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八十三章 全食品工厂
    我不愿意把太糟心的事情都记下来,尤其是我不小心出口成脏的片段,那会显得我没礼貌。其实我一直都致力于当一名淑女。你懂的。

    梅瑞德斯是个不讲究的老女人,长期在职场打拼叫她的个性都变得怪异了,将心比心,我可以理解她此时的愤怒,毕竟货虽是公司的,但出了事儿,要她负责——不是简单的引咎辞职,更有可能是直接被沉海。

    这就是大公司的操性。

    梅瑞德斯指着一个倒霉蛋问我这人是不是负责接头的内鬼。

    我说不认识这人。

    警卫点点头,“实话。”

    斯托特示意警卫松开我,总算让人活动一下,但还用枪指着我呢。

    诚信交易就是这么回事儿,我是来求合作的,不是来找打架的。

    “我就需要小平头,这玩意在劫你货的人手里。”

    “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抢或者买。”

    “嗯,行,买,但有个条件,得用我们的钱买。”

    斯托特给了我一张信用芯片。

    “合作愉快。”

    军用科技的人开着车要走了,那个被捉的倒霉蛋被塞在后座,这时候大叫着:“别相信这**!她快没咒念了,想拉你做垫背的!”

    哇哦。

    我对芯片稍作检查——有病毒。

    简单破解了一下芯片,把病毒清除掉前再复制一份,这是好东西,很优秀的数据包,可以用来升级的我快速破解插件。

    接下来是去见杰克,终于要见杰克了,他都等心急了吧。

    约定的地方不远,直线距离不到三百米,开一段路,从排水渠上去到街面。

    杰克这会儿蹲在马路边嗦面呢,旁边停着他新买的摩托。

    我过去打招呼,“哟,我来了。”

    “圣母玛利亚在上(西语),你终于来了!”

    “你今天几点来的?”

    “我足足等了你三天!”

    “呃,路上耽搁了一下。对了,你的车不错。”

    杰克风尘仆仆的样子,看样子没少被汽车尾气折磨,“嗯哼,当然不错,这可是我心爱的宝贝儿……好吧,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来了。那咱们走着?”

    “行。听你的。”

    “你要是总这么听话就好了。”杰克嘀嘀咕咕的,把吃完的盒子折好,顺着下水道口的栅格塞进去了事。

    接下来就是去全食品工厂一探究竟了,听起来就像是孩子们的春日旅行一样——我是说酒保开的那家社区学校,他们的学生每年有两次旅行,温柔的v姐姐还当过一次带队导游呢。

    杰克一直在吐槽漩涡帮的人都是鸟货,“我最恨这帮改造狂,怎么摊上他们了呢……”

    “怨气这么大呀?”

    “我是说,他们都是一帮疯子,从来不按规矩办事儿,和他们搅和到一块儿,绝对没法简单收场的。”

    “那就火辣收场。”

    食品厂的卷帘门合拢着,墙上满是胡乱的涂鸦,对讲机上涂着漩涡帮的标志。通话,有个粗糙沙哑的小伙儿在对面问:“嗯?你是谁?”

    “我们找罗伊斯,德克斯特叫我们来的。”

    “去机房,正等着你呢。”

    卷帘门升起,一股阴沉沉的气氛从那一片门后的黑暗里渗出来,老实说,我根本不喜欢这种感觉,杰克更是连声嘀咕。

    ——这里是作者v,请大家不要怕,虽然漩涡帮的地盘很可怕,但身为过来人,我明确告诉大家,我活着从里面出来了,而且还有意外收获呢。

    走进这家工厂,离开阳光后,气温陡然降了两度,空气湿润又有一股化工用品的怪味儿,说不出来,可能是某种食品添加剂的味道,混杂着灰尘味,总之并不好闻。

    门开后,里面应该是个车库,没有车,一览无余的,别的地上堆着的垃圾都不重要,我和杰克可是一眼就看着对面那两架自动机炮了。

    杰克发挥自己没话找话的天赋,“氛围不错呀,要是再种两盆花就更好了。”

    “非常好笑,杰克。”我扫描了两架机炮,上传了病毒程序。

    暂时我们是友好对象,两架机炮把枪管挪开,让出路来。

    接下来要进入厂房,从楼梯上去,好家伙,楼梯旁的墙面上贴着一堆激光定向爆破地雷。

    杰克说,“估计这都是从运输队抢来的装备,够他们武装到腚眼子里了。”

    “哈哈,更好笑了杰克。”

    光线很暗,这使得我们能稍微清晰地看到地雷的激光绊线,也多亏老维给我安装的歧路司义眼,比人眼更广的可见光谱在这种环境下总能帮大忙。

    杰克面不改色地往上走,激光地雷自动解除,嗬,他仿佛开红海的摩西似的!

    我可愁死了,这傻大个刚才还说漩涡帮不按套路出牌,这会儿就放心去趟地雷了?我还得给这些宝贝玩意安装几个病毒程序才敢放心。

    其实这样也不错,以后我和杰克出活,他负责在前面耍帅,我在后面放毒。到时候就会是这样,杰克纵身跳出来,掏出金色双枪先抬手毙了两个龙套,大喊一声:“女士们先生们,杰克·威尔斯!!!”然后我就躲在掩体后面,直接把对面所有人的义眼全部关闭,让杰克可以放松地一个个将他们料理干净。

    有意思吧?

    我偷偷凑到杰克耳边把这个让人心动的倡议一说,这墨西哥小子马上眉飞色舞,“棒极了,棒极了(西语)!待会儿要是打起来,就这么办!”

    漩涡帮的混混们有个比较标志性的特征——他们的复数义眼,就像蜘蛛似的,在脸上挖孔,上半部分的面颊全部都是义眼,看着有很强的宗教牺牲色彩,能让人百分百产生心理不适。当这帮人盘踞在厂房,一座座货物堆,游走在房梁上,灯光晦暗,而义眼鲜红,那感觉真就像进了蜘蛛窝。

    一路这帮小崽子们说话可不客气,我在进电梯之前看了摄像头一眼。

    电梯门关闭,我远程接入摄像头,随即骇入全食品工厂的子网,源源不断地将复数的魔偶上传到他们的义体中。

    电梯到站,退出链接。

    机房到了,先生们,来迎接客人的家伙,他叫杜姆杜姆。

    “罗伊斯呢,我要和他谈。”

    “和我谈也是一样。”

    机房配置不错,待客有沙发座,角落的散热椅上还躺着一个黑客呢——他醒不过来了,这就是网络的交锋,赢家通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