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1、有朋自远方来
    窸窸窣窣的,男人穿上衣服,厚实的窗帘遮挡了朝日的阳光,屋内只有昏黄的灯光照亮着狭小的一角,床榻上,黎琳琳醒着,但是空洞的眼神又让她仿佛在醒不过来的噩梦里难以安眠。

    “反抗阮文英?呵,我看你这个女人脑子绝对是不正常了,”男人调整着腰带的位置,有些肥硕的肚腩卡着装备,让他的肚子有些不舒服,调整了好半天才把腰带调整到一个勉强还算舒服的位置,“不过能玩儿阮文英的之前的女人,我也不算亏,他的品味一直都可以的,哈哈!我还是昨晚的那句话,如果你能组织起来足以对抗阮文英的势力,我猎人盟会不介意加入你们。”

    这并不是什么准备合作的答复,仅仅是一种墙倒众人推情况下才会出现的鬣狗的狂吠,并非真的想将阮文英赶下台,而是只想着从将死的猎物身上撕下一块肉,黎琳琳侧头看着眼前的胖子,“那么请你等我的好消息吧,潘吾大人。”

    “呵,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我会等的,不过在那之前,如果你又寂寞了,也可以随时联系我。”

    复仇之路无比的艰辛,黎琳洗着澡,看着身上被潘吾掐出来的青紫色斑块,不由得一阵阵的想哭,但是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更何况她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潘吾的虐待比起阮文英而言,那简直就是九牛一毛的。

    摸着还健在的手脚,黎琳琳摇了摇头,现在绝不是气馁的时候,不,现在连气馁的时间都没有,作为越南境内除去阮文英以外,最大的势力猎人盟会虽然没有明确直接加入反抗阮文英的联盟,但是至少放出了积极的信号,现在就是想办法继续组织其他的势力了。

    沐浴更衣之后的黎琳琳又稍微化了个妆,至少把昨晚上的疲劳遮一遮,收拾好之后她直接传送回仇家——虽然现在黎琳琳已经开始着手组织反抗军的事情,但是暂时还是暂住在仇家的,越南现在并不安全,阮文英的耳目自从两次被毁基地之后就越发分散了,很难保证安全区里没有他的耳目在监视着。

    比起不安全的越南,仇家至少还安全点,而且这里也有人能给自己出出主意,提供一点有限的帮助,黎琳琳宽慰着自己,推开门,正巧跟路过的外门子弟碰了个照面,“早安,请问仇少爷在哪儿?”

    “在餐厅,你回来的真是时候,走吧,还能赶上早饭。”

    跟着外门弟子一起,黎琳琳在餐厅找到了仇毅,不仅仇毅在场,她还在餐厅的一角看到了正抱成一团吃早饭的自己的同伴——那些同样由仇家从阮文英基地里,说好听点是救出来,说难听点是俘虏过来的越南人们。

    虽然嘴上说着华夏的不好,但是早饭吃的一点都不落后,半自助形式的仇家早饭,越南人们的盘子里堆得老高。

    仇毅打量了一下在自己对面落座的黎琳琳,即便化了妆,仇毅也看得出来她面容上的疲惫,虽然穿了有领子的衣服,但是脖子上依旧隐约看得到青紫色的瘀斑,“作为第一个接触的人,怎么样?猎人盟会的老大?”

    “没印象了,昨天好像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昏过去了。”黎琳琳捧着热茶喝了一口,并且拒绝了旁边仇家小姑娘递过来的炼乳。

    “谁问你这方面的事儿了,工作,我问你工作怎么样了,对方有打算支持你吗?”

