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二章 线索汇总
    “他妈的,真是可惜了!来的这一个居然是山里八路最大的官!”荷花一脸惋惜地说道,“都怪死鬼老金,也不早说,害的老娘都没有机会下毒!”

    “就是那个年轻人吗?这么年轻就是八路最大的官?挺帅气的呢!”一边的井上雪子很花痴地说道,被荷花一个眼神瞪了不敢再乱说了。

    “哼!跑的了初一,跑不过十五。老金说了,过年他们会来吃饭的。到时候看老娘不把他们一锅端了!”荷花狠厉地说道,“给家里发报,让他们空投点大料下来,到时候来的客人可不会少!”

    “知道了!”井上雪子答应一声,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这么够味儿的男人,可惜了!”

    ................

    “啊嚏!”够味儿的男人此刻就露营在周边的山坡上呢,冷风吹的他打了个喷嚏,陈龙揉揉鼻子,等候着特务处的内卫们过来接手调查。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必须要等候全部的结果。

    “报告,第四团参谋长陈小金带人来了。”很是出乎意料的,警卫营居然碰到了第四团的来人,陈小金亲自带着一个警卫排的人,前来寻找失踪的十一营指导员钱有坤。这还没有进镇呢,就被警卫营拦了下来。

    “你是说钱有坤失踪了?怎么就肯定在野猪林这边啊?”钱有坤陈龙有印象,人很稳重,挺好学的,不是那种鲁莽无脑的人。所以尽管只是被收编过来的,也升职的很快。

    “这不是金得贵在这边当驻点主任嘛,他俩是老乡,老钱去总部公干,当时和俺说了要弯一下这边的。本来前天晚上就该归队的,俺见他没回来,还以为他喝多了耽搁了,当时就没有上报。却不了两天过去了,都没有归队,俺也只好......”十一营营长古三强硬着头皮上前汇报道,都是老同事,本来还想帮着打个掩护的,却不料却真出事了。

    “你们啊——,真是好心办坏事!”陈龙无语的指指古三强,想要骂他两句,却也不知如何开口。其实要说在这些方面,他们可都是跟陈龙一个德行:兄弟伙,能帮一把绝不会上纲上线的。

    “报告,特务处马长贵报到。”这边还在说着钱有坤的事? 那边马长贵带着一队特务处内卫部队赶到了。

    “咦? 来的恁快呢?”陈龙估摸着即便是骑马前来? 他们也要到晚上六七点才能赶到的,这才不过下午三点多,咋就来了呢?回去传令的丁小七估计也还没到总部吧!

    “巧了。俺们上午接到了驻野猪林情报科的密报,说这边出现了特殊情况,有人绑架了俺们的部队干部? 语焉不详的? 俺觉着问题不小? 所以带人赶来了。路上正好遇到了小丁,就一道回来了。”马长贵简单说了下情况,就报告说? “俺们已经去人进镇联系驻点了,很快他们就会带密报的人过来的。”

    “嗯,处置的挺好,咱不能打草惊蛇? 先不要急着动手? 俺感觉这两件事应该有关联。”陈龙拉着他们坐下抽烟? 顺便汇总了情况,等候报信的人。其实大家心底都有一个担心:既然大金牙把饭店都承包给了人家,那这野猪林镇公所是不是也沦陷了?陷入的程度有多深?这些都不好说啊!好在,情报部一直都是单独行动的,并不受当地机构管辖,倒也不怕大金牙出鬼。

    .......................

    “八爷,你咋能这样呢?人家麻老板对咱也不白啊,分你那三升白面,可是人家送的。你倒好,转脸就把人家高密了,让俺咋做人嘛?!”牛骨头瞪着眼珠,怒气匆匆地对着牛八爷吼道。前儿个他窥探到了生药铺的秘密,回来就悄悄和牛八爷说了,却没想到牛八爷就去镇子里告了密了。这在他朴素的认知里,做人不能这样——实在是不仗义的很!

