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三十五章 初至慈航冷杀夺
    随着钟文的醒来。

    这关,自然是无法再闭了。

    而且。

    钟文已是闭关闭了三年之久。

    三年。

    也该结束了。

    况且。

    突闻自己多了一女儿,这不得不让钟文即是欢喜,又是冲天一怒。

    这也使得钟文那庞大的内气,直接把自己的屋子都给掀翻了,逼得众人在理竺和伯溪二人的护卫之下,这才免去了一些麻烦。

    屋子虽说是塌了。

    但女儿可比自己的屋子来得重要。

    “慈航殿在哪!!!”钟文突然凌空而起,浮于地面三丈之上,眼神之中闪动着精光,盯着曼清大喝一声。

    曼清突见钟文此状态,以及钟文眼中的这股精光,直愣愣的吓呆了。

    不要说曼清吓呆了。

    就连在场绝大部分的人,见到钟文此时如天神一般,纷纷惊在了当场。

    而理竺与伯溪二人,同时也是如此。

    凌空。

    不要说他理竺做不到。

    估计就是曾经死去的水妖也做不到。

    这得需要不知道多强的内气才能做到。

    而且。

    这股内气,还得操控精准,甚至还要达到如在脚底如竖了一根铁柱一般才能做到当下钟文的这种状态。

    甚至。

    还要做到如钟文现在这样的高度。

    那可是三丈之高,可不是三尺之高。

    就理竺来说。

    他可真没有见过有这样的高手出现过。

    或许。

    曾经那几百年前的神秘人,或许能做到吧。

    反应过来的理竺,瞧见曼清已是吓呆了,赶紧向着凌空于三丈之高的钟文说道;“在金山。”

    钟文闻声后。

    话也不多言一句。

    更是没有在自己醒来后向自己师长及同门们多说任何一句话。

    向着早已坍塌的屋子中伸了伸手。

    立马。

    两件武器就已是到了他的手中。

    而这一招。

    在场的人,估计也只有理竺与伯溪能做到了。

    即便是他们二人能做到,可如此耗费内气的事情,他们绝无可能会去做这徒劳无功之事。

    就钟文这样的方式。

    理竺最多也就能使用二三十次。

    这对于他们来说,虽能做到,但是这内气,却是极为耗费的。

    追龙枪,陨铁宝剑。

    两件武器算是钟文常用的兵器了。

    随着两件兵器到了手中之后的钟文,却是在这凌空的姿态之下,直接腾空而起,上升到了某种高度,随之眨眼之间,人影就已是消失在众人的视界当中。

    “哥,好厉害!”

    “表舅好厉害!”

    随着钟文消失之后。

    众人这才清醒过来,惊叹于钟文的身手已是到了如此之地步。

    站在远处,刚刚想来的小毛,见到自己的表舅刚才的姿态后,站在那儿,嘴里惊呼着。

    至于小花。

    那更是如此了。

    在小花的眼中。

    这世界上,估计也只有自己哥哥是最厉害的了。

    哪怕到了如今,在她的心中也是这么认为的。

    反观此时的曼清。

    在钟文消失之后,突然纵起身来,想要去追钟文。

    不过。

    当曼清身形刚起,她就已是被理竺给截住了,“曼清,你就不要去了,刚才你已是瞧见了? 小文有能力处理好的。”

    “我,我怕……”曼清当然相信钟文能处理好。

    可在她的心中,却是不希望钟文对慈航殿大开杀戒。

    毕竟。

    那是她的宗门。

    而自己的师傅乃是这慈航殿的殿主。

    自己师傅把她和龙玉二人抚养长大? 像是母亲一样。

    曼清怕钟文在救女儿之时,把她的这位师傅给伤了? 或者杀了。

    “曼清,既然慈航殿又是做出这等事了? 你又何必去想小文如何行事呢?你不说九儿乃是你们的女儿吗?如果九儿真要是出了什么事,难道你会原谅慈航殿吗?更何况是小文。”理竺出言劝说。

    曼清听后也知道。

    自己已是被慈航殿逼到了如此之地步。

    而且。

    自己女儿还在慈航殿手中。

    顿时,曼清心中对慈航殿的恨意? 也开始上升了。

    “大家都给我忙起来? 把这几间屋子处置好? 正好我也想重建这些屋子,九首到是早先替我这个师傅想到了。”李道陵突然出声向着众弟子喊着话。

    至于是不是他的说法? 大家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

    钟文把自己的屋子弄塌了。

    连他的屋子也弄塌了。

    还有其他与钟文挨着的屋子,也给弄塌了。

    总计三间屋子。

    而李道陵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罢了。

    徒弟把师傅的屋子弄塌了。

    这放在别的宗门,估计早就挨揍挨罚了。

    而在龙泉观中? 谁又会罚钟文呢?

    谁又揍得过钟文呢?

    况且当下又有着如此紧急之事,谁又会去在意这些呢?

