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9章 洞房花烛之夜
    四合院。

    二十几个人在院里院外忙碌着,张灯结彩,准备烟火。

    有一种即将过年的气氛。

    付炎吉倒背着手,在院子里来回徘徊,欣喜若狂。

    想象着今天晚上就能与佳人共度良宵,他忍不住发出一阵阵狞笑。

    我付炎吉纵横一世,阅女无数。

    但以前那些女人都是过眼云烟,纯属排遣寂寞。

    直到惦记上了白家的大小姐白可心。

    此女乃天赐于三爷也!

    付炎吉觉得自己得白可心,不亚于当年吕布得貂蝉,那种心脉寸乱的感觉,岂是一句‘如获至宝’能够形容的?

    ‘丽人居’早就收拾妥当,只等白可心入住。

    而且今天付炎吉又命人添置了一些名贵的摆件,房间里奢华无比,贵气逼人。

    付炎吉移步‘丽人居’,摘掉帽子,躺在那张舒软的大床上,感受了一下。

    一个字:爽!

    这时候。

    徐管家从外面匆匆地走了过来。

    他的身边,还带着一名胖乎乎的女子,被戴上了头套。

    房门被关紧。

    付炎吉从床上坐了过来,戴上帽子。

    徐管家凑上来,对付炎吉说道:“三爷,大飞的事情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他现在正被关在炎城看守所,而且抓他的人也有了眉目,是一个叫纳兰听雪的女子,和一个叫陆平的人。是他们协助警方将大飞抓捕归案。”

    三爷惊呼:“陆……陆平?是不是蓝冰冰想杀的那个陆平?”

    那戴着头罩的女人也愤然地说道:“他……又是他?这家伙真是个灾星!”

    “你先闭嘴!”付炎吉皱眉骂了一句,然后对徐管家说道:“玛的,当真是奇事连连!大飞那样的身手,居然还有人抓得住他?多少年了,警方一直拿他没办法。我是见过的,他能在电线上行走如飞……怎么会被抓住呢?”

    徐管家答道:“就是在电线上被抓住的……”

    “啊?这么悬乎?”付炎吉神色再一紧:“这狗日的大飞,让他低调点儿,让他低调点儿,可他就是不听啊,这回马失前蹄了吧?”

    徐管家道:“这里有目击者现场拍摄的视频,您要不要看看?”

    “早说啊,拿来我看!”付炎吉伸出一只手来。

    徐管家用手机打开了视频,递到了付炎吉的手里。

    上面正是那天便衣围捕大飞时的画面,尤其是后面半段,大飞在高压线上健步如飞,后面有一个妙龄女子紧追不舍……

    紧接着,画面又转移到几百米外的一个电线杆处。

    因此距离较远,具体发生了什么没看清楚,那下面站着的年轻男子也没拍清面容,就见大飞突然从高压线上跌落了下来。

    “女……女飞贼?这……这好像就是那天在金芙蓉跑掉的那个女飞贼,他娘的,老秦的女徒弟!”付炎吉脸上绽露出阵阵惊讶。

    徐管家脸色也微微一变:“看来那秦昊天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那厮向来以轻功见长。不过三爷也不用担心,轻功好的人往往在实战上表现的并不出色。就像是大飞,他轻功好,但是论武力他连孔大鼻子都打不过。”

    “放屁!”付炎吉怒道:“徐管家你这算什么逻辑?那秦昊天轻功好吧,但人家身手也好,不然能去给特种部队当特聘外教?”

