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节目试播
    元旦刚过,各家电视台里的新年气氛还没完全消退,福慈电视台当然也不例外,后辈们去前辈休息室打招呼时还会带上“新年好”的问候语,而大方点的前辈也会给出“年玉”也就是压岁钱。

    受到宗国的影响,尼本的人们在新年时也喜欢用红色来表现心中的喜悦和幸福,绝大多数特别节目的海报都以红白两色为主,于是乎《孤独的房子》海报显得格外扎眼,因为整张海报几乎都是绿色的山林。

    能够把海报贴在走廊公告处,以及电梯间等显眼位置的,不用想也知道是电视台接下来主打的节目,普通的电视剧都没这个待遇。新年伊始,不少大型艺能事务所的高层都会来电视台里跑关系,给实权pd送些东西说说好话,吉本的理事泽村宪南带着助理来福慈电视台就是为了干这个的。刚进大门,他就注意到了这张不同寻常的海报,“福慈这边要推新节目了,我们怎么不知道?放在木曜日的晚上就断播出,这时段可以啊,就在‘木十’电视剧的前一个时段。”

    外面气温只有零上几度而已,可助理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旗下艺人过千后勤数百的吉本,在人力资源上是富裕的,如果这样都不能做到对娱乐圈里的新闻事事知晓,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应该是今天刚贴的海报,昨天晚上走的时候还没有呢。”

    “我是问你海报的事吗,还是说你觉综艺节目都是先贴海报再制作?”泽村宪南对手下的态度非常不满,他们基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利用好了每一分资源,福慈电视台推出新的王牌节目,他们若是插不进手的话何谈竞争力,“我去上面转一圈,如果午饭之前还没收集到我要的情报,就滚去财务结算吧。”

    “嗨咿。”吉本兴业这名字取得相当露骨,能叫某某兴业的,就算不是指定暴力团,也肯定跟这些势力有关,在吉本兴业工作的普通人员,享受着外界敬畏的目光时,同样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生怕不小心惹恼了高层被狠狠修理。

    答应得是很痛快,可海报上只有个节目的名字以及试播日期,出演人员和制作组成员一概没印,助理站在海报下面麻爪了,想了好半天才决定打电话一个个去问,只要把福慈这边的关系户都问一遍,总能找到线索。

    预热不可或缺,但林田海又不想制作的过程中受外界干扰,就没把出演人员名单和制作组名单放上海报,没想到他这无心之举,居然引发了尼本电视娱乐圈的大热炒。艺人门在休息室里聊得最多的,就是对这档新综艺的猜测,或是有心或是无意,他们在录制节目时也会拿这海报造梗。

    1月12号首播的日子一到,没工作的艺人们纷纷打开了电视机,比起一般民众他们的好奇心更重,一定要知道这节目是谁做的又讲了些什么,毕竟每次去福慈电视台录节目都能看到《孤独的房子》的海报。普通观众到这个点也基本吃过晚饭打开电视机了,看到新节目后总会忍不住看几分瞧瞧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在这种情形之下节目的初段收视率就非常不俗,达到了百分之九点几。

    内川伦子是洗胶片的大行家,35毫米胶片都是她亲自动手冲洗的,后期制作也全程参与,画面的质感让第一次看的人除了“雅拜”说不出别的话来。得益于去年改制之后使用的新技术,《孤独的房子》才能在电视画面里表现出电影般的张力,一座深山里的孤独房子,一个藏着伤心故事的前大学老师……收看的观众渐渐被攥住了心脏,还没注意就发现节目已经到了尾声。

    林田海选的主持人是所乔治,开始他还以为请这样大牌的主持人会很难,结果这老头很好说话,见了他后表现的异常热情,连出场费都没问就答应了下来。作为爱美咔叽风格的先行者,所乔治毫无以为是个深度米粉,不是are you ok的那个米粉,而是阿米利加自由之土的米粉,他家的宅院都被改造得跟米军基地一个布局……

    林田海在米国生活了好几年,本身年纪又不大,对海那边的娱乐、时尚、艺术等等都很了解,跟所乔治聊得非常投机,探讨了一下节目的主旨和大致的流程之后,就放心地把主持人的位置交给对方了。所乔治很好地达到了林田海的预期,既没有像其他搞笑艺人那样闹个不停,破坏节目的整体氛围,也没有全程隐身,让观众把节目当成纪录片来看。

    嘉宾的选择就容易多了,林田海理所当然地把自家艺人弄进了节目组,让户田英龙华和塚本璃子一起录制第一期,他特别交代了两人,宁愿少说话也不要乱说话,这不是搞笑类型的节目,出了状况没有人会一笑而过的。

    因为题材新颖,画面完美,《孤独的房子》的试播反响良好,当晚很多年轻观众在福慈电视的官方留言板上留言,希望这档节目固定下来。其他门户网站上,关于福慈电视台新综艺的讨论也不少,百分之九十都是好评,而且是大好评。

    从八十年代末期,尼本列岛就在关西第一制定暴力团的影响下,进入了“搞笑为王”的电视新时代。那时无论唱片业还是影视业,都由老牌财阀把持,他们没法分到一杯羹就转而自食其力,强推搞笑艺人上位。很多现在的所谓“大御所”,都是那个时候靠背后势力强行推动上位,而“搞笑”这个新兴的东西一炮而红,漫才和短剧飞速取代以剧场为表演场地的落语、漫谈的地位。

    二十多年过去,大家对搞笑节目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腻烦了,《孤独的房子》恰逢其会给晚间综艺时段吹进了一股新风,让更多的人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综艺也是可以有深度的,也是可以引发思考的。

    “试播的收视率多少,结果出来了吧?”电视台的收视率是由专业数据公司统计的,林田海为了等这份数据一整晚都在办公室里坐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