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0章沈之夏篇56:实习男朋友(二合一)
    话落,沈之夏先愣了。

    她和面前的男人对视。

    纪新宇眸底印着她的脸庞,笑意没减。

    一秒,两秒……

    沈之夏的脸徒然升温,脑子有东西炸开似的。

    她问了什么?!

    沈之夏想逃离这种气氛!

    她站起来,故作镇定,当自己那句话没说,“我去写词了。”

    步伐迈出,没走两步,手腕被他握住。

    “不着急。”他道。

    “……”她急。

    沈之夏想甩掉他的手,他握得很紧,反而加大力道,让她重新坐下。

    沈之夏坐回沙发里。

    下一秒,男人的气息袭来,受伤后日常上药,身上夹杂了淡淡的药水味。

    夜里的独处气氛,男性荷尔蒙仿佛格外浓烈,“不想听答案?”

    “……”

    沈之夏感觉空气变得薄弱,呼吸有些困难,脸憋得更红。

    尽管如此,她的表情管理得很好,维护面子第一名。

    表现得只是房间太热,脸红是正常现象。

    她没敢看纪新宇的眼睛。

    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怂,有什么不敢看的?

    沈之夏暗自恼火,正想做点什么。

    这时,纪新宇出声,“你哥哥姐姐的情商那么高,为什么你情商这么低?”

    “……”

    沈之夏不禁想起沈欢说她是‘沈家老鼠屎’,纪新宇这意思差不多,愈发恼火,属于人身攻击!

    纪新宇侧目看她,“不过,终于感觉到了,也不算太低。”

    “……”

    沈之夏注意力全在情商低的老鼠屎上,心高气傲想反驳,却在那一刻,所有的话卡住。

    他这话……

    那个问题的答案是……

    相处的这段时间,其实不是没感受出来,他对她很好,好过头,普通朋友不会那样。

    以及,元宵节那晚他失控亲了她一下。

    有很多念头,加上犹豫和不知如何面对,一直没正面提过。

    结果方才一时冲动揭穿了。

    这让他们的关系进入新阶段,且必须给交代。

    要么拒绝。

    要么接受。

    沈之夏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没想过她和纪新宇会走到这一步。

    也不确定自己的答案。

    “刚刚有心跳加速?”纪新宇顿了顿,“说明对我有感觉?”

    “想说什么?”

    沈之夏对纪新宇确实有心动的感觉,却不清楚到什么程度了。

    纪新宇直视她,“跟我试试么?”

    “……”

    即便猜到,真正听他说出来,心中还是一颤。

    沈之夏强行稳住,面不改色,“我为什么跟你试,因为那短暂的荷尔蒙吸引?”

    以前没点破,就是不知如何处理。

    她还没想好。

    “我和吴甜放话,你也看到了,她以为我们在谈恋爱,她是我父母的眼线,等她回去,他们就会知道这件事。”纪新宇一本正经的解释,“这种情况,我们不交往很难收场。”

    “关我什么事。”

    “听说你不喜欢欠别人。”纪新宇下套。

    “……”

    沈之夏秒懂,瞄了瞄纪新宇受伤的手。

    她皱眉,非常不爽,“还是在利用我,甩掉吴甜,打消你父母的想法?”

    “一定要这么想?”纪新宇无奈的笑,“我就不能单纯想跟你谈恋爱?你说的那些,只是顺理成章。”

    “……”

    沈之夏脑海里翁的一声,耳鸣一秒,冲击力太大了。

    她脸颊好不容易降下去的温度,再次升温。

    目光开始闪躲,气焰消了大半。

    纪新宇睨视她,嗓音好听,“不知道怎么选择?我可以帮你解忧。”

    谁信。

    这还能帮?

    沈之夏当他扯淡。

    要她现在给答案,有点困难,太快了。

    纪新宇:“对你来说,好感是存在的,不过没到想跟我谈恋爱以及结婚的地步,或者说你自己也不确定。”

    沈之夏怀疑他是她心里的蛔虫。

    “所以我说的试试。”纪新宇没打算放过她。

    本来想再等等,是她亲自揭穿的。

    沈之夏:“……”

    纪新宇视线没从她身上移开过,“给我两个月。”

    她没懂,“什么两个月?”

