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章 大青花
    翠萍被救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而翠萍借密道至海龙城后,立刻做出对东皇岳山不利好的消息。待珛闻山走过香后议事便是一个多时辰,海苍龙才发出密信给了上府。

    阁楼内,奢华的二十四围大殿,金碧辉煌奇珍宝阁让翠玉一见傻眼:这,这是东皇岳山的?

    玉虚听后含笑召出丹药捏碎:不是东皇岳衡的,是他闺女的暖香阁楼。楼上有东皇花道衣衫,洗洗休息一日,赤火在楼上吃人家丹药,我去龙潭下看看。

    翠玉听后含笑点头,玉虚便走出殿纵身跳进所谓的老龙潭。一口气游到底才召出大鼎,在水底感应后围着底部走了一圈,什么都感应不到才回到岸上纳闷。

    拿着干净衣衫过来的翠玉到潭边见玉虚后,含笑:爷,你是要看戏水吗?

    玉虚无奈回身吃酒,翠玉才含笑宽衣游至天放亮才回到岸上。更衣后见玉虚费解就上前为其按肩:爷在想啥?

    玉虚纳闷吃口酒:我只是纳闷赤火能识别出这里,可我却感应不到有什么特别的,当然殿内那些东西我都不缺。

    翠玉听后含笑:这是祠堂,可不是东皇岳山府邸。

    玉虚听后点点头:那你回去睡吧!我查查附近。

    翠玉含笑搀扶玉虚起身:走,我陪爷去看看四周去,顺便摘点果子回来。

    玉虚听后噘嘴,翠玉为玉虚解释了祠堂,在群山中逛了一日,在晌午二人才又回到西山花海内。玉虚便开始看阁楼卷宗,翠玉便在一旁看着看着睡熟。

    玉虚见此摇摇头,赤火才带玉虚到西山口指出,最好一到幻境让玉虚没想到的幻境。玉虚这才明白老龙潭是真实存在的,便撕开结界进入山谷后段。

    东皇花道的闭之地,一座和外部一模一样的阁楼保殿。待玉虚走上前看看后,一只大青花魂蟒游出水,玉虚才回身看看恼羞成怒怒斥的魂蟒:带我去密室。

    大青花思索片刻后回水,待虚空之门打开玉虚才来到东皇花道的地宫。触目惊心的画面勾起了玉虚一段回忆,建立与法度外的刑房死牢,越往内走越触目惊心。有这方面鸾仪使出逼问自己的各类刑具,甚至恐怖到玉虚都不想看的样子。待来到最内侧,奢华的百丈大殿内,盘窝发抖的青花直盯着玉虚。

    待玉虚点燃蜡烛后,三丈翡翠晶玉凤榻,御案屏风一件不少。两侧便是各类风尘的卷宗,和各类精美的魂纳虚,命停止走动的命司,以及奇形怪状的魂器。

    玉虚看看后坐下召出酒吃口,这才看看发抖的青花:乱神是什么?

    青花土磙子无奈从卷宗室收来魂纳虚,玉虚接过后召出其内所有物品。仔细辨别后一块小白玉腰牌解开了秘密,梵书一个舞字让事件有了可查。

    玉虚见后召出丹药给青花:你的使命以完成,跟我走吧!

    青花才跑上前吃下丹药,顿时的洗化让其乱了神智,玉虚立刻放出金钵大印,才收了所有物品来到坍塌的废墟前。

    傍晚,翠玉睡醒后见玉虚没在,便伸伸懒腰来到楼下,在湖边才看到烤了一头野牛的玉虚,吃酒哼着小曲看着卷宗。翠玉含笑上前行礼后,便去水中,刚游了一圈感觉到不对时以被十丈尺青花给举上岸。

    翠玉一见便眩晕跌倒入水,稍许趴在岸边咳水的翠玉噘嘴看着玉虚。玉虚无奈递上酒:别怪我,我一开始确实没发现他。

    翠玉接过姐:爷坏。

    玉虚无奈切肉:哎,这可是有灵性的哦!你可不能冤枉我呀!在说人家不是挺可爱的吗!

