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神非独行
    “呵,也不算意外。”

    八岐化身并没有丝毫慌乱。

    他挥着金丝玉裹的衣袖,黑雾从袖口丝丝的逸散出来。

    “你能被选中,信念一定要比普通人坚定。”

    “你能还活着,就一定拥有比肩神明的能力。”

    “无妨,别以为我就只有这样而已了...”

    “对亘古存在的神明...尊重一些吧!”

    呼吸吐纳间,八岐化身双眼外凸,血丝密布。

    “蛇魔入体,魂归袖中,蛇神奴役下的傀儡啊...”

    “迎敌!”

    像是古代行军的号令,几声呢喃之后,黑雾中,突然有阵阵哀嚎响起。

    透明的,如同幽魂的灵体,在蛇魔袖中飞出,落地生根,化为人形。

    一个个面色苍白,表情狰狞,目光空洞的“魂魄”,以一种非常快的递增速度,渐渐的将上杉清包围住。

    其中大多数,都是和尚。

    上杉清看到了熟人,昨天被他击败的明空法师,赫然在列。

    昨天这个混蛋莫名其妙的死了,上杉清还在有些怀疑其中有诈,现在看来,是这八岐蛇魔在明空的体内动了手脚,让他魂飞魄散,变成了他人手中傀儡。

    见到这一幕,六位僧袍人影即使是得道高僧,也不禁心潮澎湃,怒火翻涌,眉头紧紧皱起,恨不得动手,给予这蛇魔雷霆一击。

    有一个算一个,这基本都是大德寺千年来僧人的魂魄。

    有身处现实,被蛇魔引诱的,有身死后进入佛塔,沦陷于蛇魔之手的,他们的灵魂都被囚禁在此地,任人鱼肉,不能往生。

    “你无法彻底免疫我的【魔心】。”

    “你能做的,只是用神明之力对抗它,如果我没猜错,你用的是最纯粹的【信仰】。”

    “你能坚持多久呢?”

    “对于我来说,用魔心侵扰你的神经,就如同你挥剑一样,是再简单不过的【本能】。”

    “嘿...在你被我彻底控制之前,就由我的这些小朋友们招待你吧。”

    “托那些和尚的福,这几百年来,我还是交了不少的【朋友】,这些和尚死前可都是佛门的修行者,被我控制后,除了蛇魔之力,还可以用一些佛门神通,虽然弱的可怜,但这个数量...”

    “心神不宁的你,应付得来么?”

    八岐化身的蛇魔笑容讥讽,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确实,刚刚上杉清的狠话,在他眼里就是无病呻吟。

    这个国家最古老的存在之一,拥有信徒无数的蛇神,就算是八身中的一尊分身,也绝不是好对付的。

    别看被镇压了这么多年,又被佛门修行者封印,还是在梦镜之中...他这具分身本能般的操纵灵魂的能力,可没看出有半点减弱的迹象。

    越来越多的蛇魔奴役魂灵出现,对着上杉清虎视眈眈。

    仿佛只要他露出一个破绽,这些魂灵就会一拥而上,将他撕成碎片。

    “就这样...灵魂被我吞噬,身体被我夺走,你的【运】我就收下了。”

    “还有这股...弑杀神明的力量!”

    蛇魔化身已经在做胜利宣言了。

    随着他的话语,漆黑的丝絮又在上杉清的瞳孔里肆虐,蛇魔用上了全力,上杉清的思维被强烈的干扰,暴虐嗜杀的**在心中高涨,许久没有过的沉沦感觉,即将死灰复燃。

    他的牙齿咬破了嘴唇,血迹丝丝留下。

    只是,那有些桀骜的笑容,还留在嘴角。

    “是你...先叫人的。”

    他好像松了口气。

    一阵大风不知从而而起,卷散了黑雾,让佛光更多的洒落到上杉清的脸上。

    他将鬼切插在身旁地上,轻轻的一甩手。

    应声而动,吱呀吱呀的响声不绝。

    蜃气楼厚重而古朴的门扉...洞开了。

    “所谓神明,可不是孤家寡人呐...”

    “朋友,我也有几个。”

    上杉清嘿嘿低笑着,身后脚步声阵阵。

    红发的鬼王一马当前,似乎忍耐了许久,有些不耐烦的活动着臂膀,上身**,背后有硕大的鬼葫芦飞舞。

    走出楼门,他看到八岐化身之后,眼神立刻变得险恶了起来。

    “我就说...除了我以外,能操纵伊吹山神子的神力神躯...也就唯独是你了。”

    “八岐...大明神!”

    酒吞童子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脸上的笑意变得阴寒。

    “竟然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不虚此行...”

    “关于你把我的神躯藏到某地,还随便借力量给别人这件事,宰了你,是不是就自然而然的水落石出了?”

    酒吞童子看上去和八岐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

    八岐蛇魔也怔了一怔,随后冷哼了一声,表情虽然不以为然,可眼神却凝重了起来。

    “你怎么会和他混在一起...”

    “当初我的下场,你看不到么?!”

    “重蹈覆辙,你真就不怕死么?”

    酒吞童子凛然的笑了笑,微微摇头。

    “我怕死,更怕大江山万千鬼族无家可归,魂飞魄散。”

    “不必多说,你我道不同,这是千年前就决定的事。”

    “鬼王焰,焚恶灵!”

    一声低啸,上杉清眼眸中有熊熊烈火燃起,荡尽黑絮。

    而后,又是一声低叹。

    “可真会使唤人呐...不过,也没有办法,谁叫我答应了给你打工呢?”

    “荒川水,涤魄魂!”

    藏青色剑袍的少年剑士也踏步而出,手中海国作金光闪闪,一声令下,上杉清的灵台一震,即刻恢复了清明。

    一位鬼王和两位神明的合力,足以挡住蛇魔侵袭。

    上杉清呼出一口浊气,冷笑一声,刚想说点什么。

    就听得一声清冷的话语自身后传来。

    “青灯火,渡往生!”

    骤然,蜃气楼中,上杉清百鬼绘卷的自画像肩膀上,青莲青光大作。

    无数鬼火蜂拥而出。

    火焰幻化的雨中,莲步轻移,一袭青白和服婀娜,少女的身影若隐若现,再一步踏出,已经与上杉清并肩。

    而随着她的轻声呢喃。

    每一朵青色的火焰,都精准的寻向了一个被操控的魂灵。

    无声无息,焚烧殆尽。

    根本连挣扎都没有,那些八岐操控的魂灵,都被这青灯之火燃成虚无。

    驻守人间与冥界缝隙中,以追寻故事物语为目标的大妖怪青行灯,对付起这些驻留人世间的魂魄,只不过举手之劳。

    一物降一物,千军拂袖便破。

    “扶摇...你怎么来了?”

    上杉清有些惊喜,也有些担忧。

    他很确认,自己只是呼唤了酒吞和荒川来帮忙镇镇场子,可没有通知李扶摇。

    少女温柔的笑,自然而然的牵起了上杉清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

    “这些稍后再说。”

    “纷扰已逝,前路坦途。”

    “去,清。”

    “斩了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