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大火焚营
    啪啪啪~

    火把燃烧,照亮周围,刘盛及周边将士无不皱着眉头看着下方营帐。

    却是大营内也溅起星星点点,他们在为下面的战事而担忧着。

    “大营不保啊!”突然间,刘盛轻抚额头,苦涩且无奈。

    “大营不保?”

    刘盛一言让众人惊恐,纷将上前。

    这一看,星星点点的火把在大营中飘飞,快速且毫无章法,如头无头苍蝇一般,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们即便散乱,却也朝着一个方向汇聚,那是………帅帐,路上,还会有火把掉落在地。

    看着这一幕,粗心的众人更是楞了。

    “这大营不是好好的吗?”

    陈白走上前来,想要询问,但将手伸出的一刹那,他又觉得不太妥当,随后便犹犹豫豫的又将手放下,终是没问出口。

    这时,满脸苦涩的刘盛也回过了头,方才陈白的模样他也看在眼里了,但他实在是没心情说话。摇了摇头,叹道:“这一场火下来,大营可要重建了,哎,也不知又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想起这个,刘盛就觉得有些牙疼。

    崔骧和王慧龙一定又要和他诉苦了吧?

    都说做人难,这做主子的比做人更难,就好比二十一世纪的小老板不如员工一样。

    还是穷!!!

    这要是放在以前,刘盛还是算是小有资本的,像这样的大营那是说建就建了,可现在不一样,此时的朔州可正在‘大搞改革’。

    这一旦牵扯到建设、开发啥的,那注定也不是什么小动作,他现在什么都缺啊。

    眼看着大火将起,刘盛的心,沉的难受,到了这个份上,已是无力回天,他也没有再继续等下去的必要了。

    难不成还要他亲眼看看什么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眼睁睁看着大批的人力物力付之一炬?

    刘盛自认不是什么受虐狂,他感觉,他这样看着,那就像是看着原本属于自家的亿万家财不翼而飞,就像是看着原本属于自家的女神躺在床上等着别人临幸。

    贼扎心!

    救是救不回来了,他可不想再扎扎心、找找虐了,索性眼不见心为净,朝后挥了挥手:“梁杰,你率人随我回戌城!”

    “是,郎主!”

    梁杰是个小胖子,呃.......说小,其实是刘盛认为的,在这个时代,人家可不算小了,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有二十啷当岁了。

    作为刘盛麾下第一胖的梁杰非常听话,从来不会问为什么,只要是刘盛吩咐的事,他只知道做就对了,当即带着十数人朝着马儿走去。

    刘盛头也没回,对陈白说道:“啊白,你来善后!”说罢,便抬脚走了。

    陈白和梁杰不同,他会思考刘盛为什么这么做,可他思考吧又想不出来个啥,以致于会经常走神,然后再问刘盛。

    这不,陈白又懵了。

    他实在不理解刘盛为什么这就要走,不看着战事了?

    郎主就这么放心?

    想了半天没整明白,等回过神想问刘盛的时候,却已经看不到了。

    陈白努了努嘴,鼻出一气,闷闷的看向大营。

    这一看。

    “完了,大营不保!”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刘盛会这么说了。

    火光大盛,但火光,却不是火把,而是.......营帐。

    抬目看去,整个大营到处是燃火点,即便有的地方还没出现营帐着火的现象,但陈白也不报什么希望了。

    因为那些火把群,正朝着没着火的地方齐齐涌去,在这个移动的过程中,不断有火把掉落一旁,然后......

    刘盛不愿看到的事情,他全程目睹,他眼睁睁的看着星星火光陡然变大,将大营内的营帐点燃,还正在朝四周蔓延,周边的营帐也因此不断被火焰侵袭。

    扎心了!

    不,是烧心了!

    即便是他,也知道建立一个大营是需要人力物力的,一心向着刘盛的他,不由得为刘盛心疼起来。

    常言水火无情,这一场大火之下,不说营帐是否留存,便是人在里面久了,也是会被烤熟的.......

    陈白心疼了………

    大火烧了一夜。

    第二日,天未亮,督护府门外迎来二三十骑,骑骑载将士,将士腰挎刀,不过灰头土脸的模样,让他们没了曾经的威武雄壮!

    陈白率先下了马来。

    “将军!”

    门外带人守夜的梁杰连忙迎上,见其灰头土脸的,想笑又不敢笑。

    陈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郎主可曾醒来?”

    梁杰笑道:“郎主回来便未曾就寝,一直呆在书房之中!”

    闻言,陈白有些沉默。

    如果说他最不愿听到什么,那么刘盛一直呆在书房位列第二。

    一直,这个字很关键。

    几年来,能让刘盛如此的,要么就是他们闯祸了,刘盛在考虑怎么惩罚他们,要么就是有解决不了的大问题。

    二者相比,他情愿是前者,当然,两者都没有是最好的。

    “可是昨夜之事?”陈白不敢贸然前去,决定先问问梁杰这小胖子。

    梁杰自然知道陈白想问什么,依旧笑嘻嘻的:“你不必担忧,非是你我之过,而是营寨的问题。”

    “哦?营寨的问题啊!”闻此一言,陈白不禁松了口气,顿时觉得,他们郎主有点小题大做了,不就一个营寨吗?

    这么想着,陈白便放心的带着一群灰头土脸的人入了督护府。

    书房内,刘盛闭目思索。

    对于一直驻守戌城的陈白梁杰等人来说,他们还不知道朔州之内的大动作,更不清楚,就这一个营寨问题刘盛就已经很头疼了。

    这不光是木材、皮革的问题,还有人手上的问题。

    有人说,让士兵去建啊?

    ........

    仅凭戌城汉将五百众,建一个万人大营累死他们也得需要不短的时间,肯定得加人手。

    而胡人,可不会给你搞这个事情,因为他们已经将建房的技能死死的封锁成灰色,哪怕只是营寨,他们顶多搞毛毡,扎营向来都是奴隶搞的。

    那么,让三千赤凰军上?

    他能想象的到,一旦他这么做了,那他日后也一定会出名。

    那是来自所有自认有节操的读书人的谩骂,不知道会被叫成欺压妇女还是侮辱丈夫?

    到时候真闹出事来,他颜面无存不说,就光那些读书人对他心有芥蒂,那以后还何谈让其投效?

    难不成虎躯一震,展露下王八之气吗?

    呃.......刘盛表示,这是龙傲天的专属,不是他的,也不是这个时代能发生的操蛋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