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45 第二十一章下 频伽鸟鸣之夏(第三十八节)
    后方的增援眼看着不可能到达了,大精灵庭围攻下绝望的团长们又将期冀的目光投向前方。

    然后他们看到了……在战线最前方,最靠近太空要塞的战区,那些冲出虫洞的神国战士们得到了最惨烈的招待。

    数万飞剑在太空中像是金属的鸟群般左冲右突,剑刃之下竟无一合之敌。那些领军的团长都只能用尽浑身手段方能在乱剑丛冢自保,毫无还手之力。

    修仙一道本就漫长。原本数十年无甚寸进的李宗竟然在龙女身殒后突破了境界。

    只见他左手印有纹身的两指一并,上面阴鱼与阳鱼纹身合一而生太极,数股鸟群般翻飞的剑流便旋转着聚合在一起,将那些苦苦支撑的团长们绞杀个干净。

    作为飞剑鸟群的背景,冰冷到接近极限的太空居然不可思议地燃烧成一片轰轰烈烈的火海。能够违逆天理如此张扬最极致纯粹的自我的,唯有魔法三大体系之一的,极其罕见的灵术师们才能做到。

    与曲芸【飞弹】那操纵空气中可燃气体形态密度的奥法不同,夏子衿的灵术是一种不讲道理的力量。无论外面有没有空气,是否能够支持燃烧作用,契约火焰魔灵体的灵术师就是能把真空也烧给你看。

    那是一团最纯粹的怒火,压抑着子衿妹妹痛失自己最敬仰爱慕之人而无处发泄的所有情绪。那也是整片战场上,唯一可以直接烧毁虫洞出口,摧毁空间稳定的力量。

    看到这样一幕,巨大战争天体中的戴子书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旁观者清,他十分明白眼前这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不但寸步不让反而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的胜势缘何而来。

    大精灵庭,诸世纪,九州……加上因为本就擅长空战,辗转于诸多零散在外围较小虫洞出口的金宫黑暗天空等人,龙隐界四大冠名团队史无前例地齐聚一堂并肩作战。

    在这一往无前势不可挡的阻击下,源源不断来袭的神国大军居然硬是没能取得任何战果,双方维持着焦灼。

    参与【清算】的两大世界在顶级战力上本来差别不大,但自海盗追猎那场游戏中音乐家带领云裳仙府全歼玛塔尔神国真正最顶尖的一股力量以来,双方高层战力的天平就已经发生了倾斜变化。

    也正是经过那一战,“永无败绩”的统帅彻底将“战胜音乐家”这个本应核心的战略目标从自己的谋划中删去。

    至于所谓仍旧剩下的八十多支顶尖团队,那只不过是泛泛而谈罢了。

    当这些一流强者先是被四分布局,接着又因为被分散化的单兵虫洞间隔了时间与空间,根本无法即时形成行之有效的呼应之时,就注定了他们在这场欧里庇得斯之泪防卫战中所能发挥的作用极限了。

    但这……会是统帅的极限么?

    轰!

    血淋淋的太空战场上并无法传播任何声响,但后方欧里庇得斯之泪那庞大舰体上飞射而出的大面积碎片却仿佛在战士们心中引爆了火药桶,震耳欲聋。

    站在己方战机残骸与敌人尸体碎块中好不容易压制住正面战场的云裳仙子们只觉得脑袋都嗡的一下。

    “真见鬼!就这么炸了?我们在这拼死拼活,那些低阶超人都干嘛去了?”满身糊着鲜血冰碴,看起来整个身体外表疙疙瘩瘩全是尖刺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般狰狞的任棉霜在心中咆哮着。

    那些血一半是敌人的,另一半是她自己的。仗着快速愈合的能力,她一直大开大合用以伤换伤的打法高效收割着同级敌人的性命。

    “你觉得芸芸会把我们派来最危险的地方,让那些根本就不想出力混吃等死甚至中间还夹杂着不少投敌者的家伙们坐享其成?”尹熙颐的思绪依旧十分沉稳宁静,安抚着任姐的躁动:

    “那些人中混杂着不少叛徒。林子大了,总有些鸟蠢到不懂算一算人家手里到底有多少叛投者名额,被统帅随随便便忽悠去超过名额十几倍的傻瓜。

    而剩下那些中低阶的家伙也大多只想自保。到了生死关头,还真没有眼前这些神国狂信者的魄力。

    把他们放进欧里庇得斯之泪防卫肯定是不现实的,就算芸芸说有办法把所有叛徒都找出来清理掉,剩下那些家伙见到形势不利也极有可能四散而逃甚至哗变。

    放心,他们被留在地球到这里之间的必经之路上了。等我们这边完成任务离开,剩下的敌人必定会孤注一掷向地球发起同归于尽的冲锋。那时候,就是这些家伙们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到那个时候,这些人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眼看着失去生存希望的敌人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要逃跑的人,这一览无余的太空也没有地方给他们藏身。

    这种差异源于社会形态。龙隐界的超人绝大多数都是安逸生活在21世纪文明社会的普通人被无意卷入拉马克游戏的。对他们而言,自己的生存与眼前利益本就高于一切。

    而神国那边虽然教廷同样无力掌控游戏中的圈子人人各自为战,但完备的引导机制使得能够有资格加入游戏的大多数都是家族,门派,以致整个教廷的精英。

    在这些人眼里,大局观与荣耀信仰很多时候本就可以帮助他们做到许多凡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至于那些被曲芸塞进罐头仓打上地球防卫轨道的中低阶超人们是否全都如此不堪,就没有一个带有敢于同归于尽的血性?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曲芸把他们送上来也不是纯粹当炮灰的。客观来讲,这只是把这些一有退路就逃避的家伙逼到背水一战的境地,去完成一项云裳仙府自打成立以来就时时刻刻没有逃避过得生死挑战而已。

    这些人之中绝大多数会死亡,而剩下的那些则注定发生蜕变。曲芸留下的既是九死一生的绝望,同时也是脱胎换骨的机遇与希望。

    龙女走了,曲芸也即将离开。老派强者中经此一劫还不知道能有多少幸存下来。到时候龙隐界若仍旧需要与使徒战斗,那么这些经过洗礼的新生代强者便会成为继续斗争的坚实根基。

    至于这些幸存的强者最后是否会嫉恨于她,那又与曲芸何干?有本事你们一个个也都登神飞升来上界打依子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