    翠玉噘嘴吃口酒上岸后披上披肩,看看玉虚看的卷宗:有什么发现吗!

    玉虚把切的肉给翠玉后,召出腰牌:你看看。

    翠玉接过查看后:是宫式腰牌,不像是森德府腰牌。

    玉虚听后含笑:这应该就是宴,四围之宴的主角的腰牌,一直都存在他牙口中。

    翠玉听后吃口酒:那卷宗了?腰牌在,那肯定有其身份正明的卷宗。

    玉虚含笑吃肉,在他牙口里,你想个办法。

    翠玉听后放下酒跑到比自己大数倍的青花脑门前,便举着大青花唇口找卷宗。这可把赤火尴尬的赶忙跑石头后呼噜去,待青花打了个喷嚏跑到潭对岸。被喷了一身毒液的翠玉噘嘴回来坐下,玉虚才含笑道:怎么样,兽魂之血可以吧!

    翠玉一听才发现身上毒液根本伤不到自己,才运魂后发现自己魂丹被玉虚改动洗化。惊讶的翠玉睁开眼后:青旗的无上之境?

    玉虚听后含笑:是脱变之境,很辛苦的哦!

    翠玉听后含笑一把按倒玉虚,玉虚噘嘴:干嘛,不喜欢那我收回来了。

    翠玉听后含笑:爷,那补偿补偿呗。

    两个时辰后,待翠玉喂玉虚吃口酒,玉虚无奈:困了睡吧!我看看卷宗。

    翠玉含笑:爷睡吧!我白天睡那么久也不困,让你看又是丢三落四。

    玉虚听后含笑眯眼召出丹药:先服下,过服用几次心火就能适应了。翠玉才起身接过丹药吃下,这才在火堆前查看卷宗。

    素德府事件后半个月后,郁香满殿的飞龙白玉屏风古松长林如同仙境。待东皇画诗来到殿内坐下后,三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便点头示意。老者分别是静德家大长老东皇喜悦,森德家大长老东皇震玉,儒德家大长老东皇千行。五位年轻的长者起身行礼后才坐下,五位分别是元丰府东皇海朝,海沧王苍战龙,海龙王督察宏斯。东皇海朝对面的是一名面孔二十出头,红发肃静中等身板的大公子。此人是静德府下海鳗王雷氏雾淞,一旁的是位黑发中年长者,面孔老道黑发翡翠冠着紫衣素袍。此人是海凤王督察使海临洋。

    东皇画诗放下信含笑吃口茶:座吧!你们五位晚辈,好似也就雾淞来过我这吧!

    雷雾淞行礼后:十年前老爷子过寿,家父带我过来拜访老爷子。

    东皇画师含笑点点头:是呀!转眼数年过去,人呀其实都是会念旧的。最近一切平稳知道为什么吗?

    五名年轻人都不开口,东皇画师放下茶碗:因为云宗玉在森德府住的老开心了,因为我们的出了纰漏。这是我接到的密信,是半个月前发出的加急密信,所以就叫众位过来议议怎么处理此事。

    丫鬟把信呈上给五位年轻人看,五人顿时傻眼不敢相信。东皇画诗含笑起身下榻:本来那是堵云宗玉的,确没想到把自个人的暗报给堵的水泄不通。这也不能怪你们,形式不允许吗!可以理解也可以原谅,但吃里爬外就是大罪。

    东皇画诗说完一巴掌拍碎茶碗,怒斥回身:带上来。

    两位弟子这才架着没受刑以瘫的东皇钟道上殿,东皇钟道行礼后:老爷子,你找我何事?

