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二九试探
    中午的时间,希尔维亚来到了夏宫庄园,一下车便直奔坐在花园石桌旁晒太阳的我而来,将一份文件放在石桌上道:

    “有个不太好的消息!”

    “怎么了?”能让现在的希尔维亚说成不是好消息的事可不多,我一边问一边拿起他让在桌上文件,翻了起来。

    “法里西联邦看来是要帮崔凡克联邦军来对付我们了!”希尔维亚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很没风度的一饮而尽道。

    希尔维亚的话让我一惊,这可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说西拉王国战胜崔凡克尼亚联邦的把握是五五开的话,加上法里西联邦那可就一点胜算也没有了。

    要知道就算没有崔凡克尼亚联邦,西拉王国和法里西联邦单挑的话也没有取胜的希望,最多能把法里西联邦恶心到而已。

    如果法里西全力攻击西拉王国的话,那还是直接投降算了。

    这可不是胡扯,现在两个国家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战争潜力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好在还有霍达都达尔帝国这个制衡的存在,否则西方大陆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对抗得了法里西联邦的兵峰。

    不过现实是法里西联邦现在不大可能直接介入西拉王国和崔凡克尼亚联邦之间的战争,就北面的霍达都达尔帝国也不会坐视不理。

    而且如果法里西联邦真的介入战争了,希尔维亚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估计一进庄园他就会大吼大叫了,或是干脆人都没来,直接打电话通知我这个要命的消息。

    翻看文件的内容果然没错,情报内容是法里西联邦与崔凡克尼亚联邦达成了协议,将为崔凡克尼亚联邦提供武器和物资支持,第一批货物已经装车装船起运。

    靠!装船是几个意思?要知道法里西联邦和崔凡克尼亚联邦的边界是接壤的,要运输物资根本不需要走海路。

    现在非要走海路,是在试探西拉王国是否敢和法里西联邦翻脸吗?还是就是在恐吓西拉王国呢?

    这个可不是那么好说,但是无论如何,既然敢走海路,那明显是要挑战一下西拉王国对崔凡克尼亚联邦的海上封锁!

    这个可要好好考虑清楚,是打定主意把船拦下来,还是干脆把舰队撤回来避免出现对抗。

    如果单论海军实力,西拉王国可是不惧法里西联邦海军的,他们的军舰敢来,西拉王国海军就有把握让他们有来无回。

    虽然法里西联邦海军从英德兰王国花高价购买了大量军舰之后在主力舰数量上恢复了实力,但是其作战能力却并不比之前被消灭的崔凡克尼亚联邦海军强。

    那可都是英德兰王国海军淘汰下来的二手货,比不过崔凡克尼亚联邦海军的新锐战舰。崔凡克尼亚联邦海军都能给他团灭了,还怕你法里西联邦海军不成?

    真正让我忌惮的是法里西联邦陆军,虽说没见识过其陆军有多厉害,但是那二百多万的数量和强大的动用能力想想就让人心悸啊。

    所以说现在不光是法里西联邦给与崔凡克尼亚联邦支援的问题,而是法里西联邦到底想要干什么的问题。

    法里西联邦给与崔凡克尼亚联邦物资上的支援还没什么,毕竟我也没指望崔凡克尼亚联邦一点外界的帮助也得不到。

    但是如果战局真的打到崔凡克尼亚联邦溃败的时候,法里西联邦突然跳出来干预,西拉王国敢继续打下去吗?

    因此法里西联邦介入冲突这种情况必须得做好预案,否则真的发生了实质性对抗的时候西拉王国会非常被动。

    “唉? 和父王商量一下吧!”我和上情报对希尔维亚道。

    “嗯? 这事必须认真考虑,否则我呢之前构想的一切都有可能泡汤!”希尔维亚也非常赞同我的话,率先站起身来道。

    来到老国王办公室的时候? 安德莉娅也在? 她现在一天之中也要到老国王爱德华那里了解一下王国的最新情况,这是她这个内定继承人无法逃避的责任。

    希尔维亚在老国王翻看情报的同时? 把情况做了一下介绍? 安德莉娅听得也是抿着嘴唇皱紧了眉头。

    崔凡克联邦还没有搞定,现在又蹦出法里西联邦这个不确定因素放谁也会发愁。

    老国王爱德华看罢情报? 抬起头来对我们道:“这个问题你们怎么看?!”

    我撇了一眼希尔维亚,示意他先讲。安德莉娅也把目光投向自己的二哥,期望他能说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

    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希尔维亚摆摆手? 一副怕了你们的表情道:

    “我接到这些情报的第一个反应是法里西联邦为什么这样做。答案也非常简单? 他是惧怕西拉王国干掉崔凡克尼亚联邦之后和霍达都达尔帝国从东、北两面夹击他!

    这是正常的想法,因为在外界看来西拉王国与霍达都达尔帝国之间的关系过于亲密,结盟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现在我们迫切搞清楚的是法里西联邦到底要介入多深? 是只给崔凡克尼亚联邦物资上的支援,还是准备在关键时刻直接武力介入!”

    老国王爱德华听完希尔维亚的分析点了点头冲我问道:“大卫,说说你的看法!”

    “二哥说得有道理?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判断法里西联邦到底想要介入多深!”我略一思考继续说道:

    “如果单纯的只是想给予崔凡克尼亚联邦物质上的支援? 法里西联邦完全可以做得更隐蔽一些? 比如只从陆路给崔凡克尼亚联邦运送物资,缓解其海运被封锁之后的困境。

    但是现在法里西联邦明知道我们已经对崔凡克尼亚联邦的海域进行了封锁,还派船队走水陆运输,这就非常值得玩味了。

    正常情况下,西拉王国也没有权力不让别的国家与崔凡克尼亚联邦做买卖。可我们实行封锁后,别的国家还是很默契得没有来得罪我们。

    现在法里西联邦放着陆路不走走海陆,明显是在试探我们!”

    “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如果让法里西联邦开了这个头,那其他国家可能也会有样学样,到时候崔凡克联邦的船只也可以挂其他国家的国旗,我们打还是不打?”希尔维亚为难的讲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