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九章 信任崩塌的痕迹
    “老大,跟妳說,我妈妈做的饭可好吃了,妳一定得去尝尝。”

    思乡情切,雷尼小脸红彤彤的,心情也随着飞艇越升越高。

    “对了,还有我的骑士徽章!”

    手忙脚乱从行礼中翻出一枚帝国骑士徽章,她(tā)以前在铁狼骑士团的时候是见习骑士,后来跟着希娅特学过一段时间剑术,成功考核成为骑士。

    虽然还不是贵族阶层,但也是不俗的荣誉,要好好扣在胸口,回家的时候给妈妈去看。

    一路上雷尼恢复了她(tā)有点话痨的性格,叽叽喳喳說着家乡的好处,特点,还有自己以前的生活等等。

    时不时用手去抚平衣服上的褶皱,撩拨一下刘海头发,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

    她(tā)还是第一次,带男生回家去吃饭,自己妈妈性格其实挺严肃的,会不会出问题啊。

    冬季时也繁华的小镇街道,两侧建筑精美高大,来来往往,人气热闹。

    虽然德洛斯帝国给外人留下的印象不怎么好,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阿拉德最强大的国家,昌盛的可不只是武力军队。

    仅仅走了约摸百米,所见的商品就已经琳琅满目,店铺齐全,比起墨梅的老家月溪镇来說,这里可是太“都市”了。

    虽然离家不算太久,作为骑士来說,一年时间挺正常的,但雷尼还是仔仔细细,感兴趣的去查看每一分变化。

    谁家装修了新的门窗,哪里又开了一家店铺,或者街道上有没有熟悉的面孔呢。

    街道上有惯例巡逻的士兵,在瞄到雷尼的骑士徽章后,立刻致以敬礼,引起一阵骚动后,雷尼的小心思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老大,我跟妳說,我虽然是小时候搬来的,但这里每一条街道,我都了如指掌!”

    兴高采烈的雷尼终于遇到了一个熟人,街边水果摊的老板娘,有点惊讶和惊喜:“雷尼,是妳么?妳回来了?”

    “艾玛婶婶,是我!您今儿个气色真好呢。”

    见到熟人一高兴使劲挥了挥手,她(tā)小时候就嘴馋,甜点水果都爱吃? 艾玛婶婶没少照顾她(tā)。

    “哟,骑士徽章? 雷尼妳可真了不起呢。”慈眉善目,体态微胖的艾玛? 熟练的在苹果堆里挑了一个? 笑道:“这是刻意让霜打过的苹果,非常甜,快尝尝。”

    就在雷尼美滋滋咬了一口的时候,艾玛用围裙擦了擦手,挤了挤眉:“雷尼? 后面那个和妳一起,提着包的帅小伙? 就是妳信里的男朋友?”

    一口苹果噎在嗓子里? 雷尼白眼一翻差点喘不过气? 又羞又埋怨:“真是的,我明明嘱托了妈妈保密来着。”

    “嗨? 邻里街坊饭后闲扯? 不就这点事么,妳可别怪妳妈啊,妳也知道她(tā)一个人拉扯妳们……”

    “哎呀婶婶我知道!”

    雷尼跺脚娇嗔? 然后转身从夜林手里拿下来一个袋子? 美滋滋道:“婶婶? 我买的桂花糕,味道特别好吃,拿回去给您家的多米克尝尝。”

    “啊……好的,谢谢妳雷尼。”

    兴高采烈的雷尼没有察觉,提到那个比自己弟弟大一岁的多米克时,艾玛的语气和神色都有点叹息。

    ……

    “刚刚那个,是我婶婶,对我很好的。”

    雷尼开始迫不及待往家走,也不知道妈妈和弟弟在不在家,见面之后得赶紧上街,买菜招待才行。

    她(tā)的家住在街道末端,一栋二层小楼,有着很小的院子,种着两株菊花,以及两排萝卜等初冬也没枯萎的蔬菜。

    墙壁显得有些斑驳,有些地方落了碎片,显露出青色石块。

    “我……明明有寄钱回家啊!怎么不修补一下呢!”

    雷尼有点小生气,她(tā)倒不是觉得在老大面前丢了脸,而是妈妈太过于节俭,不懂得对自己好一点。

    推开栅栏气鼓鼓的踏进家门,每走一步,强烈的气势就消去一分,最后在厨房变成乖乖的猫:“嘿嘿,妈妈,妳宝贝女儿回来了!”

    雷尼的母亲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推开身旁贴过来的家伙,但嘴角的浅笑还是流露了心情。

    身材匀称系着白布围裙,头发挽结在脑后,面容年纪约摸在四十多不到五十,可见几分年轻时的风韵,表情不算和蔼但也不显得冷酷,打理的比一般妇人更干净。

    对于站在大门口的夜林,愣了片刻,便严肃道:“雷尼,妳就是这样放客人的?”