    “。。。如果我能组织起一支能够有效对抗阮文英的势力的话,他说他会支持我的。”

    “哈哈,真是笑话,你要是能有这样的势力,还用得着他支持,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吗,虽然你们的人不喜欢阮文英,但是没胆子反抗他,为了现在虚假的和平和稳定,甘愿被阮文英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哈哈,笑死我了。”

    仇毅虽然嘴上说着笑死了,但是眼眉之间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的,喝着咖啡冷眼看着黎琳琳,后者被他看得低下了头,“这我知道,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什么?没办法?不是吧不是吧?你的决心就这啊?”仇毅阴阳怪气儿的冷嘲热讽着,说实话比起从零开始培养黎琳琳,他更倾向于去联络一下越南境内的大势力,少个黎琳琳这样的中间人,仇家亲自下场操盘组织人手对付阮文英。

    因此黎琳琳越是打不到仇毅的预期,他就越没好气儿。

    “喂喂大少爷,你这是怎么啦?”沈浩和白珞林萱三人端着盘子溜达过来,他们三个刚来吃早饭,一进餐厅就听见仇毅在这儿阴阳怪气,又看到黎琳琳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赶紧过来解围。

    不过他们三人都没注意到黎琳琳的身体上的异常。

    “没什么,我只是在笑话一个空谈误国的人罢了。”仇毅下巴看人的指了指黎琳琳,沈浩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仇毅,“嘛嘛大少爷宽容一点嘛,我认识的人里除了芈麒,那货我摸着从娘胎里他就开始憋坏水儿了,其他人都不是生而知之,不少都是赶鸭子上架的后来才满满学会的,给黎琳琳点时间,她一定能熟能生巧的。”

    这话乍一听没有任何问题,是合情合理的宽慰别人的话,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落在黎琳琳的耳朵里这话就全变了味儿——别忘了她昨晚刚经历过什么了,本来沈浩是安慰人的话落在她耳朵里顿时就让黎琳琳控制不住的颤抖。

    黎琳琳现在甚至怀疑当初对自己好的沈浩白珞到底想的是什么,难道他们的和善只是一种伪装吗?本质上他们和仇毅一样,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吗?看着沈浩和蔼可亲的笑容,黎琳琳突然觉得有些恶心了。

    “恩,我也是支持沈浩说的,”白珞拉起黎琳琳的手,虽然从年纪上看黎琳琳要比他们三个年长,但是这并不妨碍白珞安慰她,“和人勾心斗角的谈判扯皮这种事情,我很清楚它有多累人,所以琳琳,不用怕,大家都是一点点学会的,你只要按照你的节奏去做就好了,我们会支持你的。”

    “光说没用,”仇毅打了个哈切,“黎琳琳,你说吧,你觉得下一步该干什么?如果你自己没有想法,那就按照我们说的去做。”

    “我、我想。。。”黎琳琳被仇毅的气势压得抬不起头来,林萱看了黎琳琳一眼,又看了看仇毅,“仇少,别把她逼得太紧了,人在紧张的情况下是想不出东西来的。”

    “我没逼她,是她自己紧张好不好?”仇毅一脸无辜的一摊手。

    “但是有一说一,有些时候大少爷你是挺吓人的,恩恩,我也被吓到过。”沈浩附和着林萱。

    白珞握紧了黎琳琳的手,后者看了白珞一眼,似乎从她哪儿得到了勇气似的,“我想先在远离阮文英南部大本营的安全区里把我们反抗军的总部和旗帜竖起来,然后暂时放弃游说大型团体,转而游说散户们。”

    “想法不错,散户比大势力更好鼓动,但是问题是散户的团结性差,容易被阮文英的突然袭击击破,对于新诞生的你的反抗军而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第一次没能成功,被袭击了,被抓了奴隶,那么再想起势就难了。”

    “所以需要仇家的帮助。。。”黎琳琳的话音越说越小,毕竟是从仇家借兵,黎琳琳不知道仇毅会不会同意,也许他会直接拒绝。

    “当然可以,这没问题,”出乎意料的,仇毅非常好说话的答应了,“但是你想好用什么理由让我们入局了吗?提前跟你说好,想让我们给你们打头阵想都别想。”

    仇家培养黎琳琳就是给他们打头阵的,要是反过来,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嘛!

