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4 驱逐总督
    士兵们去追那些标营士兵,康明会则将棍子一扔,上前几步说道:“你就是漕运总督?叫什么名字来着?”

    卢庆平此时已经吓得浑身发抖,全靠和杨御史两个人相互扶持着,才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时候见对方发问了,才鼓足勇气说道:“本督姓卢,你是什么人?”

    康明会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很随意的拱拱手说道:“既然是卢总督到了,就请到钞关里面歇息片刻。正好我这里有些事情想和卢总督聊一聊。”

    卢庆平见自己的性命保住了,勇气就多了一点儿。他大声说道:“你可是刘佩,刘总兵麾下的兵马?怎么就占了钞关了?这可是造反的大罪呀!你速速退去,本督还可以为你在皇上面前遮掩一二!”

    康明会哈哈一笑说道:“卢总督,这就不用你遮掩了!皇上这时候只怕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因为我家大人为了接管钞关,还给皇上上了一份奏疏!”

    这下子卢总督两个人都傻眼了!他们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他们更想不清的是,皇上怎么会允许一群武夫接受财税重地?可惜遗憾的是,他不知道康明会只说了事情的上半句,没说下半句。那就是崇祯皇帝根本就没答应这件事儿,他们只是自作主张的冲过来而已。

    康明会接着说道:“我家总兵为了朝廷东征西讨的,可是朝廷却发不出饷银!可是总不能让兄弟们饿着肚子去打仗吧?所以我家大人接手钞关也是无奈的做法!行了,先不多说,到里面我再详细跟你们把情况说明白。”

    卢总督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跟着康明会进了钞关。当他们看到钞关墙外那些大张的嘴巴的人时,两个人不禁脸红的不行!他们两人知道。这次自己的官威可是折到底了!想要能再次驱使他们就有难度了!

    进了钞关双方坐下之后,康明会连茶都没上,直接以通知的口气说道:“卢

    总督,下官姓康!以前是军伍出身。所以咱们就快人快语的把事情说清楚。以后钞关就分为两套人马,一套是你的原班人马,该干什么干什么。拿着银子也照样上交朝廷。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们管了。但是所有人员的调配也归我们管理。”

    卢总督此时已经彻底恢复了胆气,又摆出文官的架子来讨价还价。几句话把康明会说的烦了。他拔出短铳顶在卢总督的下巴上说道:“老子现在不是跟你商量,只是告诉你一声!识相的老老实实滚回城里去当你的太平知道,要是不识相,就让皇帝换个新总督!”

    这下子可把卢庆平人吓坏了!他身上的肥肉甚至都因为颤抖而跳动起来!因为他真的感受到了康明会身上的杀气!

    就在这时候,原因是鼓起勇气说道:“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让我和卢总督说几句话。”

    康明会哼了一声收回短铳。原因是借此机会搀着卢总督到了房间的角落里。两个人低声不知道商量了什么。过了半天才转回身来。

    卢庆平说道:“你说的不插手收税的事情是真的?”

    康明会不耐烦地说道:“当然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今天晚上就会有人把银子运到城里去。到时候你接收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卢庆平立刻说道:“就这么说定了,我们离开。”

    说完拉着原因是出门去了。卢庆平之所以这么看得开,还是因为原因是劝说的。今天杨御史遭遇了两次打击,他就深刻认识到一件事,那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在武力面前,他们所谓的大义毫无意义!最关键的一点,康明会答应他们,不触动原来的商税税额,这就对他们来说毫无损损害。有了这个前提,他们再上下活动一番,最起码不会让自己在朝廷那里获罪,这才是最关键的原因。

    康明会见两个人上路,也就放低了身段,送他们两个人出了门

    。此时标营的士兵们已经被包扎完毕,逃跑的人也被捉了回来。他们见总督大人出来了,立刻哭爹喊娘的叫成一团。

    可是卢庆平此时哪有心思理睬他们!骂了一声“一群废物。”,就直接钻进轿子一溜烟的赶回济宁。

    经过了刚才那一幕,钞关里的众人都老实下来。眼见着这位康明会连总督的标营都敢殴打,那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的?所以他们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对着他陪笑脸。

    康明会得意的一挥手说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去干活?过不了几天就该封冻了,再不抓紧就没银子那了!”

    众人听了他的话立刻一哄而散。而且每个人还不忘记叫上自己身边儿的学徒,奔向各自的岗位。

    康明会送走了总督大人。才发现卢总督跑路了,连标营都丢在这里。他不得不安排人找了几辆大车,将腿部受伤的士兵丢上车去送回济宁城。顺便还告诉他们,不要在路上胡说八道。

    这些士兵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里还敢啰嗦?一个个唯唯诺诺的点个头,灰溜溜的跑回去了。让钞关这里回复了平静。

    捣乱的离开了,康明会也没有闲着,他立刻组织起士兵接管船闸,修筑兵营。而且在船闸附近,他还专门给两门火炮修了两座遮风挡雨的炮位。

    傍晚时分,康明会专门安排人将今天收到的税银运往济宁城。这次接收银子居然是卢总督亲自出面!他不仅亲自来了,还监督着验看银子,确保银子没错后,才一脸迷糊的回去了。

    第二天卢总督还和杨御史两个人秘密商议了许久。最后不知道两个人商议出了什么计划。反正卢总督给了原因是两个月的假期。而杨御史第二天就不见了。

    至于整个钞关的改造工作也进行的如火如荼!直到几天后才彻底完成。此时的钞关已经由一个像兵营一样的建筑群,彻底变成了一座真正的兵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