    “呸!你真是昏了你的头了!生药铺那帮人,俺当初瞧着就不那么地道,不像个逃荒的。现在他们做了个啥?绑了队伍上的大干部哎!俺们见到了能装着不知道?俺们可是在人家地盘上呢!”八爷端坐在粗陋的桌子上位,颇为不屑地指点着自家这个有勇无谋的后辈,“再者说了,这事儿要是坐实了,俺们可是能拿奖励的呀!举报真实,协助破案,那可是奖励一百个大洋的呀!一百个大洋,你小子见识过么?噢,人家给点儿破白面就把你收买了?眼皮子太浅!”

    举报成功奖励一百个大洋,这恐怕才是牛八爷动心的最大密报动力。

    “那......那也是俺发现的!”牛骨头也被那一百个大洋镇住了,转眼梗着脖子争执道,“那你老也该拉着俺一道去报告。嗯......反正不能少了俺的!”

    “傻话!俺几时不顾着你一家子?像你小子,一家老小偷偷在家煮肉,是不是又是那个麻老板给的呀?你咋不孝敬你八爷一块呀?!”八爷多精明的人啊,此刻实在是忍不住兜出这个不孝子的底儿来了,“俺告诉你,你小子最好少和那个麻老板搅和,那可是特别危险的一帮子,小心牵扯了你,说都说不清楚!”

    现时不是逃荒路上了,逃荒需要强有力的汉子撑着场面,这安定下来,八爷这样的才是智慧的掌舵人,他要拿回他牛家庄庄主的位置了。

    “俺......俺也和麻老板没啥呀!你老不要吓唬俺!”牛骨头嘴上犟着,口气却低落了下来,哀求道:“八爷,你老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俺......俺才是发现的这个事儿的呀!”

    “放心!一切有你八爷做主!”八爷见镇住了小混不吝,心底暗笑,打了一把在给了一颗定心枣:“等拿到了奖励,俺两个平分了,保管能给你小子说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儿,中不?你接下来可要听八爷的,好好配合着破案噢!”

    没办法,这小子才是真正的当事人,破案还要让他帮着出力,甩不脱的。八爷这就拿捏住了牛骨头。

    “中!俺全都听您老的!”牛骨头两眼放光——五十个大洋的话,嗯,自己说媳妇儿二十个大洋就差不离了;妹子出嫁也要给个风光的嫁妆,十五个大洋吧;还剩下十五个大洋,留给老娘掌着家里过日子。啧啧,过年先买个猪头,打二斤烧酒,老娘应该不会反对吧!

    “你好,请问你就是牛八爷吧?请您跟俺们走一趟吧。”就在牛骨头扳着手指头盘算怎么花奖励的时候,门外来了三个便装的干部,很客气地和八爷招呼道。

    “这个是俺侄子,就是他发现的。俺们一道走吧?”牛八爷拉着牛骨头,爷俩个跟着一道出了牛家庄,向着驿道那边走去。

    ..........................

    “俺前天晚上呢,喝了粥,粥里放了点肉;放了点肉呢,俺就闹了肚子;闹了肚子呢,俺半夜就憋不住了;憋不住呢,俺就上了茅房......”牛骨头说的很详细,带着三个干部从家里床铺开始,模拟那晚的行动。

    “你出茅房应该是这个位置,看到那一队人从驿道过来,往镇子里走,对不对?”实在是受不了牛骨头这韶叨,一个干部主动替他解说道,还真把人带到茅房闻了一遍臭味,这家伙真是个大个子不呆算个宝了!

    “咦~~,你咋知道的唻!还真是这个样!”牛骨头很是佩服这个干部,点了点头认真道:“俺听到驿道那边有人呼叫,俺就急忙刮了屁股;俺刮了屁股呢,就提着裤子跑到了这;跑到了这呢,俺就看到了那队人;看到了那队人呢,俺就寻思......”

