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九章 陶罐
    眼前所见,已经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就在她一脸震惊时,陈泽接下来的举动,却是让周围所有人都震惊了起来。

    只见陈泽从地上捡起一些散落在地的白色花朵,然后就将那些花朵丢进了冒着泡和白气的水里。

    有个好奇心较强的村民忍不住心中好奇,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那水中的细小泡沫。

    不想他才将手指刚伸入水中,就怪叫一声将手指抽了出来:

    “火!火!!阿春将水变成了火一样炎热的东西!!”

    听得这话,周围所有村民都震惊了,就在他们纷纷伸出手要去摸摸那像火一样的水时,陈泽及时拿起木棍将他们的脏手都打开了。

    就连六婆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陈泽,水和火是两个相反的东西,这她是知道的。

    阿春怎么可能把两个相反的东西变成一个?

    六婆也不相信这人的言辞,走到那药罐前用审视的眼神看了起来。

    那样子就像是一个资深鉴宝专家在坚定手中的传国玉玺到底是不是真货一样。

    她没有伸手去摸,而是闭上眼睛去感受。

    很快,她便感受到了一股不逊色于火焰的炎热之感将她的脑袋覆盖了起来。

    那种感觉冲击着自己的整张面部,炎热,又潮湿。

    好像火与水同时在自己身上爆发一样。

    “六婆,我这是药,不是给你蒸桑拿的,你口水都快滴进去了好吧,麻烦你走远一点!”

    陈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连忙起身将六婆抚走之后,又返回继续熬起了药汤。

    金银花虽然被誉为清热解毒的良药,可如果还能再找到其它几味药来辅助的话,效果无疑要好上许多。

    单单用金银花的话,陈泽有些忧心地看了一眼天石的屋子,希望她的求生意志足够坚强吧。

    熬好了药后,陈泽等药凉了一些后就端入天石的屋子,眼瞅着她喝下去后,这才从屋子里走出来。

    不过他才刚走出来,就看到屋子外头站满了满满的人。

    这年头,没有跪礼,没有鞠躬礼,什么礼也没有,大家唯一能对人表示尊敬的方式,就是将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献上。

    于是陈泽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六婆和六婆递来的那个骷髅脑袋,后退一步道:

    “你们的意思,我明白,把东西拿回去,我会教你们怎么制作这个陶罐,但是你们得用一些情报来换。”

    “陶罐?陶罐!!!”

    “神魔给它起了个名字,它叫陶罐!!”

    听得陈泽所言,所有人都振奋无比,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倒是陈泽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这些人,心想怎么又把自己当成神魔了?

    不过他也懒得去解释,只想早点得到有关这个世界的情报,然后再琢磨琢磨彩妍把自己送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就行了。

    于是陈泽一边教导这里的村民陶罐怎么制作的,一边听村民们说周围的一些情况。

    这还真是个原始部落,连文字也没有,所以他们能记得的最早的事,也就是他们的爷爷告诉他们的。

    根据六婆说,那个时候她的爷爷还住在山洞里,不过有一天神魔震怒,山洞垮掉了之后。

    他们的部族就迁移到了山洞外的河流附近。

    到了他们父亲的时候,已经开始在一些石块里居住了。

    可是人们发现那些巨大的石块经常会移动后,便想着用什么方法把他们给固定住。

    于是泥巴发挥了它的第一次作用。

    等到六婆这一代人的时候,人们已经会用泥巴建造房子了,虽然不怎么坚固,比住在山洞里差远了,但至少不会因为某个神魔震怒而被活埋在山洞里不是?

    而据六婆所知,除了他们这一个部族以外,周围倒是也有两三个部族,只不过这些部族听说他们迁徙出山洞之后,都是不跟他们来往,也不跟他们分享捕猎经验了。

    没了最新的捕猎经验,猎人们也不知道动物们会跑到哪去。

    所以六婆的这个部落正在日渐缩小,从刚开始时的数百人,到现在只不过剩下了寥寥百余人。

    而且几乎每个人每天都是饿着肚子的状态。

    至于陈泽所闻的什么王朝啊,朝代啊,或者有没有在天上飞的人之类的问题。

    他们却是连听都听不懂。

    看来还真是个原始世界啊。

    彩妍怎么就把我送到原始世界来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正思索着,忽然五脏庙就叫了起来。

    而且我在自己世界死掉的话,还很可能就真的死了啊!!在原始世界的死亡几率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普遍啊!

    陈泽摸了摸自己饥饿的肚子,打开自己的兽皮包一看,野果早就被吃完了。

    这时,村民们见得陈泽此状,纷纷跑回家中将家中藏了不知多久的风干肉之类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陈泽。

    看到这些村民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模样,陈泽当然不会去要他们不知放了多少年的‘风干肉’。

    既然有河,还是条没被开发过的河,那就简单了。

    陈泽唤来一个青年:

    “你叫什么?”

    “阿奎。”

    “阿奎,你等会照我的吩咐去做,帮我把这些东西找来,我今天就让所有人吃鱼肉!”

    “真的吗?!!”

    鱼肉啊!!那可是最难捕捉的动物了。

    虽然部落生活在河边,可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几次鱼肉,大多数时候都是吃野果和猎物为生。

    听到陈泽说要让所有人吃鱼肉,阿奎可高兴坏了。

    不想他还没高兴多久,六婆就一巴掌呼了过来:

    “神魔说的话,怎么会是假的?!还不快去!”

    眼看阿奎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六婆看了陈泽一样:

    “伟大的神魔,请原谅我昨天在月亮底下说的那些对您不敬的话。

    以您强大的力量,应该不会跟我这个弱小的,无助的人一般见识吧?”

    单就陶罐一事来说,六婆是彻底服了陈泽。

    只因陈泽能将六婆最为崇拜的火焰和火焰的克星水融为一体这一件事,就能让六婆死心塌地地崇拜陈泽!

    至于陈泽要让村里所有人都吃上鱼肉的话,她也深信不疑。

    毕竟这可是能操纵水与火的神魔啊!

    那些鱼儿生活在水里,自然只能听从神魔的号令!

    于是就在村里所有人都在质疑陈泽的时候,六婆站了出来:

    “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怎么敢质疑阿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