    “实习期。”他道,“两个月后,你决定我能不能转正,我保证这期间不会做越界的举动,二来,这两个月足以让我父母死心,你也算还了人情,两不误。”

    沈之夏看着他,没说话。

    右边是落地窗,外面是城市繁华的夜景,霓虹灯亮得晃人眼球。

    他们的身影映在落地窗上,呈现出依稀的轮廓。

    “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一个机会。”男人声音低了几分,“我会全力以赴,挑战两个月后,你不想离开我。”

    沈之夏有些被说动了。

    反正短短两个月,他承诺不会有任何越界,那相处和朋友没区别。

    她好奇到时候会是什么结果。

    纪新宇:“可以吗?”

    “试试就试试,我又不怕你。”沈之夏答应。

    闻言,纪新宇绷紧的那根弦才安全。

    他唇角的弧度上扬,心情很好,“谢谢你给我机会,夏娃。”

    “……”

    沈之夏莫名脸蛋一热。

    说这种话干什么,听着好别扭。

    有病!

    就在这瞬间,沈之夏的灵感接憧而至。

    “我有灵感了。”沈之夏果断起身,大步流星去音乐室。

    明天是最后一天!

    沈之夏来到房间,放了纯音乐,拿起纸笔开始作词。

    白天写了两个版本,都不如意,这是第三版。

    情歌太难写了。

    沈之夏握着笔,垂着眼帘,浓而密的睫毛像把刷子,在眼窝处留下阴影。

    没灵感时,绞尽脑汁写不出一个字。

    有灵感时,那词仿佛能蹦出来,思如涌泉。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

    纪新宇进来,沈之夏已经写好第三版的歌词。

    她转笔看着稿子,在精修。

    纪新宇的步伐很轻,沈之夏还是注意到了,抬头。

    他走近,“搞定了?”

    “差不多。”沈之夏挺满意这次的成果。

    好像是他给了她灵感。

    这次很顺利。

    纪新宇坐她旁边,“介意我看看?”

    “介意。”沈之夏分分钟拒绝。

    有种作文被看的感受。

    “作为一名专业歌手,歌曲是给大家听的,你写的是歌词,不是情书。”纪新宇点评。

    “……”

    沈之夏想了想,咬牙将歌词稿递给他,“有意见憋着,不接受。”

    纪新宇拿到稿件,垂眸。

    她本身的性格不擅长抒情,给她一首情歌,却能唱出感觉,这是厉害之处。

    第一次尝试情歌作词,出乎意外,比想象中好太多。

    这份歌词拿出去,粉丝们一定不会相信是沈之夏作词。

    不像她以前的风格。

    “很棒,突破了自我。”纪新宇看着某句歌词,顿时笑了起来,“还真有点像情书。”

    “……”沈之夏一噎。

    不是在实习期吗,没点自知之明?

    扣分!

    纪新宇饶有兴趣,“有原型?”

    “没有!”沈之夏嗓音变大,猛地拽过稿件收起来,气势汹汹的质疑,“作为专业歌手,难道你每首情歌有原型?”

    “嗯,你。”他大方承认。

    沈之夏一愣,猝不及防。

    “上次不是好奇,为什么同样没谈过恋爱,我的情绪感染力比你好?”他身子前倾,凑到她耳边,“区别在于,有暗恋和没有暗恋。”

    沈之夏抓住重点,他以前暗恋谁?

    纪新宇:“没所图的话,真以为有人脾气好到这种程度,能容忍一个脾气不好的女生这么长时间?我又不是神。”

    什么意思……

    他以前暗恋的是她?

    简直五雷轰顶——

    死对头竟然暗恋她!

    有多久?

    一直以为纪新宇和她一样,是前段时间慢慢接触后产生的好感。

    沈之夏脑海里好多问号,又无法追根问底,因为脸快冒热气了!

    她想离开,结果出师不利,起身就绊到纪新宇的脚,身子倾倒。

    情况紧急,纪新宇本能伸出右手想扶她。

    看见那只包着白纱布的手,沈之夏避开,本来可以站稳,这会儿直接跌到男人的腿上。

    紧接着,男人修长的手指碰了碰女孩的脸颊。

    “有点烫。”

    沈之夏:“……”

    纪新宇嗓音染着笑意,“你主动的,应该不算我越界。”

    “意外,你闭嘴!烦死了!”

    沈之夏脸蛋红得不像话,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音乐室。

    回到房间,关门。

    她喘了口气,抬手摸脸,真的烫!