    东皇画师含笑蹲下:钟道呀!我想问问你是不是有个侍从叫什么翠萍的。

    东皇钟道听后惊讶:半个月前我娘说我不务正业,贪玩吃酒她被我娘惩戒了。

    东皇画师听后含笑:哦!别怕,爷爷我只是问点事,既然被惩戒了那肯定是有理由的。那她被惩戒前可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东皇钟道瑟牙思索片刻后:她好似进了我娘的寝殿。

    东皇画师听后含笑:她不是你娘的丫鬟吗,不进殿怎么伺候。

    东皇钟道听后瑟牙,东皇画师含笑:罢了,我是想让你替补你姐的位置,回去好好整理一下收收心,别带着丑八怪给我上任听到了吗!

    东皇钟道一听赶忙行礼:是,爷爷放心,我立刻改,马上改。

    东皇画诗才含笑摆摆手,东皇画诗才拍拍东皇钟道肩膀:好小子,去吧。

    东皇钟道向众人一一行礼后才退下,东皇震玉拍桌子起身:来人。

    东皇画诗听后起身:干啥?坐下。

    东皇震玉气氛坐下,东皇画师看看五人召出令书:令。

    五人赶忙起身按辈分排列后行礼,东皇画师才上前一步:听清楚,每家各抽调一百万精锐中的精锐,要绝对保密有你们五人带进中州府。上十二府以准备完毕,你们的责任是令书在今天傍晚前给我封死这五条路。将师府和相师府分别派了总旗过去,不允许有一只苍蝇给我飞出去。明白吗。

    五人听后行礼后,东皇画诗才摆手五人这才退下。

    黑衣弟子这才进殿行礼后:老爷,东皇钟道的寝殿有云宗玉遗留痕迹,后山也存在有强烈气息,但可能是密室我需要申请。

    东皇震玉听后一掌拍碎茶碗:查出来,不要给我讲什么密室不密室,我要知道他人是不是在那。

    弟子行礼后:震老爷子,乾阳统领调取了半个月的命盘,又亲自彻查了大祭司府周围的星罗棋布。可以确认半个月来没有被人触碰过,正等你老回去发话。

    东皇震玉听后摆手,东皇画师弟子退下后,青衣莲花掌仪才走出来行礼后:在西山府,围兽以及开始。

    脉阁楼内,枕着酒坛翘着二郎腿没个正形的玉虚,看着卷宗打着呼噜。一旁看卷宗的翠玉无奈摇摇头起身,从衣柜拿皮草为玉虚盖时,一张白花面具吓得翠玉大叫。玉虚立刻坐起:怎么了?

    翠玉深吸口气:吓死我了,这面具怎么放衣柜里。

    玉虚听后无奈要吃酒,酒到嘴边又停下,疾步便是一道冰火刺而出,可人以逃出了宝阁只留下面具。

    翠玉吓得尴尬:怎么了?

    玉虚皱眉看着被打穿的面具:我们被发现了,这是鸾仪的人,带赶紧离开这。

    翠玉听后闭目便是魂雾笼罩大殿收了所有能收的东西,玉虚才试着想召出虚空之门时才知道被阻隔以断。皱眉的玉虚收了冰刺:要打出去了,跟紧我只管跑。

    翠玉思索片刻后含笑:爷,东皇钟道可是比儿子会玩的多哦,各位玩法你想动想不到。爷不试试那岂不是太亏了这花魁一朵,也让奴家歇歇呗。

    玉虚听后含笑:你呀。

    翠玉含笑:爷快设防,给咱们争取时间离开。玉虚点点头便召出金钵大印丢出,将整个西山凹设成密密麻麻的魂冲阵图。翠玉等玉虚点头后召出后山虚空之门,二人来到大青花的水潭,翠玉便唤大青花出来后:花花,跟我走吧!这马上要被平了。

    大青花瑟瑟牙,才游进水稍许才化成魂线进入翠玉魂纳虚,翠玉才含笑看玉虚:要快,香衫特爱臭美但也特贪婪,爷控制住她我就能让她带咱们离开。

    玉虚含笑点点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