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二章 更吹落、星如雨
    晚上七点,李伊和白月来到造香堂。一个小时前的看门鬼暴乱后,洛清他们加强了警戒,在周围布下了几个防御性的法术。直到李伊来到造香堂,看门鬼再没有现身过。

    一进门的李伊就看见了戴筱她们设置的法阵,猜到发生了什么的她没有多说。妖界的所有出入口全部凶险万分,造香堂更是如此,只是可惜他们必须通过造香堂前往妖界。因为比起造香堂凶险的“问路”,其他的妖界已知出入口全是不稳定状态,当做稳定来往通道的话恐怕会出意外,可能刚走到一半人半截身子就不见了也说不定。

    李伊走上祭坛面对鬼像,深蓝色的灵力从身上溢出,渐渐渗进鬼像中。在接受了李伊的灵力后,石门上的两尊鬼像逐渐开始变化,由最开始的举手样子变成叉手躬身,看样子很敬畏李伊的样子。

    “还不开门?”李伊冷冷的说道。

    石门吱吖一声,缓缓向外侧打开。手电光顺着石门照进去,里面没有光亮只有不见五指的黑暗,那股黑暗好像能把光也吸走一样,三支强光手电筒同时照进里面也不见一丝光亮。

    “走吧。光是照不进这片地方的。”戴筱拍拍洛清的肩膀,后退一步转身朝出口的方向走去。

    “你不去吗?”洛清奇怪戴筱来帮忙“问路”自己却不进去。

    戴筱转身,用手指指自己的耳朵。刚才那只耳朵被看门鬼的咆哮所伤,现在上面还挂着干涸的血迹。

    “血腥味最容易引妖鬼,我这副样子是不能进去的。何况也并没有叫我同去妖界只是让我来做‘问路’仪式罢了。我现在听声音比以前弱了很多,估计上耳膜受伤得去趟医院才行。”

    戴筱说完,转身推门从大厅出口离开。李伊站在祭坛上一直用目光护送戴筱出门,她担心看门鬼会趁她们进去后去找戴筱的麻烦。直到戴筱推门出了大厅,她才带头踏进那条连光都没法照亮的通道。

    隧道幽深,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脚下的路还算平坦,不用担心被什么看不见的凸起绊倒。洛清看不见李伊在哪,他们每个人进去的时候都被要求保持一定距离以防推搡,看不见路只管往前走就是了。隧道漆黑只能听见前后两人的脚步声,洛清就这样跟着前面一个人的脚步声前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往前摸黑的时候洛清总感觉两旁都是目光和奇怪的“气息”。

    类似于气场之类的东西。

    “这条通道会徘徊很多孤魂野鬼,在妖界没有容身之地的野鬼会聚集在这里。”洛清前面突然传来李伊的说话声,“把灵力略微外放或者手里捏着驱鬼符,让这些孤魂野鬼知道你不是好惹的,不然总会有一些不怕死的凑上来搞事。”

    难怪两边一直有注视感,原来和大厅里的情况一样,野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找上门了。洛清这一周因为接受了神秘少女作为媒介,已经可以熟练调动周围的“气”了。既然看不见,洛清索性闭上眼睛,全神贯感知周围的灵力。让他没想到的是,通道里的灵力比外面的要充裕得多。

    外面的“气”是一种奇怪的混合色,好像把水彩颜料胡乱挤在一起调出的东西,里面只掺杂少量的乳白色被神秘少女唤作仙力的东西。按照神秘少女的说法,青蓝色越浓郁的地方代表人道术士越多,方术师只能调动使用这些青蓝色灵力所以他们会把灵力浓郁的地方称作灵脉,并在灵脉上安置房屋永久居住。妖力和灵力略有不同,妖力在洛清眼中大都呈现浅绿色,但据神秘少女解释妖力的颜色其实还有很多。和灵力本质是青蓝色在不同属性方术师眼中是不同颜色光点不一样,妖力自身就按照五行分为不同颜色,妖、怪、鬼聚集的地方因为妖力繁杂所以那里的妖力一般都是颜色混杂出的“脏”色。这种地方被称作妖族的灵脉。

