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返另一个地球 第0088章 身体的另一个他
    徐文自那次离开之后,就成了苏明雨的跟班,名为干弟弟,却成了全校的笑柄,说他蠢货一个,能把女朋友谈着成干姐姐的人他全校百年第一个。

    苏明雨看着徐文那低沉的眼睛,“怎么了,被学校里的风言风语搞伤了!”

    “那到不是,只是你成了我姐姐,我接受不了。”

    “只要我不承认,你就不是!虽然我答应父亲了,那只是因为敷衍。不然他肯定会想办法赶走你的。”

    徐文笑了笑,“你可真是一个机灵鬼!”

    “我苏明雨不聪明还怎么混,除了那一次失手之外。”

    他的心已经喜欢上了她,但是他知道现在一切都还不是时候表白。因为他不明白她是当另一个世界的苏明雨,还是当她是这个世界的苏明雨。

    左右为难的神情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苏明雨的手碰了碰徐文,徐文不是傻子,管那么多干什么,那个世界毁了,现在这个世界苏明雨再一次出现自己眼前,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哪怕刀山火海又如何,他的手握住了她。

    这手的温度不冷也不热,却让她感觉十分的安心。

    路上走着的时候他发现她真的很漂亮,那身白色的衣服突出了那十分完美的线条,上下起伏的恰到好处,她仿佛一件来自天界天师的艺术品。她精致的鼻梁,大大的眼睛,诱人的香唇,无一不处让人吞咽,此时的她的头发染了回来,变成了乌黑亮丽的黑发。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徐文发现自己突然变得支支吾吾的了,怎么感觉自己比之前还要废柴很多。

    “真的没看什么!难道是我衣服领子不够朝下吗?”他质疑徐文说到。

    “好了,别闹了,我可不想死的早!”

    “怎么你怕我爸?”

    徐文什么也不怕,但是因为家人和姐姐的叮嘱,他只能说,“有点怕!”

    “以后日后姐我照顾你!”

    “说好的不承认,说好的不占我便宜的。”徐文的眼神有点生气,她直接撒开徐文的手就跑。

    跑着的时候还喊着,“徐文弟弟!”

    “徐文弟弟!”徐文摸着自己的脑袋,“弟弟,就弟弟吧!反正她也没有说错。”父亲徐福因为苏震天将自己当干儿子的事情连续几天给自己送礼,母亲则是让他好好的对待恩人的女儿,不准让她又任何伤害。

    只是苏明雨跑的太快了,一会儿就没有了踪影,徐文看着周围,“跑哪里去了,怎么没有人影了。”

    他四处找着却没有找到她的身影,心里想着她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突然听到了她的声音,“快来救我,徐文!”徐文的心顿时间慌了起来。她不会又是遇到坏人了吧,怎么那么巧。

    巧合来的有点太过于突然,不仅徐文有点惊,连她苏明雨也有点惊。她看着眼前的几个十分壮的男子,心里害怕的发颤,她看着他们说,“我男友就在附近,你们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

    “呵呵……男友,听见了没有,这个漂亮得妞连男友都有。”

    “大哥,那又怎么样,这样的女人有了男友照样被欺负,不如我们先替她男友欺负欺负。”男子坏笑着,露出那颗大金牙。

    苏明雨往后退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她的手摸索着武器,可是周围什么了都没有。

    她早知道会是这个情况,就不和徐文闹着玩了。

    “小妞,陪着哥哥玩玩!”

    那个男人突然扑了上去,结果被苏明雨踹住了裆,结果顺时间疼的起不来。苏明雨想要钻这个空子逃出去,可是她想的有点太简单了。那几个男人如同一张网一样的将她困住。

    地上十分疼痛的男人站了起来,“小妞,一会本大爷一定要你好看。让你尝尝被几个男人欺负的滋味。”

    恐惧的挣脱,但是却无处可去,她拼命喊出一句,“徐文救我!”

    那里面带着金牙的那个男人看着他笑到,“没有人来救你的,徐文那个小子不敢来,我们可是这条街上有名的土狗帮。”

    那个爬起来的男人看着旁边的人生气的说到,“你们几个按住她,今天我要她好看。”

    他用衣服塞住了她的口,苏明雨挣扎着,这样的噩梦又要上演了。可是一道影子而过,直接将“咔嚓”、“啊呀”连贯的声音,那两个男人松开了苏明雨的手。

    金牙男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被锤掉了门牙,那个身为老大的男人被徐文再次踹住裤裆。

    “怎么又是我!”

    苏明雨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男人影子,她的心砰砰的跳,徐文看着她,“你先躲在一边去,不要看这里!”

    徐文看着苏明雨离开,那几个男人站来起来,个个都拿出自己的武器,即使那两个废掉左右手的人也拿起了武器。

    “小子,你真是有种,连我土狗帮也敢打!”

