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一章 消失的家
    隐身状态的夜林和艾丽婕,看的是目瞪口呆,呐呐无语。

    天界曾经最有权势的两个人,摄政大臣和军队总司令,居然像街头流氓一般互相肢体斗殴,你来我往,打的是拳拳到肉。

    尤尔根的体型远不如杰克特来的魁梧,但是,一来尤尔根人是中年,也有军队生涯,漫游的体术练习也不曾落下,二来,杰克特已过花甲之时,身体再硬朗,体能素质也会逐渐下降。

    所以,因为口头争执,打出火气的两人,一时间居然难分难舍,不分胜负。

    艾丽婕更是被震撼的呆立当场,这还是那位威压万军的总司令杰克特,还是那位设计贵族院的大贵族尤尔根?

    不过,夜林微微侧目有点古怪,艾丽婕一双俏丽大眼睛虽然满是震惊,但却压根没有上前阻止的迹象,反而看得是聚精会神,生怕漏了什么细节。

    毕竟,这个级别的人互殴,真的是太少见了,平常哪一个不是戴着面具,就算吃了亏也得嘴角含笑,虚伪,假礼仪。

    数分钟后,还是杰克特以无法地带雄厚又无耻的经验取得了胜利,他把自己裤子上的皮带甩出来了,在空中啪啪响,武器在手,身穿绸缎袍服的尤尔根当场脸都绿了。

    赢得一场胜利的杰克特趾高气扬,拉着行李箱,带着嘴角的淤青悠然远去。

    尤尔根左看右看抱着青肿的胳膊打了个哆嗦,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哪个地方默默注视自己。

    前任最高祭祀的墓地,还在身后不到二十米呢。

    阿拉德,又一直有死灵术士职业者的传闻。

    “无法地带的老油子,果然都是野蛮,豪横之徒!”

    暗骂两声,尤尔根抓着破烂的折扇,一瘸一拐的离开墓地,他穿着布鞋的脚掌被杰克特的皮靴踩过。

    …………

    直到确定两人彻底离开,夜林才取消漩涡者之魂的能力,和艾丽婕面面相觑? 然后耸了耸肩,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艾丽婕捂着肚子笑的直不起腰来? 一只手拉着他的手腕? 使劲点头道:“没错,其实,我也不喜欢尤尔根那种模样? 无论何时都处变不惊? 情绪隐藏的我都读不出来。”

    烧了纸钱? 恭恭敬敬行了礼,艾丽婕看着那张灰白的照片,突然叹了口气,心里面,隐隐放下了什么东西。

    她是出生于平凡人家的孩子? 在六七岁刚刚懂事? 但还分辨不清太多意义的时候? 就被贝雷安祭祀带到了皇宫。

    犹记得后来? 杰克特说练习枪术抽了筋,自己还以为是“酬金”? 闹了个小小的笑话。

    她的妈妈说,以后不要想家? 要听贝雷安的话? 在皇宫,永远都不要想家。

    那个时候的语气,很生硬,很冷漠,就像她是垃圾桶里捡来的孩子一样,满不在乎,生生刺痛了一颗幼小的心。

    贝雷安预知到她是天界未来的“龙之皇帝”,杰克特明白她是第七帝国的希望,她的母亲也被告知,自家女儿是天命之人。

    天界,虽然盛行科技路线,但却对祭祀们的预言和占卜,深信不疑。

    但是谁来在乎当时尚且年幼,不善言辞,就要离开家的艾丽婕呢?