    徐管家道:“那厮只是个例外。”

    “这个……这个模糊的年轻小子,你确定他就是……就是陆……陆什么平?”付炎吉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倒是有点儿意思了,蓝冰冰要杀他,杀手我都帮她找来了,结果人没杀成,他们俩倒是玩儿起失踪来了,而且连麻将都特么的没影了。”

    那戴面罩的女子又紧跟了一句:“这个姓陆的小子确实有两下子,我……我都吃过他好几回亏了,而且这次……”

    “玛的说了让你

    闭嘴让你闭嘴,还没轮到你!”付炎吉将自己脚上的布鞋脱了下来,狠狠地砸了过去。

    面罩女子吓的浑身一哆嗦。

    徐管家试探地说道:“三爷,您看我们接下来要不要对这两个多管闲事儿的后辈,采取手段?敢挡三爷的路子,他们没有资格活着。”

    付炎吉晃了晃手掌:“不,不。先静观其变吧。”

    “这……三爷,那大飞我们还救不救?”徐管家又问。

    “救个屁啊救!”付炎吉耸眉骂道:“大飞虽然曾是我青风堂十大金刚之一,但是早在两三年前就跟青风堂断绝关系了。谁特么知道大飞现在还在替三爷我做事?没人知道。而且大飞也不会去说的,打死他他都不会说。”

    徐管家点了点头:“是啊,大飞的家人,现在都在我们手里,他当然不敢出卖我们。”

    “那……那两个跳梁小丑,一个女飞贼,一个陆……陆什么玩意儿。”付炎吉咂摸着嘴巴略一思量,然后接着说道:“先密切观察一下,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他们替警方做了这么一件好事,身边很可能有便衣在保护着他们。杀他们对我们来说,并不难。但是激起警方的关注,就不好收场了。”

    徐管家附和道:“所以三爷您的意思是,先让他们把‘英雄’当下去,等时间久了,他们身上的英雄光环散去,再找他们算账?”

    付炎吉挥了一下手:“就是这意思。所以徐管家,做事不要莽撞行事,要善于从大局出发,不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影响了大局。”

    徐管家道:“受教,受教。”

    付炎吉这才腾出时间来打量了几眼那戴头罩的女子,禁不住皱下了眉头:“她就是那个姓高的?高……高暗?”

    头罩女子急忙辩解道:“不是暗。不是暗。高亮,高亮,靓女的靓。”

    付炎吉啧啧地道:“整天吃的什么呀,胖成这样?”

    高靓道:“我不胖的时候也是大美人一个。”

    徐管家在一旁说道:“她没骗你,我看过她以前的照片,确实很……还挺漂亮。”

    “好汉不提当年勇,好女不记当年骚!漂亮,还漂亮,你看这腿粗的,跟特么大象腿似的……不看脸都觉得恶心。当年能有多漂亮?能赶上我的小白漂亮?”付炎吉眉头耸成了一堆。

    徐管家慌忙道:“跟白小姐自然是没法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付炎吉冷笑道:“那还说个屁啊?”

    高靓试探地道:“三……三爷,现在能……能给我摘下面罩吗,憋的慌。”

    “摘个屁啊,摘,少恶心人吧,三爷我晚上还要入洞房呢。”付炎吉扭头看了一下徐管家,说道:“老徐,我记得那天你跟我说,这个女人已经被抓了,她怎么又出来了?你看看你找的这些货色吧,就她吃成这样子,去带小孩儿乞讨,谁特么信啊?”

    徐管家强调道:“她……她一般不露面。都是……都是她手底下人。而且,她的主要任务,也不是这个。”

    付炎吉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她和大飞一样,都是挂羊头卖狗肉。”

    “三爷,我那天确实被他们抓了,但是……”高靓急切地说道:“但是回去的路上,我趁他们不注意就偷溜了,跑了。”

    “跑了?你这一身肥膘,能跑动吗?”付炎吉问。

    高靓解释道:“当时也是很险,差一点就被他们追上了,但我一下子跳进了河里,别看我有点儿胖,但我水性好,他们……他们没追上我。”

    付炎吉嗤之以鼻:“你是有点儿胖吗?你这是大胖,都成猪了。”

    徐管家在一旁幽了一默:“可能是胖了浮力大,在水中确实比瘦子要有优势。”

    “算了,脸也我不看了,直接找地方做掉吧。”付炎吉冲徐管家扬了扬手。

    “这……三爷不要啊,为什么,为什么呀?”高靓吓的浑身哆嗦了起来,一下子跪到地上,央求道:“三爷

    ,我是实心实意的投效你们,替你们做事。为什么要杀我呀?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付炎吉冷笑道:“我不杀你,难道留给警察去抓你,然后你把我们全出卖了?”

