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天人寿,长存难长生
    “当啷”一声脆响,石桌上的玉盏被一条白蟒似的大腿踢翻,盏中晶莹的美酒顿时洒了一地。

    陈抟若有所觉,挣扎着从双峰间抬起头朝桌上瞥了一眼。

    苏白鹿娇嗔道:“这些年,白鹿一人独守真幻洞天,只能与花草为伴、美酒同眠,现在大老爷既然回来了,琼浆玉液洒了便洒了。”

    说罢,伸手拈起一颗葡萄放在嘴里,探头就朝邋遢老道喂去。

    谁料,陈抟忽地起身,一把将她推开,淡淡道:“好了,你出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大老爷……”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苏白鹿自觉千年未见,自己若就这么出去了,面前这个老头子说不得就要怀疑什么,这老道如今得了青帝赏识,天仙有望,哪能再生半点芥蒂。

    当即压下心中些许不悦,娇声道:“可是白鹿伺候得不舒服了?大老爷传下来的梦中双修之法,奴家一直勤修不辍。”

    “出去等我!”陈抟背过身,冷冷喝道。

    “大老爷这是为何?”

    苏白鹿将身子贴在陈抟身上,双眼中隐隐冒气水雾,一副泫然若泣、楚楚可怜,偏又强颜欢笑的模样。

    “滚!”陈抟又道。

    这下,苏白鹿脸上笑容也终于收敛起来,她好歹也是位神仙,再如何委曲求全,曲意逢迎,也不可能真把自己当作世俗中的青楼女子一般,她与陈抟说是道侣,其实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昆仑仙山中,似她这等女仙,并不在少数。

    “千年未见,想不到大老爷脾气竟长了许多。”

    无奈之下,苏白鹿只能娇嗔一声,轻轻在陈抟手臂上捶了一下,穿好衣裙掩住春光,疾步朝外走去。

    等到苏白鹿背影消失,陈抟才又整理了一番衣衫,郑重朝石桌行了一礼。

    桌上,被苏白鹿踢翻的美酒不知何时已经凝成了一个“许”字。

    片刻后,字迹消散,洞府中弥漫起淡淡的酒香。

    “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陈抟长叹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倘若有选择的余地,他又何尝想卷入这些大人物的争斗。

    ……

    真幻洞天外,尽是奇花异草,仙兽灵禽。

    苏白鹿一袭白裙,青丝披散,双颊微红,正用一只玉瓶接着那些花瓣上的露水,准备一会儿给陈抟烹煮香茗用。

    生气归生气,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不然,哪来延年益寿的仙丹灵药。

    正在这时,忽然一只巴掌大小的纸鹤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扇动翅膀浮在半空中。

    看着纸鹤,苏白鹿秀眉微蹙,偷偷回首瞧了瞧,没看到什么动静,这才松了口气。

    拆开纸鹤,光洁的信签上有一个红色的印章——广陵。

    “仙子娇娆骨肉匀,芳心共醉碧罗茵。

    情深既肇桃源会,妙蹙白鹿柳叶顰。

    洞里泉生方寸地,花间蝶恋一团春。

    分明汝我难分辨,天赐人间吻合人。”

    神随印传,诗词间描绘的场景映入苏白鹿脑海,直羞得她俏脸绯红,啐道:“你这坏种,还敢过来搅扰,真就不怕我家大老爷收拾你?”

    话音刚落,印章已从信纸上飞起,化作一团红光当空一转,变作一个绯袍,腰系玉带的中年男子。

    男子气度非凡,容貌上佳,只是浑身并未半点仙气留存,显然只是一具借物显形的化身。

    一见此人,苏白鹿忙往后退了两步,双手捂在高耸的胸前,急道:“你怎么就敢……他,现在可就在洞府中!”

    “无妨,无妨!”

    中年男子上前一步,右手一勾,搂住苏白鹿纤腰:“今日不同往日,再过几日,你便不用再看那邋遢老道脸色了。”

    苏白鹿挣扎着扳开中年男子手臂,又往后退了几步,压低声音羞怒道:“广陵地仙,还请自重,往日我只以为大老爷真个不在了,所以才……才……

    如今既然大老爷已经回府,你我之间便再无瓜葛,以后休要再来寻我!”

