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生气了
    乔安格有些生气,表情却是惯有的云淡风轻,未露出丝毫胆怯,仿佛一点都不担心如果简空输了,他也一样会死。

    “砰!砰!砰!砰!”

    枪声停了几秒又响一阵,还伴随着接二接三的痛苦的惊惧的哀嚎声。

    等听不到更多惨叫的时候他终于把眼睁开,哎,果然,倒下的都是刚才举枪的人!

    太残忍了……

    四人竟均被一枪爆头。

    死相太惨,太恶心了……

    而站在一旁的那人,夜色中,浑身上下犹如鬼魅一般,令人心颤。

    乔安格远远看着她,一阵无语,他很清楚会这样发展,因此刚刚才没有畏惧。当然这次简空明显又对自己用了针,而也难得的,事情解决了,乔安格没有上前去提醒她快调整回来。

    空气中诡异的安静。

    “上车吧……”等了一会,乔安格无喜无怒示意道,镇定地越过地上横陈的血腥狼藉往对方开来的那辆车走去。

    淡然清浅的眉目中难以辩出异色,动作自如毫无僵硬,若非说有什么奇怪处,便是那背影像是有一丝丝的嫌弃和不满。

    在车里又等了好半晌,乔安格总算等到简空也坐进驾驶位。

    车子重新启动,平稳地慢慢地驶离这偏僻的幽径。

    两人均一言未发,始终沉默着。

    纵使假戏真做,但结局还好,乔安格心中无奈的想,尝试劝自己别去和她计较,无意中眼神又扫过了窗外。

    “不要总觉得我笨,看下那……”他突然想起刚刚决斗前,简空曾说的话。

    那里是……

    车绕了个弯,他终于看清。

    是一处摄像头!!!在那电线杆的后方!

    上帝!!!她竟然一切都算好了吗?这从头到尾她全都算好了?

    乔安格试图压下的不快之感再也没能控制。

    “回去,改时间了。”他带着股冷意道。

    简空点了下头,并没注意到乔安格有没哪里不对,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改时间也很正常。

    于是两人又回到了酒店里。

    乔安格除了车上那句“改时间”没再和她说更多的话,心里有气,连简空叫酒店送来的晚餐都不想吃,只自己待在房间里。

    他以为他带她去参加狼之星的选拔,让南宏注意到她,这样她已经是默许了他参与她后面的计划了。

    可今晚,那么危险的事情,她招呼都没和他打一句。

    那些到底是什么人,她弄清楚了吗就去惹,也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惹火烧身。

    还得意让别总说她笨,本商量着找几个人假装交火,做场戏就好? 想南宏看见且信以为真的办法多得是? 是得多笨的人才会竟然来真的。

    乔安格闷闷的? 越想越觉得简空没救了。

    而简空却不知道他在生气? 有什么好气的,目的达到了,他又没受伤,非常完美不是吗?

    并且在简空的评价里? 乔安格本身就是长得清淡? 性格也清淡? 时刻都是一张淡然的画卷脸? 不搭理人很正常。

    又或者是她自己太冷漠了? 不单只冷漠还异常狠厉? 一直以来也没几个人愿意搭理她,所以没人搭理才是常态。

    在房间里再次对着镜子给自己施针? 简空咬着牙忍受大脑被火海灼烧般的痛苦,她确实没有乔安格那么多的计谋? 晚上在她手里丧命的那几个,只是她昨天无意中碰见的。

    和乔安格商量完要上演“苦肉计”? 她开车在大街上瞎转悠? 纠结着该上哪去找业务水平一般的杀手,要不直接去慕安的网络上发布一道任务?

    想着想着就碰到了那几人? 他们拘着名妇女在做一些黑心的交易,便跟了上去? 然后看到他们把妇女送到一小破楼之后就到了附近的馆子里喝酒,喝完酒还骂骂咧咧,声音十分粗鲁扰民,她便也进去在馆子里坐下,听了一会,从对话的内容判断出他们应该是一群小有势力的地头蛇。

    就是比一般的街头混混厉害很多,但比慕安或者地城这种庞大组织却又差天那么远。

    再到后面,就几乎像她和乔安格说的一样了。那些人喝完酒,大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又回到了小破楼里去接那位妇女。

    又推又踹,话很难听,她就过去把被打得摇摇摆摆,站都站不稳的那个妇女拉到了身后,顺便把他们放倒,且将当中的那个,最嚣张的小头头的喉骨给断了,最后在余下的尚有气息的人的定定注视下,毫不避讳的拽着被她救下的妇女上了乔安格的那辆保时捷。

    就是觉得这群人刚好符合她和乔安格的要求,是得来全不费功夫,顺势而为罢了。那被救的妇女,半路她就让人下了车。

    至于会不会因为管了闲事而得罪谁,导致祸事不断,她更加没考虑。

    开车去见南宏,本就要经过昨天晚上她下手的那条路,她当时故意留了线索,保时捷又不是到处可见的街车,将那些人再勾出来容易得很。

    而那个有摄像头的偏僻幽径,开罗的地图她早就背得极熟,加上来到这儿的几天,乔安格天天让她扮做他手下,出去都是她开车,哪里有什么,只要她看到了就会记下。逃跑时她确实是有意把车往那开。

    施针结束,简空慢慢走到床沿坐下,眼神中有几分乏意。

    腰间刺一针武力值就能瞬间爆表,可这每次后续的施针,缓解神经的作用却似乎越来越轻了。

    简空揉着太阳穴,静静坐了很长时间才又重新站起来,走出房间,去到乔安格的房门前。

    敲了一会,无人应答。

    兴许已经睡了,看了看时间,简空又打算回自己房里。

    却刚侧身要走,房门突然就开了。

    “什么事?”乔安格不冷不热的问。

    “南宏有和你再约吗?约了什么时候?”

    “约了,但我拒绝了。”乔安格语气有点阴阳怪气,是听到简空的来意,心中的憋闷感又更深了一些,呵,枉他开门前还偷偷地想她可能是来关心他没吃饭的。

    真是做梦。

    简空皱了皱眉,“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不想和他接触了,好累,早点睡吧。”乔安格面色一沉又突然把门关上了。

    剩简空有点茫然的站在门外。

    不想和他接触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