少女一惊,心脏沉闷,她不禁皱着眉,捂着胸口,缓缓蹲下来,等待着心跳恢复原本的规律。

    少年急匆匆买好饭赶回来,开锁推门进来就见到站在窗边散着长发的长裙少女形象,她纤细白嫩的脚踝……他不禁眼神暗了暗,忍不住出声打破这个画面。

    看着少女没有转身,却是捂着胸口蹲了下去,他恍然意识到她被自己的声音突兀出现而吓到了,赶忙把饭盒放在桌上,三步做两步走到少女身边,双臂称拥抱状想要靠近,搂抱起来,但是又迟疑了,换成了单手轻拍她的肩膀,声音也放低柔和下来:“对不起……没事吧?”

    不至于,有心脏病吧……?

    少女看着柔柔弱弱的,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已经好转,在他还没触碰到她的肩膀时已经打算站起来,只是手还捂着胸口,面容呆滞。

    不至于真的到不理人的程度吧?

    少年满头黑线,见她没有躲避自己的触碰,似乎问题也不大,便是硬着头皮去牵她的手腕,把她拉到桌子旁,让她坐下,给她摆好筷子勺子,然后把自己的那份饭给打开了,显然他自己也还没吃。

    不过看着少女呆滞的模样,该不会还要喂她吃饭?

    或许是饭菜香气的吸引,少女总算是动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餐具,然后抬头看看对面正大快朵

    颐的少年,缓缓动筷夹起了肉片,塞进了嘴里。

    食不言,进餐速度在少女熟练之后快了起来,两人几乎是同时把整份饭清空了。

    少年抽出一张面巾纸给她,两人擦过脸上的油渍,把饭盒收拾好,要开始谈正事了。少年把空饭盒装好,打算一会儿出门拿去丢了,然后坐回少女对面的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

    少女还是直勾勾地看着他。又似乎只是在看她对面的空气。

    少年有些懊恼于自己不该慌乱的,她只不过是……而且现在她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

    “咳。”少年还是清了清嗓子,象征性地咳一声。

    少女没有反应。

    他便按照自己计划的,一本正经地开始自我介绍的开场白:“你好,我叫做韵术麒,韵是韵律的韵,术是算术的术,麒是麒麟的麒。你是……”

    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她会把他当做骗子吗?他对她现在的情况并不算了解,甚至只是刚捡回来的关系……

    少女还是有回应的,或许因为吃饱了,有余力在意别的:“我是谁?”

    看着她眨巴着水亮的眸子,眼神还很空,却也没什么心思,他悄悄呼出口气,回答这个问题:“你叫雨晴珊,是我的表妹。今后,我会和你一起住在这里,照顾你的起居。”

    她目光垂下,掰着手指,貌似天然道:“雨是哪个雨?晴是……”

    他打断她,一本正经答道:“雨是下雨的雨,晴是天晴的晴,珊是……珊瑚的珊。”他差点没想起如何组词。

    但是身份设定必须完整,首先要将她说服。

    “哦。”她愣愣地晃了晃脑袋,似乎在点头,随即说道:“下雨和天晴不是矛盾么?”

    他当即回道:“不矛盾,晴天也会有雨,雨天也会出晴。”

    似曾相识的对话,让他不觉眯了眯眼。

    但这不是重点。

    最棘手的介绍完了,他大着胆子握住她的双手,确保她注视着他,用郑重的语气叮嘱道:“记住了,你是我的表妹,你可以依赖我,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我随时都在,随叫随到。你,相信我吗?”

    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眼前的少女,面容陌生又熟悉。

    他知道是她,不会错。

    不会再错了。

    雨晴珊愣愣地看着一下子拉近了距离的少年的脸庞,没什么男女交往距离概念的她没有脸红,也没什么想法,只是直觉判断似乎并不会对自己不利,于是轻微点点头。

    “那就好。”他松开她,距离恢复如常,舒了口气,却听见她主动问道:“你肺不好?总是大口喘气。”

    他满头黑线,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她没那么难对付,甚至关注点都比常人清奇,绞尽脑汁想了个合理一点的说法:“我是担心你,都紧张得忘记怎么呼吸了。”

    不料她似乎有些不依不饶:“为什么担心?你连呼吸都不会,还是担心自己吧。”

    被误会低能了,不过这个话题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他胡乱地点头:“你好好的待在这里,等会儿我要回去上课了,你别走。”

    她眸光收敛:“我不知道这是哪里。”

    韵术麒愣了愣,眼神微亮,追问道:“你……你还记得什么?呃,我是说,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是她的话……

    不论如何……

    雨晴珊神情放空,过了好一会儿:“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