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三章 神魔穴道
    许天功以整个中山国国力布下的九龙夺嫡,毫无疑问是一个大机缘。

    一众中山国的半神强者、其中不乏半神巅峰、金丹巅峰,还有九卫神帅、七煞星君两位‘武神’,都在疯狂的镇压龙脉,血淋淋、**裸,毫不掩饰,更没人想着这时候为许天功报仇。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便是眼下的场面。

    所以就算被戚笼偷袭得手,炼铁手也没有报复的打算,而是飞快的扑向另一条龙脉,那是跟戚笼打过交道的血龙龙脉,血炼赤旗的旗面直接覆盖千丈,滚滚血气从龙身上溢出,同时一只真神巨手从旗面中探出,死死按住龙身,不管龙脉挣扎咆哮,这是要强摄龙脉。

    而戚笼这边却是出了岔子,撑天龙发出强烈的抗拒情绪,一条龙脉中蕴含着千万人的意念,前后数百年的历史演化,帝王将相、杀伐治乱,不可尽数,一时间无数道意念疯狂冲击戚笼精神,戚笼大吼一声,三道龙影从体内飞出,挠挠捆住龙身,戚笼更是化作十丈肌肉巨人,死死抓住龙角,并且意念顶住历史洪流的冲击。

    僵持了数息之后,齐天神棍‘觑’得机会,猛的一记‘天妖碎神棍’,直接把龙脉脑壳都敲扁了,这才将之纳入体内。

    虽然看似有无数次交锋,但时间却只过了数息,而当戚笼换目四顾时,场面上的龙影已经少了大半,人影更是没有,有太多的选择之下,没人敢于强抢三层龙脉之子的口食,炼铁手卷了血龙不知跑那里去了,而皇甫天奇的那条木龙,戚笼隐约看见被一位黑甲将军扑了过去。

    不过却是没看到皇甫天奇的身影,难道这家伙真死了?

    戚笼正想着要不要再去夺龙,虽然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而且体内龙脉急待炼化,但这次机会可以说是百年难遇,走过路过也不能错过,但是万一被人埋伏……

    正当纠结之际,器老爷、不,应该是齐老爷却发出不屑的笑容。

    “一群蠢货,连眼皮底下的好处都没拿走。”

    “恩?”

    银色大棒从天空砸入地面,正好落在石碑表面,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咔嚓’一声,石碑往后横移,露出一个大洞来。

    戚笼随后落将下来,目光落在石碑的底部上,那里多了一个姓名,前镇北大将军,许天功,沉默片刻,走了进去。

    这似乎是地下宫殿的另一侧,不过原本出没的各种宫女、侍卫却全部消失不见。

    “不用找了,姓许的没有天妖之身,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神魔法又是不全的货色,人国合一遭到所有龙脉反噬,他拿国运当依托,百姓意念被吞噬,整个中山国现在已经没有活人了。”

    “哦。”

    一场夺龙局的胜负,决定一个国家的存亡,无数家庭,无数人生,时代的浪潮将沙砾直接碾的粉碎。

    不过对于冷漠无情,连自己性命也不放在心里的戚大魁首来说,也就值这一个字。

    似是想到了什么,戚笼连问道:“神魔功法是什么,上古武道又是什么说法?”

    齐老爷咂咂嘴道:“在老爷的记忆中,上古武道似是一个大框架,似乎经历了三四种更迭,你只要知道,上古武道是唯一能抗衡天界的手段便是了。”

    “抗衡天界,神魔。”戚笼若有所思。

    齐老爷熟门熟路的带着戚笼在迷宫中乱窜,最终找到了一座城堡大的玄武,龟首低垂,嘴巴张开,舌头卷曲,戚笼钻入其中,一座棺材水晶棺材置于正中。

    “龟伏灵藏,其寿绵延,”戚笼看出了阵势,不屑的一笑,道:“皇帝自我安慰的把戏,许天功到底是想证妖皇行逆天事,还是只是想要证就妖皇,好福泽永享,这怕是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推开棺材,许天功的遗骸便好似放了千年似的,迅速枯萎风化,最后只剩下一堆骨粉。

    “这就是你说的好处?”

    “急什么。”

    果然情况又了变化,从骨粉之中,突然有三点黑光在胸口、腹部、头顶三处亮起,齐老爷见状大喜,连忙催促道:“还不快将之吸入体内,这可是好东西!”

    处于对这位的信任,戚笼嘴巴一张,将之吸入体内,顿时这三点黑光像是有灵智一般,自己就找到了归属,同样是胸、腹、头三个部位,三者相互牵连,一股迥异于龙脉的凶恶意念在体内酝酿。

    “这是——神魔穴道?”

    齐老爷点头道:“神魔法的核心便是神魔穴道,并非人身能孕育出的,而能将穴道中的力量挖掘出来,便能得到神魔之力,当然,具体是哪一种神魔力量,得你练出来才知道。”

    “原来如此,”戚笼想到了之前许天功幻化出的那尊开天巨人,赞同道:“若是能练出来,怕是抵的上一条龙脉。”

    “好了,走吧,”齐老爷落在戚笼的肩上。

    “你怎么不进去?”戚笼指了指人皮口袋。

    “齐老爷才不进这黑洞洞的破袋子里呢,没老爷相助,你早被那姓许的打死了,你别想过河拆桥呢!”

    戚笼暗叹天子神兵就是有个性,无奈道:“那我也不能总拿根棍子到处跑啊。”

    “你嘴巴张开,戚笼缩小钻进去。”

    “想都别想。”

    你这玩意才给人开过瓢,怎么可能让你钻入自己嘴里。

    “可你身上的洞也不多啊,鼻孔?还是下面?齐老爷不嫌你脏的——”

    戚笼想到那个画面,顿时打个寒颤,连忙道:“耳朵,耳朵就可以了。”

    而在另一边,三座小山大的白骨王座上,小天罡老人朝着左右望去,感慨道:“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们三兄弟终于在一次齐聚了。”

    七煞星君闭目不言,头顶龙影上下起伏,这是一条完整的土系龙脉。

    另一座白骨王座上,一道人影从黑暗中显出,两眼之中,破军星光璀璨。

    “是啊,好久不见,我终于复活了。”

    那人正是皇甫天奇。

    ……

    另一边,假王爷在高空中显出身形,他的身上,几十条未成形的龙脉像是蛆虫一样在体内钻进钻出,搅的皮肉翻飞,他却完全不在意,笑道:

    “许将军真是忠心爱国,没有他,本王这龙脉还凑不齐全呢。”

    在他身下,是三位中山国的半神尸体,而死在他手上的半神,还要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