    以仁慈著称的贝雷安,为了天界的未来他是对的,但对于艾丽婕的童年来说,注定了是一段冰冷,分离,黑白二色,不愿回想的过往。

    舍小家为大家,慷慨激昂的背后,总是会藏着一抹难以弥补的伤痛。

    一如现在满心遗憾的杰克特,仰天长啸,都抒发不了那种缺失感的情绪。

    离开陵园,小雨下的久了,街道上也慢慢湿漉漉的,行人不多,三三两两。

    艾丽婕没有家的具体位置,她曾经是天界万众瞩目的皇女,那个平凡人家,已经被无形的刀刃割开了。

    她只能凭借自己小时候很模糊的记忆,一点一点去寻找老家的位置。

    她现在长大了,知道了曾经父母的难处,那冰冷生硬的语气背后,是哭了不知多少遍的嗓子。

    “家在外城区,因为人流少,所以能有小院子,一棵很甜的槐花树,歪歪扭扭,一人合抱的粗细。”

    艾丽婕拧眉思索,拼命在脑海中寻找家的特征,距离开家,已经快要过去有十年了,那个时候自己年龄还小,很多事记不太清。

    其实,她也并不是想打扰父母现在的家庭生活,这会给他们带来慌乱和很多麻烦。

    皇帝的身份,终究桎梏太多。

    而是,只想偷偷看看,哪怕一眼,确定父母还好就足够了。

    她真的只是,想回家看一眼。

    然而因为记忆太过模糊,根特城又曾经被卡勒特洗劫过两次,再随着时间流转,建筑物方面也有了很大的不同。

    至于那棵能吃,很甜的槐花,也早已不复踪影。

    完全陌生的住宅区,和记忆不同的道路,艾丽婕站在路口怔了一会,才黯然摇头。

    变化太大了,难以找寻。

    夜林不忍心看到她这副低落的模样,小声问道:“要我去拜托一下艾丽丝或者小玉么?”

    没想到艾丽婕轻轻摇头,喃喃道:“快十年了,说不定,他们已经搬到了很远的地方,有了我的妹妹或者弟弟呢。”

    大概是从小就被作为预言中的“龙之皇帝”,一种很像是被“固定”的命运束缚,艾丽婕对什么占卜或者预言,一直隐隐有一些抵触心理。

    这条街的街口有一家规模不大的杂货店,门口还摆着几张桌椅,貌似是在午后或者傍晚,会聚一些人来闲聊休闲。

    超大的遮阳伞竖在一旁,挡住淅淅沥沥的秋雨,两人干脆过去暂时歇脚。

    店里面有卖杯装,未冲泡的奶茶,夜林付钱要了两杯,热水用魔法就能搞定。

    “秋天雨冷,你们小情侣却跑到这来,面孔又很陌生,不是这附近的人吧?游客?”

    店主是一个笑容温和的中年妇女,虽然岁月在她眼角留下皱纹,但依然可见几分风韵,脸型很好看。

    “嗯,我们是伊顿那边的,那是我妹妹,伊顿之前不是打仗嘛,暂时来投靠亲戚。”

    随便找了个借口幌过去,他和艾丽婕有用魔法,进行了小小的脸部伪装,只要不盯着脸仔细看,很难把两人和天界的皇帝以及大将军,关联到一起。

    “夜林,你和小玉一起冒险很久了吧,神龙的神谕预言,真的全部准确么?”

    小手捧着温热的奶茶,艾丽婕对预言,貌似起了几分好奇。

    她其实也拥有预言能力,但和神谕占卜不同的是,她的预言来自于睡梦,无法主动操纵,但貌似很准。

    她曾梦到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坐在皇宫,还梦到无法地带漫天黄沙,以及,会有一个人,会撑住漫天爆炸得火云,来接自己回去。

    夜林沉吟片刻,回忆说道:“神谕的预言,更像是一种吉凶的分辨,没有详细的过程和答案,而且,也失败过,预言并非一定会实现。”

    小玉对谁能发财赚钱的敏锐感,还是比较准确的。

    至于在寻找人的位置等方面,也只能提供一个大概区域,不够具体。

    她很严重失手的那次,就是伟大意志的形体之一,超出了神谕的承受能力。

    神谕给了“无”,认定一切会化为虚无。

    但最终,“斯特鲁”被他一通嘴炮和同属性魔力提供,给骗到了格陵布拉德,顺便捡回去一只索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