    “知道,知道!俺们先去驿道边瞧瞧吧!”干部连忙止住了他,带着这爷俩往驿道边走去。

    驿道边尽管已经经过了破坏,可还是能看出些蛛丝马迹:那些压倒的枯草,平地上打斗的痕迹,被牛骨头指点到了这里,留心就能发现这些疑点。

    “陈处,找到了一支钢笔,还要一块手表!”只是稍稍扩大了范围,就找到了钱有坤故意留下的线索,一个干部把东西交到了带队的陈二狗手里。

    “走,让四团的人看看,这是不是钱有坤的东西。”一行人来到了山坡上,叫来了古三强等人辨认物证。都是见天混在一起的老同事,古三强一眼就看出这两件东西正是钱有坤的。

    “俺的个乖乖,恁多部队啊!”山坡后面,警卫营的一个连,特务处内卫部队和四团的警卫排都潜伏在这里,看的牛骨头好一阵眼晕。顿时感觉八爷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麻老板他们几个杆子弄了人家队伍上的大官,这下恐怕要不得安生了!

    “既然已经确定了,那就请大个子再说说他后面的发现吧。”既然物证已经确定了,陈二狗这会儿也只有硬着头皮叫来了牛骨头,让他给大家汇报。

    “当时天很黑,月亮只有一麻麻;月亮一麻麻呢,俺心里害怕;俺这一害怕呢,就抄了根齐眉棍;抄着齐眉棍呢,俺是害怕有人要抢生药铺;俺怕人抢生药铺,就跟着他们去了......”牛骨头边说边比划。

    “然后呢?你也跟着进了药铺?”陈龙很是觉得这大个子好玩,追问道。

    “呀,你不要打岔!俺哪敢就跟着进药铺呀,人家七八个人唻!还有枪,麻老板那个内家拳使得挺好的,俺......估计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牛骨头白了一眼陈龙,不满地呛到,“俺是攀着一棵树上的院墙;俺上了院墙呢,俺就爬到了屋顶;俺到了屋顶,就寻到了明瓦;俺在明瓦里看到了那个大官,嗯,和你身上一样的衣服,被吊起来,先是被麻老板塞了一拳,呶,就打在这里;后来有用烧红的烙铁烫在胸口——衣服扒了,老惨了!俺看不下去了,就悄悄回去了。”

    尽管牛骨头说的杂七夹八的,可众人还是听清楚了钱有坤的遭遇——被敌人严刑逼供呢!

    “噢,院子里还有一个死的,也是穿的军装,俺......没敢下去看!”牛骨头最后补充道。

    “那是老钱的警卫员,遭了毒手了!”古三强心里一默,难过的说道。小警卫员人很机灵,才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没死在战场上,倒在这里遭了敌人的黑手!

    “大个子,你好好回忆一下,生药铺里到底有几个人?不算俺们的那个同志。”陈二狗问道。

    “嗯,男的有一二三四......七个!两个托盘,七海碗面,俺数了的。女的么?应该是三个,两个端面的,一个问话的......”也亏得牛骨头念念不忘那馋人的面条,所以记得很清楚。

    “还有女的?你以前见过她们吗?”陈龙一听还有女的,马上插话问道。

    “咦——,咋没见过,镇上大饭店的嘛,长得老好看了!”牛骨头很不满意陈龙的态度,老把他当没见识的乡下人,他牛骨头可是隔几天就要去镇上卖药材的,镇上大饭店也来回走了十好几趟的。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那些水灵灵的店家妹子了!

    “长官,老朽补充一点啊。这伙外乡人是逃荒的路上跟俺们遇到了的,俺们一道儿来的这边。本来是落户俺们牛家庄的,但他们找了人去了镇上,开了好几班大店......”牛八爷忙插话解释道,努力撇清和他们的关系。

    “噢?除了饭店、生药铺,还有其他的店?”马长贵问道。

    “有啊!还有个大旅馆唻,柳三浪是掌柜的,田茂跑堂,还喊俺进去喝过水呢~!”牛骨头得意地卖弄着,以显得自己也是有见识的。

    “对对对,是开了三班大店!其实和俺们做过几天邻居,都是认得得。”牛八爷微不可察地掐吧了一把牛骨头,暗示他不要多说话!

    “这个大金牙,还敢装的跟没事人一样,肯定早就被拉下水了!”陈龙恼怒地踩灭了烟头,肯定地说道。一帮外来户,能这么轻易地开店,还一开三个大店,这本身就十分的不正常了!他金得贵执掌一方能没有发觉?死人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