    “管你什么狗不狗帮的,我想打就打,想杀就杀,你们很有种,动我的女人。”徐文冰冷的眼神,让那些人不寒而栗。

    “大哥,这家伙有邪劲,我们不要和他打了。”金牙此时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但是他的老大并不在乎他的话,“你怂什么,我们那么多人,他就一个人。而且我们有武器,他又没有武器,我们赢得几率是百分之百,为什么要逃跑。”

    徐文笑了,他不知道这些家伙哪里来的这么强的自信。

    “小子,今天我们土狗帮就灭了你,然后再抓了你的女人。之后你明白的,只是黄泉

    路走上去,你恐怕就不知道了。”

    “废话真多!”徐文突然出手,这一次比上一次狠,因为苏明雨在他眼前,他不能那么血腥,但是现在可以了。

    等到那铁棍落下的时候,红色的血水落下去,徐文的眼睛里充满了血红色,那样子宛如饿兽一般,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对于血的味道竟然有了冲动。

    “恶魔!”

    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徐文的脚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杀了他。

    “欺负苏明雨的人,不管是谁一个字死。”

    ……

    苏明雨目光呆了,徐文不是修者,为什么身体和修者一样异常,刚才的他怎么回事,好像如同地狱走出的恶魔一般。

    徐文看着苏明雨,“我们走吧!”

    “那些人哪?”

    “他们应该……应该……跑了!”

    “嗯,原来是跑了。”苏明雨不知道徐文为什么要那么残忍,还有那句话,似乎他很早之前就认识她,可是她明白小时候她根本没有见到他。

    “一会就送你到家里,我在返回学校。”

    “嗯!”

    苏明雨在拉他手的时候,他看着她,“不要碰!”

    “碰你的手怎么了?”

    “我说了不要碰!”那眼睛突然变成了猩红色,这恐惧的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很快他变为了普通颜色,“对不起,我的手受伤了,握住会很痛的。”

    “徐文,你记得那晚上你在我家拉了东西吗?”

    “噢,那件事情,我忘了!瞧我着脑袋!”

    苏明雨知道他不是徐文,可是刚刚跟着自己的徐文没有事情,为什么现在的徐文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等到徐文送走了她到家之后,看着她反常的举动他知道自己暴露了。“看来我学得你还是不像!你我一体,想要摆脱我,徐文,你还不够格。”

    在回学校的路上,他感觉到周围浓浓的修者气息,“徐文,看来你在这个世界的人缘不错,正好让我伸展筋骨。”

    他知道这些人是那些杂碎,刚刚放走了一个,现在来了十三个,“十三可真是一个不好的数字。”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那巷子里走了出来,“小子,你就是刚才杀了我兄弟的人?”

    “怎么,难道你们是来报仇的。”冰冷的而又毫无感情的话,让眼前的这个身上八块腹肌的男人感觉他不简单。

    “卢哥,这人很强,你千万不要单挑。”

    他白了身边小弟一眼,“我堂堂卢满,在天山跟着师傅修炼了三年半,虽然在练气期,但是对付眼前这个没有半点修为的人,我是有十足的把握,用不着让你警惕我!”

    “没有想到你是这个世界的修者!”

    卢满看着徐文,“怎么害怕了?”然后一脸阴笑,“晚了!”

    他本以为能给对方好看,完全不知道这是将自己往死里坑。

    旁边的小弟还一脸赢了的样子,“大哥只要用十分的精神对付他,他必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卢满的拳头被对方接住,而且不是徐文面色憔悴,而是卢满。

    “怎么可能,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力气怎么会那么大。”

    徐文笑着,“这是秘密,恐怕你死了也不会知道。”那双发红的眼睛看着他,他喊着“怪物!”

    其他人不寒而栗的想要逃跑,但是他们一想到卢满死了他们也活不了,这以前的老大定下的规矩,老大在遇到危险之时不救,各路杀之。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们合力就可以杀了他,上!”

    十二个影子从徐文周身而去,而且他们的目标简单直接命中徐文心脏,将卢满救出来。

    卢满努力的挣扎着,他感觉自己就要废了,这时候兄弟的助攻让他明白这是最好的机会。

    果然,如他所料,他挣脱开了,在徐文和那十二人混战时跑了。

    不到一分钟,十二人已经无一人,“老大……你竟然……跑了!”绝望的眼神迎来失落。

    卢满此时已经快要逃出徐文的视线了,他直接捡起地上那弯曲的匕首,扶平,然后直接射了出去。

    在他拉起车门准备离开的时候,红色的血沾满了衣服,他倒在了地上。而远处那红色目光下的那嘴巴笑了,是那么的阴险。

    ……

    夜色来临,徐文回到宿舍的时候,柳凌看着他,“你怎么搞的那么多血,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

    之后他喜欢澡就睡去,可是一个时辰之后醒来,徐文感觉自己的记忆断层了,他记得自己生在去送苏明雨回家的路上。

    此时柳凌看着徐文,“你的衣服给你洗好了,以后路上注意点,不然又会被泼了一身鸡血。”

    “衣服?”