    高靓急道:“不会的,不会的三爷,我……我可以先出国避避风头。”

    “死胖子,你倒是长的丑,想的美。我甚至怀疑,警方是故意把你放了,放长线钓大鱼。哼,他们的手段,岂能瞒得了我付三爷?我做了你,死无对证,这样才能安心。”付炎吉说着,便站起身来,接着道:“更何况,你还开罪过我们大当家的女人,我还让你活着?警方会追查我,叶老大也会向我问责。我傻啊?”

    高靓追问道:“那……那你们当时明知我得罪了叶老大的女人,为什么还肯收留我?”

    “此一时彼一时嘛。”徐管家替付三爷说道:“那是因为我们觉得你够狠,够贱。所以才让你替我们做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哼哼,你还真拿自己当个角儿啊?”

    高靓见对方有了杀意,禁不住狗急跳墙,威胁道:“三爷,不瞒你说,如果我高靓出了事,我外面的兄弟,就会……就会跟你们鱼死网破。警方……警方很快就会知道,你们让我和大飞打入人贩子集团,其实……其实背地里是在做着倒卖人体器官的生意。三爷,你不会不知道,这可是死罪!”

    付炎吉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套路,老套路,能吓住三爷我?看把你嫩的。”

    徐管家突然拍了拍手:“你看看他是谁。”

    片刻间,便有两名手下,押着一个精瘦的男子走了进来,同样是被戴了头罩。

    “干虾?你……你怎么被他们抓住了?”

    “高姐我……唉。”

    付炎吉懒的再跟他们浪费唇舌,冲徐管家挥了挥手:“去吧,找个好地方都做掉,做干净点儿!老徐,你亲自处理!”

    徐管家点了点头。

    “玛的,耽误老子的大喜事!”付炎吉重新躺回到床上,憧憬了起来。

    徐管家则带着几个人,将高靓二人押上了一辆商务车,离开了。

    付炎吉在那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下午六点了。

    美梦醉人,付炎吉像是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悠闲地从‘佳人居’走了出来,倒背着手在院子里散步。

    孔龙早已带着一众兄弟,准备就绪。

    三十几名威武俊郎的手下们,整齐地站到两侧,迎接女主人的到来。

    一侧,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烟花爆竹。

    若不是害怕引起恐慌,付炎吉巴不得弄几条枪来,鸣枪庆贺。

    “大鼻子,安排人去接了吗?”付炎吉冲那孔龙挥了挥手。

    孔龙迅速地小跑了过来,回道:“已经去了半个多小时了,估计这会儿应该已经跟白小姐接上头了。”

    付炎吉笑道:“我都有点儿迫不及待了,就跟第一次娶新娘入洞房的心情,差不多。”

    孔龙道:“主要是三爷您这回终于碰上了真正的佳人。”

    “这倒是,这倒是。”付炎吉满意地点了点头:“哈哈,直到遇到了小白,三爷我才知道,以前玩儿的女人都白玩儿了,差距太大。”

    孔龙附和道:“是啊是啊,那白小姐确实算是人间尤物。”

    这时候。

    孔龙的一个手下打来电话汇报称,已经接上白小姐了,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付炎吉更是欣喜万分:“妥了,妥了。看来这白可心是个聪明人,我这三份大礼一送,有理有据,软中带钢。哈哈,还愁她不就范?”

    “恭喜三爷,恭喜三爷。”孔龙于是差遣了两名手下,到四合院门口迎候。

    然后,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悄悄地陆平打去了电话。

    风轻云淡,夕阳残血。

    院子里四处飘扬着付炎吉的淫笑声。

    很是瘆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