    至于李道陵的尴尬,在场的人谁也不会去笑话他李道陵这个师傅来。

    而此时。

    小花却是向着伯溪行了行礼,“师傅,我想回一趟家? 还请师傅准许。”

    伯溪一听小花之言? 瞬间就明白了,点了点头道:“那你回去看看也好,。”

    小花得了令后。

    直接就纵身走了。

    随着天色大亮后,小花回到了三斗村。

    当钟木根与秀二人听闻钟文下曼清之事后,二人直接二话不说,带着小武说要去龙泉观。

    “阿爹阿娘,这事我看还是缓一缓吧,哥都去救九儿了,现在哥也不在,你们去见曼清姐姐,曼清姐姐肯定会很尴尬的。”小花赶忙劝阻起自己的阿爹阿娘来。

    正当小花在家中之时。

    钟文一路往着金山所在方向而去。

    自打钟文听自己二师傅的那一声金山后。

    钟文这才明白起,这慈航殿所在之地,如果放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肯定不会想到慈航殿会在金山。

    金山离着唐国中心可远着呢。

    即便是突厥的地盘归附于唐国,可实际唐国能控制的地盘,表面上包括突厥,可实际上却也只是表面上的罢了。

    突厥的地盘,依然由着突厥各部去管理着。

    虽说每年会上交这种那种的东西,但唐国却也只是偶尔派遣官吏将士到处查看一翻罢了。

    驻军虽说也有。

    但量却是少的可怜。

    随着钟文几个时辰后来到了金山,一路寻找着慈航殿所在之后。

    在金山的最北端。

    钟文终于是见到了人类活动的痕迹。

    而且。

    也见到了慈航殿。

    背上背着追龙枪,手里拿着陨铁宝剑,直接纵身跃入至慈航殿宗门之内,内气一动,一声沉闷之音从钟文的嘴中传出,“慈航殿!!!”

    一个陌生男子突然闯入到慈航殿。

    而且还是用内气传音之法大喊了一声慈航殿。

    慈航殿人必然是如临大敌一般,纷纷拿着兵器跑了出来。

    “来者何人!此地乃我慈航殿宗门,任何人擅闯我慈航殿者,皆乃是我慈航殿的敌人,来人,给我拿下!”领头的一位慈航殿护法南飞见一陌生男子闯入慈航殿,直接就吩咐弟子要拿下钟文。

    而此时的钟文。

    瞧着众慈航殿人,身上的杀气开始升腾。

    对于杀向自己的慈航殿人,根本不惧她们拿着兵器杀向自己。

    钟文并不说话。

    直接抬腿往前走去,逼向南飞。

    有道是,谁说话,谁就是为首之人。

    这也算是在江湖之上的平常认知了。

    而慈航殿的弟子们,拿着兵器杀向钟文,可当她们进入到钟文三尺之时,却是寸步不得前进。

    众慈航殿的弟子们,瞧着当下的情况。

    即惊又惧。

    如此情况。

    任是谁都从未听闻过,更是从未遇见过。

    而随着钟文来到南飞面前之后,随手一伸,南飞就已是被钟文强大的内气,幻化成一个如实一般的利爪给抓了过来。

    “听说慈航殿抢了一个小女娃做弟子,名为九儿,不知道你们慈航殿为什么要兴师动众抓一个小女娃。”钟文盯着手中的护法南飞,一字一顿,很是清晰的问道。

    但钟文的眼神,却是凝厉无比。

    而那南飞此刻已是吓得失了神魂一般。

    她着实没想到。

    突闯入他们慈航殿的这名男子,其身手已是高绝到这种地步。

    随手一伸,就能把自己抓到他的跟前。

    南飞再傻,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绝顶高手的境界,必然是她们追求的武道之境了。

    南飞很恐惧。

    恐惧到钟文问的话,她都没有听在耳中。

    眼神之中的恐惧,已是让她忘记了一切。

    钟文见对方一字不说,傻傻的,突着大眼看着自己。

    随即内气再次一动,南飞就被抛飞了出去,直直的砸在地上。

    抛飞了的南飞。

    重重的砸在地上之后,脖子早已是被钟文给捏断了,死的再不能死了。

    “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那个小女娃在哪里!!!”钟文瞧向四周的恐惧的慈航殿女人,又是怒喝一声。

    “大胆,谁敢在我慈航殿闹事!”正当钟文这一声怒喝之后,慈航殿内部突然飞纵过来数人。

    而这数人当中。

    三名护法,以及好几位侍殿者。

    钟文瞧向来人,不知道对方又是何人,是不是这慈航殿的话事人。

    但见对方来了这么多的先天之上七层之上的高手,想来这些人肯定知道九儿的下落的,“闹事?哼,我不闹事,我只想见识一下你们慈航殿所抓得小女娃。”

    钟文不敢说自己是来救九儿的。

    人在别人的手上,钟文怕发生变故。

    所以只能说是想见识一下。

    如自己表现出是来救人的话,说不定对方拿着九儿成为威胁自己的手段了。

    难道身为父亲的钟文,甘愿自己女儿受伤受死而无动于衷吗?

    至少钟文做不到,哪怕从未见过一面,钟文都做不到。

    可随着那几名慈航殿的护法南飞已是身死之后,她们这才发觉闯入她们慈航殿的这名男子乃是大敌。

    一言不合就杀人。

    可见此时的她们对钟文有多恨了。

    “敢杀我慈航殿人,我要你死!!!”慈航殿护法东水拿着宝剑,与着其他几人杀向钟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