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1章 三次长夜100 人命的数字
    根据《元旦保障协议》,南云财阀将《战争军费开支协议》以支付八十万亿联邦币为代价,转让给摩根财阀。

    从西元3001年元旦起,自由城攻城战的战场指挥权完全交由阿姆斯特朗元帅指挥。

    联邦军将以彻底根绝国家主义后患为前提,拒绝放生任何一个自由城民为基础条件,攻克自由城。

    为此,阿姆斯特朗制定的攻城计划时间是八十天时间,如果计划达成,摩根财阀将获取十万亿联邦币的利润。

    考虑到阿姆斯特朗为计划预留了一些提前量,实际摩根财阀的利润会比预期更高。

    然而对赌协议都是有风险的,阿姆斯特朗用兵风格又是偏向于稳健,不败是可以保证的,至于能否速胜,谁的心里也都没底。

    同样,对于南云财阀来说,如果《元旦保障协议》正式执行,也就是老赌鬼承认这场南极豪赌栽了,南云财阀前后总共要陪出去一百二十五万亿联邦币,外加上他们自身的战争开销,军备采购,一场战争打下来,在失去南极战利品分配权的情况下净亏一百八十万亿联邦币。

    外加上之前为了吞并暮阀时付出的代价,战争结束后,即使把南云财阀库底都赔光,还要欠一百万亿左右,这正好也是一份可以还得起的到期债务。

    不过为了还钱,南云财阀需要疯狂的杀掠神州、澳洲、马来群岛、菲律宾群岛,如果还不够,就必须把夏威夷群岛卖给摩根财阀,这才勉强够抵偿债务。

    这之后,面对除了本土以外的荒芜地域,南阀需要上百年才能恢复元气,南云平八郎做了一辈子的强阀梦也就到此碎了。

    所以,对于南云平八郎会叫住自己,约书亚.金也早有预料,因为这笔交易对于南云财阀来说,是可以挽回赌局损失的。

    能在《元旦保障协议》执行之前结束战争,这份利益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即使这两千万人都白送给约书亚.金,对于南云平八郎来说也是赚的。

    当然,白送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白送的。

    只是在约书亚.金被叫回谈判桌的那一刻起,约书亚就已经占据了谈判的主动权,他可以反复拍桌子走人,而南云平八郎只能是那个把他请回桌子的人。

    不过在大原则上,南云平八郎依旧不会做出让步,这也是约书亚.金的硬伤,因为即使是约书亚.金的谈判已经占据了主动权,他依旧还是会担心,一个不小心被扣上通敌的帽子,然后就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为了绝大多数自由城民能活下去,牺牲一部分人也是必要的,牺牲人数只要不超过百分之一,即二十万以内,约书亚.金觉得就可以接受。

    可这如果这一想法一开始就告知郑鸿博的话,估计他一定不会答应,只会拖着全城人一起死,郑鸿博也会因此而陪葬。

    约书亚知道南云平八郎的杀性很重,不过好在以商业利益为大前提,牺牲的数量还是可以谈的。

    当然,南云平八郎开口即是屠夫本色:

    “这样吧,我们就挑出一百万直接参与战争的自由军人,你可以买走其他在工厂内的产业工人,你看怎么样?”

    约书亚.金摇了摇头:

    “总共也就五百万青壮,附带一千五百万妇孺,我们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当然如果南云阀主愿意把其他人都送给我,南云阀主真要屠那一百万人,我也没意见。”

    面对南云平八郎的残暴态度,约书亚.金绝不能露出悲天鸣人的姿态,他要表现出比南云平八郎更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态度,让老赌鬼以为自己就是个只要利益到位,死些人不算什么的混蛋。

    当然,以约书亚.金的内心,他真害怕南云平八郎就此拍板,那可是一百万条人命……

    可南云平八郎当然不会把剩下的人免费送给约书亚.金,他还指望人能卖个好价钱来补贴联邦军费,实际上也就等于填补南云财阀之前的二十六万亿联邦军费亏空。

    南云平八郎摇了摇头做出让步:

    “那就五十万人,我们打了那么久,总要杀点人立立威吧!”

    约书亚.金见南云平八郎做出了让步,答应的也更爽快:

    “行!那妇孺老人我就不给钱了!反正他们也不太好卖,万一烂在手里我还要养。”

    南云平八郎也算是看明白了,约书亚.金也是个狠人,他这是把人命和钱画上等号了,老赌鬼要杀人,约书亚.金是不管多少的,只要南云平八郎肯让利就成。

    面对这团滚刀肉,南云平八郎只好放下财阀阀主的架子,叹气道:

    “免费是不可能的,那你说杀多少?麾下士兵都是以斩杀数来记军功,你总要让我对部下们有个交代吧!”