    洛清周围布满了无法形容颜色的灵力,证明这个地方正如神秘少女所说是一处妖族灵脉。精确控制妖力中乳白色的仙力,洛清将它们聚集在自己的周围,如同一层蒸汽形成的铠甲。仙力是“气”中最为纯洁的能量,也是妖邪的克星。仙力一出,立刻如同点燃了一根炸雷。刚才还遍布四周的视线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所有盘踞在通道的孤魂野鬼都被洛清的仙力吓走,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让李伊他们也觉得不可思议。虽然经常走这条隧道,但孤魂野鬼全部跑光她们也是第一次遇见。

    李伊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情况源于洛清,现在一片漆黑也不可能看见洛清外面一圈的铠甲。没有想太多,几人大概又走了几分钟便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尽头是一片和通道截然相反的亮光,因为光线的突然增强让洛清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脚下不停直到前面一个人将他挡住。

    耳边传来喧闹声,顺着声音洛清睁开眼睛。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座从未见过的巨大城门,站在城下一眼几乎望不到城墙顶端,也看不出这城门到底有多高。城门向内大开,钢铁大门上翻着青绿色的光,洛清猜测那是青铜铸成,门口两边站着两尊姿态各异的巨石像,样子类似于佛家中的金刚力士,半裸着上身双臂间环绕一条披帛。怒目圆睁,双手持械,注视着大门外的一举一动。

    洛清他们站在城门外一条通往城内的宽阔栈道上,大道宽百米,可以容纳数十架大型客机并排滑行,向后看不见尽头不知道长多少。这条大道是由绿翡玉铺成,每块翡玉砖都是长宽十米的整体,靠人力是不可能搬动的。洛清周围车水马龙,服装各异的非人物种牵着、骑着他从来没见过的各种各样的牲口或坐骑,看样子非常像古代的商人。大道也分左右,左边是朝门里走的,右边是出城的路,洛清他们睁眼的时候就已经身处左大道的中间随着人流向城门靠近。这条翡玉栈道的下面是一条绿色云雾笼罩的地底极渊。从栈道上往下看,能看得清的悬崖峭壁上搭满了帐篷。栈道的下面挂着整片的金属笼子,里面吊着半死不活的囚犯,这些囚犯整条被极渊毒雾吹拂,有家人的靠家人搭钩递实食物救济,没有人管的只得吃喝一些排泄物求生。能够救济的还是挂在栈道靠外的,栈道最底下的根本没办法搭钩递饭,他们的笼子在栈道终于,那一排封闭的下水道结构式的金属栏杆下面。早就变成一堆枯骨了。

    这里和人间处处不同,在洛清好奇的到处乱看的时候,一队牵着货运牲口的商队从洛清旁边插队向前面走去,所过之处皆是旁边妖鬼不满的叫骂声。

    “别掉队了。”旁边的李伊见洛清好奇的四处张望,几次被路过的妖挤到边上便提醒道。“这里还延续的是封建奴隶制,人类在这里可是抢手的货。妖怪们管人类奴隶叫,界奴。意思是外界的奴隶,一个界奴的地位比妖族奴隶要低的多,触犯了公民可以被随意杀死不受惩罚。”

    “栈道下面那些帐篷是逃籍的妖鬼,身无分文没法入城又没办法出去,只能在那里求生。被生活所迫所以各个是穷凶极恶之徒。下面笼子里挂的大多数都是窃贼,在这里偷窃是大罪。少数是造反妖族和奴隶。”

    洛清向四周看了看,周围这些妖一个看着比一个面目可憎,看起来哪个都有可能是做奴隶生意的家伙。

    “我以为妖怪和我们实行的是一种制度呢。”

    “满足少数人**的永远不可能会是民主制,妖怪之间大多数实行的都是封建奴隶,部落长老之类的。毕竟它们之间是靠实力来决定首领的。”

