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八章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第178章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下了飞机来到阚美霞的家门口,两人内心是无比沉重。

    阚伯母出来后该怎样和她说这件事情还是个问题。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纪根基僵硬的站在门口敲响结实的木门。

    “谁呀?”

    里面传出成年女性响亮回应的嗓音。

    随后门被打开。

    来人正是阚阿姨,她看到纪根基后颇感意外。

    “原来是小基你们呀,快请进。”

    纪根基表示歉意的一笑,跟在她的身后走进去。

    阚伯母浑不知情热情的招待,他们一进来就温水泡茶。

    房间内很温暖,给人一种很舒心的感觉。

    凉水壶在暖炉上冒着热气,充沛的热量充满整个房间。

    伯母虽是热情,但一丝狐疑的目光始终放在自己女儿阚美霞的身上。

    她似乎是觉察出异样首先地问道:“你们似乎是有什么心事,霞儿这孩子怎么进门后一声也不吭?”

    纪小兰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轻咬着嘴唇不敢去直视。

    终是纪根基起身先对着阚伯母鞠躬。

    “伯母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阚美霞。”

    阚伯母坐不住了,身体微微正了正神情有些紧张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纪根基从头开始把事情的原委讲述了一遍。

    伯母忍着哭泣努力让自己听完,最后终于爆发哇的一声哭出来,紧紧抱着自己女儿。

    “我已经替她报仇了,就让美霞在这里休养生息,接下来的路由我和小兰走下去!”

    纪根基铿锵有力的说道。

    望着阚美霞痴痴的样子,阚伯母神情忧伤,低声道:“这样也好,看这孩子神志还没有恢复过来,想要恢复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纪根基默认的点头。

    好在伯母没有怪罪他们,在这里吃过午饭,下午纪根基和小兰便动身启程。

    元初国中心的山子河机场。

    人来人往的服务大厅时不时响起飞机航班的报道。

    正坐在等候座椅的纪根基再三思考,终于起身往售票处那边走。

    “你真的要去吗?”

    纪小兰同样起身忧愁的质问,两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纪根基坚定不移的说道:“我要斩断和他之间的恩怨,如果这个时候我稍有迟疑就会被他抢先一步,那么下场只会更惨!”

    在小兰姐犹豫时,纪根基快步走到服务台前直接买上一张飞机票。

    想来想去,纪小兰叹息一声估计想通了,于是释然的过去:“你怎么只买了一张票?难道你要单打独斗吗?”

    纪根基眼神中流露出爱意的神色,手掌抚摸在她的秀发上宠溺的说道:“此行太危险,我是个本就走过阎王殿的人,遇到你已是此生无憾,如果我没能回来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他终于对自己表现出了爱意,纪小兰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笨蛋,我……我”

    说着说着,纪小兰却流下了眼泪。

    “哭也没用,这次你不能跟我去!”纪根基狠下心来拒绝她。

    “你这个笨蛋,我是喜欢你呀!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纪小兰哭的更是梨花带雨。

    她的这个倾诉引起周围人的侧目。

    还有几位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竟然在一旁起哄:“这么好的妹子是我我就娶了。”

    “能有如此漂亮的美女告白,那小子真是踩狗屎运了。”

    这要是再不明白怎么回事纪根基可真就是木头了。

    看到小兰姐执着的样子,纪根基只好叹息一口气。

    “唉,好吧,就算我拼上命也会保护你安全回来的。”

    纪根基又给她补上一张票。

    这次可谓是跨越半球去往元气彩星的另一片大陆。

    光是在飞机上就得度过四天的时间,所以两人也是十分珍惜这段短暂的时光。

    四天转眼过去,飞机停靠在剧毒区域的边境:鸩鹧机场。

    一下飞机,纪根基就能感觉到空气的恶劣,总是漂浮着一股硫磺的味道。

    抬头望一望便是漫天的烟尘,环境十分恶劣。

    放眼望去这里四面环山,看样子其中还有不少毒瘴漂浮。

    纪小兰默默的打开剧毒区域的地图,看到地形的分布后不禁吓了一跳。

    “有什么问题吗?”

    “这里……几乎全是充满瘴气的森林,难怪空气不好。”

    同行的应该是有不少猎人,他们来这儿的大多目的都是为了猎取生活在剧毒区域的魔物。

    这里的魔物比较强悍,所获得的材料品质很高,所以材料卖出的价格也更喜人,自然就吸引了不少想发财的猎人。

    没走出鸩鹧机场多远,就能看到在这里的猎人组织。

    想来初来乍到啥都不懂,纪根基蹑手蹑脚得就过去了。

    这座猎人会所是一个二层吊脚楼,其装饰很奇怪。

    菱形四边形的楼顶,每个角还挂着一串古朴吊环。

    每个角上方各摆放着一尊蒲牢的石像,正中央大门看上去黑漆漆一片,像是一只张着大嘴巴的怪兽散发出黑暗的恐怖。

    这时有四个身穿猎人服饰的人从里面走出,并讨论着什么。

    纪根基本没在意,但那些人说话声音实在太大,想听不到都难。

    这是其中一位黑脸胖子说:“听说最近这剧毒区域来了位牛叉的人物居然想要召集队伍,去攻打瓦克恩头目。”

    他身旁一位头发染着黄毛的青年不屑的嗤笑:“我看那厮就是想空手套白狼,明明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还痴心妄想召集队伍,当别人是傻瓜呢。”

    “哈哈哈”

    他的这一番话惹得其他人哄堂大笑。

    纪根基闻言不由得猜忌,他们说的人会不会是赵青维。

    于是他大步走过去搭话:“嘿,兄弟,你们讨论的那个人在哪里?我俩想过去组队试试。”

    黄毛青年高跷着嘴巴上下打量纪根基一番,不管是从外貌上还是元气的量上都看不出有啥端倪,鼻中不免冷哼着。

    “就你?去当炮灰吗?”

    “只是去试试嘛。”

    纪根基不以为意地回答。

    黄毛不耐烦的随口说:“不知道,哪凉快哪呆着去!”

    “哎哎,王老兄怎能这么说呢。”

    他们之中有一位高瘦的男子眼尖,瞧见站在后方站着位亭亭玉立的妹子立马两眼放光主动的解释。

    随后他表现得极为热情,与纪根基称兄道弟:“敢问小兄弟贵姓,我们或许能知道一些线索。”

    纪根基看到他们的态度大转变,立马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于是拱手道:“哈哈,在下姓纪,还请大哥指点一二。”

    那男子正儿八经的回忆起:“就在昨天,一位身披黑袍的男人站在风雨中的祭天台上召集队伍,不过没有一人搭理他罢了。”

    “后来呢,他去哪儿了?”

    “看到没人组队,他好像是原路返回了。”

    “嘶……那家伙到底想干啥?不会是想回去搬救兵吧?”

    “嘿嘿,小兄弟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组队?”

    “不了不了,我们还有事要忙!”

    知道对方打的什么鬼主意,所以纪根基赶紧向后退去,拉着小兰姐快步离开。

    纪根基凑到他耳朵前小声商议:“我估计赵青维回去后一定会原路返回,再次来到这里,不如我们就将计就计来个十面埋伏将他捉住。”

    “嗯,这个时候就应该当断即断。”纪小兰坚决的说道。

    “说干就干,跟我去准备一下!”

    “走这么快你要去哪儿?”纪小兰的小手被他拉扯着往前跑。

    “跟我来就好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