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九章 真神计划 (四)
    做生意这种事,从来都是一回生二回熟,因为熟悉了所以警惕性就不会那么高,这就是人性,内卫常年与各式各样的人犯打交到,所以长孙冲对于他们的心里拿捏的非常准,这就是他为什么在第一次交易中没有动手的原因。

    交易进行的非常顺利,长孙冲卖的高兴,突厥人买的高兴,至于张瞎子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两次的抽成够他享受两年的了。

    财物两讫后,长孙冲提议到平康坊去享受一下,维息萨本来是推辞的,毕竟这么多货压在路上,他身上担着重大的干系。可经不住长孙冲和张瞎子的劝,都是出来刀口舔血混日子的,有今天没明天,鬼知道那天就去阎王爷那签到了,不及时行乐怎么行!

    至于物资和银钱,那都是小事,小事还是让小兄弟们去忙的好,咱们这些做老大的,得学会放手,加深三方之间的感情,毕竟以后还是要在一起发大财的嘛!

    长孙冲的货质量那是没的说,再加上数量极大,比那些小来小去倒腾家伙强多了,而且很有门路,上面已经与他交待了,一定要抓住这条线,让它成为西突厥一条重要的物资补给路线,所以不能扫了两位的兴致,只能点头同意。.......

    长安-平康坊-听雨阁,这个长孙冲特意选定的地点,三位大佬坐在其中推杯换盏,气氛浓烈的是一塌糊涂。舌头已经喝大的张瞎子搂着长孙冲的肩膀说:“刘兄弟,哥哥我很少佩服人,但你刘兄弟绝对算是一个。这么大的量都能拿出来,这门路和手段端端是硬的很!”

    把张瞎子竖起的大拇指笑着按下,长孙冲随即回道:“哥哥抬举了,都是兄弟用命换来的,要是没有他们,刘某不要说做这么大的生意了,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哎,刘兄弟,你的手下动作那么利索一看就是军中的下来的好汉,这么说来你也在军中干过了。”,张瞎子眯起眼睛,笑呵呵的问道。

    扶风县是太子和杜如晦特意沟通,做出来的好戏? 为了把戏演的逼真,还特意从刑部大牢提出来两百名死囚让他们当了把替死鬼? 好让附近路过的百姓把消息传实了。

    其目的就是为了显现长孙冲手里的货是有出处的,现在的贼都是猴子变的? 前前后后不照顾好了? 早晚得穿帮,再说这也是为了长孙冲的安全考虑。

    听到张瞎子这么问,维息萨更是感兴趣,他们真神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可就是手下的亡命之徒太少了? 如果长孙冲手下的人都是收钱办事的亡命徒,那岂不是能侧面的帮他们一把。

    到时候计划一实施? 以他们做掩护? 把这个屎盆子往他们头上一扣? 咱们突厥的勇士岂不是可以全身而退了,所以他也跟着起哄让长孙冲说说过去的事? 透透底。

    正所谓盛情难却? 长孙冲干了杯中的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即说起他和他兄弟们的“过往”。.......? 贞观四年? 朝廷大举北伐与颉利的大军交战于恶阳岭、阴山一线。长孙冲和他的兄弟们在唐将高甄生的中军任职? 因为其主将与时任定襄道大总管的李靖多有不和,所以他们也跟着处处吃瓜唠。

    这天底下那有常胜不败的将军,正巧他们高将军小败了一场,就让李靖一杆子捅到太子那去了,还小题大做斩了高将军。随后,李靖又派亲信张宝相并吞了他们的利州军,阵阵用他们顶在前面送死,弟兄们畏惧于军法只能认了。阴山大战后,整个利州军战损高达七成,弟兄们心灰意冷也就回乡务农了。

    可种地不仅不能让他们过以前一样的舒服日子,更是不能让其安心的养家糊口,所以弟兄们一商量不如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出来再搏一场富贵,跟着谁干不是干呢!

    开始的时候他们是小打小闹的倒腾点私盐,可不仅官府查的严,同行之间也都互相拼杀,为了那么一点辛苦钱实在是不值得。好在与过去的同在利州军的兄弟联系上了,所以就换了买卖,干起了这个。

    长孙冲的话说的真情实意,让张瞎子和维息萨听了唏嘘不已,他们俩一个是草原上的奴隶出身,一个是长安市井打出来的无赖,都是从低层一点点爬上来的,小人物的艰辛、不易他们当然知道,所以对长孙冲充满着同情与理解,大有惺惺相惜之感。

    人活一世,草活一秋,想要在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世道活下去,不以命相搏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是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且熬着吧!

    “张兄,刘兄,我维息萨也是奴隶出身,要是不豁出来一条命,也断然活不到今天,咱们兄弟相见就是天神的旨意,从今以后咱们有财一块发,有难一起担,草原上的汉子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维息萨胸口拍的叮当响,向长孙冲和张瞎子保证着。

    “既然是兄弟,那我也不能光想着自己不是,我手上还有一个发财的活计,搞好了这辈子吃喝就不用愁了,可就是危险太大,搞不好就是掉脑袋的罪过,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兴趣呢!”

    听到维息萨说这话,长孙冲会心一笑,得,正题来了,随即拍了一下桌子,沉声说:“维兄弟,你这是看不起人吗?兄弟们既然吃得这口断头饭,那就舍得把命豁出去,只要价钱到了,什么不好说!我和兄弟们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阵式没见过,你就说多大的利润吧!”

    “就是,维兄弟,你也太看不起了,人嘛,我张瞎子有的是,只要你们的价钱公道,人命算什么,第一天出来混就知道这口饭最后结局是什么了,那里还管得了风险!”

    张瞎子露出了贪婪的表情,赶紧把话接了过去。心里不停说着时运来了,碰上这两位后他的收入倍增,人手也增加了不少,等干完了这一票,钱攒够了,再干掉柴峰那碍眼的老家伙,自己就是长安城黑夜中的大佬。

    那老家伙不就是靠着朝中有人嘛,整天耀武扬威的压着大伙,整个江湖都特么得看他脸色过活,张瞎子早就看不过眼了,所以这个机会他绝不会放过。

    “好,既然两位兄弟如此痛快,那么咱们就改天探讨一番?”,维息萨提起酒杯示意一言为定,心中还颇为得意,唐人的贪婪正是他所需要的,有了他们的加入真神计划就更加完美了。

    “维兄弟爽快,我和张兄今后是吃肉还是喝汤就看你的了。”,长孙冲随即起身与他们二人碰了一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