    歌词稿件放到桌上,拿睡衣进了浴室。

    洗完澡,沈之夏的情绪恢复正常,躺到床上,用手机看日期。

    叮——

    微信新消息。

    纪新宇发的,她点开。

    【丑绝人寰的宿敌】:今天不算,明天3月5号,实习期第一天,晚安。

    隔着一面墙壁,这种发消息的方法,更令人触动。

    沈之夏没回,黑发在枕头上散开,望着洁白的天花板。

    两个月过得很快。

    今年的5月5号,会是怎样的一天?

    ……

    最后一天,沈之夏没去公司,待在纪新宇公寓的音乐室。

    仔细精修歌词细节,确认最终版。

    不知不觉天黑了。

    沈之夏踩着拖鞋出来,揉了揉头发,“今晚吃什么?”

    饿了。

    “想吃什么,出去吃。”纪新宇应。

    他平时会做饭,如今手受伤,做不了。

    而沈之夏,高贵的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别提下厨。

    沈之夏换了套衣服。

    他们出门。

    坐电梯时,沈之夏接到沈母的电话。

    “妈。”

    “夏夏,小纪怎么样,好点了没?”

    那件事情传到沈家,纪家夫妇很感谢纪新宇救了沈之夏。

    “正常恢复。”沈之夏回。

    “等小纪的伤恢复好,一定要带他来我们家吃顿饭,表示感谢。”沈母叮嘱。

    “知道了。”

    “还有,”沈母整理言语,“你们住一起,没发生什么吧?”

    “……”

    沈之夏扫了眼旁边的纪新宇,发现他恰好在看自己,迅速收回目光。

    约等于半残疾人,能做什么?

    不对,怎么感觉想他们发生点什么似的。

    这是亲妈?

    “没有,您想多了。”沈之夏三言两语结束电话,免得沈母问更多不得了的问题。

    她妈貌似很喜欢纪新宇。

    出了电梯,纪新宇开口,“你这眼神有点歧视。”

    “不是有点。”沈之夏怼。

    “你妈电话?”

    “嗯。”

    “提了我?”

    “并没。”沈之夏不承认。

    纪新宇推测:“还说了你不想让我听见的话?”

    “……”

    这人是有读心术?

    扣分扣分!

    沈之夏今天也戴了帽子,两人差不多的款式帽子,戴上口罩,离开小区。

    他们进一家餐厅。

    隐匿的角落里有狗仔蹲守,走狗屎运蹲到纪新宇和沈之夏!

    等他们吃完饭,又拍到他们上了同一辆车!

    本来想跟踪看他们去的地方,半路被甩掉了。

    ……

    当天晚上,这组照片上了热搜,引爆话题。

    他们戴着口罩帽子,没拍到正脸,但身形和气质别人模仿不来。

    隔天,沈之夏被冬冬的电话吵醒。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绯闻,公关部搞不过来了,让她去公司一趟。

    今天是和吴甜约定的日子,必然要去公司。

    沈之夏吃过早餐准备出门,纪新宇换了衣服,也要出门。

    “因为热搜,你被打电话了?”沈之夏猜测。

    “算一个原因,最主要是想看你赢。”纪新宇来到玄关处。

    “我要是赢了,可以跟吴甜提条件,你有什么想法?”沈之夏问。

    毕竟是帮他解决烂桃花。

    “尽情发挥你的嚣张,沈小姐。”纪新宇笑道。

    “……”

    半个小时后,他们抵达天空集团。

    他们前往音乐室。

    吴甜刚到几分钟。

    今天投票决定胜负的,是天空集团的王牌音乐团队。

    领头队长李君轩。

    共十一人,成员里包括李君轩的弟弟妹妹,李君曜和李心悦。

    李君曜看了看沈之夏,感慨,“只有你敢做这种事了。”

    继而李君曜对吴甜解释,“吴老师放心,我们公平公正的投票,而且,我和她不熟。”

    沈之夏:“……”

    她忍不住想翻白眼。

    不愧是白初落那伙的,碍眼!

    吴甜在旁边笑,当然相信这个王牌团队的公平投票,他们不比we老师的实力差。

    两人交出歌词稿件。

    沈之夏来到吴甜面前,双手环胸,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姿态。

    “你说因为才华被看中,如果你输了,那这次回a国后告诉他们。”

    她居高临下,红唇微动,一字一顿。

    “你、不、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