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3章 情势所迫
    却说庄伯秘密来到东夷,竟以一人之力引得东夷士族哗变举兵。

    乱兵扰攘之下,邹平作为替罪羔羊直接被士族乱军所杀。群情激奋的士族由此不受控制,便在斩杀邹平之余聚众要挟为困住了是桀的府邸。庄伯早料如此,便在此时直接站了出来。

    他以自己中原吕氏宗族长老的身份拦阻住了暴乱的东夷士族,同时也以言辞说动他们并且让是桀骑虎难下。是桀虽然紧闭府门躲在府邸里,但外面发生的事无疑全都被他尽数知晓。

    府中侍从接连回报,是桀闻听诸事就只是充满无奈的一声叹息。

    “这个庄伯,真的是以一己之力导演了一出好戏啊。吕氏宗族内部能有这样的人做出辅弼,未来的吕氏宗族试问又如何不能得到兴旺呢?”

    他一声感慨,随即也亲自走出大门。伴随着府门的敞开,跪倒在地上的庄伯也随即朝着是桀拱手礼拜。是桀无奈含笑,迫于众人的压力只得以礼数将庄伯双手搀扶而起。面对在场士族阶级自行组建的数以千计的叛军,是桀调整情绪便对他们进行了好言般的安抚。

    “诸位的心意,我早就已经知道了。如果诸位如今还愿意信任我是桀的话,就请暂且退去。不出三日,我一定会给诸位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闻听是桀承诺,主动挑起战端的几位士族长老在相互对看了一番之后,也很快做出了决定。他们纷纷上前,不禁向是桀拱手施礼。

    “非是我等不敬首领大人,实在也是迫于无奈。首领大人多年对于我们的厚恩,我们全都牢记在心中不敢忘怀。如今首领大人亲自许诺,我等试问还有什么话说。今日就以三日作为期限,还请首领大人早作决断才是。”

    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数千叛军随即退去。

    暴乱的战火由此得到了平息,而是桀则充满恭敬的将庄伯让进了自己的府邸之中。

    少时酒宴拜上,宾主二人随即落座。

    刚刚落座,是桀便向庄伯谢过此番的救难大恩。庄伯心中很清楚是桀的用意,直接跪倒不敢领受。

    “是桀首领这样做,当真是折煞我了。此番蓄谋,我也是无奈之举。若非如此,岂能有缘和首领见上一面的呢?”

    是桀闻言,一声苦笑。随

    即亲自离座,再度将庄伯充满恭敬的双手扶起。

    “庄伯大长老言重了,中原吕氏能有你这样的才智之士做出辅弼,未来的前途实在是不可限量的啊。”

    闻听是桀恭维之言,庄伯不禁面露惭愧之色。

    二人相视一笑,再度彼此落座。酒过三巡,是桀不禁再度对庄伯发问。

    “我是家一族起源于中原,与吕氏的纠葛不用说我想大长老也已经有所了然了。要说彼此冰释前嫌,为了天下的安泰倒是没有什么的。而对于吕大人的为人,我虽然远在东夷,但也略有耳闻。请问大长老,吕大人真的如同传闻中的那样拥有海纳百川般的容人之量吗?”

    闻听是桀挚诚询问,庄伯则故作姿态不答反问。

    “首领身在东夷,自与武侯大人交好。那么微臣斗胆敢问首领大人,武侯大人是否也如传言中的那么不可一世呢?”

    “嗯……”

    但听庄伯妙语回应,是桀不禁面露阴沉的轻轻点了点头。

    庄伯的一语妙谈,却是戳中了是桀心底最敏锐的一根神经。程纵虽然对于自己礼敬有加且倍加重用,但他为人实在太过于生性多疑了。回想曾经程纵刚刚出世的时候,是多么的英姿飒爽。即便面对多次不利的处境,自己全都能够泰然处之并且化险为夷。可当自己身处顺境,态度却完全改变了。

    他因为对于龙骜的畏惧,甚至想要遏制吕氏的发展已经到了极度疯狂的地步。而这样的疯狂,几乎也让他完全丧失了曾经的风采与冷静的判断能力。他身为诸国后期的兵家之最,几乎可以算是横空出世并且百年难遇的旷世奇才。但就是这样一个曾经能够在夏朝屡遭危机时刻足以力挽狂澜的人,面对吕氏政治手段的打压却完全没有了昔日的风采。

    “或许不同般的处境,真的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吧。”

    是桀由此感叹,同时也忍不住再度充满无奈般的一声叹息。

    庄伯含笑,轻轻摇头。

    “武侯大人所以屡战屡败,如今绝对不是因为身处的处境不同,而是他的身份所致的啊。”

    “哦?!?这话怎么说?!?”

    是桀挚诚询问,庄伯则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正如首领大人适才

    所言的那样,若论战场用兵,武侯大人堪称我诸侯之最。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奇才,却遇到了龙将军那样的对手。如果不是龙将军逆天的武艺,我想曾经的诸国时代根本不会迎来如今的三侯并立局面。正所谓时势著英雄,英雄也当顺应于时势。武侯大人如果身处乱世之中,自然能够披荆斩棘、无往不利。但面对如今天下苍生都向往的和平时代,他所存续的优势便显得微乎其微了。他虽为兵家之最,但终究也只是一个兵家而已。麾下谋士泰康虽然权谋有度,但也仅限于用兵战略的专长。对于政治和手腕,他们终究是不可能超越吕氏且势必永远都要受制于吕氏的啊。”

    闻听庄伯所言,是桀不禁有所顿悟。他缓缓松了口气,不禁充满赞许的点了点头。

    “长老大人说的极是,武侯大人借助时势而起,终究还是要在最终败给时势的啊。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潮流的逆转如今的确已经不是他一个兵家百年难遇的旷世奇才所能彻底改变得了的了啊。”

    “那么是桀首领的意思是……”

    “武侯大人有武侯大人应该去完成的使命,但我也有我必须要选择守护的东西。他有恩于我,这辈子我都无法补报。但如今他错误的国策,牵扯到的却不只是我一个人而已。而是跟随在我身后千千万万的士族集团。他们作乱谋反,纵然我可以依旧选择支持武侯,只怕以武侯的心性是绝对不会在事后选择放过他们的。千万生灵如物,曾经中原的战火洗礼已是旷古浩劫。如今再起惊变,我是桀断然是担不起这个罪名的啊。”

    闻听是桀所言,庄伯轻轻点头。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基本已经表明了如今的他处境与最终做出的决定。

    “我愿意归谁吕氏,更愿意带领着士族的兄弟们全部迁徙到中原去。但还有个条件,希望您能够和吕大人选择承诺我并且答应下来。如果这个条件吕氏不能接受,那么我是桀宁可背负千古的骂名,也断然不会选择投降的。”

    是桀态度坚决,同时也一脸肃然的看着眼前的庄伯。

    庄伯眉头微蹙,只得做出了挚诚般的询问。

    这正是“纵迫形势屈归附,尚有条件需许诺”。预知是桀条件怎样,吕氏宗族又当决断若何?且看下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