    “你的衣服染红了,你难道不知道吗?”他很是吃惊的说。

    看着自己手心里的字,他有点害怕了,他活着,他没有想着他还活着。

    “徐文,我还没有输!”

    他惊讶的看着上面的字,他的心无法平静……

    苏震天看着苏明雨说,“女儿,今天父亲送你一份礼物。”

    由于徐文的反常状态,让她对于礼物变得索然无味。

    苏震天看着女儿

    那张毫无生气的脸,以为自己的女儿还在怪罪着他。“女儿,这礼物是好礼物,是我们家里一直传下来的。你看到一定会喜欢!”

    她点了点头,让他感觉在应付他,不过他知道女儿看到礼物的时候绝对会变得精神抖擞。

    他打开了柜子后面的门,苏明雨很是吃惊,“爸爸,你的书柜后面什么时候有门了!”

    “在你出生时候就有了,这门后面都是十分有价值意义的财宝。也是留给我们后代的财宝。”

    她心里想着父亲不是送自己金条和古董还能是什么,当她进入之后就被壁画吸引了。

    “这是什么东西?爸爸!”

    “这是一个疯子画家画的东西,他说这个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我只是感觉好看才买下的,不过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那个画家说的是真还是假!”

    看着壁画上,她突然被吸引了,那是爆炸的一瞬间,一双发红的眼睛和一团黑气。“爸爸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啊!我也不懂,只是那个画家说了,这是一个毁灭世界的恶魔,他还说过未来将会出现一个发着红光散发着黑色气息的男人来毁灭我们的世界,可惜那个人的确有,早已经成神走了。”

    “爸爸,人的眼睛可以发出红色的光吗?”

    “有,狂躁症!但是不会散发黑色的气息。”

    “但是会失忆吗?”

    苏震天看着自己的女儿,“你怎么老是问我一些奇怪的事情?”

    她本来想说什么,结果他看着女儿,“你来看看为父送给你得礼物!”

    “那么漂亮!”

    这样的画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真的如同父亲所说她十分的喜欢。可是她的心完全不在那画上,而在壁画上。

    那一副,红黑构成的壁画,看着上面那个站在山上的男人,她突然吓到了,那堆成山的是人的尸体,那陨落的红丝是龙。

    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儿,他看着她,“怎么了?”

    “爸爸,那画好可怕!”

    他顺着自己女儿所指的方向,看到是那壁画中最抽象的一副,他本来就不喜欢,于是他带着女儿出去之后回来将他砸了。

    苏明雨缓过身来,看着爸爸说,“那位画家还在吗?”

    “他早死了一千年了!”

    ……

    徐文想到了那场大战,那场大战他在一瞬间打了自己一掌,可是这又解释不清楚。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他想着,“当时我正在找苏明雨,紧张,找不到!心里渴望得到自己原本的力量。”

    “渴望原本的力量!对,渴望自己原本的力量,可是,为什么小时候自己使用不出来。”

    他有太多了疑惑,还有一个疑惑,他为什么会来这个星球,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出现苏明雨一样的人,而其他人没有出现,是他没有遇到还是什么。

    柳凌看着徐文,“你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

    “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看来不是,我想应该是你衣服该怎么办,你的衣服味道太大了,洗不干净。”

    “呵呵……是的,我这衣服洗不干净了,如果自己父亲知道的话,肯定会很伤心的。”徐文知道这衣服可是徐福花了很多钱才给自己买的。

    柳凌看着徐文愁眉不展的样子笑到,“你看看,这衣服和你的一样吗?”

    “你怎么做到的?”徐文看着他很是吃惊。

    “这个不简单,这样的衣服按照我们柳家的实力不在话下。只要简单的搜一搜就可以得到。”

    柳凌将衣服塞到徐文手里,“拿着!”

    “我可没有钱给你!”

    “我知道!这衣服是我送给你的,毕竟你因为我差点被学生会的给整毁。”

    徐文看着他说,“那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不必放在心上。”

    “怎么没有关系,你不为我出头那事情根本不会发生。你就收下吧!”

    徐文最后还是收下了,毕竟那身衣服穿不了。想起父亲徐福他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家里没有人了。

    她不知道的是父母去了姐姐所在的山上去教授徐雅一些他们所知道的绝学,如果徐文知道话肯定不开心,但是那也没有办法,毕竟徐文是普通之躯。

    “爸、妈!现在你不用担心弟弟被人欺负了,他成了苏家的干儿子。”

    徐福叹了一口气,“成了苏家干儿子是好事,可是也把他推向了火坑,苏家得罪的人不少,你弟弟还和苏家丫头真的有情感了,现在很麻烦。”

    “爸爸,你的意思是!”

    “随他去,只是你能帮他尽可能的帮他,但是父亲要求是你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保护好你弟弟。我之所以偏爱他不是因为他是男孩,只是因为他和你苦命的哥哥一样,天生就是普通人,还生活在我们这样的家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