    随着人流进入那扇大门,比外面更吵闹的叫喊声马上接肘而至。从进入大门之后马上就接着一条商业街,摆摊的妖怪小贩几乎占满了整条大道,一个个等边长宽的帐篷摊位首尾相交,将整条大道分割成了四条小道。每条小道之间只有大约一人的距离。在大道右边有一处院落,门口站着两名穿古代铠甲的妖族士兵,院子里面立着一座大概七层楼高的望楼,望楼上不断传来击鼓声。每次鼓声响起,就会有两三个官差打扮的“城管”从人群里挤出来维持市场的治安。这些摆摊的妖族一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和顾客起冲突看起来像家常便饭一样熟练,一言不合就到路中间拉架。

    “妖界的原型是北宋东京城,这里的各条街道,大多数建筑、桥梁都是模仿东京城建造的。这座城最开始是秦朝躲避战乱的友善妖怪建造,后来逐渐发展出规模。到了北宋这里被十妖君之一的万目鬼王占据。逐渐被改成了以万目鬼王为核心的奴隶城邦,在这里万目鬼王就是妖界居民的崇拜偶像,所以说话一定要小心。和其他妖交谈的时候只能谈论他的好,不能说任何万目鬼王和妖界的坏话,否则会给我们惹麻烦的。”

    李伊走在旁边给洛清介绍这里的情况,差不多就是一个标准的中世纪社会,领民的一切都以领主为中心,生杀大权都由领主控制。

    沿着大道向前,是一处圆形广场。不同于翡玉大道上的拥挤,广场被官差和锁链串联的简易屏障清出一片空地;广场中心立起来一座高大的青铜塑像,塑像是一位看起来高大威猛的大妖,最为显著的就是面部上那数不清的怪眼。在塑像的底座上还写着“无量至尊昊天上帝”八个大字。看来这塑像的铸造者竟然心与天高,打算与天帝比较高下。

    上古时期妖族繁盛,有很多实力强大的大妖统治人族自称仙帝,其中尤以崇拜巫鬼的楚国为盛,九歌里便记载了在楚地被尊为天神的几位大妖。这些大妖虽然被当时的楚人尊为天神,但如果论起法道来评判,他们任然属于妖。可能就是十妖君的前身。

    “那边那位小哥,慢走啊,过来这边看看呗。”

    市场的嘈杂声里忽然冒出一个格格不入的吆喝,声音虽然很好听但那种语气让人一听就觉得应该是出自某个江湖骗子的口中才对。出于好奇,洛清朝那声明显的吆喝看过去;在另一边的广场外围,一辆流动推车的后面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人,美人半身依靠在推车延伸出的柜台上,偏着头右手懒散地撑着白壁般的下巴,一双狡黠的眼睛正打量着洛清。

    这女人有些古怪,看她是个做生意的商人但摊位前面没有一个顾客,推车柜台上也没有什么货物。不像周围那些商贩一样卖力的吆喝,只是在那闲闲地拄着下巴朝这边看。

    (难道她是在看我?)洛清不清楚,他周围人也很多,可不敢那么自信的认为对方一定在看他。

    虽然心里好奇,但妖界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洛清可不敢擅自脱队去那边悄悄。只能继续跟着李伊往前,直到周围越来越多的妖将那个女妖淹没。

    (一会失败了记得朝这边走哦~)

    明明已经再次挤进了人头攒动的大道里,耳边却还是能听见刚才那女妖的说话声。洛清回头看看,四周两旁到处都是相貌各异的妖,有些妖身上还散发着让他头晕的异味。那个女妖根本就不可能在旁边说话,就是大喊他现在也不可能听见。

    (可能是这里一些无法解释的怪事吧。)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洛清很快又重新被繁华的古都吸引了目光。

    在摩肩接踵的翡玉大道上一路向前,流动摊贩愈来愈少,往前两旁多了许多酒楼和店铺。街道上到处张灯结彩,在楼顶之间挂着许许多多的彩色灯笼,彩色锦旗在灯笼周围飞舞,脖颈上带着钢铁项圈的奴隶正在打扫街道,穿着麻布衣的妖族小孩嬉闹的在绿树下跑来跑去;大街上衣着得体的居民来来往往,各个脸上喜气洋洋的。这里的塑像也比外面的更多,平均三五步就能看见一个万目鬼王威风凛凛的半身像或者全身像,每条墙壁上还有他的威武浮雕。整条街道、高楼上都悬挂着赞颂万目鬼王统治的标语。

