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七0章 无心插柳
    这个时候的雍铭,整个人看上去是平静的,显然他的心态是很踏实的。

    对于将盛青峰留在这里和黄寒涵一起,配合的指挥己方对涉案组织的防范与打击的行动,他是放心的。

    说实话,如果能带同盛青峰一起去处理别处的事情,自然是最好的一个安排。

    但这又是不现实的一个想法,毕竟黄寒涵是个女孩子,总是不能将其单独留在“红会医院”里,在无己方实际后援的情况下,来指挥一个独立方向上的行动。

    虽然,黄寒涵有着过人的聪慧,且个人的综合能力要强过盛青峰和尚白风两人,现时在其身边还有六个特别行动小组的队员可供其调遣,这些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可与此同时,客观的不利因素也是很多的,现在已是入夜时分,是有利于涉案的组织开展反击行动的。

    这在接下来的行动中,谁也不能预料后面会发生怎样的情况。

    若无己方核心团队中的一个高级别的人来与黄寒涵进行配合呼应,其实际上的情况是不容乐观的。

    这样的情况下,警局方面于“红会医院”中开展的清查行动,虽能从另一个方面上给予黄寒涵以支持,但若无有效的沟通衔接,恐怕并不会及时的形成合力。

    若是被对方的组织窥见了双方在行动上的间隙空白之处,而恶意的加以利用,则出现自己人跟自己人打斗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在陌生的环境中,又有着黑夜的干扰,对自己周边出现之人的警惕程度,会在无形中提高很多的。

    这是由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意识有关的身体应激反应,属于意识层面的问题,与个人能力没有多少关联。

    人在紧张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因为自保而实施对外界事物有着伤害性的保护手段的行为。

    在这个时候,出现误伤的事情,对于己方与警局方面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人员受伤的同时,也会给双方今后的合作蒙上一层灰暗的纱幔,使得未来呈现光明的情况出现不该有的变数。

    不想出现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事情,往往就会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出现。

    这种情形,己方是不愿受其所侵害的,而警局方面也是不想为之受欺骗的。

    而想造成己方与警局方面的自相争斗,对方组织只需派出一两个人来当“饵兵”,将警局方面的人引向己方据守的区域即可。

    在混战中,谁又能分得清对方是谁,辨得明对方的身份呢?

    这是很现实的一个情况,实战拒敌之际,处于防御的一方在面对迎面所来之人时,于生死瞬息之间,是一定会将朝着自己据守之处而来的人,视为皆是敌对人员的。

    有着这样的一种判断前提,你是不能指望被对方组织的“饵兵”故意诱导的己方与警局方面的一线行动人员,会在发生实质交火前,猛然间发现其中的不对劲,而阵前止戈的。

    若是没有熟悉双方的人员在其中穿插联络,估计发生这样的悲剧,绝对是不可避免的。

    那么在“红会医院”里开展的己方与警局方面联合进行的清查行动中,盛青峰就是舍其无谁的这个最适合担任双方协调行动的居间联络人的人选了。

    雍铭觉得今日自己选择带同盛青峰一起去警局进行见面,与警局方面的管理者和办案人员就“瑞祥轩”茶庄投毒杀人案的案情进行沟通交流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一个做法。

    自己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只是在跟着自己进行案件调查的盛青峰和黄寒涵中,斟酌选择了社会阅历丰富,江湖经验更加老道的盛青峰,随同自己去与警局方面对接。

    在与人沟通商洽的事务方面,盛青峰确实是比身为女孩子的黄寒涵要合适便利许多的。

    这在当时完全是出于实际需要而做出的安排,如今看来却是神来一笔的安排了。

    由于,盛青峰自勘查完“瑞祥轩”案发现场之后,就一直跟着自己的缘故,今日以来的与警局方面有关的事情,他都是做为亲历者参与其中的。

    从警局方面的人员,到前因后果的事情发展变化,盛青峰都是熟悉和了解的。

    而警局方面,对于盛青峰也是熟悉认识的,对其并不陌生。

    所以,自己将盛青峰放在“红会医院”,负责指挥己方的一切行动,是有利于统筹安排己方人员的措施。

    做为已经选择急诊部一侧走廊进行据守的黄寒涵,在外面有盛青峰做行动总指挥的情况下,就可以放心的待在己方的核心防御区内,而无需操心外部的事情了。

    黄寒涵在无外忧的情况下,就能专心于居中安排所属的六名特别行动小组的队员,做好对那两个关键证人的保护。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策应着警局方面的清查行动。

    整个的清查行动,是需要有一个对涉案的组织能起到牵制吸引作用的阵地存在的。

    如果让对方能专注于一件事情,不管是防御,还是进攻,对于己方和警局方面来说,都不会是一件好事的。

    所以,在坐上车之后,雍铭就处于一种比较放松的状态之中了。

    这一整日以来,除了在进城到“红会医院”的这条路上,让他抽了个难得的时间来闭目养神了一段时间之外,他基本就是未曾有过一刻得闲的。

    现在,雍铭要利用这个赶路去往城中它处的不长也不短的时间,来思谋接下来的事情了。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疲惫的感觉了,取而代之的是因预感到今夜会是有着侦破案件重大突破与进展的兴奋感觉。

    这是非常好的一种自我感觉,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能够让自己保持较佳的做事状态。

    对于应对后面发生的情况,这种状态是必须要有的。

    雍铭看着前面的道路情况,心里想着事情,眼神中充满着坚定。

    在刚才雍铭做了吩咐之后,早就做好了开车准备的泉勇,在雍铭上车,车门闭合好之后,就驾驶着车辆驶离了“红会医院”的门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