    因此仇家顶多帮忙照顾一下还处在萌芽期的反抗军老家,防止那些阮文英的捕奴队突然袭击反抗军营地抓走黎琳琳好不容易招募来的散户的家属。

    “就说是我们邀请的你们来帮忙。。。”

    “笨死你!”仇毅一拍桌子,黎琳琳吓得一哆嗦,“这地方不能用邀请这个词儿!你这在你自己的同胞眼里毫无疑问你就是个国贼,你们和阮文英的矛盾顶多算内政,邀请我们插手了,你这就是外部势力干预,我们算阮文英的外敌了,这在道义上站不住脚,好歹你要说是联合,这样至少你我双方在一种平的水平上合作,而不是我主你仆的上下级关系。”

    虽然事实上,确实是仇家主黎琳琳仆的设定。

    说完话的仇毅就被白珞和林萱和着又瞪了一次,看着黎琳琳扣扣索索的样子,他咳嗽了一声——得,自己又把黎琳琳吓到了,“算了这些东西,演讲稿什么的我找人给你写,你不是要聚拢散户吗?有自己的想法了吗?比如怎么聚拢他们?你要是有就跟我说,我想办法给你筹备,你要是没有当个花瓶就行了。”

    说完仇毅起身,“行了,你先歇会儿,沈浩,快点吃,吃完了咱们去见三仙教的人。”

    “三仙教?志摩来了?”

    “来了,在旅店住着呢,”仇毅端起盘子,“这次他们也打算插一脚,毕竟阮文英不能光靠仇家一家对付,他们想分好处,也得出力!”

    黎琳琳听着仇毅的话,心里无比的憋屈和难受——自己的国家,竟然在别人的嘴里,只是‘好处’而已。

    比起‘帮助’一词,‘施舍’这个词更适用于现在,黎琳琳一股子屈辱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在心底蔓延,但是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此时仇家已经和阮文英划等号了。

    白珞跟黎琳琳一起吃了早饭,女孩子之间总是能有些话题的,更何况白珞比较外向,因此更擅长于找话题和活跃气氛,沈浩则三口两口的吃完自己的早饭,“我先找仇毅去了,你们吃你们的。”

    林萱点点头,她今天也有任务在身,药房里配置的抗早衰药——回春散,还没有完全的完成所有的测试,她需要回去继续实验,以及考虑一下如何在没有蛊虫的病人身上也让回春散起效。

    仇毅已经在门口抽烟等着沈浩老半天了,看着他的出现,仇毅将烟头弹掉,“走吧,这次志摩带了几个人过来,我估计他们合计好了,也准备武力插手了。”

    “武力吗,他们鸽派不是并没有什么战斗力吗?”

    “只是比起激进派的没有而已,可别小瞧了人家,他们现在可是缅甸国教级别的大势力,仨瓜俩枣的拎出来还是比我们仇家更有头有脸的。”

    沈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跟着仇毅,还有几个仇家内门子弟一起去找旅店志摩,“诶对了,说起来何家人呢?”

    “回去了,不过过两天还来,他们好像也打算弄个城市战舰玩玩,所以想来找我们取经。”

    见识过了城市战舰的强大之后也想武装一下自己的势力吗?沈浩表示可以理解,但是自从神殿放出城市战舰的大更新之后这都过去好几个月了,他们怎么才开始着手准备?

    “我也很奇怪这事儿,不仅是我,我爸也挺奇怪的,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多余的人力和精力去打听何家的情况,所以只能先搁置了。”

    你们搁置我可不能搁置,沈浩心里小算盘打的噼啪响,这事儿他得跟芈麒说一声,说不定芈麒那机灵鬼儿透亮奔儿的脑子能想出点什么呢?

    旅店门口,一个穿着三仙教僧袍的僧人正在等和仇毅他们,看到仇毅沈浩从远处走来,他立刻迎了上去,“各位施主,久仰了。”

    “带我们去见志摩吧。”仇毅也没和僧人客气,单刀直入的让他带路,僧人双手合十,带着仇毅他们上楼,找到了正在茶室里喝茶的志摩一行人,“志摩主持,人到了。”

    过不比起志摩,沈浩看到她身旁的高大男人的时候突然嗷的一嗓子嚎了出来,“卡夫特!?”
为您推荐