    约书亚.金笑着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南云阀主,您是让我决定么?在我看来,军中刺头帮我挑出来干掉,其他最好一个别杀,你杀人就是杀钱,当然如果你要军功非要杀人,那干脆杀老幼妇孺,杀几百万我都不来管你,这些人不值钱,最好挑年纪大的,越大越不值钱,多杀点也没关系,他们卖不出好价钱。”

    约书亚.金说出这番,自己的后背都在冒冷汗,他真想不到,居然自己会说出那么没人性的话,可他知道,他越是表现的对生命漠视,对钱的看重,越是能救下更多人。

    而且约书亚现在的身份虽然是个商人,却对军规律令非常的熟悉,联邦军规老幼妇孺是换不了军功的,所以他再怎么口嗨硬气,认定那个老赌鬼不会答应这种条件,换不了军功的人,老赌鬼舍不得杀,他宁可卖钱实惠。

    事实上,被约书亚.金这么一激,南云平八郎内心是震撼的,都说摩根人还讲点人道主义,怎么碰到这个商人,居然壕无人性,满脑子只有钱。

    既然不是屠城,只杀妇孺老幼,对他名声不好,这回轮到南云平八郎放软了:

    “我要杀的也只是军人而已,这样滥杀无辜不好吧。”

    约书亚.金撇嘴道:

    “你本来都是要打算屠城的人,还谈什么无辜不无辜!”

    南云平八郎也只好实话实说:

    “屠城是两回事,妇孺老幼是换不了军功的,交上去也算杀良冒功!杀再多也没用,你还是拿去卖,我可以再给你便宜点!但我必须杀掉一批青壮,西路军不像东路军,没遇到过大军团作战!我们手里也没几个军功!这样吧!我也不多要,就杀十万人,让战士们分分军功,这事情就过了!”

    其实,十万人这个数字已经少于约书亚.金的预估了。

    约书亚.金最初自定的指标,必须把这场屠杀的规模控制在百分之一以内。

    可当南云平八郎提出十万人时,约书亚.金却发现,他心中的数字却非常的承重,他忏悔起曾经对生命的漠视,此刻已经下定决心拯救更多人的生命。

    为了救人,约书亚不再害怕得罪南云平八郎了,他摆出了一副轻蔑的表情:

    “南云阀主,这是您一个财阀之主该说的话么?您居然拿低贱的军功和我们财阀神圣的利润来比?您手下这些只知道杀人的莽夫,一个军功才值多少钱?到头来还是要我们财阀出他们冒功的钱!您又知道一个青壮奴隶在市场上能卖多少钱么?一进一出又是多少?”

    约书亚当然清楚军功的价值,联邦军人在战场上斩杀一个敌人,以尸体的照片与dna数据可以向联邦政府申领二十万联邦币的奖励,以及根据对方军职数据换取军功值,用来升级军衔。

    而一个轻壮卖到奴隶市场的价值,起码一百万联邦币,还可以根据相貌、力量、工作技能等多方面综合因素加价。

    军功的钱,最后还是得摊到每一家财阀的头上,这一进一出每人就相差一百二十万联邦币。

    所以,当约书亚.金有了对南云平八郎大吼的机会,也就不客气了。

    而南云平八郎也觉得自己是理亏,所以也只能再摆一个更低姿态:

    “算了,就四万人,我作为西路军统帅,联邦首席中枢卿,总要有点面子吧?最起码让我安抚好南阀将士!”

    约书亚.金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生意可以不做,想想就来气,本来我要做这笔生意就要担很多风险。这回我一定要把南云阀主您损害财阀共同利益的行为上报上去!我到要看看我们马西尔阀主会怎么看待这事情,咱好好到中枢卿会议上评评理去!”

    南云平八郎脸色阴沉,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协议谈不成,就把约书亚.金给扣下来,先拷问,如果拷问不出来什么,就用电击把他弄成傻子以灭口。

    相信摩根财阀也不会为一个小商人来为难他这个德高望重的首席中枢卿,但在这之前,南云平八郎还要为协议做最后的努力:

    “这事情哪家财阀没干过?你以为中枢卿会议谁说了算?是我南云平八郎!这样,两万人!你同意这笔生意咱就做,你不同意,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对你烦透了!”

    面对**裸的威胁,约书亚.金这时已经看清了南云平八郎打算杀人的嘴脸,所以也就清楚差不多了,但两万人还是太多,约书亚决定赌上自己的性命,把这个数字再减少一半:

    “一万人!就一万人,不能再多了,多了伤钱。”

    南云平八郎用愤怒的眼神看向了这个要钱不要命的约书亚.金,他此刻又开始怀疑起约书亚.金的身份,是不是该冒险抓起来拷问?

    双方僵持了半天,老赌鬼也盯着约书亚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抓捕,大局为重:

    “好吧,你赢了,一万人,人由我来挑,需要高军衔的!”

    约书亚.金点了点头,这是他可以做到的极限了:

    “现在开始减缓攻城,给城内准备的时间。”

    南云平八郎点头表示确认。

    当约书亚.金带着签好的合同离开了南云平八郎的军账,却没能产生一丝一毫胜利的喜悦。

    一万人,这个数字出自约书亚之口,然后这一万人就没了……

    他随口一句就杀死了一万条最悍勇的自由战士之生命!

    在这场谈判中,不可能出现胜利者,约书亚.洛菲克本来就是嫌郑鸿博的心太脆,太易碎!

    可真的轮到由他来以数字决定人类生死时,也是一样的。

    约书亚只是承受着,他也必须承受着,他要守护哥哥心中的光明,现在还要去守护郑鸿博那颗无法冷却的玻璃心。

    所以这一切的恶名,就由约书亚来承受吧,即使他为了守护而犯下今天这样连神也不能宽恕的罪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