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43章 激化的矛盾
    但究竟是谁将这个诱饵准确的洒下了?

    楚泱若有所思的继续看着这一幕,反正这也是陈慈想要他看到的,或许能从中间看出来个所以然来。

    争吵更加的激烈,基本上最后就变成了婆媳之间的争执,而本应该身为其中的调和剂的男人,此时却一点作为也没有,冷眼看着,满脸写着不耐烦和压抑的烦躁。

    这样的家庭氛围无疑是非常扭曲不正常的。

    最后更是演变成了整个家庭的战争,连孩子都被牵扯了进来。

    陈慈在这种时候俨然就是一个被排挤在外面,努力的想要融入其中,却怎么额融入不进去的外人,她焦躁崩溃却毫无办法。

    这是她的家啊,她却在这个家中毫无存在感,什么也做不到!

    陈慈骤然沉默了下来,不再争吵,不再哭嚎,安静的出奇。

    仿佛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她就已经冷静下来了!

    但显然不可能!

    “行了行了,都别闹了,大晚上的,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外面人听到了还要不要脸了?”

    最后身为一家之主的公公沉着脸出来打圆场,将这场在他们看来就是陈慈单方面的无理取闹画上一个句号。

    “陈慈,你也别怪你妈,日子还是你们小两口过的,你说我们两个老人都在这里照顾你们了,你们两个还吵成这样,我们要是走了,那还得了?”

    “就是,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来伺候你们一家子,一点也不知道感恩,真的是气死我了……”

    陈慈缓缓的抬起头,双目还有些红,却只是看了眼公婆,最后视线落在一声不吭低着头抽烟的丈夫身上。

    “我不想再这么一大家子挤在麻雀大的窝里了,我也不想再听到你爸妈左一句伺候我,右一句为了我们好,真的要为了我们好,那就现在立刻滚出去,我受够了他们,我不想再在家里看到他们……”

    “你在说什么?你竟然要将我们撵出去,你这个丧良心……”

    “我丧良心吗?这房子我也出了一半的钱,不是你儿子一个人买的,当初我的工作上升几率多大,如果不是为了你的儿子,我也不会变成一个家庭主妇。你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你们自己心里面不清楚?指望着他能在这里买房子吗?”

    男人倏地抬起头,目眦欲裂的死死盯着陈慈。

    陈慈面无表情:“难道我说错了?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商量,我要你立刻马上将你爸妈送走,我不希望在我的房子里面再看到一件不属于我们的东西。”

    “陈慈,你……”男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陈慈冷笑着说道:“不是说来伺候我的吗?我可不敢劳驾他们,我看他们就是耍无赖,我不需要他们伺候,他们也解脱了,现在离开省的看人脸色了,不好吗?”

    因为陈慈突然的话,这好不容易渐渐平息了的家庭战争,再次的被引爆了。

    这次的战况只比之前更加的激烈。

    楚泱托着腮,换了个姿势安静的看着。她压根没带多少的情绪在其中,她没有经历过这些,也无法设身处地的去感同身受。

    作为旁观者,站在可观的角度来说,就现在她的所见所谓来判断的话,的确,陈慈的婆家不是个东西。

    尤其尖酸刻薄的婆婆,毫无作为的丈夫,都是让人不齿的存在。

    但楚泱很清楚,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尤其这种事情可能还只是陈慈想要让她看到的,不一定就是事实。

    最后的结果是陈慈的丈夫动了手给了陈慈一巴掌。

    陈慈的脸被打的偏向了一旁,脸颊顷刻间就高肿起来。

    可以看得出来男人真的用了很大的力气。

    打完了之后,陈慈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陈慈,你说的是什么鬼话,这是我爸妈,养我到大的爸妈,你竟然让我将他们撵出去,你还是个人吗?”

    陈慈又发疯了,她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不是,我就不是个人了怎么样?他们是你爸妈又不是我爸妈,凭什么我要容忍他们欺负我?凭什么我要受他们的气?我今天就要将他们从这里撵出去,有本事你就打我,打不死我,他们今天就得滚出去……立刻马上,我一刻也忍不了了。”

    男人铁青着脸,面对毫不退让的妻子,旁边怒不可遏的父亲,还有放声哭嚎谩骂的母亲,让他眼睛也慢慢的充了血。

    楚泱看着这一幕,心中猜想,大概很可能男人最后再次的动了手,一定让陈慈吃了很大的亏。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出乎了楚泱的意料。

    男人抬起手,再巴掌再次的落下之际,他突然猛地攥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慢慢的一点点的放了下来。

    他脸上的暴怒慢慢的褪去,渐渐的被一种难以理解的复杂和沉重所覆盖。

    他几次的张嘴又闭上。

    很久之后,他仿佛才艰难的做好了心理建设。

    他抹了一把脸,意图这样将自己的狼狈都一并抹去。

    “那就离婚吧!”他突兀的说道。

    陈慈慢慢的睁大眼睛,愕然的望着男人。

    有些话一旦开了口再开口说一次就没有那么难了。

    “陈慈,我们离婚吧!”男人看着陈慈,罕见的脸上平静平淡,再也没有平常的焦虑烦躁和不耐,只有平静下的如释重负,还夹杂着一抹苦涩和悲凉。

    “你……你在说什么?”陈慈喃喃的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在……你是在说笑吗?你,你要和我离婚?就因为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你疯了吧?你之前是怎么说的?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永远的啊……”

    男人扯了扯嘴角,他从口袋中掏出烟,手指颤抖着几次都没有点燃。

    “离婚吧,这样你也不用再受气,也不用活得这么累了。”男人缓缓的说道:“我没有什么担当,这些年的确苦了你,累了你了,辛苦了。”

    陈慈上前两步,脸色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她想要的不是这个结果啊,她从来没想过离婚,从来都没有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