    广陵地仙摇头道:“仙子若是一颗芳心真系在陈抟身上,又何必等他成就地仙后才与之皆为道侣?说到底,不过是贪图延年益寿丹药罢了。

    那陈抟老道炼丹本事确实不错,但你若跟了我,日后少不得保你一个地仙,也不用在他人灵台洞天中寄人篱下,如此岂不更好?”

    苏白鹿瞥了他一眼,嗤笑道:“保我一个地仙?好大的口气!莫非你当我是世俗间不经世事的小姑娘不成。

    论天资,你不及他,论道行,他已是地仙巅峰,你不过刚入地仙不久,论潜力,他人间尚有道统传承,你只是一介散修,怎就敢许我一个地仙!”

    广陵地仙闻言,不怒反笑:“日后便知,日后便知,如今我且卖个关子,三日后我再来寻你。”

    说罢,身形复又化作红光,与那张信纸一道消失不见。

    “你方才在与谁说话?”

    正当苏白鹿沉思时,一个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惊得她浑身一颤,手中玉瓶吧嗒一声掉在地上,里面辛苦收集的露水也都洒了出来。

    “大老爷!”

    苏白鹿屈膝行了一礼,想了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免得有朝一日被广陵地仙泼了脏水。

    于是,便将陈抟走后不久,广陵地仙时常过来骚扰自己说了。

    说完,又道:“方才那厮又来了,还写了一首艳诗,白鹿搬出大老爷的名头才将他惊走。”

    陈抟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转而道:“你好生修行早日成就地仙才是根本,神仙寿不过五会,这次丹元大会若有机会,我会向长生大帝求几缕万物母气回来。”

    苏白鹿闻言,美目中放出光彩,她飞升至今近四万年,一直不能突破地仙境界,这让她颇为苦恼。

    天地神人鬼五仙中,唯有天仙能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

    其余仙人,鬼仙、人仙寿不过一会,神仙能活三会,若能突破地仙境界,便能再延寿三会。

    一会等于一万零八百岁。

    这些年,若没有陈抟炼制的紫金丹,苏白鹿早已寿元耗尽,重归轮回了,这也是当初她选择与陈抟双修的原因。

    只是,紫金丹再妙服得多了,效果便弱了。

    倘若陈抟能求得几缕万物母气,以他的修为手段,必能炼出更高品级的仙丹,只要资源充足,时间充裕,自己自然能晋升地仙延寿三会。

    想到这些,苏白鹿看向陈抟的目光不由越发火热,整个人都贴在邋遢老道身上。

    心道:“广陵那厮只会胡吹大气,他说的话不能当真,须得寻个机会与他做个了结,否则真个让大老爷察觉,只会坏了我大事。”

    纵使陈抟身为地仙,也不知身旁仙子心中所想,只见他两指一勾,地上摔碎的玉瓶已经重新复原飞到手中,连那些浸到地里的露水都也重新回到玉瓶里。

    “好了,你好生在府中修行,我有些事要出去一趟。”

    陈抟在苏白鹿手背上拍了拍,顺手把玉瓶塞到她掌心,想了想,又道:“那个广陵若是再来搅扰,你莫要理他,等过几日我便让他好看!”

    “明日就是丹元大会,大老爷这是要去哪里?”

    陈抟摆摆手,将手臂从苏白鹿臂弯里抽出:“有些事,不该你问的,便不要问。”

    等他走后,苏白鹿才喜滋滋回到洞府,从一处暗格里取出一个玉瓶,拔开瓶塞倒出一粒紫气盈盈的丹药吞入腹中。

    这些年陈抟忽然消失不见,吓得她连丹药都舍不得吃了。

    “一粒紫金丹,延寿五百年,一炉只能得九粒,如今我已经服两炉,再服就没有多大用处了,只希望大老爷真能求来万物母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