    就连这里的路人在街道上遇见,头一句打招呼的话都一定是“帝恩浩荡,歌功颂德”。万目鬼王在这里完全被当做神明一般来崇拜,关于他的一定是对的,反对他的一定是错的。

    不知不觉,当洛清他们走到内城门外的时候,原本像是大雾一样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抬头仰望天空,头顶是一片干净清澈的墨蓝,不同于外边,颜色各异的繁星在这里的夜空闪烁,两轮紫色光辉的弦月并排出现在东京城的东北角,弦月尖尖刚刚越过百米高的城墙。弦月的出现让整个外城城区一下子欢腾起来,成千上万的妖鬼涌上从内城向四方延伸出去的四条翡玉大道。他们在欢闹,共同庆祝什么。

    勾栏瓦市里也响起乐声,一出出人间从没有过的妖族戏剧在舞台上上映。流动摊贩居多的地段也在原本戒严的无人广场上撑起了巨型帐篷,帐篷里挤满了夜市摊,一辆推车接着一辆,长椅摆着推车前面,来往玩耍的妖鬼穿梭在夜市里,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咚、咚、咚……”外城内城的望楼上响起更鼓,虽然听不懂现在几点了。但身处内城的洛清感觉在内城达官贵人的玩乐场所也一下子欢腾起来。

    天边传来几声闷响,下一秒数条火柱冲上夜空,七彩的焰火忽然在墨蓝的夜空炸开。瞬间的华光照亮了这座古城,繁华与绚烂只有百米间隔。更多的烟花出现在外城各处,东京城的所有方向都在放花,焰火八方炫烂耀动。人群的呼喊络绎不绝,一声未落,一声又起,跟着烟花爆炸时的震动一起在城市里回荡。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人阑珊处。只有这首词能完美表达洛清现在看到的一切,虽然词作者写的不是东京城,但那个时代的繁华情景却与此时一样适用。

    粉色、紫色的花瓣漫天落下,那是一些特制烟花爆炸飞散的飘落物,放在这里配合意境却极其唯美。内城街道上,许多衣着华贵的达官贵人也从各式店铺里走出,一起欣赏沐浴这片花雨。

    贵人们身边跟着美丽动人、光彩夺目的歌女,她们的头发上插着各式珠宝装饰的饰品,在周围灯笼的映照下闪闪发光,整条街都是这样的闪光。人群中,洛清用手遮挡着眼睛,为了躲避这些刺眼的闪光朝天望去。无意中,怎么看见一个白色衣裙的女子站立在人群中,那道身影像司空,又像是刚才在广场上远远望见的那个女子。

    等洛清眯起眼睛寻着刚才看见的方向找去时,却根本找不到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今天是妖界的临君日啊。”旁边李伊看着城里热闹的景象忽然反应过来,“是万目鬼王君临东京城的日子,为了庆祝他把开化和秩序带进了这片世外桃源而设立的节日。”

    烟花放完,内城路上的人群渐渐少了起来,贵人们沐浴完花雨之后便牵着各自美人儿的胳膊回到了房间,街道上只剩下过往的大车和巡街的官差。拍拍洛清的肩膀让后者回身继续前进,李伊转身朝宫城的方向走去。

    “走吧。这里是一座货真价实的不夜城,时间也和外面不一样。刚刚的更鼓代表夜市刚开,直到三更鼓后夜市才会散。五更内外城门开门,早市又出来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到明天早上都进不去宫城。”

    刚才热情也下去的差不多了,洛清转身跟着李伊继续前进。这些欢乐不属于他们,不同于在战火和混乱中度过千年的妖界居民,让人不能理解的独裁和奴隶统治带来秩序下的欢乐是他们这些生在现代社会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东西。

    妖界东京城。一座城内城外完全不同的地方。

    这里的生活完全如同当年鼎盛的北宋汴京一般,繁花似锦,习惯这里的妖怪和鬼魂们过着如同人间一样的热闹生活。没有宵禁,只有不夜城无穷无尽的欢闹。

    (不管您在哪个网站上阅读此篇小说,可乐希望您能来评论区留下您的足迹,让可乐知道您在支持我是方术师的创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