    “啊啊~我忘了,我介绍一下,这是我母亲玛蒂娜,这位是我……男朋友……”

    在信里面胡吹了大半年,如今兴奋过头突然领上门,雷尼只能悄悄后退半步,飞快眨眼哀求暗示。

    “阿姨您好,我是夜林。”

    他笑的很自然还有一点腼腆,一副文弱内向男的模样,让希娅特知道了又得吐槽他无耻,表面君子。

    “快进来吧,外面冷,雷尼去沏茶,妳弟弟还没有放学。”

    玛蒂娜轻轻点头微笑,也没有拒绝左右手提着的两摞礼物。

    但不知道为什么,夜林总觉得对方的眼神,有一点点微妙。

    雷尼的家并不宽敞,客厅也很小,但整理的很用心,看起来干净,赏心悦目。

    她(tā)妈妈应该是有着很优秀的素养,不过可惜,雷尼并没有继承下去,反而叽叽喳喳还有点小傲娇。

    拎了一个竹篮,玛蒂娜浅笑道:“我有点事,去街上一趟。”

    她(tā)是要买菜去,毕竟没料到雷尼今天回来,顺便也给两人留下一段独处的空间。

    “我跟妳一起去!”雷尼刚要站起身,就被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有点悻悻。

    在她(tā)妈妈离开后,雷尼明显有点局促不安,红着脸低头绞着手指,不敢去看自家老大。

    “老大,那个,妳别在意……”

    “我很乐意。”

    话說到一半被打断在嘴里,面颊上飞快发热发烫,红润欲滴,更不敢抬头了。

    咚咚~

    有人突然敲门,让雷尼像兔子一样吓的跳了起来,慌忙去门口迎接,“咦,艾玛婶婶。”

    门口站着的微胖妇女,正是水果摊的艾玛,此刻提着一篮水果,不复之前见面那般慈祥,眉宇间是化不开的愁绪。

    艾玛在见到雷尼满面红晕的时候愣了一下,似乎明悟了什么,慢慢笑道:“带男朋友见过玛蒂娜了?看来啊,我能等着喝妳一杯喜酒了呢。”

    “婶婶~”

    半撒娇式的拉到客厅,估计的确是很熟悉的人,艾玛把她(tā)当亲女儿一样看待,满意道:“咱家雷尼是个好姑娘,身材也好,有养子的福相。”

    一顿夸奖让雷尼越发羞臊,但夜林却暗自皱了皱眉,艾玛可不太像是单纯来见雷尼的,明显是有事。

    果然,数分钟后,艾玛手掌攥着围裙,有意无意问道:“雷尼啊,妳有见识的骑士,知道的肯定比我们这些平民多,妳知道什么是……魔斗士么?”

    “魔斗士?”

    雷尼迷茫眨了眨眼,她(tā)感觉这名字很熟悉,好像以前听朋友菲奥娜,还有副团长海德說过,似乎是一种魔法师的样子。

    但想了想找不到更具体的资料,雷尼只能求助于一旁的夜林,问道:“老大,妳知道么?”

    因为雷尼的性格就是有点天真烂漫,称呼老大更像是关系亲密的昵称,艾玛也没有多在意。

    “知道,就是通过某种方法,能让人具有魔法师的力量。”

    夜林话說的很委婉,他不知道艾玛忧愁的是什么,所以解释了一个含糊。

    魔斗士是转移实验的一种副产品,通过灌输能量的方式,让人获得,或大幅度提高魔法能力。

    毕竟人类的魔法天赋,在阿拉德暗精灵的对比下,显得十分低劣。

    当然任何速成的力量都是有代价的,产生魔斗士的实验,损伤率虽然不比转移实验的近乎全灭,但同样也极高。

    “是这样得。”艾玛深深叹了口气,担忧道:“帝国派遣了几位魔斗士,展示了华丽的魔法,要在镇子上收纳一批孩子,說是教他们也能成为魔斗士,许诺了丰厚的条件而且还不限天赋,可是我也听說过,魔法师的门槛很高啊,咱就是普通人家……”

    雷尼明白了,婶婶是来找自己要“定心丸”来了,忙先安慰着倒茶,让她(tā)讲讲来龙去脉。

    一旁的夜林却若有所思,他想的不是魔斗士问题,而是艾玛这种行为,无意识间透露了什么。

    部分平民对于帝国的信任,已经有崩塌的痕迹。

    也就是說,往常那些用来招募士兵的借口,已经有点不太管用了。

    毕竟那些惨死在贵族欢笑之下的私兵,战斗奴隶,可不会重新回到父母苦苦等待的家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