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9章 有点骄傲怎么回事?
    城都地区,原始森林某处。

    默言一动不动地盘坐在巨树之下,身边的月精灵也安静地陪在身边。

    只见月精灵突然动了动耳朵,血红色的双眸猛地看向后方。

    “桀~”

    耿鬼悄无声息地出现,向月精灵行了个佛礼。

    月精灵爱搭不理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将头枕在默言大腿上。

    “没找到就算了吧,毕竟是最强的火箭队干部,能察觉出不对劲很正常。”

    倏!

    白光一闪,沙奈朵也出现在了默言身边,脸上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沙奈朵之所以回来地比耿鬼晚,完全是因为很不甘心。

    上一章里才说的“一个都逃不掉”,这一章放走了一个。

    我沙奈朵不要面子的啊!

    默言歪了歪嘴角,也不敢笑得太大声。

    “好了,抓到凯撒和拉姆达已经够火箭队头疼了,以后总有机会补回来的。”

    默言不痛不痒地劝了一句,最后只得到了沙奈朵的一个白眼(·?)

    “恢复得差不多也该回去了,不知司南和宗介有没有趁乱成功逃走。”

    默言轻声嘀咕了一句,随后将月精灵和耿鬼收回。

    “沙奈朵,麻烦你了。”

    “沙奈~”

    沙奈朵不情不愿地牵起默言的手,白光一闪,一人一宠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

    桧皮镇,桧皮道馆。

    司南一边扶着浑身裹满绷带的宗介,一边低着头描述着昨晚的情况。

    “所以,你们就看着老大被四个人围攻,然后你们自己逃回来了!”

    马克暴躁地打断了司南的话,声音隐隐有些颤抖。

    火箭队四干部,个顶个的反派**oss,汇合在一起只是为了对付自家老大?

    有点骄傲是怎么回事?

    马克摇了摇头,赶紧摆脱心里不正常的想法。

    接着他又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司南和宗介,却也知道没办法怪他们。

    天王和准天王,一字之差,就是白银山巅和橘子海沟的距离。

    逃跑,是他们俩当时唯一能做的事情。

    “你们好好养伤吧,我去森林里找他”马克也不废话,说完转身便走。

    “学长!你……”司南下意识地拦住了马克,却始终不好意思说出对方迷路的事实。

    “哼,只要我马克想找,就没有找不到的说法!”

    马克呵呵一笑,心想我闯荡暗夜森林,偶遇无数珍惜精灵的时候,你们俩还不知道在哪呢。

    不过,要是老大你现在就回来,我也不用真的去森林里乱转。

    迷路,真是两陌生而又令人讨厌的字啊。

    “你说找不到什么?”

    “什么什么找不到,我什么都能找……诶,老大!你回来啦!”

    “馆主!”

    “馆主,您没事吧!”

    看着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默言,马克三人都又惊又喜。

    宗介和司南心中的愧疚少了大半,而马克则是纯粹为自己的好运气而感到无比惊喜。

    原地召唤,竟然对人也有用!

    下次可以……

    “馆主,您受伤了!”司南一惊一乍地说道,瞬间引起了另外两人注意。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默言的衣领上有一大块已经凝固的血迹,身上各处也有不少的划痕。

    “没大事,养养就好了。”

    默言摆摆手制止了他们的唠叨,随后又看向了马克。

    “你怎么在这?”

    “老大,你这话说的!

    我千辛万苦过来救你,你还问这种问题,果然爱会消失是吗?”

    默言:(▼ヘ▼#)?

    “好吧,是联盟那边收到桧皮道馆老馆主的求救信号,我知道后就先赶过来了”马克老老实实地说道。

    他有会神速的波克基斯,会制造防风屏障的人造细胞卵,赶路的速度已经到了默言都羡慕的程度了。

    没有多说什么,默言轻轻拍了拍马克的肩膀,又转头看向司南和乔治。

    “遇事有决断,昨晚的情况逃跑是最正确的选择,做得很好。

    接下来就好好养伤吧,奖励后面再算。”

    两人也乖乖点头,其实他们早就不奢望还能有奖励了,毕竟关键时候他们真没出什么力。

    “行了,马克你和一起找一趟老馆主,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来都来了不能招呼都不打就走。

    更何况他还帮了宗介他们。”

    解决完内部问题,默言也准备验证一下心中**不离十的猜想。

    “馆主……”

    司南这次又叫住了默言,脸上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

    “司南你怎么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唯唯诺诺,犹犹豫豫的啊,比你妹还矫情了!”

    马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让司南的脸色更苦了。

    和以前的愣头青不同,司南如今也成长了很多,知道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

    他甚至已经猜到老馆主有问题,却又不知道如何解释给默言听。

    毕竟,他们俩没被火箭队抓住,靠的也是这位桧皮道馆老馆主。

    “馆主,是这样的……”

    最终,司南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至于怎么处理还是要看馆主默言。

    “放心吧,我有分寸。”

    经司南这么一说,默言对自己的猜想就更笃定了,也忍不住想骂一声。

    老狐狸!

    而当两人走出房间时,发现老馆主已经在门口等待着他们。

    所以他早就知道默言已经偷摸溜了进来,但却没有敲门打扰。

    默言眯了眯眼睛,这看似实在礼貌待客,却又何尝不是在示威?

    在我的地盘,哪怕拦不住你,也能把你探的明明白白!

    “暗夜天王,午饭已经备好了,请您和您的朋友赏光一聚如何?”

    老馆主仿佛昨天就接待过默言一般,绝口不问他是怎么进来。

    默言也不急,转头让马克把司南他们叫上,一行六人浩浩荡荡地往餐厅走去。

    当然,里面还有个小紫萝卜头。

    “阿笔,这是暗夜天王,你最崇拜的偶像,怎么见面了反而不会说话了。”

    路上,老馆主笑呵呵地调侃着满脸通红的阿笔,似乎一点不担心默言的问罪。

    “默天王,您…您好!我是阿笔!”阿笔鼓足勇气说道。

    “嗯,好好努力,争取早点帮老馆主把道馆再撑起来。”

    看着这个未来的桧皮道馆馆主,默言心中也是感慨。

    也只是个孩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